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其他

澳门美高梅网上娱乐平台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101】遭遇围堵
    好在大家被沧厄伤得并不重,用药池泉水敷过之后,被火焰灼伤的地方立即恢复如初。
    阿宝像是知道自己犯了错误,两个爪子并排乖乖放着,脑袋耷拉在爪子上,两眼无辜地看着易卿卖萌。
    “惩罚你……”易卿用手揪了揪阿宝雪白的大耳朵,见他态度良好的样子,于是决定宽大处理,“三天不许吃肉。”
    “啊呜……”阿宝呜咽两声,身体往侧边一翻,赖皮地打起滚来。
    “好了好了,再闹五天不给肉吃。”易卿受不了阿宝明明一副高贵威武的名犬模样,却在地上打滚撒娇卖蠢,让人看了实在觉得太喜感了。
    知道撒娇无用,阿宝沮丧地低着头蹭到其他人身边去了,叶礼见阿宝走向他,摸了摸阿宝的头,然后皱皱眉深思道:“我觉得刚才沧厄的情绪有些不对劲。”
    叶礼所说的和易卿心中所想不谋而合,易卿让大家先坐下休息,才接着刚才叶礼所说的话继续,“确实很奇怪,沧厄之前突然头痛一阵,情绪才变得更加激动了。”
    “只有找到他们两个才知道究竟怎么回事,如果他们没走太远,我倒是可以试试通过工具背包中的通讯机找找。”叶礼说完便拿出东西开始鼓捣起来,开始尝试着搜索苏暖寒和沧厄两人的位置。
    “嘀嘀”两声提示后,叶礼面露喜色,然后很快又垂头丧气,“搜索到的信号就在我们这,他们应该没有带背包走。”
    像是印证叶礼说的话,琥雅在附近翻出了个沾了灰尘的工具背包,正是之前苏暖寒一直在用的那个。
    “唯一能找到他们的办法也没了,只希望他们二人不要出什么事才好。”叶礼摇摇头,无奈地收起他的那些工具。
    现在不仅要找到苏暖还和沧厄二人,易卿还要去找高级晶体帮沧傲恢复身体,他趴在桌上,突然觉得头隐隐作痛,见大家也是没有精神的样子,便道:“我们先回别墅基地去休息吧,苏暖寒醒来也很有可能带着沧厄回那里找我们。”
    几人将东西都收拾完毕,正准备驱车离开,易卿的精神力感知到有一大批人马向他们这个方向围了过来。
    易卿改变计划,带着几人先进了楼房藏身,打算先躲在暗处看看来人是敌是友。
    他们这次选中的楼层房门很容易便被叶礼打开,里面只是稍微有些灰尘,并没有打斗痕迹和血迹。屋子设计的很温馨,桌上还有未拆的糖果和织了一半的毛衣。
    “这家的主人之前一定非常懂得生活。”琥雅摸着四处漂亮简洁却不失精心设计的装饰。
    “门锁好了吗?”易卿走到窗户边,拉起窗帘的一角往小区大院里看了看情况,他精神力感知到这群人已经进入到小区里面,但现在却没有看见半个人影出现。
    叶礼朝着易卿比划了一个OK的手势,“门恢复到开锁前的样子。”
    “这里我看着,你们去找一下有没有什么可以用到的物资,尽量不要发出太大的声音。”
    “明白。”
    几人立即行动去各个房间搜刮,易卿则集中起精神力仔仔细细将整个住宅小区探查了一遍,发现刚才来的那些人全部躲藏在四周围隐蔽的地方,竟将整个小区各个出口都控制住了。
    他们小队在努力地搜刮着物资,而对方也耐着性子守候在下面。他们开始做水果沙拉和拼盘,对方还耐着性子守在下面,他们准备利用时间休息恢复体力,对方终于按耐不住了。
