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其他

澳门美高梅网上娱乐平台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文案】
这其实就是一个孤儿重生之后有了空间,利用空间在魔界和现实社会里来回倒卖东西的故事。

 ☆、第1章 重生

尹宕父母都是大学教授,出国旅游时遭遇车祸双双去世。于是刚刚成年还没几个月的尹宕,就和他父母一样,成了孤儿。
    说是孤儿其实也不算,毕竟还有一个在尹宕父母事业有成后找上门来,据说是亲戚的远房表姑。不过对方早在尹宕父母去世的时候,就自动销声匿迹。没有念着亲情好心帮忙举办葬礼,也没有坏心借机侵占尹宕父母留下的遗产。有和没有一样。
    没有亲戚帮衬,对葬礼一窍不通的尹宕在左邻右舍和父母朋友的帮助下,有些磕磕绊绊地安葬了父母,继承遗产。
    尹宕父母虽然收入不低,但日常开销也不小,再加上定期寄钱给孤儿院。多年下来,积蓄并不多。留给尹宕的,就只有二十万存款和一套两室一厅的小房子。好在二十万看起来不多,却也足够尹宕完成学业。若是节约一点,说不定还能有所剩余。
    对于父母的离开,尹宕并没能颓废多久。因为开学报道的日子一天天逼近,父母不在了,学业还是要继续。尹宕强打着精神打包行李,准备开学事宜。好在当初报考的是父母任教的学校,本硕博连读,图的就是一个方便和离家近。因此行李收拾起来也简单,要是漏了什么,到时候回来再拿也就是。因为东西带的少,哪怕尹宕整个人还有些恍惚,也没出什么漏子,顺顺当当地收拾好行李,成功报道。
    七年后,尹宕完成学业踏出校门。
    同日,拉着行李箱的尹宕在过马路时被一辆违规驾驶的小车撞飞。伴随着120急救的声音,慢慢停止呼吸,结束了他年轻的生命。
    尹宕猛地睁开眼,从床上爬起来,左手有些不可置信地在胸口摸索。自己不是已经死了么?被车撞飞,头破血流,胸骨折了好几根,甚至有些还插.进内脏。就算这样严重的伤势还抢救得回来,但自己明明连心脏都停止跳动了,现代的医术还没高明到这个程度吧?
    “宕宕,你醒了没?醒了就快出来吃饭,姚奶奶煮了你最爱吃的泗粉。”
    门外传来的招呼声,打断了尹宕的惊疑不定。姚奶奶?她不是去年就去世了?自己那时候还参加了她的葬礼。难不成……浸.淫.网.络多年的尹宕想起死前合眼时看到的一抹银光,再联合姚奶奶还活着的消息,脑海里萌生出一个荒诞至极可能性:重生。
    如果是这样,那一切就合理了。尹宕掀起被子下床,一边回应姚奶奶,一边抑制不住激动地想:自己还活着,姚奶奶也还活着,那爸妈他们说不定也还没出事。这一次一定要阻止他们去旅游!
    看到尹宕出来,姚奶奶连忙端出泗粉放到餐桌上,眼带怜惜地招呼尹宕吃。
    看见姚奶奶眼里的情绪,尹宕心里的期待一分一分地递减。这样怜惜的眼神,前世就只在自己父母去世后才出现。
    尹宕不死心,脸上挤出笑容,抱着最后一丝期待,小心翼翼地问:“姚奶奶,您怎么过来了?我爸妈他们不在么?”
