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古代

澳门美高梅网上娱乐平台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被弟弟杀死?我认了。。
醒来穿越了?我认了。。
有一个很强大很有钱很漂亮的爹?还不错。。
爹爹说要跟我住一起?没事,养眼~
爹爹说要睡一起?没事,爸爸和儿子睡一起很正常啊~
可是有一天——
“云儿,爹爹知道你垂涎爹爹美色很久了~”
“明明就是你垂涎我的美色好么。。”
“云儿,爹爹想要了你~”
“啊!那。。我在上面好么。。”
“你说呢~”
“唔。。”
【云儿,留在我的身边好么。。。】
【我会一直在你身边,永生永世。】
几千年前,我们因为身份的悬殊,立场的不同,无法相守。
但几千年后的今天,不管发生了什么,我们都会一起携手并肩,笑看天下。
关键字:主角:凌云,凌天 ┃ 配角:暗皇,吴忧 ┃ 其它:前世今生,父子年上
☆、穿越了啊

  “少爷!”
  “少爷您醒醒啊!”
  “少爷您别吓奴婢了!”
  “少爷啊!您要是出了什么事,奴婢可怎么向夫人交代啊!”
  【吵你妹啊。。】
  “少爷啊!哇呜呜呜。。”
  “少爷您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奴婢也不活了啊!”
  【姐姐,别吵了。。。】
  “少爷啊。。”
  “吵你妹啊吵!”凌云终于忍无可忍的爆发了!
  “……”时间仿佛定格在这一秒,两人沉默。
  “少爷,您,您醒了啊!太好了!”
  “什么少爷少爷的!你大清早的哭爹喊娘呢!你谁啊你!在我房间里干什么啊!还让不让人睡觉了!你有没有公德心啊!缺心眼啊你!尼玛啊!”凌云的起床气又爆发了,不管不顾的骂了起来。
  “少爷,你,您你不认识奴婢了?呜呜。。”作势又要哭了起来。
  “行了行了,别哭了哭你妹啊!滚滚滚,出去出去,不准进来!”凌云一脸的不耐烦,说罢又钻进了被子。
  【我去,这是什么被子啊,冷死了!睡个屁啊还!这不是我的被子啊。。。】
  嗖!凌云一下子坐起身来,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不久之前他应该已经——死了。
  “等等,你,回来。”
  “少爷还有什么吩咐?”正要离开的侍女有折了回来。
  “现在是什么时候?”
  “回少爷,已经是戌时一刻(19.30)了。”
  【艾玛,戌时一刻是几点啊。。】
  “今天是。。嗯。。何日?”
  “圣银三千零六年。”
  “这里是哪里?”
  “祁冥国,凌府。”
  “你是?”
  “奴婢是小言,是少爷的侍女。”小言也看出来凌云的反常,并未多问,只是如实回答。
  “你是什么时候开始做我的侍女的?”
  “奴婢很小的时候就跟着夫人,后来夫人嫁到了凌府,奴婢也跟着过来,后来夫人她。。生下少爷后便去了,奴婢便开始照顾少爷。”
  【那应该还可信。。。】
  “那,”凌云顿了顿,继续道,“我是谁,或者说,你口中的少爷是谁?”
  “少爷您是凌府的二少爷凌云,由于从小被认定为没有任何天赋而成为整个凌府最不受宠的孩子,凌府的老爷凌天被誉为是圣银至尊者,其实力无人能及,他膝下有三子二女,除了少爷,还有大少爷凌志,三小姐凌铃,四小姐凌念和五少爷凌艺。少爷的母亲生下少爷后便去了,这座梨落殿如今早已没有其他人了,空荡荡的。。。”小言说着又不禁伤感起来。
  【哎。。果然穿越了。。连名字都跟我一样。。。】
  “那说一说历史吧。”
  “圣银大陆,分三国,祁冥国,溪静国,赤炎国,整个大陆强者为尊,因此我们也托了不烧老爷的福,以魔法斗气为主……”
  “小言,我失忆的事情不要说出去好么?”
  “那是自然。说起来都怪五少爷,他也太任性了!一把就把少爷您推到河里去了,哎,少爷信号好休息,奴婢去热点饭菜来。”
  “嗯。”
  【没有任何天赋!开什么玩笑,也不想想姐姐我前生是谁!】凌云闭眼,脑海中又浮现起那些不堪的曾经……
  她是闻名全球的魔法世家,凌家的长女,他有一个双胞胎弟弟,所以从小,父母便把所有的爱都给了他,最好的教育,最好的环境,最好的吃穿用度……而她,无人问津。
  她本满心欢喜地渴望父母的爱,所以她一直努力努力,更努力!努力地练习魔法,努力地训练体能,努力做到事事最好,可是最后,她还是一无所有。她只是以一个女儿的身份卑微的去乞求父母的一点点爱,哪怕只有弟弟的万分之一,但是,她没有得到分毫。
  终于,她放弃了,放弃了的亲情。
  不久后,她爱上了别人,两人曾经山盟海誓,可,那只是曾经。那人得知她无法继承凌家后,毅然决然地离开了她,她争取过,也挽留过,得到的只是一句“你没有继承权”。
  终于,她又放弃了,放弃了那世人所谓的爱情。
  她开始不再相信任何人,不再依赖任何人,只想自己为自己好好地活下去。
  但是,老天还是对他不公。
  她的弟弟太过嫉恨她,怕她太优秀,亲手杀了她,亲手杀了他的亲姐姐,那个只想平淡一生的凌云。
  或许,老天终于发现了他的过错,所以他让凌云重生,再活一次。
  【呵,若是再活一次,怎还能如此废,我一定会活得轰轰烈烈,让你们后悔没有拥有我!】                   
  作者有话要说:  


