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其他

澳门美高梅网上娱乐平台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文案:
队长!S区的人说他们有装备!
我们粮食多!
队长!B区的人说他们异能者多。
我们粮食多!!
队长!A区的人说他们防御系统好!
我们粮食多!!!

 ☆、【001】异梦预兆着什么

    易卿最近总做着很相似的噩梦,梦见天上的星辰很漂亮,却不是科学肉眼所见的那种,而是像星系一般五彩斑斓,美得惊天动地。梦里的天空虽然美,大地却大变了模样,熟悉的普通房屋都变得铜皮铁甲一般结实,街上根本看不到行人,周围的植物已经没有了生机,虫兽也未见出没,荒芜静寂得可怕。
    而易卿梦里的自己,正饿着肚子走出了奇怪金属的房子,在大街上漫无目的地寻找吃的。可是翻遍了很多地方都找不到食物,甚至还看见了比普通人类粗犷许多不知道是什么的怪物,它们咆哮着嘶吼着不停砸烂身边的东西。
    易卿吓得发抖,他想立马掉头跑回那些看似牢固安全的铁屋里,可是他很饿……饿得抓狂……他必须找到食物……
    胃因为过度饥饿痉挛了一下,疼得易卿咕哝了一声,暴躁的怪物好像听到了什么,扭了扭看似笨重的身躯,眼睛直直望着易卿的方向,猛的冲了过来。
    易卿反应过来自己引起了怪物的注意时,怪物已经在他面前,类似人类的面孔却变形得狰狞,易卿感觉自己根本动弹不得,只能长着嘴巴似一条离了水许久的鱼,恐惧得绝望。
    倏得睁开眼,易卿看见的是自己熟悉的房间布置,刚刚所见所为都只不过是一个梦,可是梦太可怕给他的感觉太逼真。
    心有余悸地摸着仍在狂跳的心脏,易卿有些哭笑不得,都多大的人了怎么还被个梦吓得半死。再然后手顺着胸口摸到了肚子,肚子咕噜噜饿得直叫。
    难怪做梦都会肚子饿,因为现实已经饿得打鼓。拍了拍自己平扁的肚子,暗骂它不争气,平日可着劲儿地吃,就是不见长点肉。
    虽然昨夜宿醉现在头还痛着,但耐不住肚子饿,不得不爬起床顺手打了个电话叫了份外卖。
    正当他对着镜子自恋地把自己穿着得人模狗样,手机响了。易卿本来懒洋洋一副不悦的样子,嫌弃地琢磨着谁这么早打电话给自己,一看名字是生意合作伙伴兼死党眼睛便亮了。
    “小易,咱们那几只股都突然大涨,虽然是好事,但是却太突然,完全不在我计算范围内,我心里没底了。”死党苏暖寒的声音有些激动,带着不安。
    易卿压根不懂什么股市,只是异常信任这个兄弟也不怕亏得血本无归,两年前跟着苏暖寒买股,让他买就买让他抛就抛,干净利落从不迟疑。好在苏暖寒确实是股市的个中好手,竟是让他两都赚了不少钱。
    而苏暖寒每次收放都非常自信而有把握,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情绪奇怪过。
    “苏暖寒你啥时候这么孬了,抛不抛全凭你说了算,只要不亏得需要兄弟我替你卖身还债,咱们不怕重新再来。”易卿知道苏暖寒做事有分寸留后路,断不可能亏得倾家荡产,所以说出这话特别豪迈,当然里面确实包含了很多他对苏暖寒的信任。
    “我决定抛了,留的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这几只股长得太虚,撑不了太久。”说完也没等易卿给他回话,率先将电话挂了。
    等了半天外卖送来了喂饱了易卿的肚子,可是心里仍然感觉不踏实,做什么事不到五分钟便集中不了注意力。
    咬了咬手中的画笔,烦躁地拨了个电话给苏暖寒。
    “小易怎么了?”苏暖寒却不似易卿这般轻松,忙得不可开交,半响才接了电话。
    “刚你挂电话那么急做什么……我心里很慌,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易卿挠了挠额前的碎发,虽然不想吓唬死党,但是心里一直很不安静不下来。
