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其他

澳门美高梅网上娱乐平台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文案
“哥哥,我爱你。我会保护你,用生命起誓!”看着在机甲副驾上昏睡的慕白,季颐安轻轻念到,眸光闪动,蕴藏着炽热的爱意与疯狂……
重生未来机甲时代的伪兄弟的故事,欢迎跳坑
 

搜索关键字:主角:穆白,季颐安 ┃ 配角:惟 ┃ 其它:重生,未来,兄弟


  ☆、一﹑令人头疼的清醒

  “阿白是自杀还是意外?”宽大冰冷的房间里,金属制的墙壁在冷幽幽的灯光下映出一道倩影。女子站在铺着雪白被单的病床前,眉头轻蹙,担忧的目光停留在床上躺着的苍白的少年身上,轻轻地问出这句话。
  “这……”投影到半空中的荧幕里,穿着制服的干练男人犹豫了一下:“夫人,证据不足,很难判断,穆白少爷遭遇意外的可能性大一些。”
  “这么说,阿白也有自杀的可能性吗?”女子低低地说道,声音里带着淡淡的忧伤。她伸出手,虚虚地在少年脸的上方停留了一下,女子幽幽地叹了口气,轻声说道,“算了,既然如此,不必再查下去了。”
  不必再查下去?什么…不必再查下去?梅子言的头一阵头疼,一幕幕画面在脑海里纷飞,乱得眼前一阵模糊,睁开眼,隐约看见床前站着的女子,口里反射性地吐出一个词:“母亲?”
  “嗯?”女子回过头,梅子言心里一跳,那是一个美丽到不真实的女子,精致完美的五官,雪肌玉肤,身段修长婀娜,令人见之忘俗,再配合着那样独特的气质,让人舍不得移开眼。
  “醒了?”女子微微俯下身,靠近他,关切地轻声问道,“好点了吗,要喝水吗?想不想吃点东西?”
  ……
  尽管女子说得很温柔,但梅子言觉得她有一种不自在在里头,有些别扭和尴尬,弄得有些不自在。想着,梅子言突然混乱起来,她是谁?为什么自己在这里?
  见他呆呆的没什么反应,女子柳眉微微一皱,轻叹了口气:“阿白,我和季简云的婚礼六月二十七日举行,已经定了,你准备一下,好吗?”
  什么?婚礼?母亲结婚?
  脑海里混乱一片,突然涌入了大量陌生的信息,让梅子言懵在了当场。慕白么?
  梅子言转了转僵硬的脑袋,仍觉得有些不可置信。他从小就知道他在二十多的时候会有一道几乎过不去的坎,也听爷爷说过“天道定九分,命尚留一线”,却从来没有想过他会在病死后会以这种神奇的方式以另一个少年的身体醒来。
  没想到会来到一个连常识都陌生的地方,一无所有,只剩是自己的灵魂,在这格格不入的世界上醒来。
  怎么会那么荒谬?!他梅子言在停止呼吸之后居然变成了慕白,一个十七岁的少年,拥有二百多年的寿命,在一个机甲遍地的高科技时代,生活在宇宙历3876的伦其星,有一个就要嫁人了的美丽绝伦的母亲。
  女子因为有事已经离开了,只剩奇怪的机器医务人员在一旁看顾。松了一口气的梅子言脑海里乱糟糟的一片,睁开眼太阳穴便一抽一抽地疼,只能小口小口地吸气,并没有注意到他的“母亲”什么时候出去,为何眼底一片复杂。
  有一个嫁为人妇了的母亲是什么感觉?
  梅子言呆呆地看着巨大的镜墙中衣着整齐的自己,看着那个遗传了母亲精致外貌的秀美少年,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他重来没有想过人生还可以重来,也没有想过,截断别人的人生,重来。
  “穆白少爷,您该出发了。”季家的季管家出现在梅子言身后,恭声说道,这个俊朗的中年管家微微躬着的的身子让梅子言——哦,不,现在该叫慕白了——莫名地觉得滑稽,嘴角忍不住抽了抽。他明明穿越到了未来的,不是吗?