☆、少爷真难当

  “少爷,饭菜来了。”小言的话语打断了凌云的思绪,其实凌云还在暗自窃喜身边还有一个可以信任的人。一直生活在尔虞我诈的世界里的他,完全可以看出小言那澄澈的眼神和真心。
  “小言,谢谢。”
  “少爷这是哪里的话。”小言此时也不过二十有余,长的也算十分清秀,笑起来的两个小酒窝十分可爱。
  “小言,你会魔法还是斗气?”
  “哎呦,少爷,你太高估奴婢了。魔法斗气都是要靠天赋的,向我们这种侍女怎么可能会呢。”
  “府中可有,嗯,放书的地方?”
  “有,藏书阁。”
  “现在也不早了,你早些休息,明日你和我一同去藏书阁吧。”【这古代的话真难说啊。。。】
  小言离开后,凌云来到一个类似镜子面前。镜中的人明显有些清瘦不过凌云倒是十分中意那颗眼角的泪痣。
  凌云在床上打坐,缓缓练起心法。。。
  第二天清晨,凌云睁开双眼,暗暗下定了决心:一定要好好训练一下了,这身体可真的弱不禁风啊。。其实,经过一晚上的努力,他已经确定自己可以修炼魔法了,只是不知道有什么要点,才会去藏书阁翻翻书的。
  凌云朝门外喊了一声小言,他本想自己穿衣不要人侍候,却没想到他不会穿衣!无奈之下只能叫小言。小言进来替凌云穿衣洗漱后,又将他的头发用绳子随意绑了起来。
  用完早膳,凌云便和小言一起去了藏书阁,虽说是藏书阁,但是却十分偏僻,没有什么人来,这也正合了凌云的心意。
  一连好几天,凌云都在藏书阁,也更了解了“圣银大陆”,不过,这也引起了某位小少爷的注意。
  那天,十岁的凌云正和小言去藏书阁的路上,正巧碰见了那天推他下水的五少爷凌艺。凌艺只小凌云一岁,却因为其母亲身份尊贵,所以从小就被宠坏了,行事嚣张,自然也是不将没有任何天赋的凌云看在眼里。
  “哟~我还以为谁呢~这不是我们的二少爷么~”凌艺讽刺的话语在凌云身后响起。
  此时的凌云身边只有小言,但凌艺身后倒是一大群的侍女,凌云的衣着普普通通,就算走到大街上也不会有人相信大师凌府的二少爷,但凌艺却是衣着华丽,腰间的玉佩香囊更是非常耀眼。凌艺看着凌云的寒酸样,一脸的嚣张得意,反观凌云倒是淡定自如,丝毫没有被凌艺的话语激怒。
  “怎么,想来报仇?只可惜你没本事啊~”凌艺见凌云没反应,又讽刺道。
  凌艺见凌云缓缓向他走来,速度不慢不快,却依旧面无表情,到让凌艺有几分前所未有的胆寒。。。
  凌云走到凌艺面前停下,缓缓勾起唇角,贴近凌艺,用只有两人才能听到的声音,不急不缓地说,让人无法听出其中蕴含的感□彩:“凌艺,要清楚自己有几斤几两,知道么,呵。”【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Hello Kitty啊!】
  凌艺从未见过如此的凌云,一时间又惊又吓,猛地后退一步,指着凌云说不出话来,而凌云倒是直起了身子,脸上威胁戏谑的笑容也荡然无存,冷漠地看着凌艺。【真是成不住气。。】
  突然,凌云皱了皱眉,但只是一瞬间,随后又恢复了原来的表情,转身大步而去,留给凌艺一个潇洒的背影。
  凌艺气得直跺脚,破口大骂:“前两天还对我唯唯诺诺的,今天怎么着了啊!!”
  凌云一转身,便加快了脚步,喃喃自语道:“该死的,早不来晚不来……”刚走进一个转角处,“噗”的一下,凌云吐血了!
  凌云一心想着还好没被凌艺看出来,却没想到这一切早就被凌府的老爷——凌天利用神识知道了。
  神识,空间系高级魔法,利用空间元素在一定的范围内了解其中的情况。
  凌府玄天殿,凌天睁开微眯的双眼,挑了挑眉,刚才由于一瞬间的感觉到府中的元素流动有些动乱,但那种感觉仅仅是一瞬间便消失了,为了以防万一,凌天开启了神识,就发现了此事。“强制性的压下去,内伤可不小呢,不简单啊、。。。”
  “咳咳……咳咳咳……该死……咳咳……”凌云一手扶着墙,一手捂着嘴,企图止住那些鲜血,却只是枉然,鲜血从指缝间渗出来,脸色惨白的吓人!
  “少爷!您怎么了!”小言在一旁紧张的看着凌云,惊慌失措。
  “咳咳……不……不碍事……咳咳咳……”凌云向小言摆摆手,示意自己不要紧。
  “这怎么可能不碍事呢 !少爷!要不要去请大夫!”
  “不用……咳咳……先回去吧……”                   
  作者有话要说:  