    两辆军用车开进了小区内,十几个穿着C区保护军装的人陆续从车上下来,最后面下车的人身材修长,帽子虽然挡住了他的脸,但那一头栗子色的中性长发,易卿不用看脸也知道对方是谁。
    景西,还真是个阴魂不散的家伙。
    只见景西慢慢将手套戴上,然后做个手势,隐藏在小区四周的人马有一大半现出了身影,迅速地到他面前集合。
    “废物,不是说追踪他们到这个小区了吗?我在外面等了你三十分钟。”
    “报告长官,追踪器显示他们的确在这个范围,我们还在小区里找到了他们的越野车。”
    “他们现在人在哪呢,我的耐心要被你磨光了,严鸿。”
    “报告长官,接收信号的机器突然出了问题,我们正在想办法尽快修复。”
    景西挥挥手,他身后的下属自觉搬出了那张单人沙发让他坐了下来,并递上雪茄和香烟供他选择。
    “这些撤下去。”他看都没看那些东西一眼,手指有节奏地敲打在沙发的扶手上,然后看着方才回报情况的下属,“我之前就跟你说过除了那只巨兽以外,也要给其他所有人装上跟踪器,如果不是你完不成任务,怎么会出现在这种状况。”
    “报告长官……”下属的声音已经开始微微有些颤抖了,“其他人实在找不到下手的机会。”
    “无能就是无能,养你真是浪费我的粮食。”景西一偏头,抬了抬帽檐,看向四周围一栋栋居民楼,“十分钟后追踪器还未修好就给我全面搜查,还有我会考虑找人替换你的职位。”
    这人是个**吗,竟然趁他们不注意的时候派人在阿宝身上装了跟踪器,易卿偷偷放下窗帘的一角,把趴在客厅沙发旁边休息的阿宝揪了起来,在它身上翻找着追踪器藏在哪里。
    阿宝被易卿弄的身上又痒又麻,发出舒服的“嗷嗷”叫声,易卿赶紧嘘了一声,让它安静下来。
    其他几人正在休息,见易卿像是在给阿宝抓虱子一样翻遍了它身上所有的位置,都揉掉了自己眼中的睡意,困惑道:“怎么了?”
    “楼下的人是景西的队伍,他们在阿宝身上安装了跟踪器,特意来堵我们的。”易卿边说边加快了自己在阿宝身上翻找的动作,仍然找不到哪里有跟踪器的影子。
    突然易卿的耳朵动了动,听到了景西下属的回报,之前坏掉的追踪器已经修复成功,马上就能对它们的位置展开搜索。
    “糟糕了。”易卿终于放过被他摸了无数遍要玩晕过去的阿宝,表情凝重地对其他三人说道:“以我们队伍现在的状况恐怕很难对付他们,你们三人先找机会走,往小区西北方向出口突破,他们那边人数比较少,我和阿宝负责引开他们的注意力。”
    “阿易你说的这是什么话,我们队伍一直是一起的,现在怎么能分开行动。”雷诺之想都不想便拒绝了易卿的安排,“这样你和阿宝太危险了。”
    叶礼和琥雅也是拼命点头表示认同雷诺之的观点,易卿精神力感知到景西的队伍已经开始行动了,便不再继续耽搁时间。
    为三人留下了几大瓶药池泉水,背上了属于自己的工具背包,拍了拍阿宝的脑袋让他跟上自己,“如果你们还当我是抢粮小队队长的话,希望能听我这次的安排,暂时留在这里。等着我将他们引开后马上离开,回别墅基地等我们。”
    易卿说完头也不回带着阿宝走出了屋子,揉了揉阿宝的耳朵,其实他本想让阿宝单独去引开景西的队伍,但想来想去阿宝这么笨,怎么都让他放心不了。
