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长文

澳门美高梅网上娱乐平台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第127章
  
  在很多问题上,公众一直喋喋不休抓着不放的讨论,都是因为正主一直不露面,也不做任何阐述说明。
  其实一旦官方出声,舆论就可能很快朝着一个方向聚拢。
  阿诺德第一次公开声明,让纠缠绯闻的人都闭了嘴;而第二次声明,安抚了公众粉丝焦灼的内心。
  有人把第二次声明和记者问总结了一下,又借用阿诺德的表述--你们问我为什么看上西泽?西泽有什么吸引人的地方?其实没有那么多为什么!只是那个人刚刚好就是西泽!就算不是西泽,也不会是其他人!如果一定要说一个开始,那就是因为西泽那张特别的脸!
  阿诺德这人说话和巴罗本质上是半斤八两,只是巴罗从来不掩饰自己的情绪,有什么说什么,阿诺德不爱说话而已,其实两人臭味相投,都是同一类人。
  阿诺德要么不开口说话,要么一句话也能把人堵死。
  他说他一开始看上的就是西泽的脸,所有人心里都是一排“……”。
  还能怎么着?人男神说的就是大实话好么?!!!长得好看的才有开始,长得不好看的连开头的可能都没有,谁会一开始就深层次的感知陌生人面皮下的内心啊!!
  看脸!
  就是看脸!!
  虽然记者会之后又因为阿诺德不太遮掩的言辞,弄得娱乐媒体沸沸扬扬,但其实公众粉丝们都明白他要表达的是什么意思:感情不容其他人置喙,他喜欢的是谁便是谁,没有为什么,是西泽大家觉得幸运,如果是其他人,其实大家还是会觉得幸运。而他会解释是因为他是明星,他对粉丝的承诺,但他和西泽都需要祝福。
  声明之后有媒体想要阿诺德做专访,被sam直接拒绝,阿诺德还是一向如此,记者会之后便不再露面。
  但媒体记者们非常聪明,阿诺德是如今这样的地位,西泽眼看着又是高高升起的红星,做新闻的都有眼里见识,于是几乎一瞬间,铺天盖地都是对阿诺德“情深如此”的报道。
  一位向来冷傲低调高高在上的超级巨星,一转身为情所动,情到深处做出种种超乎寻常的举动,无不令人动容。
  女人是这个世界上最容易被打动的生物,这样那样的报道一出,一份份“深挖的”“动人的”“真实的”新闻稿看过来,简直催人泪下。
  原来阿诺德这样的男神面对感情也曾经如此迷茫困惑过……被拒之后也要如此努力的敞开真心,原来有那么多不为粉丝所知的深情。
  苍天啊!!阿诺德果然是绝世好男人!呜呜呜呜呜,她们也想要这么好这么优秀这么帅的男人!!呜呜呜呜呜。
  风向一明确,之后的舆论便清晰得多,阿诺德一开口,质疑的人通通闭嘴,不说其他的,光是西泽那张脸谁能比?!!
  恭喜声铺天盖地,而阿诺德的那些老粉是最体贴人的,她们知道也许记者报道写的稿子有夸张,但她们这群人跟着阿诺德这么多年,看着他一步步走到今天,都明白她们喜欢的男神是个什么样的人。
  有一位在阿诺德出道便一直默默支持的粉丝在感慨之后写下了一篇长稿,被顶到社交网站的热门。
  很用心,很专注,很深情,她说——
  【这是我们从来没有见过的阿诺德,两次站出来做自己并不擅长也不喜欢的事情,却两次都是为了同一个人。
  阿诺德的改变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我们都不太清楚,也许他自己都不知道。可那些改变都是实实在在的。
  他原先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呢?我不知道,其实很多粉丝都不知道,因为他本人太低调了。
  粉丝舔过无数大屏幕,见过电影里的他,唯独不太清楚私下里的阿诺德是什么样子。
  又冷又低调是这么多年以来大家对他的共识。
  可现在阿诺德开了脸博,我们才知道他喜欢点赞,是个点赞狂魔;他开了‘小心塞’这个账号,掉马之后大家全部‘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们才知道原来他也会犯这样的错误;他在FW上贴照片,我们才知道他住的海岛原来是那个样子;养了虎猫,才知道原来男神和很多人一样都喜欢四爪毛绒兽……
  我们一群老粉,有跟着他五年的,有跟着他八年多的,甚至有人关注他足足十年之久的,这么长时间以来,我们从来不知道和阿诺德互动是什么感觉,可现在我们都知道了。
  原来是这样,原来是那样,那么多原来,而这些原来都是以前从来没有过的。
  所以,我说了这么多,大家明白为什么阿诺德的老粉从一开始都特别喜欢西泽了么?