☆、初遇“爹爹”

  小言刚扶着摇摇欲坠的凌云回到梨落殿,凌天身边的大管家吴忧就来了。
  “老爷请二少爷好好休息,这些是治内伤的药,老爷希望待二少爷痊愈后去与老爷详谈。”吴忧将一些看着就十分珍贵的药材、丹药放在了桌上,又道,“老爷深知这些年来二少爷的处境,因而感到悲痛万分,特命我前来带一些用品并安抚二少爷。”
  凌云倒在床上,虽然伤的很重,却也听见了这一席话,心中忐忑。【果然还是没有瞒过去吗。。】有气无力的开口:“还望总管替我多谢父亲,恕我无法亲自前去道谢。”
  吴忧是府中的大总管,是凌天的得力助手,魔法等级也是极高的,自然也是清楚府中刚才的元素混乱是出自这个二少爷之手。待物品放完后,吴忧挥手让所有人都离开。
  此时,房中只剩下吴忧和凌云两人,房里回荡着凌云的咳嗽声,以及……血腥味。
  “二少爷,失礼了。”吴忧静静的开口后,便将倒在床上的凌云扶起来坐正。
  “干什么。”
  “疗伤。”
  【疗伤?呵,他那个万年不管的老爸竟然会派人帮他疗伤?鬼才信他是真心的。。】
  凌云任由吴忧给他治疗,一股暖流涌入身体,身体也恢复了不少。
  终于,在迷迷糊糊之间,他听见吴忧叫人准备沐浴,凌云想要睁开眼睛,却发现眼皮出奇的重,一向警惕性极高的他立刻看出了端倪,原来之前的那句“失礼了”是因为这个。
  “大总管,我能否知道自己被人做了什么手脚?”
  “二少爷,请您暂时先休息一下。”
  “呵,那我还真是高估了你们家老爷对我这个所谓的儿子这么多年的补偿呢,还真是得好好感谢他啊~”
  “二少爷,请注意您的言辞。”
  “吴忧!请注意你的言辞!我不管你是他身边多红的人,不管你在府中有多大的权力,说得难听一点,你不过是一个下人罢了。而我,我只要一天叫凌云,一天是这二少爷,一天住在这凌府,你就必须对我毕恭毕敬的。可懂!”
  即使无法睁眼,无法动弹,但话语中的威严却是由内而外的散发着,吴忧甚至觉得此时的凌云有那么几分与凌天相似,心中已不禁生出几分敬意。
  “呵呵,你就不怕吴忧杀了你。”一个富有磁性,十分好听的声音突然响起,与此同时,凌云也觉得身上的束缚顿时消失。
  “老爷。”吴忧恭敬地对凌天颔首。
  凌云睁开双眼,缓缓从床上坐起,也不作任何的动作,满不在乎地说:“呵,若是大总管真的恼羞成怒,一招秒了我的话,那他还配当大总管么~这么沉不住气,又能成的了什么事.”
  凌云知道,与其现在做些无用功来激怒他们,倒不如摆出一副“我是好人”的样子,既然已经撕破脸了,那也不用装了,既来之则安之。
  凌云站在床边,小小的身体与凌天的形成鲜明的对比,但他却并未因此而失了气势,就这样静静的几秒过去后,凌天脸色柔和了不少。“吴忧你好生照顾他,我在玄天殿等你们。”说罢便离开了。
  “二少爷,方才是在下失礼了,还望二少爷海涵。”
  “无碍。”
  待凌云沐浴、梳洗等都做完后,就跟着吴忧去了玄天殿。
  小言在门口看着那个从房中走出的翩翩公子,一下子竟没有回过神来,好美……
  作者有话要说:  听说评论收藏可以加积分 有空的亲们就帮个忙哈~