    阿宝舔了舔易卿揉着自己耳朵的手,易卿笑了笑,安抚道:“阿宝,我会保护你的,走吧。”
    易卿先用精神力探测了一遍景西队伍的位置,然后带着阿宝往天台上面跑去,这个小区的房子之间距离并不算太远,他们所在这栋楼旁边更是紧挨着另一栋。
    跑到天台后易卿又估测了一下距离,从工具背包中拿出伸缩钢丝道具,甩到对面那栋楼的楼檐处,“阿宝,你能跳过去吗?不能的话变小我带你过去。”
    阿宝甩甩脑袋打了个喷嚏,然后退了几步,加速助跑飞身跃到了对面的天台上,四肢一曲,完美着陆。
    “好样的。”易卿见它安全到达对面,也靠着钢丝的帮助跃到了对面的天台上,只是因为对工具用法还不是太熟悉,过去的时候直接时撞到了墙壁上,胸口被撞得隐隐作痛。
    揉了下胸口,边走边收拾起刚才用的工具,动作毫不拖泥带水,“走,我们这次下到二楼跳窗户从后院跑。”


【102】与景西都异能
    C区的人靠着追踪器围堵他们,易卿凭借精神力感知绕开对方,一次次寻找到突破口,和C区的人玩的不亦乐乎。
    将距离与C区的人拉得有些远了,易卿赶紧拿手机用对讲功能联系叶礼,得知他们离开小区在外面等待易卿出来后接应他,易卿嘴上将他们骂了一顿,心里却感动的不行。
    易卿带着阿宝又从一栋楼里面打破窗户翻身到了一块隐蔽的原绿化带位置,准备爬墙离开小区,不再继续跟景西的队伍这么玩下去了。
    刚跳出窗户的阿宝突然嗷嗷惨叫起来,前腿蜷曲跪倒在地上,它试着站起来挣扎了几次,最后还是无力地倒在了原地。
    易卿拨开挡在它身下干枯的植物尸体,才发现枯丛中竟然藏了一个巨大的兽夹。阿宝的左前爪被兽夹夹住,钳口死死地咬进它的肉里。因为它之前的挣扎,伤口还渗出了许多血,把兽夹都染上了一大截血迹。
    钳口的缝隙让易卿找不到合适的工具去撬开,无奈之下他只能试着双手用蛮力去掰开兽夹了。
    “阿宝别慌,我给你打开它。”易卿为痛苦哀嚎中的阿宝顺顺毛,手脚麻利地从空间取出药池泉水先替阿宝缓解伤口上的痛苦止血。然后握了握自己的拳头,活动一下十指,小心地将手指塞进钳口的缝隙中。咬牙开始掰兽夹。
    他这边使着劲,精神力感知还在探查着C区成员的位置,对方离他们越来越近了,若是再不离开,很快就会被围堵起来。
    “呀——”
    易卿使尽全身力气,因为牙根咬得太紧,整个下颚都麻掉了,豆大的汗水顺着脸颊滑落,滴在阿宝毛茸茸的耳朵上。
    阿宝耳朵抖了抖,侧仰着头看着易卿,眼中蒙着薄薄雾气。
    在易卿的努力下,兽夹终于被掰开一个口子,只要稍稍再努力一把,阿宝的前爪就能从里面拿出来了。即使精神力已经感知到C区的人距离他们不到二十米,易卿此时也顾不了那么多。
    就差一点点了,此时若是有人帮忙搭把手,在钳口缝隙中塞入一些东西也好,可偏偏现在就只剩他和阿宝。
    “嗷!”阿宝正忍受着痛苦,突然睁开双眼,低声冲着易卿身后警告的叫唤了一声。
    阿宝这一叫,虽然动作不大,却让已经快要脱力的易卿差点手软松掉兽夹,他赶紧安抚全身毛发都要竖起来的阿宝,“我知道我知道,阿宝别动,马上就好。”
    “看不出你和你家异兽感情如此好。”
    身后传来了略带沙哑的磁性男声,易卿知道是景西亲自带着队伍过来了,想不到对方速度比他预料中还要快许多。