    听到尹宕的话,姚奶奶眼底的怜惜更甚,伸手摸摸尹宕的脑袋,叹了口气:“宕宕,你也别太难过,你爸妈这一辈子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你开开心心的。你开心了,他们才走得安心。”姚奶奶说着别过身子,背对着尹宕偷偷拿起围裙干净的一角擦了擦眼睛,等看不出泪花后才转回来:“好孩子,你快吃吧,等下凉了不好下肚。姚奶奶先回去了。”
    尹宕怔怔地看着热气腾腾的泗粉,连姚奶奶走了都没发现。
    原来就连重生也没有用么?既然回都回来了,为什么不能再早几天?明明只要早那么几天,自己就可以阻止父母坐车,避开那场灾难的。
    尹宕看着面前平时最爱吃的泗粉,满嘴苦涩。以前妈妈在的时候,每次自己熬夜看书,她都会煮一碗这样的泗粉,好吃又饱肚,伴随自己度过了整个高中。而现在自己考上了大学,那个每个夜晚会为自己煮泗粉的人却不在了。尹宕一手捧碗,一手拿筷子,一筷子一筷子机械地把泗粉往嘴里塞。
    这泗粉放了半天,早就没了热气。冰冷冷的,从嘴里直冻到胃里。尹宕吃着吃着,眼泪就掉下来,狠狠地砸进碗里。连碗空了也没注意到,依旧一筷子一筷子不停地夹。
    直到后面筷子不小心碰到碗边,发出清脆的声响后才猛然惊醒。尹宕放下碗筷,趴在桌子上终于忍不住痛哭出声。
    上辈子听到死讯的时候,他没有哭。遗体火化的时候,他没有哭。埋葬骨灰的时候,他还是没有哭。明明很难过,很伤心,但就是一滴泪都流不出来,眼眶干燥到晦涩。
    他一直以为自己是不会哭的,没想到竟然还有眼泪。
    大哭一场发泄后,虽然还是难过,却没有那么伤心了。这么多年下来,尹宕其实早就接受了这个事实,只是潜意识里依旧不愿意相信。重生一回,算是彻底断了最后一丝妄念。
    连重来一次都改变不了,再不相信也没用。尹宕伸手草草地擦掉眼泪,去卫生间里打开水龙头浸湿毛巾,拧干后盖到脸上。热气蒸腾的毛巾很好地舒缓了有些红肿的眼睛和麻木的脸,也让尹宕的心情平静下来。
    等毛巾的热气散的差不多了,尹宕取下毛巾重新浸湿,拧干后洗脸。
    擦掉泪痕,对着镜子整理好自己之后,尹宕这才出了卫生间,转身去主卧。那里设了方便拜祭的牌位。
    尹宕从灵牌旁边放置的一沓香里抽了三根出来,点燃后双手执香。一边拜,一边把这几年的经历小声地说给他们听。
    在香炉里插上香,看着三柱青烟飘渺。尹宕忍不住庆幸:幸好自己重生了,要不然逢年过节,爸妈他们岂不是连个燃香烧纸的人都没有。
    想到这,之前因为重生日期不够前的怨怼顿时烟消云散,转化为感激。要不是重生,自己早就变成一把骨灰。爸妈连带着自己,坟前都会一片凄凉。哪会像现在,自己不仅有血有肉、活蹦乱跳,还能给爸妈他们上香。
    再看一眼牌位,尹宕退出房间,小心翼翼地合上门。
    这个时候还没开学,家里又没什么事做,他有大把的时间可以挥霍。由于刚刚大哭一场耗光了体力,身心疲惫的尹宕决定去睡个回笼觉。
    爬上铺得软软的被窝,尹宕伸手掀开被子钻进去,收回手就打算睡觉。闭眼前看见空荡荡的手腕,顿时一个激灵。
    等等,自己左手上的银币去哪了?