  “好,这就下去,谢谢季叔。”慕白揉了揉头发,十分头疼地应了声。俗话说得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走一步算一步吧。不过,任谁的母亲在自己眼前嫁人了都得头疼吧?!那是自己的母亲,可不是女儿!慕白蛋疼地皱了皱眉,微微一扭头,镜子里的少年扭曲成一张包子脸,怎么办,他要有后爸了?
  他初来乍到,他的母亲——蓝黎女士,就快要成为别人的季夫人,还附送了他一个老爸,这让一把年纪了的慕白实在是轻松不起来。天,自小父母离异,跟着爷爷生活的他已经很多年没有接触过父亲这种生物了好吧!
  呼,即使多了一份记忆也无济于事啊,慕白轻呼一口气,抬头望了望湛蓝明媚的天空,这未来的环境还真是好,建筑物整整齐齐地掩在苍山绿树之间,在阳光下熠熠生辉。空气是前所未有的清新,人也挺少的,一点也没有天\\朝的吵吵嚷嚷的热闹。
  慕白坐上了季家来接的悬浮车,专心地看着窗外半空中的轨道交相错杂,有些微微地失神。尽管这原身也是从小就没有父亲,且性格内向,在强势的母亲的阴影下低调地成长,不会被人发现这躯体里换了个灵魂,但慕白还是不想去那个家大业大的季家,不想去应付复杂的人际关系。
  因为慕白先前在医院治疗,错过了蓝黎的婚礼,所以现在季家直接派季管家把慕白这个继子接到季家去。
  在恢弘精美的石制大门外,季家家主季简云亲自携全家人带着佣人迎接慕白,给足这个继子面子。
  “你好,阿白,我是季简云。”刚下车,年轻到有些过分的继父迎上来微笑着向慕白打招呼,十分俊美可亲,看得慕白有些愣,这看起来不过二十多岁的儒雅青年就是他继父?
  “您好,……季叔叔。”
  小小地挣扎了一下,慕白还是在蓝黎那紧张的目光中开了口,顿时觉得蓝黎松了口气,慕白不由觉得赧颜,占了人家的身体也就算了,又不是真正的叛逆期少年,怎么好意思让人家的家长难做?想通了这层,慕白也不忸怩了,大大方方地向出来大门口迎接他的其他人看去。
  其中有两个小朋友特别突出,一个活泼可爱,抓着另一个小男孩的手好奇地打量他,另一个冷淡许多,小脸冷冷的,有些面无表情,黑沉沉的眼睛看着慕白的时候让他心里咯噔一下,有些奇怪的感觉浮现在心头。
  顺着慕白的眼光看去,季简云心领神会,点了点头,对着慕白笑着开口介绍道,“这是我的儿子,季颐安,季芝悄。”
  看到父亲示意,那大一点的季颐安看起来小脸还是冷冷的,略一点头,沉默着没有开口,可能是对着继母、继兄,心里觉得别扭。倒是看起来小一点的季芝悄乖乖巧巧地叫了一声哥哥,奉上了一个可爱的笑容,让一向不喜欢小孩的慕白的心也柔软成一片。
  “以后阿白可要好好照顾弟弟们,大家好好相处。”季简云笑眯眯地温和地开口,轻轻地拍了拍慕白的肩膀,一下子拉近了彼此之间的距离,慕白笑着点点头,算是应下了。
  在慕白的记忆中,一向清冷强势的蓝黎也浅笑地挽着季简云的另一只手,道,“你放心好了,阿白最喜欢小孩子,他会好好照顾颐安、芝悄的,是不是,阿白?”