☆、这不是同居

  凌云一路跟着吴忧来到了玄天殿的后花园,凌云独自一人走了进去,一股熟悉而又陌生的感觉袭上心头。
  “这是……域。”凌云在花园中,感受着许多元素进入体内。
  “你究竟是谁?”凌天默认了凌云的问题,开口问道。
  “我叫凌云。你真正的儿子已经被淹死了。其实我也已经死了,只不过是阴差阳错地又来到了这个身体里然后存留着记忆。”凌云见凌天挑了挑眉,又继续道,“当然,你也可以不相信我,然后把我丢到府外,不过如果是我的话,我就会把他牢牢地握在手心里。不过又有谁会派一个魔法这么差的人来做探子,还故意引起你的注意呢~”
  “呵呵,就在这里休息一下吧。”
  凌天知道,眼前这个孩子并未说谎,即使他再不在乎,也是听说过他的二儿子没有任何魔法斗气的天赋,且性格胆小懦弱。
  “你若不放心,大可以把我撵出府去。”
  “其实我突然觉得有个这么漂亮的儿子也不是什么坏事。”
  【漂亮?】见凌云有些疑惑,凌天便伸手用水元素做了个镜子。
  【天哪!这人是我么!不就是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么,至于差别这么大吗!】
  一张娃娃脸上,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扑闪扑闪的,本应该显得十分可爱,却又因为眼角的那颗泪痣而被映衬得有些娇媚的韵味来。吹弹可破的肌肤完全没有了昔日那营养不良的感觉,头发还是散散地扎在了肩上,更有些慵懒的**,小小的身躯就连凌云自己看着都有一张想要压倒的冲动……
  【等等!那是什么颜色!】紫眸!凌云不敢相信的遮住眼睛,随后又将手拿开,竟然真的是紫眸!
  “我的眼睛……是什么颜色……”
  凌天一直静静地看着凌云的一举一动,知道他颤抖着问他,他才觉得有些好笑。“紫色啊。”其实凌天一开始就注意到了这双眼睛的变化,不过大陆上很多人都会用魔法易容自己的相貌,这点根本就不算什么。
  “云儿,做我的儿子可好?”
  “我有权利说不么?”【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
  “当然没有。”
  “……”
  “好了,收拾一下,今天就搬来玄天殿吧,叫一声爹爹~”此时的凌天根本无法想象为什么自己会说出这么戏谑口吻的话。
  “在我没有认同你之前,你还没有资格让我叫你爹爹。”
  【小孩子真是够倔的,像平常那些巴不得我让他们亲近亲近呢,这个倒好,不过如果不这样的话,就无趣了呢。】
  【我应该相信他的真心吗?他真的会对我好么?我……真的可以有一个爹爹么……】
  越是得不到才会越期待,人类就是一个犯|贱的生物啊……
  两人一起用了午膳,当晚,凌云就带着小言一起来到了玄天殿,这一消息刚一传出,整个凌府立刻就沸腾了……
  晚上,凌云经过一天的事情,早已是疲惫不堪。
  玄天殿中一人也没有,凌云也没有太过在意,由于实在是太累了,便随便找了个看起来比较舒服的房间,倒在了床上,不一会儿,凌云平稳的呼吸声便在静谧的房间中响起。
  半夜,凌天和吴忧一回到凌府,凌天就立刻赶去了玄天殿,还想着要怎么像凌云解释,却看见了他说巧不巧的就恰好睡在了凌天的床上。
  随后赶到的吴忧惊奇的发现,那个平常总是冷冰冰的男子此时却出神的看着床上的那个孩子,眼神中甚至还带着一丝宠溺,但仅仅只有一瞬间。
  一瞬间的时间足以让凌天发现自己的失神,看见吴忧进来了,立刻将食指刚在嘴唇上,示意吴忧不要出声。吴忧也会意,立刻离开了。
  吴忧走后,房里只剩下熟睡中的凌云可看着凌云的凌天。
  凌天看着凌云紧紧地抱着被子,蜷缩在床的一角,眉头紧皱,眼角还有些湿润。凌天知道,这是他没有安全感的象征,情不自禁的有些心疼起来,二话不说便上了床,将蜷缩在床角的凌云翻过来扣在自己的怀里,也不管凌云有些轻微的挣扎。
  不一会儿,凌云便安静下来,紧紧地抱着凌天眉头也舒展开来了,不知嘟囔了一句什么,便又沉沉睡去,凌天扬了扬唇,似乎十分满意凌云此时的举动,也搂着凌云睡去。
  静谧的夜晚,有着如此温馨的画面,也有着人们的不甘于怨恨……
  莲雨殿内,响起“咔嚓”“哐啷”的声音,路过的人都知道,那是五少爷凌艺又在“大闹天宫”了。
  “为什么父亲会突然让凌云那个小贱货去跟他住一起!明明就是个废物!凭什么!凭什么!凌云!你给我等着,我不会让你好过的!你根本不配!”                     
  作者有话要说:  其实我也不知道水能不能做成镜子。。。不过应该差不多吧。。。亲们不要太考据了哈~乖~


