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长文

澳门美高梅网上娱乐平台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文案】
 
影帝郑西泽重生到了六千年之后的未来世界,浑身都是外挂
 
有混血满地跑亚裔狂受欢迎的娱乐圈
 
有一张纯东方的面孔
 
有一个处处彪悍为他着想的经纪人
 
最关键的是,他有堪称作 弊 器一样的演技外挂
 
不过,偶尔未来世界的星际娱乐圈还是会让他无所适从
 
比如拍个大片一堆机甲满场乱窜,剧本只有几张纸的台词,导演剧组从来不在视线范围以内,男女猪脚一直对不上戏,床戏还得自由发挥_(:з」∠)_
 

 搜索关键字:主角:西泽(郑西泽) ┃ 配角:阿诺德 ┃ 其它:爽爽爽爽


晋江银牌推荐:郑西泽带着外挂重生到数千年后的人类世界。在混血满地跑亚裔狂受欢迎的娱乐圈,有一张纯东方的面孔,外加一个作风彪悍处处为他着想的经纪人,最关键的是演技爆棚,一出道便迅速走红。然而就在他排除杂念相信只要努力就一定能在未来娱乐圈走出一条星光大道之际,身为直男他万万没想到竟然会和一个影帝莫名闹出绯闻,粉丝们瞬间喜大普奔让他招架不住,仿佛全世界都希望他去搞基……作者将娱乐圈架空在未来世界,以这个独特的背景为主角大开金手指,随着情节推进,主角凭借着影帝的经验在异世青云直上所带来逆袭感到令人大呼过瘾,同时主角直男的属性和令人头疼的绯闻给故事带来诸多戏剧性的萌点,澳门美高梅网上娱乐平台整体剧情流畅,节奏明快,人物性格诙谐有趣。