  看着那笑容,慕白心里涌上来一种奇怪的感觉,心酸酸的,逼得眼睛里都涌上了一点水汽。不敢露出什么,慕白轻轻点了头,被季简云拉着走了进去。
作者有话要说:  前面修了一下,应该会好点了吧

  ☆、二﹑季颐安小朋友

  
  “阿白,这是你的房间。”季简云把慕白带到二楼的一个宽大房间,推开那扇古香古色的厚重大门,和气地说道:“这些都是我按时下年轻人的喜好布置的,”转过头来面向慕白,他面带微笑地补充:“这也不知道合不合你的心意,有什么想添置,想改动的,你要跟季管家说,一家人之间千万不要客气。”
  “嗯,我很喜欢,谢谢季叔叔。”
  不同于智能管家,季家的管家是被赐了姓的世代忠仆,仅凭这点便可把季家的深厚底蕴窥的一二,让慕白暗暗心惊。
  看起来有些复杂啊。慕白在心中轻叹,自己那高贵冷艳的母亲的底子还没有搞清楚,又扯上了一个背景复杂的季家。不说别的,单是那年轻得过分的和善的季简云,沉默寡言的冷冰冰的季颐安,机灵十足的可爱弟弟季芝悄,就让慕白隐隐约约感觉到不寻常,即使他不是这个时空的人,他也看得出这绝对不是一个正常的家庭。
  不得不说慕白的感觉还是挺敏锐的,还没有等他想完他即将去的学校——圣伽什学院的事情,就被下面传来的略显奶声奶气的童音打断了思绪。
  “季颐安,我就要你手中那本书!”
  “听竹安的,快点把书交出来,要不然我们就揍你!”
  “就是,就是,不交出来,我们就揍你揍到让你连你妈都认不得!”
  “哈哈,他本来就连他妈都认不得,这基因等级为C的废材,嘻嘻……”
  这话着实恶毒,连一向不爱管闲事的慕白都忍不住探出头看个究竟。
  只见楼下小花园一角中,一个粉嫩的小女孩带着一帮孩子把季颐安围了起来,想抢他手上那本书。自重生以后视力大好的慕白自然豪不费力地看见被围住的季颐安冷着一张小脸,嘴巴抿得紧紧的,没有说话,但也没有露怯,只是冷冷地扫过周围围着的一圈小孩,看得小孩们个个都害怕地往人群中缩了缩。
  小孩子们恶毒起来分外恶毒,天不怕地不怕的字字诛心。看得慕白出乎意料地觉得愤怒,他本来就对季颐安有莫名的好感,觉得他跟这孩子有缘,哪里看得下去他被找了个随便的名头欺负。
  依他的阅历,自然看得出那个小女孩不是真的想要什么书,真是想找茬罢了。他站在窗前往下看,忽然隐隐听见一个清脆的女声传来,声音虽然好听,却满怀恶意。
  “竹安,你在干什么?”一身浅蓝色衣裙的少女从拐角处转出来,脸上挂满了嫌恶。“跟这种人扯上关系,你也不嫌掉了自己的身份?”
  那少女仿佛看垃圾似的扫了季颐安一眼,沉下脸教训起小女孩来,吓得周围的小孩们有些瑟缩。这让慕白皱起了眉头,显然,这少女地位不低,她的刻薄与嫌恶可能是造成季颐安备受排挤的原因之一。
  慕白从来都不是那种善良热心的人,但对于季颐安,对于这个奇怪的小孩,他却莫名其妙地有种不忍心看他受欺负的感觉。大家族就是烦,小鬼都跟人精似的,季颐安会在遭遇到这种事让慕白觉得有些奇怪,但也没想太多,这闲事,他想出手管一管。
  “姐姐……”看到浅蓝色衣裙的少女,祝竹安吓了一跳,小小声地叫了一句,为自己辩解,“他拿了舅舅书房里的书。”小心地抬起头看了看她姐姐的脸色,她补充道:“那是舅舅的老师,机甲大师柳老给的书。”
  她是对那书不感兴趣,可她知道她姐姐最大的梦想就是拜圣伽什学院的柳艾柳老教授为师,从事机甲研究。果然,听到这话,她姐姐脸色一变,射向季颐安的目光顿时凌厉起来,她直直地伸出手,嫌恶地看着季颐安“拿来!柳老的书不是你这杂种能碰的!”