    苏暖寒立马放下手中所有的事,紧张了起来,“你上次有不好的预感,地震了。上上次是泥石流,这次你又梦见了什么……”
    “这次特么太可怕,满世界的怪物,还尼玛没有食物!”跟死党吐槽过后,易卿心里稍稍轻松了些,没有之前那般压抑。
    啜了一口橙汁,易卿将梦中情形详细跟苏暖寒说了一遍。
    “太扯了……”苏暖寒除了这三个字,给不了更多的评价,挂了电话严肃的脸又恢复正常,笑着继续看他的股市。
    “苏暖寒你个王八蛋。”又被挂了电话,易卿画笔竿子一摔,不画了。
    易卿生了一会闷气觉得那种饥饿的感觉又来了,明明刚吃过饭,不可能就饿了。梦里自己饿得胃痉挛的场景片段不停地在脑海闪过。
    起身抓过茶几上的钱包钥匙,他决定出门去囤购食物,似乎这样才能让他心中的不安感稍稍减少些。

  ☆、【002】这只丑不拉几的狗

    易卿网购了一批食品,又在超市转悠了两圈,挑了一购物车的食物,可是心里的饥饿感丝毫不见,反而越来越想买。
    在逛到自己喜欢的零食区,本想顺便买肉脯零嘴,感觉脚边痒痒的,一个黑色的毛团从易卿脚边擦过。他仔细一看竟是一只不知什么品种的小黑狗,嘴里叼着一小袋牛肉干,熟门熟路地把自己身体挤进了购物架中的一个缝隙里,缝隙很小,小狗很艰难才挤进去,却仍然死死叼着嘴里那袋牛肉干不放。
    易卿看得目瞪口呆,这黑毛团在干什么,怎么这超市会有狗混进来,他明明记得这家是不让带宠物进来的。但是对这只毛团并不厌恶,反而觉得它的行为挺逗的。
    “该死的那家伙又混进来了,这次绝对不能就这么饶了它。”两名满头大汗的保安往易卿这边张望了下,先是被易卿购物车里堆积的食物吓了一跳,然后赶紧向他询问小狗的去向。
    “我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抱歉我没看见。”易卿面部表情调整得很快,脸上表情冷淡,蹙着眉表示自己的不悦。
    两名保安见购物顾客不满,连忙说了几句不好意思便赶紧继续去寻找那只小黑狗。
    待那两名保安走远后,易卿才把视线转到黑毛团躲藏的位置,没想到它还呆在那,眼睛湿漉漉有些害怕地张望着易卿,很是可爱。
    他知道,这只狗是在卖萌。
    易卿不禁笑了笑,配上精致的颜面,一般人都会忍不住多瞧上两眼。可惜黑毛团是不懂人类的欣赏,只觉得眼前这人是友好的,于是眼里的警惕放松了不少。若不是卡在柜架的缝隙里,这会都该摇起尾巴来了。
    他没有随便捡猫猫狗狗回家的习惯,逗了这只黑毛团几下,便拿了几袋自己吃惯了牌子的牛肉干塞进了购物车最后的空位,推着车慢悠悠去结账了。
    因为易卿还在为早上的梦所困扰,没注意到黑毛团丢掉口中的牛肉袋,虽然很不舍地舔了舔袋子但还是尾随着易卿,然后跳上了购物车最下面的踏板上。
    毫不知情的易卿将购物车里的东西全拿出来结账之后,才看到蹲坐在底盘上的小狗。黑毛团正趴在那打盹,仿佛有感应般抬起脑袋瓜子望着他,一人一狗相顾无言。
    易卿将结了账的东西又一包包塞回购物车,然后面无表情地推着车出了超市,又将买的东西塞到他车的后备箱,拿了两包牛肉干塞口袋里,装作没看见购物车底座上的黑毛团,准备将购物车例行归还超市。
    “嗷呜……”黑毛团赶紧从购物车上跳下来,蹭到易卿腿边。
    看来只能使用最后一招了,易卿将口袋里两包牛肉干撕了口,塞到黑毛团口中,然后松了手。见它吃得欢乐,便起身上了车,关上车门最后扫了一眼黑毛团,却只见两包空了的牛肉袋孤零零躺在地上,那只小黑狗却不见了踪影。
    吃得真快跑得也快,易卿不知道为何自嘲笑笑边开着车往自家别墅驶去。
    小黑狗的事只是暂时让他分神了一下,这会自己一个人,易卿又开始不自觉地回忆早上的梦。
    “汪,汪!”不知何时已经溜上车,正一个劲儿往副驾驶的座位上爬着,却因为太矮小根本跳不上去。
    “别闹。”这边易卿开着车又想着事,被狗叫声闹得烦了,稍稍呵斥了一下。
    卧槽等等……这只狗什么时候跳上车的?!