    本想让阿宝不受二次伤害地从兽夹中拿出前爪,但现在时间也不允许了,易卿压低了声音道:“阿宝,试着慢慢将爪子拿出来。”
    阿宝很听话立即开始照着易卿的吩咐开始动起来,因为太过疼痛,它时不时发出抑制不住的呜咽声。
    景西见易卿没有搭理他,嘴角勾起个不怀好意的笑,伸出右手开始用异能召唤闪电,易卿精神力感知到对方的动作,不禁催促道:“阿宝,快。”
    空中那道被召唤出来的闪电越来越大,景西右手又动了动,闪电加强,发出噼里啪啦的电流声,甚至可以隐隐约约嗅到空气中弥漫的焦味。
    “我最讨厌别人将我不放在眼里。”景西的手缓缓压下,闪电缓慢地降临到易卿和阿宝的头顶,“放心我不会轻易杀了你们,我会一点点将你们玩死。”
    “嗷!”随着阿宝的一声惨叫,它终于将前爪从兽夹中取出,易卿赶紧松开兽夹,因为动作慌乱,还被兽夹的钳口刮伤了手。
    眼看头顶的闪电逼近,易卿用来不及处理伤口的右手,匆忙掐了几个指诀,空气中的水珠慢慢聚起,在他和阿宝身上套上了一个简单的水结界。
    易卿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右手在流血的原因,这次结起来的水结界,隐隐透着淡淡的红色光泽。
    自易卿出手掐指诀开始,景西便脸色大变,他虽然心里有预料易卿这个人与众不同,但却没想到对方竟会有异能,且瞒了这么久。见易卿已经在身上结出了一个透明的保护层,景西不再抱着猫捉老鼠的心态,右手握拳往下,控制着那道巨大的闪电朝易卿和阿宝身上劈去。
    三级火属性异能对上一级水属性异能,易卿只是想用这个简单的水结界稍微阻挡一下闪电,让他能有时间引出药池泉水重新布置结界,那只朝着他们劈下来的闪电触及到易卿结起的水结界之后,竟然慢慢开始变弱。
    易卿不禁内心狂喜起来,淡红色的水结界居然比普通的水结界强了数倍,完全抵挡下了这道闪电。
    景西面露惊诧之色,根本没想过还能有人抵御得了他异能的攻击,赶紧右手快速重新召唤起两道闪电,加注在原本的那道闪电之中。
    水结界虽然削弱了闪电,但也受到了一定的破坏开始出现裂痕,易卿见对方加强攻击,也不敢有丝毫怠慢,赶紧从空间引出药池泉水,重新加固了水结界。
    有了药池泉水强大的效果,水结界本来被闪电劈出的几道裂痕慢慢被修复起来。一级水属性异能对抗起三级火属性异能,丝毫没有处于弱势。
    景西见几次攻击下去都不能攻破易卿的结界,终于改变攻击策略,不再浪费异能分次攻击,而是重新在空中聚集起一道巨大的闪电,夹杂在闪电的电流中的,是蓝紫色的火焰。
    这道重新聚集起来的闪电所散发出来的热量,让C区成员都退避三舍。
    景西消耗异能和时间去重新聚集闪电,易卿此时不动手更待何时,他趁着自己右手的血还未止住,用异能将药池泉水转化为水漩涡,水漩涡产生巨大的水浪,带着晶莹透亮的水珠气势磅礴地向正集中精神召唤闪电的景西压了过去。
    景西件大事不妙,只能暂时打断继续为那道闪电加强威力,匆忙将闪电召回自己这边,与袭向他的几个巨大水漩涡相撞。
    相克的水火异能撞击在一起,产生出一团浓密的白烟,C区的人除了见过景西施展异能,还未见过其他人使用过异能,如今见识到两种不同的异能相斗,正是叹为观止之际,却被这团白雾遮住了视线。