  ☆、第一章
  
  郑西泽醒来的时候觉得喉头腥甜,头重脚轻,鼻尖下还有厚重的土腥味,身下的土地颤动,耳边似乎隔着一层膜,外界的所有声音都像是遥远的被隔绝在这层薄膜之外,虽然听不真切,但那些声音就好像被囚困在牢笼中的野兽一般,叫嚣肆虐着想要冲破牢笼。
  终于“轰”的一声,那层膜好像一下子被撞破,一声尖锐的如同野兽一般的鸣叫冲撞在郑西泽的耳膜之上,就好像一只尖锐的刀刃在他耳膜上深深刻上了一笔。
  郑西泽疼得醒来,一下子就张开了眼睛,下意识捂住了耳朵,过了一会儿,那叫声才弱了下去,然而身下的土地却依旧在晃动,那震动声甚至越来越大越来越明显。
  郑西泽抬起眼,入目是一片广袤的沙地,湿润的空气和水汽相互作用,极低的温度下让脚下的这片沙地上结了一层薄薄的沙冰,头顶是一望无际的灰蓝色苍穹,周围怪石横躺,除了沙土和竖立在其上的巨石竟然看不到一点其他的东西,树木野草都没有,空气里还有一层浓厚的土腥味道。
  “我这是在哪儿?”郑西泽在愕然观察了周围的景象之后,脑子里有那么一刻的反应不过来,但是随着他喉头那口腥甜的黑血被吐出来之后,他终于后知后觉中发现了一件事情——
  我不是应该从威压上掉下山摔死了么?我这是在哪里?难道是山崖下面?
  寒冷的水汽钻入衣服渗进肌理,郑西泽冷得打了个颤,目光呆滞的看着自己吐的那口黑血,很快发现了有什么不对!
  那口黑血里沾着一块还没有彻底融化开的小半个胶囊碎片,那东西虽然和他以前见过的都不太一样,但是他演过那么多电影当然不可能不认识那是东西——那是演吐血戏的时候嘴里含着的假胶囊呀!!他还能不认识这种东西?
  可是他为什么会含着这种东西?他刚刚吊威亚的时候演的明明是一场打斗戏呀?他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非但没死还吐了一口胶囊血?开什么玩笑?
  然而还没等他深思到底是怎么回事,突然的大地又是一阵晃动,他转头朝着一片空地看去,发现一只他从来没有见过的足足有两只猛虎那么大的巨型怪兽朝他的方向跑了过来。
  虽然隔着有点远看不太清楚,但那怪兽通身灰黑色的甲片却反射着黑亮光,露出嘴里的獠牙嘶吼着朝着他的方向奔跑了过来,跑起来四肢的力气大的竟然让脚下的土地都颤动了一下。
  郑西泽黑色的瞳孔猛的一缩,在呆滞了两秒之后,飞速的起身爬了起来,求生的本能让他下意识转身就要寻找躲避物逃跑,可视线范围内除了十几个扇着翅膀飞来飞去的虫子,以及附近几个横躺的怪石,哪里有地方让他躲避?
  郑西泽忍受着身上的刺骨的冷意抬腿就跑,可跑了两步突然被什么绊倒在了地上,大脸着地直接摔了个狗啃泥。
  他惊恐的朝后看去,怪物张着嘴发出一声“桀桀”的吼叫,似乎是看到眼前的猎物在逃跑被惹怒了,更加快速的朝着他的方向跑过来。
  郑西泽重新爬起来,却踢到了刚刚绊倒他的东西,那玩意儿之前全被淹没在结了冰的沙土之下,这会儿却露了一半出来,郑西泽转头一看,愕然了,那竟然像个改造过的阻击枪?只是枪体更短更精致,枪管也非常细。
  不管现在是怎么回事,求生的本能让郑西泽一把抓住了那个东西站起来就跑,边跑边握住了枪,心想幸亏他演过警匪片摸过枪呀!!
  地上的横立的石头非常多,有大有小,跑起来非常不方便,但是不管怎么样先保住小命要紧!!同时他一边摸索着把枪举了起来,左眼看向瞄准星,却愕然发现眼前自动出现了一块淡蓝色的调控面,视野范围内不远处那块石头自动做了瞄准线,所有的动作一气呵成,他下意识就扣动了扳机,“嘭”的一声,不远处那块石头炸得粉碎。
  靠!!!!!
  郑西泽心里恨不得骂娘,越跑越快越跑越激动,虽然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自己到底在哪里,但是这根本就不是演戏好么?!这里哪里有导演哪里有剧组哪里有灯光和打板呀?怪兽是真的!枪是真的!他妈的枪弹都是真的呀!!!
  郑西泽没法跑直线,也跑不出个什么直线,同时也没工夫思考到底是怎么回事,他只是在理智寻求一个求生的方案,在随便跑了一段之后,开始寻找安全的掩体。
  终于,视线范围内出现了一个凸出地面的石层,他远远伸手丈量了一下高度,确定能爬上去之后在怪石间飞攒跃起,跑到下面之后把枪熟练的别在腰后,后退几步快速冲刺攀爬跳上,灵活的攀登而上,爬到了石层最上面,他顾不得其他,更加顾不上那些莫名其妙总是跟着他飞来飞去扇着小翅膀的黑色小虫子。