  不是因为他很特别,而是因为对阿诺德来说,他很特别。这种特别可以让一个男人做那么多改变,想想都觉得浪漫。
  年轻的时候追星,大多很疯狂,到了如今,关注阿诺德成了生活习惯,我很喜欢他,那么努力那么拼,现在我都可以和身边人自豪的说,我是阿诺德粉丝团的老粉,加V认证,童叟无欺。
  如果喜欢一个明星是因为他可以带来正能量,我觉得没有什么不可以,喜欢阿诺德人,大多也因为他长得帅拍的电影又好看又很拼。
  再来说说为什么喜欢很西泽,觉得他和阿诺德很配。
  我记得之前有传出阿诺德车祸,那天刚好是《龙雀》宣传,阿诺德又刚好不在,议论声沸沸扬扬,我们都以为宣传会推迟,没想到西泽一个人走完了红毯。
  大家去搜一下当天的红毯视频,看完你就就会觉得西泽整个人身上都在发光。一个人的优秀是可以看出来的,西泽非常优秀。
  其实如果没有当初那些巧合,弄出那些乌龙绯闻,西泽没有离开银狐,凭着自身努力和条件,他现在一样可以成功,在娱乐圈平步青云。
  所以阿诺德在记者发布会上说,幸运的那个人是他自己,老粉们都觉得没有错。
  没有阿诺德,西泽一样成功,可如果没有西泽,阿诺德也就还是过去的阿诺德。
  爱情很美妙,旁人总爱议论得失输赢,倒不如送上一句祝福,成人之美。
  最后,男神加油~\(≧▽≦)/~西泽加油~\(≧▽≦)/~,真爱总能敌过一切!!】阿诺德的老粉们发表的这篇言论完全出自真心,感动了不少人,尤其最后几句话。
  一句是“爱情很美妙,旁人总爱议论得失输赢”,一句是“真爱总能敌过一切”。
  前一句让人反思,后一句如同十几岁少女少男的承诺,美好得傻里傻气。
  西泽看到这篇剪短的表述后,心中十分感慨,阿诺德的记者访问看得他心里吐血,但阿诺德那句“幸运的人其实是我”还是让他心中万分触动。
  阿诺德觉得幸运的是自己,粉丝觉得幸运的是阿诺德,可西泽却觉得,幸运的人是他自己。
  两世人生,前世娱乐圈摸爬滚打起起伏伏,看多了看淡了,感情什么滋味并不知道,这一世命好重生,三十多岁的灵魂披着青年皮囊,何其有幸又能遇到阿诺德。
  哦,最重要的,还被掰弯了~
  他看着光屏上那句“真爱总能敌过一切”,忍不住笑了笑,他还是觉得这句话很天真很傻,可傻得可爱,傻得让人会心一笑,傻得让人心甘情愿。
  所以他还是特别喜欢当明星当演员,这世界恐怕只有明星之类的红人才有机会得到那么多陌生人的关注和体贴。
  光屏上淡蓝色的光印在西泽黑色的瞳孔中,此刻房间内落地窗大敞,大虎猫一个纵身跃,跳进屋内,打了个哈欠,迈着步子走到桌边卧下,小虎毛所在地毯角落里呼呼大睡,像个永远长不大不谙世事的小猫。
  窗外太阳早已落下,黑色天幕点缀浩渺星辰。
  西泽看完了那条热门FW,转头点开自己的脸博,刷到那条‘yes’的更新状态下,哭笑不得地发现又被组团围观,这次大家调皮的留下了整整齐齐的队形——
  【组团围观帅脸……】
  【组团围观帅脸……】
  【组团围观帅脸……】
  ……
  阿诺德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入房间内,倒了两杯柠檬水,递给西泽,在地毯上坐下,靠着西泽,问道:“在看什么?”