☆、被**了么

  次日清晨,凌天早早的就醒了,昨夜还在他怀里的凌云此时又缩到了床的一角。凌天挑了挑眉,仿佛在生气,又仿佛在苦笑:“真是个不乖的小东西……”说完,凌天又将床角的凌云重新抱在了怀里。
  怀里的凌云正安静地熟睡着,长长的睫毛时不时的轻轻颤一下,原本有些苍白的脸庞此时也已变得红润润的了。凌云平稳的呼吸轻轻打在凌天的脖颈处,有些痒痒的。凌天伸手戳了戳凌云软嘟嘟的小脸,凌云不安分的扭了扭,可凌天丝毫没有准备要放手的意思,反而变本加厉起来,开始捏了起来,极好的触感让凌天爱不释手,结果就是——凌云醒了。
  前生作为一个优秀的魔法师,警惕性和防备心是必不可少的,但凌云醒来时却发现自己在凌天怀里,更是让凌云的脸黑了又黑。其实昨晚凌云有意识到有人接近,但却不知道为什么,一阵熟悉的感觉立刻使他放下了戒心,又沉沉睡去。
  “你在干什么?”凌云生气地问道。
  “惩罚你。”无辜的声音。
  “为什么?”继续生气。
  “因为你不老老实实地在我怀里睡觉。”继续无辜。
  “……那你为什么睡我的床上。”依旧生气。
  “呵呵,这可是我的寝殿,我的床。”依旧无辜。
  两人又在床上以一种和谐的姿势、不和谐的氛围僵持了一会,知道凌天看出凌云还有些没睡醒,才柔声说道:“再睡会吧。”
  “嗯。”凌云也有些累了,闭上眼便睡了。
  其实凌天一开始也对这个莫名其妙出现的凌云很有戒心,但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凌云有一种似曾相识的熟悉感和不知名的吸引力,不知不觉中,戒心也就渐渐放下了……
  凌天看着自己怀里的凌云,突然皱了皱眉,仿佛是意识到了什么一般,黑色的眼眸深邃的可怕……
  “唔……”凌云有不安分起来,企图挣脱凌天的怀抱,缩到床角。
  “不安分的小东西……起来吧,已经是巳时三刻(10.30)了。”
  【靠,巳时三刻是几点啊!烦死了!再睡会而!】
  “吴忧。”凌天见时候不早了,便叫来了吴忧。
  “云儿,起床了。”
  “嗯……别吵……”凌天起身更衣,仍见凌云在床上躺着,“吴忧,去把他叫起来。”
  凌云在朦胧之间觉得有人在碰她,反手就是一个巴掌。“滚!”
  吴忧没想到凌云反应会如此之大,结实的吃了这一巴掌,顿时哭笑不得。
  凌天见到如此画面,更是觉得有趣,不过还是亲自上阵了。“吴忧你下去吧,我来。”