    易卿急忙将车找了个地方停下,自己先下车,然后想将黑毛团引下来,“快下来,回你自个家去。”
    奈何不论是呵斥还是各种手势逗弄,连食物都用上了,但那只在他车上上蹿下跳的黑毛团就是不肯下车。而他不是不会对动物动手的人,顿时觉得一个头两个大。
    给苏暖寒打了个电话,他们之间一有麻烦便找对方帮忙出主意解决已然成了习惯。
    “我说小易,你以前打我电话可没到一天几次的程度啊。”那边苏暖寒忙得累了小憩一会,便被易卿的电话闹醒,声音懒懒的还打着呵欠。
    “被一只狗跟了半天了,甩都甩不掉,等会有空你过来捉了去送走。”易卿揉着眉间,看了眼黑毛团,见对方可怜兮兮的望着他,于是赶紧将眼睛撇开。
    听见易卿被狗缠上,苏暖寒反而乐了,“你养个宠物倒是也好。”
    “你忘了我说过我不会再养宠物。”易卿皱了皱眉,像是回忆到不愉快的事,有些怏怏的更加用力揉着眉间。
    苏暖寒顿了顿没有说话,想起一年前易卿养了七年的小花狗死的时候,易卿难过了很长一段时间,整个人恍恍惚惚瘦了一大圈。他知道易卿是个对感情特别看重而想不开的人,易卿要的感情是陪他走一辈子的,小花狗的死,对易卿打击很大。
    苏暖寒不知道说什么安慰,也就懒得安慰了,“那我帮忙看看有地儿送没,实在不行就送宠物收容所,你就忍耐几天。”
    “好吧。”易卿挂了电话,叹了口气。他自己都觉得自己太钻牛角尖,可是就是止不住放不下小花狗的死。
    “汪汪!嗷呜……”黑毛团卖着萌打着滚叫着,将陷入难过中的易卿注意力拉到了它身上。然后这次不用易卿的引诱就跳下了车,抱着他的小腿开始蹭起来。
    易卿揪着黑毛团的后脖子便拎上了车,嫌弃地说:“你怎么这么脏,黑乎乎的还丑兮兮的。”话虽然这么说,眼里却有了宠溺。
    易卿把黑毛团带回别墅,先给它洗了个澡,发现这小家伙看着毛发乱糟糟一身黑漆漆的,身上却并不算脏。
    “你该不会不是流浪狗吧,但我看你偷东西倒是熟门熟路的。”没有买狗狗的沐浴露,易卿临时拿着自己用的往黑团儿身上抹,搓了一大堆泡泡出来。
    开始黑团儿还不肯洗澡,但易卿给它揉捏的舒坦了,便乖乖站着一脸享受的样子任人揉圆搓扁。
    “洗澡这么老实,你倒是只怪狗。”易卿看黑团儿被伺候的舒坦了,拍了拍它屁股,示意它冲水。
    “嗷呜~”黑毛团扭了扭身子卖着萌,但它早已一身湿哒哒的变成了落水狗,只有一双显得更大的眼睛还有萌点。
    而且易卿不吃这套,停止了给它搓毛的动作,想用干净的温水为黑毛团冲身上的泡沫。
    “嗷嗷……”黑毛团见撒娇无用,它其实还是非常讨厌洗澡的,既然眼前的人不给它按摩搓毛,便趁着不注意的时候逃离了易卿本就没太使劲抓着它的手。
    黑毛团从浴室蹦跶到客厅,一地的水渍,然后带着四处飞溅的泡沫。
    易卿满手泡沫地去抓狗,一人一狗从客厅战到二楼的茶客室又战到了书房,期间易卿还差点因为踩到地上的泡沫摔了一跤。
    易卿也不管是不满手泡沫了,抚着额头。救命啊,谁来告诉他他到底是为什么心软把这只狗给带回来的!