  西泽受刚刚那篇粉丝言论的影响,沉浸在一股浓浓的文艺中,正要‘深情’地转头看阿诺德一眼,再深情缓缓地启唇,说点动人的情话,就见阿诺德扫了光凭一眼,接着道:“看上脸这种实话,不是应该人人都明白么。”
  西泽心里那根名曰“温情”的弦嘎嘣一声碎裂,他抬手捂了一把脸,心里想着男神你快闭嘴!!气氛都被你破坏了!
  阿诺德像这屋子里第三只虎猫,靠着西泽,竟然挑眉,露出一副等着夸赞的表情来,道:“发布会我表现得不错吧?!”
  西泽哭笑不得,伸出一根大拇指:“说得太棒了,尤其那句‘应该是脸吧’,听得我热泪盈眶,我没想到自己这辈子能用美色**到男神你。”
  阿诺德长臂一捞,楼主西泽的肩膀,另外一手捏着西泽的下巴,埋头一吻,“容貌是吸引力的优势,我现在更喜欢你本身,容貌可有可无。”
  西泽撇撇嘴,立刻回道:“算了吧,现在知道哄我了,你这话和记者说去。”
  阿诺德低头又是一吻,叹道:“说实话也被嫌弃。”
  西泽被搂着亲,屋子里气氛随之改变,两只毛绒兽敏感地凭直觉感受到,大的走到角落里卧着,小的反而不长眼,从地摊下面钻出来,迈着猫步跑到西泽盘着的双腿间卧下。
  阿诺德将小白拎起来,朝旁边丢,省得那小东西碍事,小白四爪落地,不开心地甩甩尾巴,原地趴了下去,以身作则当一只属性为猫的电灯泡。
  西泽被阿诺德压在床榻下亲吻,被吻得七荤八素,又异常动情,好不容易喘口气,他看着眼前的男人,道:“求婚突然,记者会也突然,你最近的耐心越来越差了。”
  阿诺德知道西泽在说什么,他做事一向有掌控有计划,唯独最近这两件事情做得十分突然,超出常理,但西泽越没有说错,他没有耐心他很着急,他甚至急着开新闻发布会告诉全世界的人他就是喜欢西泽,他要和西泽订婚,要在年底就结婚,越快越好。
  这些超出常理的举动让他觉得热血沸腾,他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但会控制不住节奏,只要一想到他的未来和西泽紧紧系在一起,就特别想要加快这个进度。
  但阿诺德不会表现出来,或者说他能够表现在外的情绪有限,十分稀少,性格如此,也惯常将所有情绪包裹起来。如果现在他是二十岁的热血青年,大约有了这种心境,会忍不住对着西泽表白,将所有的情绪宣泄出来,让两人感情随之升温。
  可明明之前追求西泽的时候他什么都敢说,还能说得西泽哑口无言一脸痴呆,怎么现在倒不敢了?
  想了想,才发现心态变了,以前豁的出去,追不到其实也没什么可失去的,可现在不同,手心里揣着宝贝一般,就要细心呵护。
  阿诺德没有回答西泽,却是将人抱着,来了一个法式舌吻,吻完了,星眸一闪不闪看着他,道:“我再等自己的福利。”
  “福利……”突然恍然大悟,明白过来这个“福利”说的什么——那不就是床上福利么……】西泽心里再次默默吐血,可这一次他本能的反应不是把阿诺德推开,吐个槽,反而是回视阿诺德,顺口直接道:“要上就上,哪儿那么多废话。”
  西泽这话一说完,阿诺德便默默将他凝望着。
  西泽还是鲜少能把阿诺德说得哑口无言没话可答,心里陡然生出自豪感,忍不住开始揶揄:“怎么不说话?我说错了么?”