  吴忧看了看凌天,才缓缓退下。
  房间里,凌天坐在床边,又抬手开始捏起来凌云换嘟嘟的脸。“手感不错~”
  凌云终于忍受不住凌天的“魔掌”。“不错你妹夫啊……”
  “你在干嘛!”凌云生气地问。
  “叫你起床。”无辜的眼神。
  “叫我起床需要用这种方法吗!”继续生气。
  “你看,事实证明这方法很好啊~”继续无辜。
  “喂!你靠那么近干嘛!”
  “让你好好清醒一下。”
  “滚!尼玛都要贴上来了!”凌云说完一个巴掌就扇上去。
  可凌天却趁机握住了凌云的手腕,更近一步,另一只手的食指微微挑起凌云的下巴,让凌云直视自己,并微微靠在自己的身上。此时的凌云由于刚刚睡醒而有些迷离的眼神,樱桃般红润润的唇瓣,因为生气而有些微红的脸颊,这些不经意间的表现,在凌天的眼里都透露着一些似有似无的**。
  不过,凌天也就是小小的开了个玩笑,并没有继续接下来的动作,放开了凌云。
  “你!哼!”凌云恼羞成怒,干脆别过脸去,不理凌天。
  “呵呵,云儿生气了~爹爹只是开个小小的玩笑而已么~乖~~” 凌天见凌云此时的神情,更是觉得有趣让人不禁又想要挑逗一番,“那爹爹送你一个礼物好不好~云儿乖~凌天的声音仿佛有磁力一般,让人不得不信。
  【礼物!凌天这种人出手肯定很大方!礼物肯定很不错!要不就原谅他了?不行不行!他那种人。。。】凌云不断地打着心里的小算盘。
  “那好吧,你先转过去,我要更衣。”凌云转过脸来气呼呼的对凌天嫌弃的说。
  凌云见凌天乖乖转身,便换起衣服来,却突然发现——他不会穿这种古代的衣服!毕竟他现代的衣服穿惯了,这些繁琐的古装穿了好几天了还是没有学会。
  【咦?我记得是这样穿的啊?怎么又散了呢!咦咦?】
  等了半天,凌天终于等不住了,转过身去,却发现他那可爱的凌云正坐在衣服堆里手足无措,努力地想要穿好衣服却越穿越乱,一脸抓狂样。
  凌天看着,不禁笑出了声来。【你到底要给我多少惊喜啊。。太可爱了你。】
  “笑什么笑!还不快过来帮忙!”
  “是是是,我不会穿衣服的小少爷。”言语中那戏谑的意味不言而喻。
  “要你管!”
  凌天忍着笑意帮凌云穿衣服。
  凌云发现,那些原本乱糟糟的衣服,在凌天手上却变得乖乖的,十分服帖。                   
  作者有话要说:  求评论求收藏求点击求积分各种求啊。。
  话说我好像觉得这个感情进展得有些快了。。


☆、这算什么礼物!