  他爬上去之后就朝着不远处那个怪物看过去,半跪下去,重新把枪拿了出来,瞄准了准星,视野里再次出现蓝色操控面之后,他准星对着那黑色皮甲的怪物,再次扣动扳机,“嘭”——
  那怪物甩动着身后巨大的尾巴“桀桀”张嘴嚎叫了两声,巨大的身体横着摔在地上……
  郑西泽远远提枪看着,眯了眯眼睛,根本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来面对此刻的场面,于是脸上便露出一个惯常的面无表情的神态。
  那些一直跟着他飞来飞去的小黑虫一直在他前面晃悠,此刻有两只突然飞到了他面前,距离就只有小半米。
  他对着远处淡然怔忪了一会儿之后,转眼漠然看了看那两个小虫子,抬手随意挥了挥把它们会开,吐了一口气浊气,重新把枪拿起来,半跪的姿势还维持着,就听到自己耳朵里一个异常暴怒的声音说出了一个他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字眼——
  “卡!!卡卡卡!!”
  卡?卡?!卡!!!
  郑西泽差点一口老血再次吐出来,他愣了一下,提手用手指飞快的钻入耳朵里,从里面撵出了一个非常小的小黑粒,只有黄豆那么大,而此时此刻,那小小黑色东西里正发出和刚刚一模一样的暴怒的男声——
  “你有没有搞错?试镜是这么演的么?你多大的牌你就敢不按剧本来!那枪是给你杀道具的么?!!!”
  郑西泽:“……”
  怎么回事?他在演戏?他不是在做梦吧?演员呢?导演呢?剧组呢?人呢?明明只有他一个人,怎么可能实在演戏!?还有他到底在哪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郑西泽脑子一股脑儿都是疑惑,然而很快,他就发现不远处的地表沙土层像是帷幕一般慢慢拉开了一道“大门”,从地下升上来一个升降台,一堆人从上面走了出来,为首的男人是个秃顶的大胖子,脚下拖着一双拖鞋,手里还拿着个扩音器,似乎非常生气,气的恨不得跳脚,举起扩音器对着石层之上因为反应不过来依旧跪着的郑西泽怒骂道——
  “你怎么搞的?傻了么?卡亚兽被弄死你陪得起么?你这个白痴还不快给我下来!?”
  郑西泽垂眼,沉默的看着他们其中几个人快速朝卡亚兽的方向跑了过去,而石层之下的秃头胖子依旧提着扩音器各种怒骂,而且越骂越难听,几乎已经是开始吐脏字了。
  郑西泽在醒来之前经历了威亚绳断裂从高空**的惊险,醒来之后在人烟罕至的荒地上被个见都没见过的猛兽追着跑,好不容凭着自己的能耐脱险了,却又莫名其妙跳出了一个人对着他没有一点好脸色的各种怒骂……
  郑西泽其实是个好脾气的人,轻易不发火,但刚刚险象环生短短时间内经历了那么多,再好脾气的人心脏都要受不住了,他脑海里有很长一段时间都是空白的,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耳朵边秃头胖子的怒骂声突然变得有些远有些轻飘飘的……
  在大惊大落之后,别说心脏了,血压都有点受不住了,之前因为安危问题血液一个劲儿的冲上脑门儿,此刻安全了,血液终于回流了下来,却让他觉得胸闷气短,胸口像是堵着气不上不下。
  他维持着半跪的动作,脸上的神色是全然懵的,他低头,看到石层下面的胖子跳着脚张嘴骂着,那一张一合的大嘴……和刚刚“桀桀”怒吼的怪物还真是挺有异曲同工之妙的。
  他用力的呼吸,听到自己胸腔里起起伏伏的呼气吸气声……
  接着,他维持着半跪的姿势,表情冷漠,握住了手里的武器,一把举起来,对准了下面一张一合的“怪兽”。
  导演:“……”
  后面跟着的剧组人:“……”
  郑西泽瞳孔有些散,意思已经有些模糊了,但是本能让他举起了枪,他根本不认识这些人,他们是谁?
  可就在郑西泽背对着的侧后方,突然的,一个黑色的身影从下方跳了上面,一击扣在他后脑上,另外一手反握住郑西泽的手腕一扯,在把枪夺过来的同时将人按住后脑转了过来,与他四目相对。
  郑西泽的黑瞳是散的,枪被夺走之后茫然的看着眼前的人,而刚刚那道夺枪的黑影穿着一身深灰色的迷彩,眼部以下的半张脸被黑布遮着,但即便如此露出的那双俊美的眼眸探究中又带着桀骜。
  郑西泽与那人对视了几秒,一开始被那双冰蓝色的瞳孔吸引了进去,很快意识浅薄,头一歪直接在那人怀里晕了过去。
  掩着半张脸的男人把枪从上面随手扔了下去,一手托着郑西泽的后背将人一手揽住,睥睨着下方,对张着嘴巴惊出一声汗的导演波澜不惊道:“晕过去了,叫急救。”
  