    尹宕一下没了睡意。他原本左手上系了根红色的编织绳,中间串了枚古旧的银币。那是妈妈生前给他的,据说当年妈妈被放在孤儿院门口时,身上除了襁褓,就只剩下这枚银币。孤儿院的院长是个好人,认定那枚银币是妈妈将来认亲的信物。在孤儿院最难的时候,也没有把它变卖掉。一直保留到妈妈长大,才亲自交给妈妈。后来在自己十八岁生日的时候,妈妈把银币的绳子解开,编成手绳送给自己。不说什么将来认亲,就是留个念想。
    这样重要的东西,现在居然被自己弄丢了。
    尹宕有些慌神,一把掀起被子到处找。谁知翻遍了整个屋子,也没有找到。就在尹宕筋疲力尽快要放弃的时候,突然灵光一闪,想起自己前世死之前见到的那抹银光。
    小说里不是经常说么,重生一般都是以玉佩之类的东西为媒介,说不定自己能回来,就是因为手上的银币。如果这个假设成立,那还可以大胆幻想一下。根据小说定律,银币极有可能是个空间。因为自己车祸,血沾到了银币上,无意中滴血认主。自己死亡,银币护主,于是自己就重生了。
    尹宕越想越觉得可能,索性学着小说里的样子,默念进去。没反应?莫非是要念出声?
    “进去。”
    还是没反应?算了。尹宕并没有多失望,毕竟能重生就已经是赚到,有没有空间都一样。网上的空间小说是泛滥没错,但这不代表现实里空间也泛滥。要是谁念一句进去,就能进去空间……
    尹宕还没想完,就发现自己出现在一片白茫茫的地方。
    空间?
    自己刚刚说了什么?尹宕回想:要是谁念一句进去,就能进去空间。
    难不成进空间要在脑海里想进去空间?以此类推,出空间就是出去空间?
    果然,尹宕刚刚想完,身边的场景就从白茫茫的一片变成房间摆设。左手原本系手绳的地方,也出现了银币形状的图案。淡淡的银色,衬着白皙的皮肤,几乎看不出来。
    尹宕反复试了几次,确定空间是存在的之后,才一脸满足地躺回床上睡觉。
    今天又是车祸死亡,又是重生。又大悲大喜,又找了半天银币,他早就累得慌了。之前因为银币不见了,才强打着精神找。现在确定银币变成空间,一松懈下来,浑身都酸乏无力,困得不行。才沾上床没多久,呼吸就渐渐平稳!

  ☆、第2章 穿越?

这是一条街道。道路两面的住房店铺各不相同,却都是典型的西方建筑。路上行人并不多,然而各个都不像正常的人类。他们身上或多或少,都保留着兽耳兽尾,羽毛翅膀。就是最接近人型的,脸上也还带有各色奇异的纹路。
    难不成继重生之后自己又穿越了?看这里土著居民的外表,大概是穿到了西幻背景的兽人世界。做出这个结论之后,被最近发生的一系列事锻炼得神经异常粗大的尹宕,很是淡定地接受了现实。反正自己孤身一人,去哪里都一样。既来之则安之。
    尹宕淡定了,可不代表那些看见尹宕凭空出现的‘兽人’也会淡定。‘兽人’们三三两两交头接耳:“这里怎么会出现一个人类?三界的大门不是都关闭了么?我们魔族出不去,其他种族也应该进不来才对。身为大门,可不带这么地域歧视的!”
    “傻啊你!没见那些魔力高深的恶魔都是能从紧闭的大门上撬出一条缝出去的么!说不定这人类在人类世界里,就是属于那种可以撬开门缝的存在。”
    “他傻你也没聪明到哪里,这个人类弱到连气息都掩盖不住,怎么可能会是那样的存在。估计就只是个无意间撞见空间裂缝,被吸了过来的倒霉孩子吧!”
    “快看,是纠察队的克里斯多夫副队长。这下好了,有他在,这人类的来历很快就会清楚。”
    说着,行人的声音就压了下来。这就苦了一直竖着耳朵偷听的尹宕,不管怎么侧耳,都再也听不见一个单词。好在之前的那些话,也让尹宕迷迷糊糊地弄明白,这不是什么兽人世界,而是魔族生活的地方。在世人眼里,大众一点的说法,就是魔界。
    意识到自己掉进魔窟的尹宕还来不及担心自己的处境,就看到远处飞来一位背生双翼的俊美魔族。
    根据周围魔族的反应,尹宕猜测对方估计就是刚刚那位独角魔族嘴里提到的纠察队副队长。
    果然,双翼魔族落在尹宕面前,收起血色的羽翼,向尹宕自我介绍。表明身份后才继续履行职责:“人类,你来魔界的目的是什么?”