  穿完衣服后,凌云就立刻向凌天要他的小礼物了。
  “喂,你说给我的礼物呢?”
  “急什么,先漱漱口。”
  漱完口后,凌云又缠着凌天礼物。凌天只能拿出两枚戒指。
  “本来是想要等到那天再给你的。神器,滴血认主吧。”
  【神器!果然大手笔!圣银大陆武器分为三个阶段:法器,灵器,神器。这枚戒指竟然是神器!】
  “相传是几千年前神魔大战时留下的,我是在一个封印结界里找到的这个空间戒指。你一枚我一枚。”凌天说着,指尖便出现了一道小口子,将血滴在其中一枚黑色戒指上。
  凌云看着戒指,喜欢极了,咬破自己的手指,将血滴在了另一枚紫色戒指上。
  【“送我戒指?怎么,要跟我求婚?”
  “那你愿意嫁给我么?”
  “什么嫁给你,是你嫁给我!”
  “只要我们在一起就足够了……”】
  一番景象共同进入了两人的脑海中,两名男子在夕阳下相拥着,仿佛就连晚霞都在祝贺两个人的爱情……
  【这是戒指原主人的回忆吧……】
  “这个戒指除了是十分高级的空间戒指外,还是一对情侣戒,简单点来说就是无论在哪里,戒指的一方都能找到另一方。结算把戒指拿下来也没有用。”凌天看着凌云戴上了戒指,防腐蚀阴谋得逞了一般,慢悠悠的开口道。
  【神马!你丫的再说一遍!我期待了那么久的礼物就是这个枷锁!!!】
  凌云不甘心,立刻开始想要报复。“你说过要努力成为我的爹爹的吧。”
  “嗯哼。”
  “那就稍微习惯一下我的生活习惯吧~”
  说着,凌云便把一天二十四小时制的东西跟凌天说了一遍。“看到了么。什么子时卯时的麻烦死了,快点记住哈~我出去转转。”说完,凌云便有一种整到人的感觉,开开心心地转身就走了。
  凌天看着凌云离开时潇洒的背影,至今为止哪有人敢这样跟他说话,他是不是太放纵他了呢。。“吴忧,跟着他。”
  凌府的花园中,凌云带着小言去逛花园,却正好碰到了那个五少爷凌艺跟他母亲,两方人马一见面变装出了激烈的火花。
  “哟~这不就是现在父亲面前的宠儿么~母亲我们还是离得远一些吧,省得被有心人说了去了,我们可是会受罪呢。”凌艺故意说得很大声,讽刺的言语立刻传入了凌云的耳朵里。
  “呵,本想静静的赏花,却没想到……”
  “二少爷。”凌艺的母亲对凌云微微行礼,她只是个小妾,所以规矩上是要向少爷行礼的,只是她出身比较尊贵,所以见到其他人都基本上不行礼,只是刚好眼前这个现在正是凌天面前的红人,稍有不慎,她和她的儿子都有可能落入永夜之黑暗……
  “呵呵,楣姨太客气了,我怎么受得起的,只是……”凌云也客气的回应着,突然,话锋一转,“楣姨,作为一个母亲来说,儿子应该就是您的全部吧。。。既然如此,又为何不多告诉他一点东西呢,凌艺还单纯得很啊。。。”凌云意味深长地拉长着尾音,并没有给对方任何回话的余地,继续说道:“一些道理,包括人的本性,人的阴暗面等等可一定要告诉孩子,否则,若是凌艺将来为此付出了什么代价的话,楣姨你可是承担不起的啊……凌艺啊,二哥说句公道话,二哥很为你的将来担心啊,虽然说你吃好穿好用好,但是就连你身边最亲近你的母亲,都不愿意告诉你世间的生存法则,你还奢望着其他人么……哎。。。”凌云又一次意味深长地叹了口气便离开了。
  这一场仗可以说是凌云赢得非常彻底,仅仅是几句话,一场心理战,就让凌艺败得体无完肤啊。。
  就像当初他可以看出小言的真心一样,这次他也可以看出凌艺在夕楣向自己行李时就有些不满,所以他也利用这一点疑心和他的单纯,故意说了一些模凌两可的话,让凌艺以为他的母亲真的瞒着他一些很重要的事情,以此来离间他们母子。夕楣可以获得如今的地位不仅仅是因为她曾是鼎鼎有名的“祁冥第一美女”,更重要的是她的手段和城府,虽然凌云有信心,不怕他们母子俩一起来“围攻”他,但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眼前正有这个大好机会为何不好好利用一番。凌艺那人性格单纯,直来直去的,什么事都写在脸上,挂在嘴边,若只有他一人,肯定无法构成威胁。
  不过,凌云也知道,夕楣不能小觑,感情疏远了还能再拉近啊,这只不过是一个试探罢了。
  作者有话要说:  求啊求 各种求 亲们就满足我这点小小的奢求吧~


☆、打架算什么

  在暗处的吴忧笑了笑。【果然是老爷看中的人,二少爷真是太聪明了。不过这个年纪知道这些不会。。。太早了么?】
  凭着前生的本事,凌云自然知道吴忧在暗处呆了很久了。不过这也算是吴忧小看了凌云,竟只是随便找了个地方藏了藏。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雪满天 by 五杠正班长 下一篇:上善若水 by 森汐弃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