  阿诺德目光沉下,挑眉道:“没错。说真的?”
  西泽也挑眉,一脸泰然:“像假的么?”
  阿诺德没吭声,爬起来,打开落地窗,朝大白的方向吹了声口哨,示意他出去,接着弯腰拎起地毯上的小白,推开房门,直接将小虎猫丢了出去。
  大白甩着尾巴站起来,晃了晃脑袋,纵身跃出阳台,阿诺德把窗户合上,房间里便只剩下了他们两人。
  西泽脑海里有那么一瞬间的空白,但后悔晚了,坑是他自己挖了让阿诺德跳的,现在喊停是绝对不可能的。
  他从地上爬起来,咽了口吐沫,心里突然开始打鼓,他想不是吧不是吧,就这样开始?好像有点突然,他还没有做好准备啊!!
  他都没找个GV教材参考一下,具体怎么做?就后面么?等等,那他做上面的还是下面的,再等等!!好像没有润滑剂和tt吧?
  这一刻无数吐槽一股脑儿的钻入西泽脑海里,搅成了一团浆糊,他听到耳膜上自己的心跳声,噗通噗通,眼前却是阿诺德扔小白关窗户的背影。
  阿诺德做完一切,一把将窗帘拉上,西泽猛的抬头朝他过去,发现他的眸光有点像捕捉猎物目标时的大虎猫。
  阿诺德无声走过来,单手捧着的西泽的脸,在他鼻尖上吻了吻,目光深处犹如一团火在灼烧,他用气音在西泽耳边道:“别紧张,我也第一次。”
  西泽心里炸了毛,跳脚地想:知道你第一次啊!!可你能体会一个直男第一次和男人做的心情么?你能么你能么你能么?!!!
  西泽手心没冒汗,小拇指却突然抽了,他有些木然的张嘴,朝眼前的男人确认道:“就今天这会儿?”
  近距离下,只见阿诺德唇角勾了勾,用低沉的嗓音,**一般到:“对,就现在。”
  作者有话要说:嗯~ o(* ̄▽ ̄*)o ,河蟹期间,这后面的内容,大家发挥超强想象力想象一下关键词:第一次,有一直男,TT在浴室储藏柜,想当攻最后还是成功被压了,蛮爽的【主要是阿诺德】,第二次也蛮爽的【阿诺德and被这样那样的西泽】,“啊&……啊&……嗯~ ……”,一觉大天亮边想边撸,撸完了?反正兔兔撸完了(?﹃?)
  
  ☆、第128章
  
  第二天,西泽醒来脑海里只有满满一排的——骗子!!
  谁说第一次做完腰疼、后面会涨?谁说做完了会像死过一次一样?谁说的?!这种误人子弟的普及知识到底是谁弄出来的?!
  根本不对好么!(╯‵□′)╯︵┻━┻
  有考虑过科技发展么?
  知道现在的润滑剂除了扩充舒缓的作用还能事后消炎镇痛么!!?
  一点都不疼好么。
  做完之后只觉得……爽翻了_(:з」∠)_
  一大早,西泽完全羞于去回想昨天晚上的过程和自己当时的反应,那“嗯嗯啊啊”一路叫下来的过程,只要稍微回想到一点点都想把脑袋埋进枕头里。
  现实和之前的预期相差太大,他原本以为没经验又是第一次,总归会不舒服会疼吧,他都做好了吃苦忍耐的准备了——没办法,谁让他没争取到主动权。
  可事实却是现在的润滑剂成分含量特殊,涂抹之后可以自动扩充,使用过程中还有催情作用,用完了还能镇定舒缓,简直就是居家旅行的必备物品,难怪主卧房间的卫生间里摆了慢慢一柜子(……)。
  因为这个“残酷”的事实,西泽昨天晚上的表现,总结一句话——还真是让阿诺德不能再满意。
  此刻,阿诺德在衣帽间换衣服,西泽躺在床上对昨天晚上那个牌子的润滑剂默默吐槽,他想幸亏这玩意儿发明在未来,要是在地球那时候,爽到这个程度,男人们还不直接gay了!!