    目的?尹宕双眼茫然。他连自己怎么来的都不知道,能有什么目的?正常人谁会处心积虑,怀揣目的来这个诡异的地方,又不是不要命了!
    看出尹宕眼里的茫然没有作假的成分,克里斯多夫心里有些犯嘀咕。难不成真的是被空间裂缝卷进来的倒霉孩子?
    不管心里怎么想,克里斯多夫表面依旧十分严肃,一边凭空拿出一个剔透的水晶球,一边尽职地继续询问:“那么,不介意测试一下吧?这是魔界对外来者的必要程序,关系到接下来我们对你的态度。”
    尹宕坦然地伸出手表示可以。在别人家的地盘上,还是按他们的规矩来办事比较好。
    对于尹宕的配合,克里斯多夫非常满意,一直板着的脸也露出一点笑意。把水晶球放到尹宕手里的同时,担心尹宕紧张,还好心安慰了一句:“对无意闯进魔界,且没有恶意的人,我们还是很宽容的。毕竟万年难得进来一个,非常珍稀,不到万不得已我们是不会进行毁灭的。”
    就像国宝熊猫一样么?这样的对比,我丝毫没有觉得被安慰到!
    克里斯多夫可不知道尹宕心里在想什么,见尹宕双手拿好水晶球后,就自顾自地继续解说:“这是魔界特有的魔石,拥有看透人心的能力。当然,你手里的这个是最低级的,还没有那么大的功效。顶多就只能探测拥有者是否说谎,所以你不用担心你的*会曝光。”
    其实就是魔界版的测谎仪!尹宕恍然大悟。
    身正不怕影子斜。尹宕对魔界没有任何恶意,听见克里斯多夫的话,知道个人*有保障后,顿时对手里晶莹剔透的水晶球产生了巨大的好奇心。这可是魔界版的测谎仪啊,听起来就很高大上!
    在现实世界只听说过测谎仪这个名头的尹宕激动了。还没等克里斯多夫继续解说,他就迫不及待地开口发问:“这个测谎仪,不对,我是说这个魔石怎么用?”
    克里斯多夫看向尹宕的眼神顿时柔和了两分。看来这个人类真的是很喜欢魔界,为了能够早日通过审核定居魔界,成为魔界的正式居民,竟然主动要求进行测谎。要知道,根据以往被空间裂缝卷进来的人类行为分析,似乎每个来到魔界的人类,都不喜欢这项必备的程序。
    不过也是,我大魔界这么繁华富丽,审美观正常的生物都会为之倾倒。之前的那些人类大概都是奇葩,所以才理解不了这种无与伦比的美。倒是眼前的这个人类,眼光不错嘛!欣赏能力非常高,值得鼓励!等下魔石要是探测出对方没有说谎,对魔界无害后,自己就做主让人安排一个好些的定居点给他。几万年了,难得来一个审美正常的人类,多不容易。这样珍贵的珍稀生物,待遇应该更好才对。
    身为强大的魔族,克里斯多夫一心二用的技能早已满点。心里想了那么多,却丝毫不耽误他回答尹宕的问题。
    “魔石的用法非常简单,等下我问你问题,你如实回答就好。如果你说谎了,魔石就会变色。如果你说的是实话,魔石就不会改变。”
    克里斯多夫伸出一只手搭在水晶球空余的地方,注入一丝魔力:“人类,你叫什么名字?”
    “尹宕。”
    “淫·荡。人类,魔石显示你没有说谎。”
    尹宕耷拉下眼皮,面无表情,内心却在抓狂:是尹宕,yindang。不是淫·荡!!!你汉语这么差,你家魔王知道吗?语言能力这么弱,你是怎么混上副队长的职位不被拉下来的?