    “阿宝,快变小!”易卿让阿宝缩回宠物狗的模样,迅速将它抱入怀中,趁着白雾还未散去,人群慌乱的时候,撤掉水结界赶紧翻墙走人。他的精神力异能和水属性异能同时使用,早已经精疲力竭,此时若不再跑,也撑不了多久。
    易卿千算万算,算漏了景西并不是个普通人,怎么会轻易让他在眼皮底下溜走。易卿翻墙而去,很快有一道身影踩着军靴跟在了他后面。
    景西的异能也接近力竭状态,即使他想用闪电劈在易卿的脑门上也是有心无力,只能加快脚步地追赶。
    两人你追我赶,终于还是景西的身体素质更好,速度要快易卿一步,两人距离只有短短不到数米。
    景西从腰间拿出枪套中的手枪,边跑边抬起了持枪的右手,瞄准了易卿的背部。
    好在易卿虽然水属性异能无力用出来,精神力感知却是一直没有散去的,感知到自己有危险,他在景西朝他扣动扳机的那一刻弯腰单手撑地,借助着一直向前跑的惯性,打了个滚,险险躲过了那一枪。
    “砰——”地一声过后,景西这枪射空了,他再接再厉地继续抬起手,想要再补几枪,哪知突然脚下震动起来,景西身形一晃,整支枪从手中直接飞了出去。
    这个震动让易卿也差点摔了一跤,他赶紧停了下来,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就在他们两人错愕的这几秒,地面又开始重新震动起来,而且越来越强烈,易卿一阵天旋地转之后,才意识到这是在地震。
    随着一声巨响,已经有一些不牢的建筑设备开始倒塌。
    见易卿站在原地,景西根本不顾是不是在地震,狞笑了一下便朝着他冲了过去。


  ☆、【103】 意外的地震
  易卿紧紧抱着阿宝,地面的晃动让他也跟着一同摇晃起来,恰好闪过了景西的拳头。
  发现自己被人偷袭,易卿怒视着对方骂道:“都什么时候了还顾着对付我,你脑子是不是有坑啊。”
  易卿发脾气的样子看得景西愣了愣,他蹲下身子稳住身形,斜睨了易卿一眼,没有再继续动手。
  大地剧烈地晃了几下之后,终于慢慢消停,停止了强烈的震动。
  他们所在之处是一个废弃篮球场,旁边年久失修的篮球架因为刚才的地震,而被震得倾斜了一半,篮筐挂在上面摇摇欲坠地晃动着。
  地震虽然暂时停了下来,但两人都没有走出篮球场,而是在原地等待了一会。
  十几分钟之后,地面再次开始震动,跟刚才地震的程度比起来,这次的震动更加强烈。
  不牢固的建筑开始倒塌,房屋倒塌时发出来的巨响震耳欲聋,空气中弥漫着厚厚的灰尘。
  刚才倾斜的篮球架彻底砸了下来,砸在地面的位置与易卿所在之处仅离几步之遥,金属刮到地面的声音格外刺耳,惊得他蹲在地上,单手捂了捂耳朵。
  强烈地震持续了几多分钟之后终于停止,易卿精神力突然感知到有高级丧尸跑进了感知范围内,他警惕地看了看四周,二话不说起身就往其他的地方跑去。
  景西见易卿一动,立即毫不犹豫地跟在了他后面,两人离开后,原来的位置裂开一条很长的裂缝,半边篮球场都塌进了地里。
  “咳咳。”易卿捂住嘴巴,却还是觉得呼吸进大量的灰尘。不安的感觉越来愈强烈了,他不能耽搁时间,必须要马上离开这个地方。
  景西的手按住了易卿的肩膀,阻止他在危险中继续乱窜,“你知不知道地震就该乖乖待在空地不要到处乱跑,嗯?”
  易卿看了景西一眼,侧身将肩膀从对方手中挣脱出来,有些莫名其妙地道:“你这个人很奇怪,刚才一直想杀我们,怎么突然好心跟我说这些?”