  西泽心里吐槽着,阿诺德已经穿戴整齐从衣帽间走出来,像一只终于吃到肉的大猫,步伐轻盈,神态从容,眉宇间满是精气神。
  他坐到床边,伸手摸了摸西泽的脸道:“起么?要是不舒服,我给巴罗一个通讯,帮你请个假。”
  西泽一个男人,当然不会表现出扭扭捏捏的一面,但听到阿诺德说的这话他就要跪了。经过昨天那晚上,阿诺德当然知道他爽歪歪根本没有半点不舒服,他会这么说,不过是一个雄性在OOXX之后本能的对伴侣的关心询问而已。
  这话让西泽听着本能不爽。
  本来西泽作为一个男人,他也是有事后说这种话的权利的,可现在倒好,他成了被安抚的那个人。
  作为男人,还觉得有点别扭奇怪,不过很快他也反应过来,其实就是基因里的雄性基因作祟。
  想明白之后,西泽心里也舒坦了,他想管他呢,爽就可以了。
  他坐起来:“你看我像有事的人么?”
  阿诺德看着西泽的一夜之后红润的面色,幽幽道:“早知道你精神这么好……”
  西泽赶紧从床上爬起来,跑进浴室洗漱。
  @
  阿诺德神清气爽在露台吃早饭看报纸,政治版块、经济板块、社会版块看完一圈之后,才关注到娱乐版块。
  新闻上还在报道他们求婚订婚的消息,当然还有其他明星的娱乐新闻。同期刚刚好其他明星结婚了,因为他们的求婚被抢了风头,引起的关注度不够;还有很多其他娱乐明星的绯闻以及最近要上的电影。
  西泽坐在阿诺德对面吃牛排,特别饿,他边吃边问阿诺德:“有什么相关新闻?娱乐版?”
  “求婚报道,还有anti饭的官司。”
  西泽这才想起来还有那么一群麻烦的anti饭,“新闻怎么说的?说你忙着官司还有闲心求婚?有蓄意造势炒作的嫌疑?”
  “差不多,社会版认为我求婚的时机不对,anti饭官司绕声,可能是故意挑的这个时候,还认为我这个时候这么做,会更加引发anti的负面情绪,不顾社会公共安全。”
  西泽嚼着嘴里的牛肉都失了一半的香味,“他们觉得你没有顾全大局。”
  阿诺德鼻腔里嗤了一口,显然不以为意,“顾全大局?我是要竞选总统?!”
  这也是西泽十分欣赏阿诺德的一面,从来都知道自己什么身份自己在做什么,不为外物和外界环境所困,一直专心做自己的事情,更加没那么多的圣母心。
  海边凉风拂面,他和阿诺德对面而坐,吃着早饭,欣赏晨间的海水沙滩,牛排吃完之后他把阿诺德的光屏拿过来看新闻,扫了扫,无意间发现了莉莉丝的消息。
  标题写着【老东家迎回莉莉丝,恐被雪藏】,他扫了一眼便挪开视线,根本不想关注,再接着看,倒是被另外一条娱乐新闻给吸引去了目光。
  那条标题在娱乐版一个还算显眼的位置,一般都是给人气高的偶像红星的,上面写着【西宁惨遭淘汰,悦舞否认内部裁决】。
  离开银狐之后,他和西宁这个法律上的兄弟几乎没有碰过面,只有上一次在VL新店开张时他见过西宁一次,恰恰是那一次因为西宁拉了他一把,才让他避开了anti饭熊孩子手下的石头和杂物。
  西泽扫了那标题一眼,又把内容快速一扫,发现是西宁最近参加的一个叫做‘悦舞’的电视台节目,那节目西泽知道,是个明星跳舞节目,MO去当过现场嘉宾。
  报道上写着昨天晚上‘悦舞’PK赛,西宁被另外一个选手PK掉,而早在三天之前就有消息传出西宁会被节目内部刷掉,因为制作方的一个老板和银狐交好,再加上对手后台极硬,电视台便做了后箱调整。