  ☆、第二章
  
  两天过去了,今天已经是第三天了,郑西泽躺在病房的床上,晃了晃腿,无聊的想,原来他真的重生了。
  对于重生这事郑西泽表示很无奈,但是也很庆幸,他这人挺惜命的,觉得活着比死了好,不过对于他为什么会重生到这具躯壳里,原主又去了哪里是不是真的死了,他就完全不清楚了。
  他是被剧组的人送过来的,之后除了医院的护士医生护工就再没有见过任何人。不过这样也好,没有人来打扰他,他这两天躺在床上从原主的记忆力扒拉出了不少事情,花了两天时间,终于都消化完了。
  现在是银河纪年,距离古地球纪的公元年已经过去六千多年了,人类突破了科技和生存地的限制,终于离开了早已不适合居住生存的地球,六千多年后的现在,对于西泽来说,完全就是一个陌生的未来。
  而现在这个躯壳的名字叫西泽,在银河索罗学院表演系上大三,亚裔,家里有一个哥哥一对弟妹,母亲在小学做后勤,父亲是通讯设备机俢师,弟妹还在上高中,哥哥也是学表演的,和西泽同校,比他大两届今年已经大四快毕业了。
  和没爹没娘没兄弟姐妹半个亲人都没有的郑西泽不同,原主显然生活在一个大家庭里,只可惜就算是在这样父母健全兄弟姐妹众多的家庭里,也没让西泽感受到什么家庭的温暖--毕竟,西泽只是个养子罢了。
  西泽的性格有些孤僻,没什么朋友,在家里也没什么地位,和养父母不亲,总是被两个弟妹欺负,和同在一个学校上学的哥哥关系也不亲密。
  要说西泽的这个大哥西宁也是人物,如今进娱乐圈可比以前难多了,并不是有张漂亮的脸就能进的,西宁不但考上了最着名的索罗学院表演系,在大一的时候就签了演艺公司,如今大四,在圈子里已经小有名气了,圈着一小众的粉丝,走出去也需要戴墨镜了,有经纪人有助理,可比现在什么都不是的西泽强多了。
  不过,在考名校签公司方面,西泽并不比西宁差,相反,西泽在某些方面有天生的优势,比他哥哥幸运得多,而这个优势就是西泽的脸。
  西泽的五官非常漂亮,皮肤通透细腻,眼窝深邃,瞳孔是纯黑色的,绝对出挑的长相,挑不出半点瑕疵,而且长相的辨识度非常高,一眼就能让人记住的长相。
  最最关键的是,他是亚裔,一张非常珍贵的纯东方的漂亮面孔。
  亚裔面孔之所以这么稀少珍贵,还要追述到几千年之前的宇航纪年代,那时候人类从地球上搬出来没多久,通婚就已经非常普遍了,生出的混血也非常多,欧美人和亚裔混血之后,一大堆的后代都继承了高鼻梁和立体的五官。
  再之后经过千年到了现在的银河纪,杂居更是普遍,于是几乎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人都是混血基因,面孔上的纯东方人已经非常非常少了。
  别的行业也许不在意长相什么的,但是在娱乐圈,亚裔面孔绝对是像熊猫血一样珍贵的存在,要拍古代中国大片不需要亚裔么?神秘的东方,古老的有着山下五千年文明的国度的历史巨制不需要东方面孔么?都是高鼻梁深眼窝看得不会审美疲劳么!?
  纯亚裔已经非常非常少了,长得好看如西泽的这般当然更少,于是从考索罗学院开始,西泽的这条路走得就特别的顺,不但一下子就考进了表演系,还拿了一大笔奖学金!
  原主的脸简直让人各种羡慕嫉妒恨,更加让重生而来的郑西泽恨得牙痒痒,他是怒其不争啊!这么粗壮的金手指,原主也没好好把握住?!就好像手里捏了一大笔钱不知道该怎么投资怎么花一样!简直气死了金牛座呀!
  西泽前段时间刚刚才签了演艺公司,和他的哥哥西宁是同一家公司,因为才签约,公司连经纪人和助理都没来得及分配。
  不过说起来也挺微妙的,就是这么一个和他一点都不亲密、在学校里见他被欺负了也从来不帮忙、在公司看到当不认识他的大哥,竟然给他介绍了一个角色,还是在一部大片里的占了不少戏份的小角色。