    饶是内心里再想双手抓着克里斯多夫的肩膀猛晃怒吼,尹宕也只能忍着。谁让现实总是比想象来得要残酷,形势永远比人强。对方虽然目前看起来还算比较礼貌温和,但毕竟是个强大的魔族。
    谁知道下一秒,对方会不会就因为一言不合下手捏死自己。毕竟魔族在传说里,一向都是阴晴不定、喜怒无常的代表种族。
    因此,哪怕对方给自己变相改名,尹宕也只敢小心翼翼地提醒:“阁下,我是叫尹宕,不是淫·荡。”
    克里斯多夫满不在意地挥挥手:“你们人类的语言一向繁杂,没想到名字也这么拗口。我还是叫你淫·荡好了,顺口好记些。行了,别纠结这件小事,我们继续测试。”
    尹宕的目光在克里斯多夫收起来的羽翼上转了一圈,默默在心里叹了口气,武力悬殊啊!算了,反正以前同学也是这么叫自己的,现在多一个也不多,犯不着为了个名字和对方较劲。反正不管他怎么叫,自己的名字也不会因此改变,就当这是个猥·琐点的外号好了。想到这里,尹宕调整心态,继续配合对方测试。
    “淫·荡,你是怎么来到魔界的?这个问题很重要,请认真回答。”
    尹宕深吸一口气,忍字头上一把刀,忍,一定要忍住。
    强忍住咆哮的*,尹宕尽量平静地说:“我本来是在家里睡觉的,但是睡着之后,就出现在这里,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来的。”
    “睡觉?魔石显示你没有说谎。”真是倒霉,好好地躺在家里睡觉都会被空间裂缝卷到这里。克里斯多夫满含同情。这孩子简直就是自己见过的最倒霉的人类,没有之一。虽然自己几万年来也没见过多少个人类。
    心里已经认定尹宕是倒霉地被空间裂缝卷来的克里斯多夫很是善良地没有继续提问,免得再戳到尹宕的痛处。当然,这也是建立在尹宕刚刚的回答上。一个睡觉睡到魔界来的孩子,显然并不是早有预谋,处心积虑来魔界搞破坏的。
    “淫·荡,如果我没有猜错,你大概是被空间裂缝卷到这里来。这样的空间裂缝出现的很频繁,只不过,平时一般都是卷些无生命的小东西进来。像你这样,倒霉被卷进来的生命体,虽然不多,但差不多每隔万年,就会有一个。对于这样意外来临的访客,我们都会分一幢房子,以及少数魔界流通的货币,以供对方生活。所以,你也会得到这些。你对未来的住处有什么要求尽管说,我会尽量满足。对了,记得不要惹怒这里的任何恶魔,虽然他们有的很弱小,但捏死你,还是轻而易举的。当然,在不触及底线的情况下,大家都不会伤害你。你要知道,我们魔族是非常爱好和平的种族。”
    爱好和平……
    难道传说都是假的?那些残暴好战,嗜血凶猛的魔族形象,都是编造出来的?
    虽然这样自己的人身安全就有保障了,但尹宕心里波动之大,还是差点没绷住脸。为了不被看出什么,只好急急转移话题:“我对房子没什么要求,只要带间店面就好。”
    “要带店面?这样也好,你可以卖点东西维持生活。你看你背后的那幢房子怎么样?那里曾经有人类住过,他寿命尽了之后就没人搬进去,正好给你。虽然房子不大,但你一个人住也够了。”
    背后?尹宕转身。
    那是一栋两层半的小房子,看起来有点像别墅。这还叫小?那我大天朝多少人都在蜗居!
    平白得了套房子的尹宕觉得重生又穿越的后遗症都在这一瞬间被安抚了:“就这套吧!我现在能进去吗?”