  这种规则娱乐圈到处都是,恐怕西宁自己都不觉得有什么可吃惊的,有能耐争取没能耐只能滚,这就是现实。
  但粉丝是看不到这些的,他们只为喜欢的明星觉得委屈,西宁从之前的‘逐风’组合里单飞出来,人气很旺,这次粉丝早早听到风声,又经过昨天晚上的PK,更加认为是节目组后箱操作,于是就这么闹开了。
  一闹开,娱乐版就出了新闻,悦舞那边自然否认消息,反正也没人有证据。
  西泽多看了这条新闻一眼,阿诺德以为他看到了什么值得关注的,便随口问了一句。
  西泽转开视线,摇了摇头。
  @
  新闻闹得再大,戏还是要拍,西泽没有得到腰疼屁股疼请假的机会,当然只能乖乖滚回去拍戏。
  剧组里这两天几乎都在刷阿诺德的求婚,有人表示不敢相信,问西泽道:“阿诺德真的就私信求婚的?你们就没弄点浪漫的?”
  西泽道:“不是已经够浪漫了,还要怎么样?”
  主演们都是一群大男人,也在跟着刷刷刷,边刷边吐槽阿诺德的求婚方式,吐槽完了还问西泽:“你怎么没戴戒指?”
  西泽无语道:“拍戏戴戒指做什么?!”
  “给我们看啊!!”
  剧组拍摄的进度一直在加快,幸而这部电影也不需要特殊取景,基地就能拍完。
  西泽回到剧组的第二天,在基地的住宿酒店大堂无意中碰到了新入住的一个剧组,据说是才开机的电影剧组,拍摄今年一部投资不小的悬疑大片。
  本来新剧组入住,西泽最多看看有没有熟人,能碰到熟人就打个招呼,没熟人就低调走过,偏偏还真是碰到个认识的,而那个人竟然就是西宁。
  西宁是这次的主要演员之一,算是得到了不错的资源,一走进基地酒店大堂便看到了西泽,两人视线沉默碰上,相互点了点头。
  西泽是拍完早上的戏回来,正洗漱完下楼吃饭,西宁则是刚刚办好入住,也要出去办事,两人一同出来,一时谁都没有开口。
  西泽本能地对他这位“哥哥”有抵触,虽然上次拉了他一把提升了一下好感度,但很早之前他对自己那掩饰不掉的敌意并没有让他掉以轻心。
  西宁戴着墨镜,一开始有些局促,出了门之后让助理先走,等助理走远了,才转头摘掉墨镜,看了西泽一眼,道:“新闻上说你上次有划伤。”
  西泽转头看了他一眼,这倒是这么长时间以来对方第一次主动搭理自己,没有不耐烦,也没有轻视,更加没有皱眉,在私底下这种环境,他倒觉得十分奇特,西宁似乎和之前不太一样了?转性了?
  西泽平静回道:“没有。”
  过了大半年,西宁和之前相比改变不少,在银狐时他是刚刚出道不就的当红男团组合成员,那时候又傲又冷,且及其自负,也瞧不起西泽;但现在他从银狐解约出来,也从团体里单飞离开,签了一家诚意合作且资源还可以愿意捧他的小公司,公司虽然小,但好在捧他的方式和发展方向都符合他的心意,两边也算一拍即合。
  时间不长不短,经历了不少也看清了许多,退掉了浮躁变得踏实,变成了如今西泽眼前的这个西宁。
  但西泽并不清楚西宁的经历和遭遇,更加不清楚这大半年的心路历程,也没有理由去主动打探,他只是看到了一个结果,看到了现在的西宁。
  西泽无意和他纠缠,至少在影视基地只想好好工作,但西宁却叫住他,道:“能说两句么?”