  季颐安抿着嘴,背靠着假山直直地站着,冷冷地看着这对姐妹,没有出声也没有把书交出去的意思。
  “给我,”祝竹安看着她姐姐铁青的脸,一个箭步冲上去抢季颐安的书,一堆小孩也跟着往前挤,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季颐安被人大力推了一把,身子歪了一下,额角撞上了一旁的装饰的假山,霎时,血涌出来,糊了满脸。原本稍退开了去的小孩们看到此情此景,全都惊叫着四散,顿时这小花园里尖叫一片。
  “吵什么吵,不过是一个野种,怕什么!”那少女瞪了尖叫四散的小孩们一眼,大声呵斥道,尽管她自己也被季颐安冷冷的目光看得发毛,还是强撑着想要把事情推到季颐安身上,她开口对季颐安冷笑道,“你自己往假山上嗑,想要做戏给谁看?”
  正携季管家急匆匆地赶来的慕白一眼看到了满脸是血的小孩,脸冷了下来,他迅速分开人群,走近季颐安,急忙掏出便携布巾帮他擦拭起来,捂住伤口。冷冷地盯着那少女,慕白说的毫不客气:“祝竹愿,你家里难道没有教你不要在别人家里撒野吗?”
  要不是不轻易打女人,慕白发誓他一定会给那女人两个大脸刮子!
  “你!我当是谁,原来是蓝黎带来的‘新少爷’,你姓季?”祝竹愿一脸轻蔑,倒是伶牙俐齿刻薄的很。
  站在后面的季管家的脸色不禁难看起来,即使祝竹愿姐妹的母亲是季简云较为疼爱的堂妹,但这里是季家,身为季家的世代忠仆,自然不能看着外人在家里撒野,况且,看主人在自己眼皮子底下被外人欺负,是管家的耻辱!
  “祝小姐,您自重。”季管家上前一步出声,虽然还算礼貌,但脸上已经没有了一贯的和善了,他快手快脚地摸出通讯仪,联系季家的医护人员,并且有礼貌地把这一大帮人请离,摆出了季家的态度。
  “哼!”祝竹愿看了看神色冷淡的季管家,倒不敢真得罪这位职权颇大的忠仆。祝竹安瞧着明显讨不了好,瞪了慕白一眼,昂着下巴,跟着走了,后面大部分的小鬼早在管家到来之际便一哄而散了。
  “颐安少爷,请等一下,医护人员马上过来帮您治疗。”
  季颐安像没听到似的,绕过季管家,自顾向前走去,倒是季管家面色不变,依旧是恭恭敬敬地站在那里,连眼皮子都没抬,看来习以为常。这孩子都是这样吗?慕白有些惊讶,但追了上去,转过拐角的时候,他回头看了一眼,发现季管家还是站在那里,脸上淡淡的,没什么表情。
  季颐安最终还是拗不过慕白,跟着他来到出现在了慕白的房间,因为他刚出院,身体还不大好,所以房间里的药品很是齐全。慕白强行半拖半拉地把季颐安给弄过来,专心地使用治疗仪帮他治疗额头上的伤口。
  季颐安不答应都没办法,慕白的倔在他还是梅子言的时候是出了名的,认准了的事那是撞了南墙也不回头。
  “我会用治疗仪。”季颐安垂下眼,望着半蹲着为自己处理伤口的慕白,淡淡地开口,语气没什么起伏。
  “嗯,我知道。”慕白抬起头,笑眯眯地看着这个面无表情的孩子,在他躲开之前揉了揉他的脑袋。不知怎么地,有些心疼:“我知道你能处理,但是我想帮你处理啊。”顿了顿,他再次开口:“颐安,我可是你哥哥。”
  鬼使神差地,这句话脱口而出,可是,那个面无表情的孩子,再也没有出过声。
作者有话要说:  有人在看吗?麻烦吱个声,好么?

  ☆、三、令人无语的生物机甲

  也许是和那孩子有缘吧。
  轻轻呼出一口气,慕白不再去想季颐安,而是拉开抽屉,取出一个有点残缺的木色吊坠。这个吊坠是原主父亲的遗物,据说是来自宇宙深处的神的恩赐。说白了,就是原主父亲机缘巧合之下捡的……
  原主就是当它是个纪念品,直到到了慕白手上,慕白才发现它可能大有来头。定了定神,把它拿起来,仔细用精神感应它。
  果然,不一会儿,吊坠发出机械的声音:“脑波检测成功,魂力波动为初级,符合激活条件,是否激活?”