  “跟你说是看得起你。”景西宝蓝色的眼睛微眯着,下巴习惯性稍稍抬起,又恢复了他一贯的自视甚高的模样。
  瞧着景西这副欠扁的德性,易卿说话也毫不客气,“还真不用你看得起,麻烦别挡住路。”
  景西继续阻碍着易卿跑路,好奇之前易卿所用的异能,“你刚才操控的那是什么技能,你又是什么时候能够操纵它的?”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被景西这么一耽搁,又浪费了一分钟,易卿有些不耐烦了,刚好异能有所恢复,他右手掐出个指诀,足球般大小的水漩涡从手边聚起。
  景西动作不比他慢,也立即召唤一道小闪电将水漩涡击散,“如果你回答我几个问题,以后我不会再找你们几个的麻烦。”
  “谁稀罕。”易卿根本不相信景西所说的话,见自己的水漩涡被打散,他重新掐了指诀,这次聚起了足足有一个成人那么大的水漩涡。
  水漩涡高速旋转着,四周围的水花溅射开来,景西这种人即使是在刚才的地震中也尽力保持着自己身上的整洁,感觉到水珠溅到身上打湿了他的衣服,自觉退了几步与易卿拉开距离。
  易卿达到目的,将水漩涡挡在他和景西之间,警告道:“若再过来我便将水全部泼你脸上。”
  景西冷哼一声,嘴角恢复自信的笑容,四道闪电便召唤了出来将水漩涡困在中间,“之前太小看你了,现在你认为自己在我面前还有优势可言?”
  易卿手上的伤口已经止住,且现在的水漩涡并不是药池泉水所化形,威力确实很一般,在景西闪电炙热的高温下,水漩涡很快便瘫得不成形。
  “别得意太早。”易卿同样也笑了,本来就俊俏的脸,因为这个笑整个人看起来特别耀眼。他引出大量药池泉水,掐指诀重新结出一道水漩涡。
  这次聚集起来的水漩涡跟刚才大小无异,但只有易卿知道,它们威力上的差别,不止一星半点。
  “吼——”
  随着一声怪吼声,丧尸已经追到了他们附近,正在斗异能的两人都面色一凛。
  正悬浮在空中的闪电与水漩涡同时向飞奔而来的丧尸袭去,快速奔跑中的丧尸躲避不及,被两种异能同时攻向面部,一团浓浓的白雾散去后,丧尸完好无损地站在那里。
  “……”
  易卿痛心疾首,他怎么就忘记了两种异能相克的事,之前与景西斗就让异能竭力了,好不容易恢复了一些异能,辛苦结出的水漩涡居然就这么白白浪费掉。
  “你在旁边待着,别插手。”景西瞥了易卿一眼,反而嫌弃他碍事。
  易卿一听,倒是乐得轻松,心里还不免幸灾乐祸一下。景西的异能之前也用到竭力状态,此时还死要面子,非强行撑着和丧尸战斗,必定没有好果子吃的。
  景西开始集结闪电,丧尸停顿了片刻,也终于选定了它的目标,伸着利爪,直扑易卿而去。
  “你的目标应该是他!”易卿急急忙忙引出药池泉水在自己和阿宝身上套上水结界,然后结出一道巨浪击打在丧尸身上,将迎面扑来的丧尸给打了回去。
  之所以丧尸会攻击易卿,是因为阿宝伤口上的献血味**了丧尸。但高级丧尸懂得思考,见一击不成还差点受到重创,立即转移目标,将翻白的双眼朝向了正在聚集闪电的景西。
  见丧尸转移目标,易卿松了一口气,他刚才结水结界和那道巨浪又耗费了不少异能,如果丧尸死咬着他攻击,估计他也撑不了多久。
  景西已经聚集起两道巨型闪电,嘴角勾起微笑,望着丧尸犹如看到一件宝贝,用他那略带磁性的动听声音唤道:“来吧。”
  两道闪电悬在丧尸眼前,像两条巨型的火龙,电流如火龙之爪,火光似火龙之嘴,有着随时都要将丧尸吞灭之势。