  西泽顿住脚步,转头看他,西宁面上有丝尴尬,大约也知道自己的提议很无礼,干干道:“说两句,就占用你几分钟,说完就走。”
  西泽想了想,回身走到他面前,点点头,看着他:“说什么?”
  “我、我就是想和你说声对不起。”
  这话如同天上砸馅饼,让人觉得不可思议,之前对自己充满敌意冷傲如霜的人,如今站在他面前向他道歉?
  搞什么鬼?
  
  ☆、第129章
  
  西泽与西宁面对而战,他虽然只是西宁家的养子,但因为都是亚裔面孔,轮廓上也有些许相似,说是兄弟多少还是有些相像的。
  可法律上的兄弟却没有什么兄弟情谊,西宁那张面孔对西泽来说太陌生了,这个陌生不仅仅是他这个壳子里的灵魂看着陌生,原主身体脑海里的记忆似乎都很浅薄。
  西泽就这么看着西宁,没有说话,想看看他会说些什么。
  西宁见他一直凝望自己,便拿出一副诚恳的态度来:“虽然很突然,但还是想道个歉,我以前很自负自傲,也很讨厌你,虽然一起长大,我这个当哥哥的从来没有承担过当兄长应有的责任。”
  “你是在用道歉和我拉亲友关系?”西泽一语直接道破。
  西宁立刻摇头,皱眉道:“并不是这样!我承认以前很讨厌你,因为我嫉妒你,明明都是亚裔,小时候靠着一张脸你就能让大家都喜欢你,你做什么都很方便容易,周围人都善意对你。所以我嫉妒你讨厌你,一直到半年前都是如此。但我现在经历了一些事情,也知道自己当初做得有多不对,我不是因为你现在红了想和你拉关系,我要这么做,早在你刚刚红的时候就这么做了,我是真的想和你道个歉。不管你接受不接受,我都会这么做。”
  西宁一番话说出来倒也诚恳,至少有一点他没说错,这大半年里,同在娱乐圈西宁也似乎从来没和人说过他们的关系,没有利用这一点炒作增加话题为自己的事业铺路,更加没有利用他们的关系来找自己寻求事业上的突破,两人一直井水不犯河水,各自打拼。
  西泽听完,抬眼看着西宁,面不改色,道:“说完了么?”
  西宁一愣,他很早就知道西泽和过去不太一样了,但如今面对面一站,他盯着那双黑眸,总觉得似乎看着自己的是另外一个陌生人。
  气场、眼神、还有那股淡定的闲适,全然不对。
  他以为西泽问出这么一句,是因为不耐烦,根本不想听他说这些,便侧身让开路。
  谁知西泽竟开口直接道:“我劝你,最好对我不要有什么期待。”
  什么意思?!西宁感受到西泽回应里的冷漠,这是他料想到的,但却不是这样的回应,听完刚刚他说的那些话,西泽有可能会愤愤嗤笑,也可能会冷漠离开,更有可能提到过去那些事情忍不住破口大骂,可现在这个回应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可以冷静的说出这种话?就好像把他看透了一样。
  西宁回视,西泽便看着他,直接道:“你说了刚刚那些,必然已经做好了各种设想,等我的回应,我可能会骂你,也可能会高高在上的嘲讽你,又或者直接转身就走,还可能对你爱理不理。你觉得不管怎么样我都会回应,这是你预期好的。所以你说了这么多,就是希望我能至少有个反应。”
  “西宁,你对我有什么期待?”
  西宁没料到自己一眼被看透,面上极为尴尬,他下意识开口反驳:“我说了刚刚那些,当然希望你能回应我。”
  “然后呢?”西泽看着他,逼问道:“我回应你,接着呢?”
  “没有接着,我就是道个歉。”
  西泽当然不相信。
  原主对养父母家庭的记忆虽然不深刻,但显然对眼前这个兄长没什么好感,过去发生了什么他没有深挖过,但既然接手了躯壳,那他便是西泽,过去的西泽虽然不是他,但现在的西泽是他,他寄居在原主的身体里,便无法将原主过去的遭遇完全甩开,因为现在他就是西泽。
  既然他是西泽,那眼前的西宁对他来说就不是毫无瓜葛的陌生人。
  如果不是他,原来的西泽会在剧组被活活吓死?现在说对不起有何用?!