  “激活。”慕白早便考虑好了,这次便是直接奔着激活来的。毕竟,他是死过一次的人了,不必太过瞻前顾后。
  “第七代生物机甲开始激活,宿主绑定成功,契合度大98﹪,激活成功。”
  生物?机甲?慕白有些茫然,根据原主的记忆,他知道那种很拉风的,能在天上飞,地上走,水里游的,超级昂贵的人形大铁块头,但从来没有接触过生物机甲这个概念。那是什么?新型机甲?
  “嗯。”
  什么?
  “我说我是新型机甲,但也是智慧生物。”
  “听着”脑海里传来的讯息,慕白有一瞬间的愣神, “你能在我脑海里说话?”
  “不是我能在你脑海里说话,是我们能够用意识交流?”那个冷冽如泉的声音顿了顿,接着道:“你的概念搞错了。”
  好吧,慕白轻轻呼出一口气,“那么,你是‘觉醒’了?你能从空间项链里出来让我看看吗?”
  这个时代有很多神奇的发明,其中随身空间是最伟大的发明之一,虽然那玩意儿十分昂贵,但高级机甲还是能够配置得起的。
  “抱歉,我的损坏程度高达96﹪,无法自主脱离储存空间。”
  96﹪?生物机甲果然不同凡响么?根据记忆,机甲损坏程度超过50﹪都要回炉重造了。
  “哦。”
  ……
  然后呢?一阵寂静之后,慕白不由额角抽抽地开口了,“那个,你觉醒了之后呢?”
  ……
  “我是惟,目前所知的唯一的生物机甲,而你,目前为止是我找到的唯一一个与我的电子序波契合度达到95%以上的人。”
  “那你的意思是,我很强?”哪怕慕白是重生的,他此刻也免不了有些欣喜。无疑,接受自己是一个强者总比接受自己是一个废材要让人愉悦的多。
  “不,你想多了”
  不,你想多了?什么叫做想多了?!这绝对是讽刺,是吧?!!
  身为出产于二十一世纪的良好青年,慕白发誓,他绝对听出了那架冷冰冰的、一本正经的机甲的嘲讽!
  慕白咬了咬牙,如果不是我厉害,你一副众人寻他千百度的感慨干什么?!!!如果不是我厉害,你一副千淘万漉虽辛苦,吹尽狂沙始到金的欣喜算什么?!!!
  “你在生气?为什么?”惟一本正经的冷冽声音中带了一点疑惑,“我冒犯道你了吗?我储存的资料并没有给我相关的提醒啊。”
  嘴角抽了抽,慕白恨恨地开口,“不,我没事,你继续。”
  “你有,我感觉到你的情绪了,你们人类真难懂,无法用模型来框化。”惟遗憾道。“我只是说你很特别,可以与我的电子波序契合,并没有表现出你很强的意思。”
  这话的逻辑确实没错,愣了一下,慕白还是开口问了:“那么,我的精神力怎么样?”
  “你可以不用开口的,”机甲好心地提醒,“我们是用意识在你的脑海里交流。”接着它又说道,“你的基因太差,按你们的标准评论,只有B级,你的意识能力好一点,有A级。”
  “这个水平很差?”慕白知道现在的世界只有一套评论标准,那就是按基因标准评论,而基因从高到低一共S、A、B、C、D五个等级。季颐安的基因为C级,在贵族圈子里就被认为是废材,那么,按这个标准看,慕白的基因确实不是很好。
  可能是因为慕白的脸色不好,惟安慰道,“按照现有的数据库显示,你的意识能力在伦其星排第十二,在七亿两千八八二十三人当中,这个排位算是不错的啦。”
  见他还是呆呆的,惟又道:“基因并不是不可以提升,你不必太过在意。”
  不知怎么的,慕白神色一动,就想到了悲催的季颐安,刚想问个究竟。又听惟说道,“当然,在此之前,你得先把我修复到一定的程度先。”
  “哦,”仿佛醍醐灌顶般,慕白瞬间就明白了过来,“你说那么多就是为了让我帮你修复?”