  ☆、【003】再次的异梦预兆

    当苏暖寒接到电话赶到易卿这边时,打开门一看一片狼藉,一人一狗都累的趴在沙发上各占据一方。
    “看来我错过了一场好戏啊。”苏暖寒摸了摸下巴有些惋惜说道。
    饶是易卿累得要死也拽了个抱枕砸向了苏暖寒,气得咬牙切齿,“要不是你那么一劝我会脑子缺根筋把这狗领回家?!”
    苏暖寒接过易卿毫无力道砸过来的抱枕,这下憋不住笑,配着他俊朗的脸煞是好看,嘴巴却不饶人,“你也知道你脑子缺根筋。”
    易卿更是气得牙齿咬得咯吱响,但瞪了苏暖寒两眼,将脑袋埋进抱枕里装死,“我不管你把卫生打扫干净。”
    “你就不能请个人回来打扫吗?!”苏暖寒抡起枕头砸向了易卿的屁股,嘴上虽抱怨,却脱下外套挽起了袖子开始收拾起来。
    “汪!”黑毛团也不认生,跟着苏暖寒的屁股后面走着。
    “对了,小易你这狗取名没?”苏暖寒见黑毛团一直跟着他,蹲下身摸了摸毛团的脑袋,“什么品种的狗啊,毛这么多都没见过。”
    “取什么名字,反正就养几天。”易卿是铁了心不打算长期养黑毛团的,难过一次就够了,不想再尝试第二次和爱宠生离死别的滋味,他放不下。
    黑毛团有感应一般,委屈的嗷呜嗷呜,然后蹭回易卿这边,摇着尾巴卖萌,一个劲儿想往他身上爬。
    “哼哼……别以为卖萌有用,等会儿还得让苏暖寒给你洗个澡,满身泡沫不要蹭我。”说完把黑毛团推到苏暖寒那,自己侧躺着打起盹来。
    天上的星辰斑斓好看,还不时有些像流星一般划过,易卿抓抓后脑勺,望着四周成了废墟的建筑,毫无生机的土地上是干枯死的树木,有些植物甚至已经变成黑色腐烂物。
    “咕噜咕噜……”肚子传来饥饿的抗议,易卿摸着肚子感受着饥饿至极的滋味,这种感觉这个场景给他好熟悉的感觉,好似哪里见过。
    然后他又开始寻找食物,可是不管走到哪里四周仍是除了枯萎的植物和废墟房屋之外,根本没有任何可以食用的东西。
    然后他饿得趴在地上动惮不得,再然后他感觉身体的最后一点力量都慢慢流失,身上越来越冷,他被活活的饿死了……
    “小易,快醒来了,怎么睡得跟猪一样。”
    易卿再次睁开眼是苏暖寒拿着筷子夹了一块香气四溢的五花肉在他鼻子上方晃来晃去,引诱他醒来。
    易卿推开苏暖寒的爪子,迟钝地坐起来,没有像往常那样扑向苏暖寒把肉抢了吃,而是皱着眉又陷入自己的沉思中。
    那种濒临死亡活活被饿死的感受,一点都不像做梦,而且这个梦的场景跟早上做梦时的情况竟是相去无几的,虽然这次没有被怪物拍死。
    苏暖寒见易卿脸色有些灰白,将五花肉默默塞进了自己嘴里,然后表情严肃了许多道:“是不是梦到了什么,我看你刚才做梦一直说梦话来着,刚好午饭也做好了就叫醒你了。”
    “是跟早上差不多的梦,对了我梦话说什么?”