  丧尸犹豫了一下,两脚在原地踏了踏,为了它的食物,还是选择朝着景西冲了上去。
  景西引导着闪电挡在自己面前的同时且向丧尸袭去,丧尸狼狈地躲闪着,但它的动作极快,好几次闪电要击中它的要害之时都被它错身躲过。
  不过景西也不是吃素的,竭尽自己的异能又重新聚起第三道闪电,准备一次性解决丧尸,不想再将战斗时间继续拉长。
  第三道闪电一出,便立即击中了丧尸的左手臂,它发出一声恐怖的叫声,整个大地都为之颤抖。
  随着这一声恐怖的叫声,丧尸的体型开始往更大膨胀,竟又增加了半米之高,手上的利爪也增长数倍,变成了蓝绿色,它面向景西,愤怒地咆哮起来。
  丧尸变得更加强壮之后,脚步踏在地上发出一声声“咚咚”巨响,它不再惧怕景西的三道闪电,疯了一般冲了过去。
  见丧尸不再躲闪,景西将三道闪电合为一道,直取冲过来丧尸的面门,丧尸受到电击,浑身被烧焦,但它仍未止住前进的脚步,死也要往景西身上扑了上去。
  关键时刻景西异能刚好完全竭尽,闪电没有异能支撑瞬间消失,他整个人都处于虚脱状态动弹不得,丧尸的利爪朝着他的胸口一爪挠了上去。
  易卿知道自己再不出手对方必死无疑,在丧尸第二次要出手时,他快速聚集出一道水墙,犹如惊涛骇浪之势向丧尸拍去。巨浪威力不小,将本来就受到闪电重创的丧尸给直接拍飞了出去,借着丧尸被拍走的空档,易卿单手扶起了景西,讽刺道:“快被丧尸抓死的景西长官,还走得动吗?”
  景西用力咬咬牙,逞能地站了起来,宝蓝色的眼睛瞪了易卿一眼,却没有推开易卿搀扶着自己的手。
  就在两人准备撤退之时,地震再次来临,地面毫无征兆地裂开一道巨大的口子,裂口正好在易卿脚下,他不小心脚一歪,直接拽着景西从裂缝中掉了进去。
  掉下去之时,易卿来不及多想,将阿宝用力往上一抛,抛回了地面上,而他和景西则沿着裂缝,跌跌撞撞像是掉进了无止尽的深坑一直往下滚落。


  ☆、【104】 溶洞奇遇
  在往下滚落了很长一段时间之后,易卿感觉自己的屁股跟什么东西剧烈的撞击了一下之后,终于停止了下来。
  “咚”地一下,景西的军帽还砸到了他的头上。
  玛德,这个景西果然是个扫把星,碰到对方之后就一直没好事。
  易卿觉得自己全身上下都要被撞散架了,特别是刚才掉落的期间他还不小心碰了头,疼得他现在都还没恍过神来。
  他和扫把星从地面的裂缝里好像掉进了一个奇怪的地方,四周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见,好在空气不算太稀薄,虽然呼吸有些不顺畅,但还不至于窒息。
  易卿暂时全身处于半瘫痪状态基本不能动,只能用精神力感知将周围的情况了解一下,他的精神力刚探出去,便察觉有东西从刚才他们掉下来的缝隙也跟着一起下来了。
  不会是巨石吧,这么高位置掉下来还不砸死人去,易卿也顾不了全身还在疼痛着,支起身子往侧边翻了个身。
  随着“啊”的一声惨叫,从缝隙中掉下来的东西正好砸在了旁边的景西身上,将昏迷中的人给直接砸醒。
  “嗷嗷。”
  易卿在一旁幸灾乐祸地笑得正欢,听见熟悉的犬吠声响起,他的笑容僵住,手往景西那边伸了伸,“阿宝?”
  “嗷嗷。”又是两声叫唤,易卿伸出去的手得到了回应,阿宝跑到了他身边,舔了舔他伸出来的手指。
  “你有没有受伤?我不是将你扔上去了,你怎么又下来了?!”