  因为经历过一些遭遇,剖析了自己的过去,觉得对不起,转头来道歉,难道能否认过去做过的那些事情?!
  既然没有期盼什么,那也应该知道道歉不道歉毫无意义,不就应该自己乖乖过自己的日子井水不犯河水么?
  来道歉就是有期待,或者期待被原谅,或者期待因此能够自己感动自己,内心里解释自己是个洗白的好人,以此求个心安?
  西泽自认从来没有多少圣母心态,此刻他看着西宁,就像一个成年人看着十几岁做错事妄图道歉以求原谅耍小聪明的孩子。
  “既然不求原谅,那道歉的话就不必了。”
  西泽说完越过他,朝饭店的方向走去,姿态十分漠然。
  可身后的西宁却觉得他十分强词夺理,他握拳站在原地,愤愤捏了捏拳头,重新戴上墨镜,朝前走了几步,又转身回酒店宾馆。
  通讯响起后接上,那头问道:“怎么样?”
  西宁嗤了一口,冷冷道:“我已经拿出我能有的最诚恳的态度了,他似乎根本不当回事。”
  对面沉默了一下,道:“不应该啊……你确定诚恳、认真的说的?”
  “难道我要跪着说么?”西宁毕竟自傲,提到这个就冷冷回了一句。
  对方道:“这样啊,那你上来再说,合计合计,他可是个对你来说重要的人,你们以前关系不好,他一开始不原谅你也正常,慢慢来,啊,不着急。”
  西宁沉了口气,想了想,道:“不是这样。”
  “什么?”
  “我今天仔细看了一下,我总感觉,很不对劲,他看我的眼神,就好像是,知道我心里在想什么一样。我说完,我就直接对我说,不要对他有什么期待。”
  “啊,这样啊,”通讯那头一直不紧不慢,似乎也不吃惊,“上来吧,先上来再说,休息休息,下午还要拍戏,先别想那么多。”
  @
  西泽中午吃完饭,便直接去剧组,正看到巴罗在吃剧组的盒饭,吃得一脸菜色。
  旁边坐着位样貌陌生的中年男人,两人比划着手,正在讨论什么。
  巴罗一抬头看到西泽过去,便朝那男人挑了挑下巴,示意西泽的方向道:“你不就是想见他么,来了。”
  西泽走过去,那中年男人站起来,顺眼打量了西泽一下,点点头道:“不错,就是太年轻了。”
  巴罗一边吃饭一边喷道:“管太多!人年轻就是年纪小,年轻又不是他的错!”
  西泽朝那男人笑笑,巴罗站都没站,饿得不行,一边塞饭到嘴里一边对西泽道:“七娃来打个招呼,这位是辛巴导演,隔壁新来的悬疑片剧组。”
  西泽礼貌过来打招呼,没有半点脾气,看着又乖又谦虚。
  辛巴导演和西泽见过的很多导演不太一样,非常严肃,但是和罗伯特的严肃不同,罗伯特是威严,而辛巴却有一种抑郁的沉闷在其中,人非常瘦小,下巴尖尖突突的,面颊没有一点肉,有点像动物园里饿得皮包骨头的猴子。
  辛巴导演和西泽打过招呼之后便坐下来和巴罗聊天,两位导演在一起也不聊其他的,就聊电影。
  辛巴最新执导的这部电影是部悬疑片,对外声称投了很多钱,其实真实投资情况也就是中等偏上的水平,只做算不上非常精良,但也严格把关。
  巴罗问对方道:“你那主演有几个你挑的有几个是带资进组的?”所谓带资进组,说白了就是走后门。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重生之银河巨星 by 萝卜兔子(三) 下一篇:[哲理名言]心若平常,得失都是云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