  能在大片里露个脸有多不容易人人都知道,西宁因为公司重点培养的原因得到了一个男配的角色,而西泽就是在西宁的推荐下才见了导演。
  是当哥哥的良心发现想拉弟弟一把?可能么?
  现在的郑西泽把前因后果都分析了一遍,一下子就明白了,西宁这哪里是良心发现啊,他明明知道西泽因为小时候在孤儿院呆过所以性格有些懦弱胆小,也知道推荐出来的这个角色需要独自面对卡亚兽,还让他去面这样的角色?
  直接吓死了好么!?
  而且他们在同一个剧组,他出事了西宁能不知道?!连装个样子过来看看他也不愿意,可见他们兄弟之间确实半分情谊没有。
  而西宁之所以故意介绍这个角色,恐怕就是想让西泽对演戏产生恐惧,本来胆小的人再被一吓,心理留下了阴影,后面的演艺人生就是真正废了,还有什么前途可言?
  如果这样,就算原主有一张叫人嫉妒的发疯的亚裔面孔又能怎么样呢?演不好戏的最多只能做个花瓶,花瓶如果端的不稳,早晚一天是会摔碎的,粉身碎骨都不夸张。
  西宁这个当哥哥的多有阴险可想而知,只是谁能想到,这么一吓,醒过来的人,就变成了现在的郑西泽?!
  当然,除了这个未来世界、原主的身份,他还了解了很多其他的东西。
  比如他刚刚醒来的地点,是在一个被批准用作拍摄大片的影视星球,而当时被卡亚兽追杀的情景其实就是他试镜的一幕戏。
  比如之前在拍摄场地那些围着他飞来飞去的小黑虫其实就是电影拍摄机。人类都冲出地球了,未来世界拍电影的方式自然更加高大上,取景和拍摄的方式和过去都完全不同。
  在郑西泽那个时代拍戏,如果涉及到大场面基本都是室内拍人的动作,后期取景合成大场面,那些国外的好莱坞大片自然更是动用了很多后期处理。
  然而科技发达的未来世界,所有的拍摄机器都是可以跟上的,自从飞虫拍摄机被发明出来之后,已经不需要摄像师掌握拍摄技巧,更不需要铺设轨道了,拍摄场地的限制也完全不存在了。
  人类冲出地球科技突飞猛进,再用后期合成的电影几乎没人去看,真实的拍摄还原恢弘的场景才会让观众叫好为电影买单,市场决定了运作,当然,相比较六千年之前的后期合成,如今拍摄的大场面自然震撼的多。
  西泽晃着腿,心里感念老天爷对他不薄,从威亚上摔下来不但重生了,还让他混进了未来世界的娱乐圈,同时还给了他一张特别能吃开的东方面孔。
  简直就是登峰造极的一步。
  西泽眯了眯眼睛,虽然现在的他还是个表演系的学生也才踏进这个圈子,但对于他来说,这并不是把他打原型让他重新从底层爬起,而是给了他一个全新的更高的平台。
  他过去的世界和这个未来世界完全不同,娱乐圈自然也完全不一样,以前他在国内是影帝,在国外稍稍有些小名气,但好莱坞跟他没什么大关系,亚裔走向国际市场一直都比较困难,在国内就算有经济公司运作得再好,很多时候要在国外露脸要么是时装周要么是电影节要么就是在一些大片里露个脸,戏份一点点不说,还要砸不少钱。国内圈子里还自娱自乐媒体争锋报道骗骗自家人,说某某某在国际上有怎么样的地位得到多少好评,但是只有他们自己知道,屁都不是!!
  走向国际让更多的人认识自己喜欢自己的影片,是所有电影人的梦想,西泽当然也有这样一个美梦,而现在,一条崭新的、能登上更高巅峰的道路正在等着他。
  未来星际是个更好的发展地,这里没有国家的限制,语言共通,文化得到了很好的融合,科技也更加发达,亚裔还特别吃香,如果能再次走上娱乐圈的巅峰,那就是面向整个星际,成为银河的巨星!!
  郑西泽嘴角勾着笑,懒懒散散躺着,对未来真是满心期待又信心十足--从现在开始,他就是西泽了!
  