  “那不是自然的吗?”惟不解:“你帮我修复,我给你提供包括基因等各种服务,这不是很正常的等价交换吗?”
  “我可以解除绑定吗?”
  “如果你乐意因此脑损坏达70﹪变成白痴的话。”
  所以,我是变成了奶爸了吗?甩不脱,扔不掉,赶不走……
作者有话要说:  

  ☆、四、什么?你们都在开玩笑吧?!

  “季叔叔,母亲,早上好。”慕白微笑着对着长方形餐桌前正在轻言细语聊天的两位家长打招呼,准时出席了新家的第一次早餐。
  “阿白,早,”季简云微微侧过头跟他打招呼,又回头给了他的新婚妻子一个含情脉脉的微笑,然后对慕白说道:“我刚刚还跟小黎说起你,你就下来了,快过来坐着。”
  “季叔叔说我什么?母亲该不会是给您告状了吧?”事实证明,即使成年已久的慕白非常不习惯多了一个父亲,他也能毫不费力地扮好自己的角色。
  “颐安和芝悄呢?还没醒吗?”
  “说我们家又多了一个翩翩少年郎啊,”笑着向慕白眨了眨眼,季简云端起杯子啜了一口,“芝悄他们还要过一会才下来,小孩子可不能起得太早。”
  “您说笑了,”慕白脸微微一红,作为一个成年人,让人夸翩翩少年郎什么的真是太令人纠结了。倒是位子上坐着的这俩妖孽,才是真正的女娇男俏,看起来说是二十多的青年也毫不违和。
  “您和母亲才是真正的风度翩翩,让人羡慕。”按照季简云的示意,慕白走到他左手边的位置上坐下,正好在蓝黎的对面。
  一向冷清的蓝黎莞尔,接口道,“你们一定要一大早地互相吹捧下去吗?我可是还要吃早餐的哦。”
  呃,慕白微微黑线,他怎么觉得他的冒牌老妈好像自结婚之后温柔好多,连带对他都有了好脸色,虽然这更有种让他不知道该怎么跟她相处的感觉。
  作为被外公养大的悲催孩子,他也多年没有接触过母亲这种生物了好吧!而且这还是别人家的母亲!
  楼梯响起了轻微的脚步声,耳尖的慕白回头,果然看见两个小小的身影正在往楼下走来,季芝悄走在前面,脚步轻快的,连蹦带跳地跑了下来。而季颐安照样是冷这一张小脸,严肃地下来挨个问安。
  “看起来你有一个复杂的家庭啊!”脑海里,惟的声音响起,明明是冷冽的电子音,却好死不死地用了感叹语气。
  “什么?”慕白有点想抽它,仔细地控制着自己的表情,慕白艰难地保持愉快的微笑和家人共进早餐,耳朵却悄悄地竖了起来。
  “季简云和季颐安没有亲子关系,事实上,他们没有任何血缘关系。”惟用它那冷冽的声音八卦着。
  同时,正在细语交谈的季简云突然笑眯眯地投下了重磅炸弹:“我和小黎决定一家人一起去度蜜月,你们没意见吧?阿白,你可要好好照顾芝悄他们哦。”
  “啊?”慕白惊讶地张大了眼,不知道是被哪个消息震撼到了。
  看看季颐安冷冰冰的小脸,再看看季简云那温文俊雅的笑脸,慕白突然发现他们长得真的没有一丝相像的地方,从脸型轮廓到五官,都是两个截然不同的两个个体。而年纪更小一些的季芝悄,反而脸上隐隐约约有季简云的影子。
  怪不得,季颐安会在家里受欺负,怪不得季颐安小小年纪就一副冷冰冰的样子,怪不得大家都对他有点忽视。
  “阿白?你不乐意吗?”看着慕白怔怔的样子,季简云真的有些诧异了,“阿白不会不想去吧?”