  听到易卿的责骂声,阿宝知道自己又犯傻闯祸了,不敢再嚎,舔了舔易卿的手心赔罪。
  易卿痛苦地坐了起来,将背上的工具背包脱了下来,大概是不小心触到了某个地方的伤口,疼得他呲牙咧嘴。
  稍稍休息了一下,疼痛没有那么剧烈了,他才打开背包,从里面将照明灯掏了出来,找了个稍微干燥的地方安装下去。
  强力照明灯亮起,周围情况一览无遗,他们掉进的是一个巨大的溶洞之中,溶洞四周到处都是坑坑洼洼的水槽,非常潮湿。一根根像巨型利牙的钟乳石悬挂在溶洞顶部,时不时有水滴滴落下来,敲打在岩石或者水洼里,演奏出天地间最原始自然的旋律。
  然后与这些场景格格不入的是,溶洞中间有一条像人为修砌起来的路,这条路修得很有技巧,基本避过了头顶钟乳石和地面上的水洼位置,一直弯弯曲曲延伸到看不见的尽头都未曾出现断开部分。
  “嗷。”阿宝凑到易卿左腿的位置嗅了嗅,然后轻轻地叫唤了一声。
  易卿回过神,看了阿宝一眼,迟钝地发现自己裤子的左边裤管全是血渍,他动了动两条腿。
  右腿不痛不痒还能弯曲正常使用,左腿却毫无知觉。易卿整个人顿时心都凉了一截。
  “你还好吗……”
  跟景西曾经略带磁性沙哑的声音完全不同,此时的景西声音软绵绵的有气无力,听起来格外虚弱。
  易卿正在想办法怎么处理自己的伤口,不爽得很,假装没听见对方在叫他,自顾自地从工具背包中拿出剪刀,开始剪自己的裤管查看腿的伤势。
  从外伤上看,易卿的左腿并没有非常严重,只是表皮刮了几道口子,他估摸着应该是里面的腿骨断了。
  现处在末世之乱时期,到哪去找医院治疗,更何况他们怎么从这个该死的地方出去都成问题,想到这里易卿有些绝望了,摸了摸阿宝的耳朵,戳着它湿润的黑鼻子道:“你说你怎么这么笨,一起跳下来送死。”
  “喂。”景西的声音再次响起,这次说话比之前显得要更加吃力,“我好像被感染了,能不能帮我一个忙……”
  易卿本来打算继续晾着对方不管,但听到景西说自己被感染了,眼睛顿时瞪大了几分,看向了躺在旁边跟他一样动弹不得的某人。
  “帮什么忙?”
  “在我变成丧尸之前,杀了我。”
  易卿没想到对方会提出这样的要求,看了看被感染的景西。景西是中西混血,皮肤非常白皙,但此时整个身体却呈现紫黑色,宝蓝色的眼睛上像是蒙上了一层淡淡的白雾,整个人都在抽搐着。
  虽然和其他人感染情况有所不同,但景西确实是在慢慢变异。
  气氛瞬间变得更加凝重起来,易卿现在左腿断了,根本不敢再挪动位置,他想帮景西一把也显得力不从心。
  看到在原地沮丧趴着的阿宝,易卿灵光一闪,召唤着阿宝站起来,“阿宝,过来。”
  阿宝起身,乖巧地蹭到了易卿手边,易卿从空间拿出一瓶装有药池泉水的水瓶拧开盖子,让阿宝咬着瓶口,然后拍拍阿宝的屁股,指了指景西,“阿宝,你是聪明的异兽,明白我的意思对不对。你现在过去那个人身边,将这里面的东西倒在他的伤口上。”
  阿宝咬着水瓶走到景西面前,歪了歪脑袋,泉水没倒出来,它便将瓶子放在了景西的胸口受伤位置处。
  “对,阿宝做得很好,继续弄倒瓶子。”知道阿宝和沧厄到底是不同的,易卿没有对它有太高要求,一步步地鼓励着它继续。
  阿宝用鼻子顶了顶瓶子,瓶子被它撞到,顺着景西的胸口滚落下去,药池泉水从瓶口淌了出去,流了一地。
  易卿抚额,见计划失败,景西的神色更痛苦了,赶紧又从空间拿出一个塑料舀水的大勺,将药池泉水注入其中,招呼阿宝再次尝试,“阿宝咬紧,千万别掉了。”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末世抢粮小分队 by 落语漫漫(上) 下一篇:重生之幽灵电脑系统 by 姜太婆钓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