  ☆、第三章
  
  几人站在屏幕前,看着摄影师重新整合出来的片段,那些都是之前小飞虫跟拍的画面,因为太琐碎,由摄像师后期整合了之后才传送了过来。
  巨大的光源屏幕里只有一个人,身影瘦弱淡薄,面色苍白,脸上还沾着黏腻冰湿的沙土,浑身脏兮兮的,可就算如此也无法遮掩住他那张漂亮的纯东方的面孔。
  抬眼转头间,黑眸流露出无比自然真实的茫然、惊愕;在转身看到卡亚兽的身影时,颤栗的嘴角和惊恐的神色没有一丝做作表演的痕迹;当少年站起来拿起地上的武器摸索着对着远处放了一枪,一边逃跑一边目光在四周探索寻求自救的时候,那种压下心头惊恐理智冷静的神态和全然进入作战状态的机警根本就不是一个人能够装出来的!
  太完美了!
  虽然没有一步是按照剧本上的要求来的,虽然屏幕里的少年没有开口说一个字,可只用眼神神态和一些列反应的动作就让屏幕前看的所有人如身临其境一般感受到了当时发生的一切。
  目光和心都好像被屏幕上的吸引了过去,心也跟着他揪起来,在他茫然的时候,观看者也跟着茫然到底发生了什么,当他一口血喷出来的时候,看得人都为他捏一把汗;当他的目光抬起落到远处嘶吼着朝他的方向奔过来的怪兽的时候,所有人的心情都跟着他的表情和一些列的动作产生了起起伏伏微妙的变化——
  当他逃跑时,紧紧捏着的心口里含着赶快逃呀,快点逃跑呀!
  当他被不知名的物体绊了一跤摔在地上的时候,屏幕前观看的好几个人忍不住捂住了眼睛,心里尖叫着为他捏一把汗。
  当他被绊倒之后转头看到地上的枪的时候,观看者都随着他亮起的双眸看到了生的希望。
  当他重新爬起来果断又勇敢的架起枪时,所有人心里都喊着好样的就是这样!就是这样,你能逃出去的,你可以打败那个怪兽的。
  当他冲上石层,单膝跪地架抢对准怪兽的时候,观看者都为他捏了一把汗。
  随着“嘭”的一声,镜头拉向远处摔倒在地上的怪兽,所有人心里都松了一口气,紧接着就是成功之后的兴奋,导演室里甚至有人跟着兴奋的大叫了起来,那嗓门之大就好像屏幕里的那个人是他一样。
  前后总共不过十几分钟,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可就是这不长不短的十几分钟里,所有人的目光都跟随着屏幕里的少年。
  他的一抬头一转身一举枪都牵动着观看者的心,他就好像有魔咒一般能看观看者为他心惊为他欢喜为他担忧,就好像被亲身拉入了屏幕里,跟随着他开启了这段短短十几分钟的逃亡之路。
  片段结束之后,导演室里一下子亮了起来,屏幕暗了下去,最后完全变成了灰黑色。
  众人也像是终于从梦境被拉回了现实,可刚刚那一切又好像不似梦境,而是另外一个真实的现实。
  导演室里的人并不多,准许进入的也就那么几个人,胖子导演、副导演、两个编剧、一个摄影组长,还有一个穿着一身火红的长风衣、卷发披散着落在肩头嘴角勾着一抹笑容的女人。
  被拉回现实之后,大家都暗自吐了一口气,一开始竟然没人说话,过了三四秒了,刚刚尖叫的那个女编剧才一边拍着胸口一边道:“太棒了!真是演的太棒了。”
  另外一个男编剧点点头,还比较理智,刚刚没有叫出来,但是心口还是狂跳激动的,他对周围一圈人道:“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试镜的时候都不按照剧本来,但是不得不说,他演的真的非常好,表情动作神态之间的转换很完美,要是让我来写剧本,都不一定能把这些贯穿的动作表情反应写的这么连贯。”
  女编剧在旁边狂点头,似乎有了什么特别好的灵感,拿出小本子来写写画画。