  “怎么会,估计阿白是生性害羞,很少跟长辈出去玩,不习惯吧。”蓝黎淡淡地笑着打圆场。
  这边,看似正在发呆的慕白却是在逼问他那看似冷淡的八卦生物机甲。
  “天!你怎么会知道的?你不是一架机甲吗,怎么会那么八卦?!”
  面对慕白的不解的追问,惟不屑地开了口,“搞清楚好吧,我那是因为具有严谨的科学家精神,善于关注周边环境!再说了,依我的能力,随便测一下DNA什么的,那是再简单不过了。”
  说完,惟又愤愤地补上一句,“不是告诉过你了吗?我是生物机甲,先是生物,才是机甲,会有小小的好奇心有什么好奇怪的?!”
  呕血,因为好奇,你就把我们的基因全都检测一遍?顺便入侵了伦其星的数据库?
  “好吧,你还知道什么?”慕白眼睛一亮,他也不介意多知道一点这个家的秘密。咳咳,好奇心是每个生物都有的。
  这次换惟不屑地“啧”了声,开口告诉他,他母亲蓝黎女士已经怀孕一个月零十八天这个事实。原来季简云居然是奉子成婚?!慕白难以置信地睁大了眼睛,正巧蓝黎出来帮他打圆场,于是他脱口而出,
  “母亲,你不是怀孕了吗?”
  正在桌边帮忙倒果汁季管家惊得手一顿,啃着面包的小正太季芝悄嘴微微张开,眼睛瞪得圆溜溜的,连一向冷着脸的季颐安都是一副微微吃惊的表情。倒是夫妇两淡定点,蓝黎只是抬起头略带惊讶地扫了他一眼,季简云眉毛一挑,微笑着向他望来。
  意识到自己的失礼,慕白此时只能呵呵傻笑两声,已经很多年没有那么丢脸了,现在只好装傻避了过去,“母亲,季叔叔,你们放心吧,我会好好照顾弟弟们的。”
  慕白随了他母亲,本来就长相极其精致,自从这副身体被他接手以来,眉间少了惯有的阴郁和怯懦,愈发显得整个人温润干净,即使是说话唐突了呵呵傻笑也是不讨人厌的。
  很明显,季简云也是抱有此看法,他笑道,“我原还想着怎么跟你们说才好,没想到阿白那么敏锐,倒是先说出来了。”
  接着,他看了两个小的一眼,说道:“既然你们都知道了小黎有孕,你们可都要乖一点。阿白,你要担负起替我们照顾弟弟们的责任哦。”
  这话引得大家又多看了慕白几眼,脑海里的惟冷冷一笑,毫不给面子地评价道“蠢死了”,慕白只能欲哭无泪地继续呵呵地傻笑,一口老血梗在心头,季芝悄机灵古怪,季颐安冰冷难近,哪里用得着他照顾啊?!
作者有话要说:  

  ☆、五、令人悲伤的同居生活

  “季叔叔,母亲,你们放心地去吧吧!再怎么说,这不是还有季管家吗?”慕白简直要没出息地挠墙了,也顾不上惟在脑海里各种幸灾乐祸,连撒娇都快出来了。
  不过,话说,他的机甲越来越人性化了,这样真的好吗?想到自己脑子里关了个无所事事的机甲,每天的乐趣就是挖自己身边的八卦和评价自己的一举一动,慕白就觉得人生一片黑暗,这货是上天派下来折磨他的吧?
  好说歹说,季家的两位长辈终于同意自己去度假了,这让兄弟三只齐齐松了一口气,开什么玩笑,他们都没有兴趣当古老的电灯泡好吧?!