    “你一直喊饿……”苏暖寒说着脸色也好不到哪去,易卿一天梦见两次这种情况,已然是很严重的了。易卿每次做梦都有些诡异,基本梦到的都跟未来不久后会发生的事有关。
    黑毛团早在易卿睡觉时被苏暖寒喂饱了,这会刚从院子里疯回来,便蹭到沙发眼巴巴地望着易卿。
    易卿这会也不嫌它,抓着黑毛团放进怀里有一些没一下的抚毛,想了半天也没想出自己的梦究竟是暗示了什么灾难,疑惑道:“我被饿死会是什么暗示呢?”
    “你一直说很饿,会不会是要饥荒……可是以现在ZF的能力,这种事是不可能发生。”苏暖寒也困惑了,前几次灾难预示,易卿的梦都好猜好懂,这次却暗示得人糊里糊涂。
    易卿觉得自己想破了脑袋也想不到,干脆也懒得再想,“我一定不能让自己饿死,那滋味太难受太绝望了,我决定把地下室一二层都塞满食物。”
    “我们现在手上都是现金,你这么说我先把手上的事缓缓,一半资金我给你打到卡上你自己购置还是我来处理。”苏暖寒对易卿的梦是异常害怕的,第一次易卿梦见地震时他没信,若不是所住房子还算结实没塌的厉害,他一定会被压在废墟地下一命呜呼。所以这次对易卿两次同一个提示的梦,他再也不敢不信了。
    “我自己来,你搬过来跟我一起住吧,我有些不放心。”易卿还是很不安,脸上表情一直都是恹恹的。
    “你不会其实是对我窥视已久,那些梦都是你瞎掰的,你只是暗恋我吧。”苏暖寒边说边跟易卿拉开距离,果然说话便看见易卿愤然地站起来举起黑毛团想往他身上抡。
    “好了不闹了,先吃饭吧。”苏暖寒拿走黑毛团,看着易卿的脸色好多了,放心了许多。
    吃完饭易卿将苏暖寒赶走让他处理自己的事之后便开始着手需要储存东西的清单,首先他得将地下室改造一下,能控制温度湿度和密封性是必须的,这样才能保证食物不轻易变质,然后他再将能想到所需要存储的食物一个个写到清单中,从大到米肉油盐,小到压缩饼干都比较详细的列了出来。
    易卿咬着笔杆埋头苦想,黑毛团自己玩了半响觉得无聊,又跑过来打滚卖萌撒泼,用各种方式想要引起易卿的注意。
    “你说你怎么一刻都安静不得。”易卿无奈放下笔,将电视打开给调到了宠物频道,走到储物柜找了条旧薄被塞进曾经养小花狗的狗篮里,然后摆在沙发的旁边。
    黑团儿嗅了嗅,然后自己跳进了窝里,趴着看电视也不理易卿了。
    得到片刻的安静,易卿给当初装修公司打了个电话,让安排人给改造一下地下室事宜,又拿起那张宝贝似的清单,在上面添加着东西。最后花了一下午时间,终于满意地开始去购置物品。

  ☆、【004】购买储备粮要紧

    当初地下室装修也花了不少钱,密封性做得很不错,环境也不潮湿,只要做小改再把冰库扩大然后其他再稍稍加强即可,易卿联系装修公司约在了明天,下午便急急忙忙按着单子先去订粮食。
    转悠了半天找到了农贸市场,里面有忙碌得不可开交的,也有悠闲地嗑着瓜子儿闲聊的。易卿进了家看起来中规中矩的店,店面虽不大却干净整洁收拾得有条有理。
    老板是个六十来岁的老人,脸上有岁月痕迹留下的皱纹,人倒是很精神。这会正好算完账,笑吟吟地接待了他,“帅哥需要点什么?五谷杂粮我们这都是齐全的。”
    易卿问了老人许多问题,从如何把储存时间做到最长到防虫防潮,都将经验给他一一分享。