    “当然,它已经是你的了。”克里斯多夫走过去推开门:“之前的那个人类去世后,这个门就没有锁。等你住进来后,可以自己安一个。如果你对它还满意,不打算改变注意的话,我现在就替你去登记。”
    尹宕走进房子,里面有人类生活过痕迹,大概之前的住户也是一位天朝人,所以房子里的东方元素很浓。尹宕一看,就喜欢上了:“就这里吧!”
    尹宕一回答,克里斯多夫就消失在原地。
    看到这一情景,尹宕愣了两秒,才反应过来,对方这是去帮自己登记房子了。

  ☆、第3章 回去

克里斯多夫走了,没人在一旁分散注意力,尹宕就把全部精力都投注在欣赏新房子上。一边看,一边在心里盘算什么东西是多余的,到时候要收起来。还少了什么,到时候要再添置。
    看着看着,不知不觉间就到了主卧。二楼的主卧比起房子里的其他房间要来得宽敞。窗明几净,多年没人住也不见一点灰尘,看起来非常整洁。
    尹宕收起摸了桌子后依旧干净的手,很不优雅地张嘴打了个哈欠,目光彻底被房间中间的大床吸引住。看起来就好软好舒服,不知道躺上去感觉怎么样?
    本来在家睡觉,却穿越到了魔界的尹宕现在完全抵抗不了高床软枕的**,连挣扎一下都没有,就顺应本能爬上床合眼进入梦乡。
    好眠起来,睁开眼后尹宕有些怔愣地看着周围的房间摆设。这是回到了家里?难不成刚刚那只是南柯一梦?那未免也太真实了些!
    不对,自己之前睡觉后,就出现在魔界。刚刚在魔界睡着后,醒了又在自己家。哪里会有这么巧合的事,这一定不只是一个比较真实的梦。说不定睡觉就是一个契机,或者说是一个转化器。在现实里睡着,就会到魔界。在魔界那里睡着,就可以回来。
    总之,是不是南柯一梦,今晚睡着了就会知道。尹宕摸了摸咕咕作响的肚子,觉得与其想这个,现在还是先起来买菜做饭填肚子比较重要。
    尹宕拿上钱包出门,临关门前突然想起时间问题,探头望了一眼挂在大厅墙上的摆钟。八点十七分。就不知道这是几号的早上。是才过了一个晚上,还是已经过了一天两夜?没有手机真是不方便,要是有的话,现在拿出来一看就可以知道。如果只过了一个晚上还好,顶多错过一顿晚饭。要是一天两夜,也不知道姚奶奶会急成什么样。
    心里才刚刚这样担心,就见对面的门打开了,姚奶奶一手拿着钱包,一手挎着菜篮子走出来。
    果然姚奶奶一看到尹宕,脸上就显露出几分担心:“你这孩子,昨天晚上跑哪里去了?我叫了半天的门也不见你开,白白便宜了你姚爷爷,一大桌子的好菜,全进了他肚子。”
    昨晚?看样子才过了一晚上。尹宕松了口气,看着脸上还带着担心的姚奶奶,连忙找了个借口:“昨天中午吃完泗粉就睡了。大概是睡太熟,没听见奶奶您叫我。”
    “这样啊!”听见尹宕的解释,姚奶奶显然安心了很多:“还没吃早饭吧?别去餐馆了,不卫生还贵。等奶奶买好菜,回来煮粥给你喝。”
    “谢谢奶奶。”尹宕连忙锁好门接过姚奶奶手上的菜篮子:“我陪您去吧!这段时间都没怎么出去,正好借机走走。”
    姚奶奶本来还不想答应,一听这话,连忙改口同意。这孩子自从他父母去世后就没怎么出门,难得想出来走走,怎么能拒绝。
    “行,正好去市场看看,你想吃什么到时候姚奶奶买回来煮。”
    尹宕所在的小区附近就有个大型菜市场,东西新鲜又便宜,附近的居民平时都是去那里买菜,姚奶奶也不例外。
    姚奶奶熟练地在小摊上挑拣着看中的菜。尹宕跟在她身边,一边把她挑好的菜放进篮子里,一边抢先付钱。