  “嘿,你们几个小子,”季简云无奈地笑着摇了摇头,不说小儿子眼巴巴地看着他们,一向冷着脸的季颐安也是目露祈求,只好侧过头笑道,“小黎,我们还是快点走吧,要不,他们可要赶人了啊。”
  听着丈夫似真似假的抱怨,蓝黎轻笑,她小心翼翼地在季简云的防护下上了季家那最新款的豪华太空航舰,小幅度地向兄弟三人挥了挥手,轻声对慕白道了声“好好照顾弟弟们。”慕白点头应了。
  看着妻子上了航舰,季简云也不好太啰嗦了,对慕白及季家兄弟说了些好好相处,照顾好自己之类的话,就利落地登上航舰,按计划的时间出发了。
  “你怎么了,笑得那么意味深长?”看着丈夫那狐狸般的笑容,一向高冷的蓝黎表示她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嗯,没什么,就是做了点安排让他们兄弟更好地相处罢了。”
  “哎,你这人,都过了十几年了,还跟那时一样,一肚子坏水儿,耍得周围的人团团转。”依偎在丈夫怀里,蓝黎显得格外娇憨。
  “也就是面对他们而已,都十几年了,哪里有不变的,”季简云轻叹,“这些年,早已物是人非,幸好,你最终还是回到了我身边。”
  安慰地拍了拍妻子的肩,季简云道,“阿白是个好孩子,我知道当年你被蓝伯父逼着嫁与阿白的父亲受了委屈,但阿白终究是你的孩子,你以后对他好些吧。”
  想起当年她和简云被拆散的种种,蓝黎沉默了半晌,自嘲道:“我也知道自己不是个好母亲,可一想到这孩子不是你的,我的心就难受,实在是没办法对他和颜悦色。”
  沉默了一小会儿,蓝黎带了哭音,愈发的难过,“我对不起你,你坚持了那么多年才有了芝悄,连颐安都不是你的孩子,而我却早早有了阿白,我实在是没办法对他好。”
  “颐安的母亲也真是可恶,死皮赖脸地非要嫁你,却又受不住寂寞,出轨怀了别人的孩子,听道这些,你让我怎么能心安理得地疼阿白?”
  “好了,好了,小黎,”安慰着妻子,季简云的眼眶也有一些红,心里难受,他们这对门不当户不对的有**实在是挣扎太久了才走到一起,其中的心酸不足为外人道。“你看,我们不是又在一起了吗?”
  这厢季简云和蓝黎互述衷肠,而另一边的兄弟几个更是欲哭无泪,鸡飞狗跳地开始了他们兄弟几个“相依为命” 的“同居”生活。
  ……
  ……
  “哥哥,这是什么?!”这真的是食物吗?好可怕啊。心酸的季芝悄小朋友看着那一桌子黄黄黑黑的饭菜,不由欲哭无泪,他的机器保姆呢?他的季管家呢?老爸也太狠了吧?!不但把季管家他们送走,还把哥哥留下,这让人怎么活啊?
  一向冷着脸的季颐安的嘴角小幅度抽了抽,实在是没有勇气对着这样一桌子东西下手。
  这厢,一向爱八卦的惟也是忍不住了,一本正经道,“慕白,你还是把它撤下去吧,经我的检测,吃了它们,你们有99%的可能性会食物中毒的。”
  ……
  妈蛋,不就是炒黑了点,煮焦了点,你们至于这个反应吗?!
  你们这样让我怎么下台啊?!知不知道什么叫做给面子啊?!君子远包厨,勉为其难地下厨我容易吗我?
  “你下厨不容易,可是要鼓起吃它的勇气更不容易!”不知道客气为何物的机甲一针见血地指出。
  “真的不吃吗?”慕白尴尬地摸了摸耳垂,得到的回应是兄弟俩齐刷刷的摇头,显然,小朋友们是不愿意尝试一下这个黑暗料理的。
  “哥哥,要不,我们叫外卖吧?”看了看慕白那沮丧尴尬的脸,季芝悄小心翼翼地建议道。一旁的季颐安也是赞成地点点头,一副早该如此的表情。
  事实上,尽管是在一千多年后的未来,这种深受人民大众喜爱的服务业依然没有消失。
  脑海里的惟不甘寂寞地出声了,“啧啧,阿白,你的黑暗料理居然逼得两兄弟一致对外了,真是一个伟大的奇迹啊。”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来自人间/重生之地狱倒卖师 by 闻香识女人 下一篇:网络依存症[网游] by 歌逝(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