    老人还给易卿沏了壶茶,见他一直没有提到底买不买也不恼,态度让易卿很是亲切。
    “这样大爷,我想要八十吨大米,二十吨面粉,其他的干玉米红豆绿豆之类五百斤。”易卿掰着手指算着仓库这类物品的最大储存量。
    易卿这么一说倒是让老人吃了一惊,虽然这么大笔订单,老人见易卿年龄刚二十出头,而且根本不是做这行买卖的,也不想做了这笔生意后引起不必要的麻烦,便疑惑道,“我看帅哥也不是做我们这行的,买这么多粮食做啥子呢?”
    “不瞒老板,我做梦梦见自己饿死了,便买着粮食储存起来,你说我迷信不迷信。”易卿半开玩笑的说着,“虽然量要得大,但我价格还是按照您刚跟我说的那些。另外我希望能加工成真空包装能储存最长的时间,当然这个费用是我来承担。”
    老板因为易卿的理由大笑起来,“帅哥你一下要这么多货我这边仓库也不够,能否给我两天调货和加工那啥子包装时间?”
    易卿想着正好这两天地下室还在做一些小改造,便很好说话的点头答应。
    “就这么定了,我们进去详谈详谈具体事宜。”老人见易卿如此好说话也异常开心,客气地将将易卿请进了里间。
    再从粮食批发那出来时,已经是一个小时以后,老人不但保证了真空包装的质量及密封性,还答应易卿绝对不会有陈米掺杂在新米里。易卿为自己买物资第一站便如此顺利松了口气,又立即去找油盐酱醋的批发商。
    直到晚上七点,清单上的东西只订好了一半,但是想起家里的黑毛团,他知道得回去喂狗了。
    易卿回去了才发现别墅并没有想象中被黑毛团弄得乱糟糟,只是黑毛团咬掉了两个装饰性玩偶扔在它的狗篮子里玩得愉快。
    易卿感觉自己的心里软了一下,想将黑毛团一直养下去的想法突然止也止不住地冒了出来,但他很快甩头将这种想法压制下去。
    给黑毛团煮了六成熟的肉拌着蔬菜和饭,易卿自己倒是随便吃了一些对付着,便将明天需要购置物品的行程拟定好,又上网订了很多厨具,一直折腾到晚上十二点才打着呵欠洗澡睡觉。
    这次倒是一夜无梦,易卿暗自松口气,看着咬着磨牙棒在他身边蹦来蹦去的黑毛团,又认命地做早餐去了。
    装修公司在易卿刚喝第一口粥便来了,负责人是易卿的老熟人冯昊。将要求交代好后,易卿放心地给了钥匙,又忙着他的采购去了。
    这次采购没有想象中的方便,符合自己要求的腌制产品基本不愿意一下为他提供这么大批量的货,特别是专业口感好的百年老店都是限量出售商品的。易卿无奈又怕耽误时间,只能退而求其次买了市面上已经包装好的腌制产品,还定了大批鲜肉,准备地下室的冷藏库改好以后利用起来。
    想起别墅有院子,他还买了蔬菜和花草种子以备不时之需。忙碌了两天,易卿终于觉得东西都准备得差不多可以歇歇了。回了家里装修公司还在忙碌,负责人冯昊见易卿回了,憋了一整天的好奇心终于憋不住了,赶紧找易卿嗑叨起来。
    “我说你是准备在你这房子里宅死一生了?地下室改得那么完善,还要安装自动供电装置,咱们国家用电现在有这么让人不放心吗?“冯昊掏出了烟给易卿递了递,见对方疲惫地摇摇头,便自己一脸痞气地抽起来。