    “你这是做什么?说好了奶奶请你吃饭,该掏钱的是奶奶才对。你个小孩子能有多少钱?留着以后上学在学校吃点好的。”
    看见姚奶奶板起来的脸,尹宕微微低头,装出一副很难过的样子:“我爸妈给我留了不少钱,够我花的。奶奶你要是不让我付菜钱,以后我都不敢去奶奶家里吃饭了。难不成奶奶想让我去吃餐馆里又贵又不卫生的饭菜?一个月下来,在餐馆花的钱都比买菜的多。到时候说不定我还会吃到不干净的东西,万一肚子疼去医院,不是更浪费钱。”
    为了能让姚奶奶接受自己付菜钱,尹宕尽量把事情往严重的地方说。
    果然姚奶奶想了想,没有再拒绝,而是说:“这样吧,以后你都来奶奶家吃饭,每个月给一百块菜钱就好。”
    尹宕看着姚奶奶慈爱的目光,心里明白姚奶奶是怕自己不愿意天天去她家蹭饭,才提出的菜金。
    一百块能买多少东西?就算现在物价已经倒退回七年前,一百块也用不了两天就没。尹宕嘴上答应,心里却暗暗打定主意,明面上就按姚奶奶的意思只给一百,到时候去学校报到前再偷偷把这段时间的伙食费补上。
    姚奶奶不知道尹宕心里的打算,见他答应了,就继续喜滋滋地在各个小摊前转悠挑选。
    看菜买得差不多了,尹宕心里又开始惦记别的事——昨天发现的银币空间,里面可还空着呢。既然来了市场,不如就顺便装点东西进去。
    尹宕伸手指向菜市场另一头的水果摊:“姚奶奶,我去那边买点西瓜。”
    “行,你去吧,这个天气吃西瓜最解渴了!我再买根排骨,到时候在市场门口会合。”
    说买西瓜,其实就只是个借口。
    等姚奶奶转身去了猪肉摊,尹宕才提着篮子往水果摊走。
    刚走没两步,就看到一个早餐摊子。包子、油条、豆浆,香气扑鼻,勾得肚子里的馋虫蠢蠢欲动。尹宕掏出五块钱,买了六个包子,两杯豆浆。
    接过早餐后,一边走,一边假装把东西往篮子里放。其实是借篮子里菜的遮掩,尝试着把早餐收进空间。
    学着小说里写的那样,在心里想着把早餐放进空间。大概是因为之前人进去过,这次显得特别顺利。意念才一动,手里的早餐就消失了。虽然人没跟着进空间看,但是冥冥之中就是能感觉到,东西在空间里。
    既然证实了东西可以凭意念送进去,尹宕开心之余,就开始张望。想看看周围还有什么自己爱吃的,体积又小,方便在篮子的掩护下收进空间里的食物。
    这一张望,果然又看见了好几样。于是尹宕一边走,一边沿途扫荡。要不是怕买太多,篮子里装的东西没变化会引起别人怀疑,尹宕说不定把钱包里的现金花完才会罢休。
    这样一买一停,花了好几分钟才走到水果摊。怕姚奶奶等急,尹宕没有再看其他东西,只挑了个听起来就很甜的西瓜,付了钱往市场口走。
    果然快到市场口的时候,就看到姚奶奶已经在那里等着了。尹宕连忙快步走过去,接过姚奶奶手里提着的排骨。
    在姚奶奶家吃完一顿丰盛营养的早餐,尹宕和姚奶奶一家告别,然后迫不及待地回家钻进房间。
    把窗户关好,窗帘拉严实。确定外面看不见后,尹宕才默念一声进去空间。虽然之前是有感觉到东西在空间里,但没有亲眼看见,总是有些不安心。
    尹宕的身影消失在房间里。这次的空间,不再是一片白茫茫,而是出现了一座小院落。院落里除了栋房子,就没有其他建筑,大大的院子占了院落百分之八十的面积。之前在菜市场收进来的东西,正堆积在院子里。因为院子太大,东西又太少,对比起来,不认真看还发现不了。