  之前拿着扩音器对西泽又喊又骂的人其实就是这部剧的导演,业内非常出名的大片导演,也是出了名的脾气暴躁,一不顺心就骂人,他之前被西泽拿枪举了一次本来还非常恼火,此刻看了摄影师组和后期一起做出来的片段之后,已经沉默着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就像刚刚两个编剧说的一样,不管他出于什么目的为什么不按照剧本来,也不管他为什么要真的开枪把道具打伤,只看他这十几分钟的表演,真的太出色了,一句话的台词都没有,仅仅只是动作神态和一些列的反应就让所有观看者跟着他起起伏伏,如同在做过山车一样惊险。
  但却不仅仅是这样,观看者就像被他捏住了所有的观感,跟着他茫然跟着他紧张跟着他害怕跟着他逃跑,当怪兽被枪杀的时候,更加为他高兴,兴奋的就好像逃跑成功的人不是屏幕里的少年而是他们。
  太神了!简直太神了!所有的节奏都把握得刚刚好,就好似他根本不是在演戏而是真的在大逃亡一样。
  不可否认现在拍摄技术巧妙,后期剪切也起到了重要的作用,但是在同样的拍摄技术面前,能演绎出这样的水平绝对不是普通人。
  汤姆一开始没有说话,过了一会儿,才转头对红衣长发的女子道:“现在,可以签合同了。”
  红衣女子笑了笑,漂亮又大的眼睛对着刚刚的屏幕眯了眯,漫不经心的开口道:“导演似乎搞错了……”
  什么?汤姆一愣,在场的其他人也都是一愣,这什么意思?
  红衣女子笑得十分傲气,风衣一拢,系上腰带,对着汤姆道:“我们西泽只是给介绍人面子才来面试的,什么时候说要出演‘艾尔’这个角色了?”
  其他人都愣着不知道该怎么反应,一个什么都不是的艺人给他角色能看上他就该谢天谢地了?他的经纪人竟然拒绝?她是不是搞错了?
  汤姆心里简直要气得跳脚气炸了,老子好不容易找到这么一个合适的人,而且刚刚好还是个亚洲面孔,年龄也对的上,演得简直出神入化,现在和他说不演?不演?不演!?
  赔老子的卡亚兽呀!老子放狗咬死你啊!
  汤姆心里虽然在放狗,但毕竟是个知名的导演,不会乱跳脚,况且眼前的女人他认识,知道她是个还不错的经纪人比较好说话。
  汤姆眯了眯眼睛,这么好的演员,无论谈什么条件他都必须签下来!!
  红衣女人嘴边的笑容浅了下去,扫了旁边两个编剧一眼,两手插在兜里,道:“我看过剧本,知道刚刚我们西泽演的‘艾尔’是个什么角色,作为他的经纪人,我当然有义务帮他选好每一个角色,对于他出道后的第一部作品,我和我的公司都不希望他会接‘艾尔’这样的角色。”
  “艾尔”是个什么角色?一个懦弱的胆小的,需要被保护的,最后却背叛了主角背叛了曾经守护他的人的令人扼腕又叫人厌恶的卑微角色。
  汤姆没说话,看着红衣女人,然而女人却已经戴起了墨镜,有意无意朝着两个编剧的方向扫了几眼,最后戴上墨镜,笑了笑,转身的姿态霸气又没有半点留恋,就好像根本不在意西泽需不需要接这么一个露脸的大片儿一样,抬了抬手,对众人潇洒的挥挥手道:“byebye。”
  @
  简安宁从剧组出来就直接朝着西泽医院的方向奔过去,也没有通讯,觉得没必要,反正没多久就能直接见到了。
  她开的是一辆敞篷飞行车,面上带着墨镜,长发随风飞舞,火红的风衣被她随手扔在副驾驶位上,面无表情开着车,给人一种十分霸气女强人的感觉,好似万人之上的女王。
  可其实,简安宁之前并不是这样。
  她出道很早,一直在现在的娱乐公司工作,从最基层的小助理做起,做到了如今经纪人的位子,圈内几乎没有人不知道她的。
  她也带过好几个小天王小天后甚至还给阿诺德这样的巨星做过临时经纪人,可即便如此,简安宁也不是最高位分的金牌经纪人。