    “我说做梦梦见到处都是怪物,没有能吃的食物你信么?怕自己饿死,所以疯狂地囤积食物。”虽然逢人就这么解释,但易卿没想过除了苏暖寒外,这个世界上还会有第二个人再相信他听起来荒诞不已的梦,说完还忍不住自嘲地笑了笑。
    冯昊以为易卿只是有什么打算不想说,找些借口来说笑的,便咧嘴僵硬地笑着也不说话了。
    易卿望着冯昊往烟灰缸弹烟灰的手,手上长而满是工作后留下的老茧,还有上次帮易卿装修别墅时留下的伤疤。易卿有些不忍心,又提醒了一次,“冯昊,我是认真的,你还是带着老婆孩子和粮食找个安全地方先躲躲吧。”
    冯昊诧异了一下,猛抽了两口烟就将烟掐了,没点头也没摇头,若有所思。
    正常人听易卿这种荒诞的言语,第一次会觉得是开玩笑,再多说必然觉得这年轻人看着干干净净挺帅气的一小伙,脑子怎么就这么大坑,精神不正常呢。但冯昊却不知怎的,觉得有些信了……

  ☆、【005】神秘又给力的礼物

    地下室改造好已经是四天后,易卿订购的东西也陆陆续续基本送到,地下室一层比较干燥,易卿主要用来储存之前买的米面五谷粗粮和酱料油盐还有一些泡面饼干密封熟食等速食食品。
    冯昊还按照易卿的要求弄了一些架子方便摆放和拿取,现如今易卿的地下室一层就跟个小型超市似得,物品摆放得整整齐齐琳琅满目。
    而地下室二层有一半则是冷藏室,里面放满了冰冻的各种类型鲜肉,跟着就是自动发电和温湿器等等,剩余的一小半空间也被零食类烟酒矿泉水等放了个满满当当。
    冯昊的装修队帮易卿免费搬运整理,易卿也不吝啬果断的每个人包了个红包,还想请他们吃顿饭,冯昊摆摆手婉拒了,带着装修队急急忙忙走了,说是他们也要准备准备了。
    “想不到除了苏暖寒这个二货还有人相信我这荒里荒唐的梦。”易卿心中稍稍有些安慰,然后赶紧锁上大门,再次去了他那堆满食物的地下室,有一种说不出的满足感,心里对梦中饥饿的恐惧似乎在这所有东西准备妥当时再也没冒出来过,嘴角噙着笑,莫名有些神经质的味道……
    “嗷嗷……”黑毛团从放火腿肠的柜架上叼出一根未拆封的火腿,然后蹭到易卿的腿边,撒着欢让他帮忙拆开封口。
    易卿的笑容有些僵硬,危险地眯眼看着黑毛团,“你除了吃和捣乱还会什么?哦,还爱偷东西?!”他可没忘记遇见黑毛团便是看见它在超市偷吃牛肉干。
    黑毛团似乎听懂了易卿地鄙夷,丢下火腿肠龇了龇牙,傲娇地蹲坐在地上将屁股对着他。
    “说你两句你还生气了?!”易卿好奇又好笑,感叹黑毛团居然这么通灵性,不禁凑在了它旁边,给它顺了顺毛。
    黑毛团耳朵动了动,舒服的从喉咙发出两声嗷嗷的咕哝声,但仍然把屁股对着易卿,表示着自己仍然在生气。
    易卿见它越是傲娇就更加想欺负它,故意在挠黑毛团挠得它最舒坦的时候停手,惹得黑毛团不停地蹭易卿的手想让他继续挠。
    这厢一人一宠正玩得开心,易卿电话便响了起来,虽然是陌生号码,但最近订的东西挺多怕是漏了哪批货,易卿赶紧接了电话,将黑毛团丢一边自己玩耍。
    打电话果然是让自己到门口拿货的,易卿也记得应该不缺什么货没到了,难不成真的是漏掉了什么。
    打开院子里的门,易卿就被所谓送货的给囧住了。
    门口两人一身黑色西服,还都戴了副墨镜,双手靠在背后直挺挺地站在那一左一右地守着几口黑色皮箱。
    大哥你真的是送货员不是黑社会?!