    尹宕走过去,从中找出被塑料袋保护得好好的早餐,伸手一摸,居然还热乎着。看来空间的时速和外面不一样。这样想着,尹宕放下早餐默念出去空间。
    回到房间后跑到客厅看了眼时间。九点四十七分。尹宕记好时间,又在房间里进了空间。在空间里把堆在院子里的东西收拾到院落的房子里,再探索了下房子的构造。等逛完了,才出空间去客厅看时间。
    九点四十九分。在空间里待了估摸有半个小时,现实里才过两分钟,这相当于自己刚刚在客厅和房间来回一趟的时间。尹宕安心了,这样以后去空间,也就不怕因为时间流速出问题了。
    想到时间,尹宕想起早上没有手机的不方便,决定去配部手机。不说过段时间开学后方便和同学联络,就是现在,看看日期时间也好。
    尹宕到对门和姚奶奶说了声去向,表明中午不回来吃后,就乘公交车去了市里最大的手机城。挑了部当时还比较流行的的诺基亚,顺便在店里一起买了张电话卡。
    买好手机,正好又是一个人出来,做点小动作也不会被发现。尹宕索性去了手机城附近的超市,打算添置些魔界房子里还缺的用具。
    就算今晚睡着后不会出现魔界,证明昨晚那只是南柯一梦,这些用具也不会浪费。毕竟空间里还有一栋小房子,也用得着这些。
    买好东西后,尹宕提着装得满满当当的两个大袋子,步履艰难地往外走。幸好超市门口就有摩托车和的士停驻揽客,这才没让尹宕狼狈回家。
    到家后,回到遮掩地严实的卧室,尹宕这才敢动用意念,把手里沉甸甸的袋子收进空间。没了重物的拖累,尹宕浑身轻松,刚想着去空间里把买的东西收进房子,就听见姚奶奶叫人的声音。
    拿出新买的手机一看,才四点多,还不到吃晚饭的时候。果然,打开门就见姚奶奶端着一盘子切好去皮的西瓜站在那里。
    “我刚刚在对面听见动静,想着是你回来。下午外面天气热吧?快吃点冰西瓜解解暑。对了,你手机号多少?说给奶奶记一下。”
    尹宕接过西瓜:“我去您家里用纸笔写下来,这样要是忘了,您到时候看一眼就知道。”
    “也对,正好快吃晚饭了。你写完号码,吃完西瓜,再和你姚爷爷下会儿棋。我饭也就做好了,等下你一起吃完再回去。”

  ☆、第4章 地狱三头犬

在姚奶奶家里吃完晚饭,再陪姚爷爷坐着下了会棋消食后,尹宕才慢悠悠地回去。
    越是天黑,他就越是忐忑。对于魔界,他说不清楚是害怕多点还是兴奋多点。这样复杂的情绪一直在他心里翻滚,以至于不想回去面对。
    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迟早要面对的事,再怎么磨磨蹭蹭也没用,人总不能一辈子都不睡觉。饶是尹宕已经尽量拖延了时间,十二点左右,在周公的百般纠缠下,他还是进入了梦乡。
    魔界。
    尹宕眯着眼睛翻身打了个滚,脸颊不自觉地在被子上蹭了两下,舒服地发出哼哼声。赖在床上好半响,才发觉不对。
    自己的床不可能这么软,被子不可能这么滑!
    尹宕猛地睁开眼,木愣地看着床顶的天花板。刚刚睡醒还有些混沌的大脑里下意识地冒出一句话:天花板也不可能这么高这么华丽!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机械心脏 by 糯米云 下一篇:重生之兄弟难为 by 月寂烟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