  金牌经纪人是她所在的银狐娱乐对经纪人身份的一个定位,这个身份在圈内都十分有名,且地位收入都不是普通经纪人能够比拟的,曾经简安宁也一直以为自己早晚可以当上这个金牌经纪人,甚至在今年年初的时候心里还雀跃的觉得自己这次肯定能当上金牌。
  可现实狠狠打了她的脸。
  半个月之前新上任的顶头上司找到她,不光光把她手里的一个天后级别的明星换给了别人,还把她这几年辛辛苦苦弄出名气的几个二线奔一线的艺人送到了其他经纪人手里,她不光光没有成为金牌,还被撤掉了当时手里所有的工作。
  这几乎和艺人的雪藏没有一点差别。
  她一开始还天真的以为是正常的工作调动,后来才知道,新换的这个上司和原来的上司有私人恩怨,间接着也就看她不爽,一上任烧了三把火,第一把就烧到了她头上,让全公司的人看了笑话。
  简安宁手里的活儿全部都没了,一个原本很有资历的老经纪人遭到了这种待遇简直让人笑掉大牙,公司里有人替她惋惜替她抱不平,但是更多的是看好戏落井下石踢一脚。
  简安宁那时候痛苦得要死,工作一落千丈不说,家庭生活更是一塌糊涂,最后精神绷不住休息了半个月,昨天才重新上岗。
  可能直系上司来了也有一段时间了,该烧的三把火都烧得差不多了,看她一个女人也不容易,终于可怜她,把一个新签约的亚裔给了她。
  简安宁听说让自己去给一个新签的亚裔当经纪人的时候还以为他的上司良心发现不整她了,结果早上拿到了所有的资料,彻底失望了。
  照片上的男孩儿长得不错,非常有特色又好看的一张亚裔面孔,纯东方的脸蛋,确实在圈子里很容易混开。但是这孩子的眼神太空了,表情也很落寞,好像根本没有一点精神气一样,又去学校打听了一下,和公司见过那孩子的人聊了聊,果然让她大失所望,所有和那孩子接触过的人都特别叹息,说白瞎了那么一张好脸蛋,可根本什么事儿也干不了,笑也不会笑,说话也不会说话,演戏就跟别谈了,他学校的老师也很叹息,当初破例让他进来就是为了他那张脸,本来以为在学校里**学学东西能有所改善的,哪知道都上了两年学了,还是特别孤僻,根本就不适合演戏。
  简安宁打听完了之后浑身都在冒冷汗,气得发抖,恨不得冲去办公室把他的上司爆打一顿再辞职,可是她知道自己不能,她是工作狂闲不下来的,况且她一直都期盼着能当上金牌,每个人心目中都有目标有梦想,而金牌就是她的梦想。
  简安宁忍了,签了分派表合同,看着自己上司那张险恶的嘴脸和倒三角的小眼神简直快吐了。
  可那人竟然和她笑了一下,指点江山一般道:“安宁啊,不是我说你,你这人就是太好说话了,你知道为什么这次没什么给你说话帮你么?就是你平时太温柔太好了,你对谁都是好脸色处处做好人,不可否认你在圈子里很有面子,但是你得知道,一直做好人,是走不长远的。你自己好好想想,以后你就明白我说的是什么意思了。”
  简安宁心里冷笑,面上没什么神态,点点头,走了。
  她搞不懂现在上司到底在说什么,但是现在的她确实有点心冷心硬了,她手里的天后带了足足有五年,五年不足以让天后帮她说个情么?一个天后级别的艺人,要是不肯换经纪人,谁敢逼她?
  可最后轻轻松松就换了人,天后来了一句“安宁姐实在太可惜了,以后有空一起吃饭”就开开心心投奔她竞争对手的“怀抱”了,真是一点愧疚一点犹豫都没有呢!!
  简安宁那时候真的伤心了很久,休假半个月的时候断断续续又听到了关于她的不少苛责和落井下石的言论,而现在,她已经麻木了。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足坛同人]卡卡重生带系统 by 烧饼妹(四) 下一篇:重生之银河巨星 by 萝卜兔子(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