    易卿觉得老这么盯着别人看也不太好,装模作样地抱着黑毛团假装亲人,其实眼睛仍控制不住地偷看着这诡异二人组。
    “咳……”在两个西装男眼里,易卿的小动作太明显了,尴尬地咳了咳,赶紧开口道:“易先生,这是您的货物,保证安全请放心收下。”
    你这么一说才让人感觉不安好不好……
    易卿摸了摸鼻子又瞄了瞄那几口大黑皮箱,其实还挺好奇里面是什么的。
    “里面是什么东西?”易卿扔开黑毛团,蹲下身扒拉着其中一个箱子研究起来。拎在手里提了提,发现箱子重得要死,单手根本拎不动。但为了男人的尊严他不着痕迹地放了手。
    “不知道。”西装二人组异口同声。
    “嗯你们帮我把东西送进去吧……”
    等到确定西装送货二人组都离开了,易卿才将黑色皮箱的锁扣打开,里面都是一样样东西包裹着特殊塑料薄膜嵌在凹槽里,易卿挑了一个拆开包装。
    黑色有着特殊的金属光泽度,是易卿从未真正碰触过的——机枪。
    手有些颤抖着再打开其他箱子,全部都是,各种各样的热武器。
    ……
    望着几箱子枪弹,易卿足足愣了十分钟,觉得自己还是不能消化。
    大白天的居然有两个另类装扮的送货员送军火到家!
    然后自己脑补了各种剧情后,才晃过神来给苏暖寒打了电话,边打手还在边颤抖着没停,眼睛时不时看向那几箱子枪弹确定自己不是眼花。
    “苏暖寒你……那些什么……是不是你买的?”不等那边说话,易卿焦急而带着小心翼翼问道。
    “咦?我买什么了?”苏暖寒被问得一头雾水,易卿忙着购买物资的这几天,而他也在处理手上的东西,忙得不可开交这会儿还没好好休息的。
    易卿一听苏暖寒这么说便心下一凉,知道这些枪支断不是苏暖寒派人送来的,送东西来的人不肯说是谁送的,而且这东西是能乱送的吗?这可是犯法的啊!
    顿时易卿有一种会惹祸上身的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苏暖寒见易卿半响不说话,本来没很在意便突然好奇起来,手中的活也暂时放下,“你倒是快说啊,我买什么了。”
    “苏暖寒你还一脸想笑的样子,有人送了几箱子的枪支弹药过来啊!是真枪啊!”易卿说着将那几口箱子都赶紧盖上,然后苦着个脸,看箱子的眼神跟看仇人一般。
    苏暖寒惊讶了下,想想说不定过几天就饥荒了,掌握了一大堆粮食的易卿,弄些武器防身也是好的。随后便调笑道,“我不知道原来你还有道上的朋友。”
    “道上个屁,我压根不知道谁送的……”若是苏暖寒在易卿面前,一定会被他竖中指鄙视,他们认识这么多年,对方有哪些朋友都是了若指掌的。
    “应该不是坏事,既然买得起几箱子这东西给你,若要真的害你,恐怕早已动手了,不如你先将东西收好,等我处理完手上最后一点事,马上搬到你家去。”苏暖寒这才稍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不过是好是坏也说不定。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渣男终极手册/平生最恨种马男 by 茶娘(下) 下一篇:末世抢粮小分队 by 落语漫漫(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