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其他

澳门美高梅网上娱乐平台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文案:

爱攀高枝的“好”母亲,和他那个抛弃自己的姓就为了抱妻子大腿的“好”父亲,还有将他毫不犹豫就抛弃的那个男人,那个他记忆中总是宛如白月光一样的人。

他以为不会再见到这些人时,那个总是穿着白衬衣的人却把所有的遗产都留给了他,当年不就是这个人为了钱将他交给他**的父亲吗?但是随着重新相遇,他发现事情并非是他所想的那样,可是当误会解开时那个人却真的永远地将他抛下了。
 
如果有下辈子,换我来守护你!
 
外高冷内宅白衬衣美受×外冰山内忠犬总裁攻
 
男主不渣,男主不渣,男主不渣,听说重要的事情要说三遍。
 
主攻文
 
男主前期名字为覃(音秦)尚云,后面才改为方尚云。
==========================================================
☆、上京市
 
  上京市这个寸土尺金的地方,是华国的最核心的城市,聚集了这个国家最有实力的人物,无论是政界、军界还是商界的顶尖人物都在这里,国内有媒体曾经戏说“如果有颗导弹落在在上京市,那么这个国家就毁了”,这句话毫不夸张但是聚集这么多重要人物的地方安保工作怎么可能会差呢。
  华国所有人无不向往这个充满钱权的地方,每年都有许多经营失败的人离开这个梦想之地,但同时有更多渴望成功,渴望能在这个地方占有一块立足之地的人慕名前往,即使生活多么艰难也希望能够留在这个地方。
  正因为有源源不断的人前往,所以造成了上京市的寸土尺金,有人说“如果以一名工薪族的身份想在上京市拥有一个普通公寓的厕所,你要不眠不休不吃不喝工作100年”,要想在上京市留下来就要不断地向上爬。
  覃家作为华国商界的领军者,自然不会放过房地产这一块大蛋糕,尤其是上京市的房子长期都处于被人哄抢的情况,往往楼房还未建好就已经全部销售一空。而作为覃家的继承人覃尚云在上京市拥有好几套高级别墅就不足为奇了。
  覃尚云现在就在他旗下开发的御园小区中的一栋别墅,这栋别墅的内部装修以黑白为主,里面空旷宽大除了具有一应具有的必需品外,没有一样显示主人特色的装饰品,就像经专人精心装饰的样品房,而事实上这栋别墅就是覃尚云用一个电话让肖助理为他在这个保密性不错的小区留下的,然后一切的内部装修、电器、生活用品都是交由手下的人布置。
  对于覃尚云而言他并没有家住哪都一样,所以他从不把心思花在这些小事上。虽然整栋别墅每天都打扫得纤尘不染,但是整栋别墅里的用品都像新的一样,没有一点人气,可见覃尚云只是偶尔来一次。
  现在这栋别墅就如外面的黑夜一样漆黑一片,但是主卧传来阵阵**的低喘声和呻(吟)声,覃尚云用力地深挺着,目光幽深地凝视身下的人,眼中并未有情动的迷乱,甚至是清明中带着点深思。
  身下的是覃家经营的鸿飞传媒中的当红小生傅向谨,皮肤白皙五官精致,正是现在流行的样貌,在娱乐圈打滚几年后凭着一部戏的角色爆红。当初会看中这个人都是因为在一次偶然中路过《白月光》剧组时,看到傅向谨穿着白衬衣黑西裤,一双桃花眼因为笑容微微向上挑带着几分似曾相识的感觉,干净的气质中却带着几分惑人的妩媚。
  覃尚云当时向傅向谨稍微询问了几句,当晚傅向谨就出现在他出差时居住的酒店客房里,当看到傅向谨眼中带着几分羞涩几分魅惑望着他时,覃尚云眉头微微颦起但眼中不透任何情绪,如果是覃尚云身边的肖助理看到就知道这代表着厌恶。
  覃尚云知道在那个圈子里混没几个是干净的,虽然对这个面前透着几分干净气质的青年的好感已经烟消云散,但平常沉寂的心此时却莫名地叫嚣着,最后不需经过考虑当晚就粗鲁地对待这个青年一整晚,覃尚云早上离开时看着床上带着几分狼狈的青年,唇上不自觉带了几分嘲笑,不知道是嘲笑傅向谨还是嘲笑自己。
  覃尚云回到上京后就与傅向谨保持着这样的关系,今天早上某些有心人将曝光了傅向谨的整容的报纸放在自己的办公桌上。覃尚云早就隐隐觉得傅向谨的样貌有问题,在娱乐圈中整过容的不计其数,即使是某些已经出名的明星为了看上去更精致都会冒着风险去微调。
  虽然早就知道但是被那些有心人这样记挂干涉自己的事还是十分恼怒,而当看到傅向谨过去的对比照后,发现那双曾经吸引他的眼睛也是假的后,那些有心人这次真的算计对了。
  说来可笑虽然覃尚云最喜欢傅向谨的就是他的眼睛,但是每次做时都喜欢用后(入)式,就是因为不想看见他的眼睛,因为覃尚云心中觉得不对,那双眼的眼眸不对。
  听着身下的人的娇吟带着几分刻意的**,覃尚云心中的厌恶更甚,几个深挺发泄过后,覃尚云不带一分感情冰冷地说:“这次是最后,你想要的那部电影的角色会给你的,如果不够可以找我的肖助理开个价。”
  傅向谨听到这话后,身体紧绷,好不容易攀上的关系,怎能这样断了。傅向谨眼中隐忍慢慢转过头,带着几分楚楚可怜说:“为什么?我哪里做得不够好,我可以改......”
  傅向谨一阵静默过后,用力捉紧身下的床单,带着几分激动哀求到“我爱你,只要能留在你身边就够了,不要抛弃我好吗?”
  覃尚云冷冷地注视着因为激动满脸通红的傅向谨,“演技不错,看来这次的角色你能胜任”。
  傅向谨脸色煞白,看着覃尚云仿佛能看透一切的眼睛,傅向谨害怕覃尚云知道了他背着他做的事,但是傅向谨不想就这样断了这段关系,带着几分侥幸的心理,继续哀求甚至带着几分凄凉“我不是演戏,我是真的爱你,求你让我留在你身边。”
  覃尚云这时眼中的厌恶透露出来,他知道傅向谨这段时间凭着他们的关系在这段时间抢了不少其他人原定好的角色,这些覃尚云都不表态算是默认了他的行为。
  但是傅向谨居然还示意他的经纪人向媒体透露他们是恋人关系,覃尚云不介意傅向谨利用他的身份得到某些好处毕竟两人是交易关系,但是覃尚云却恼火于傅向谨手伸得太长,想用舆论将他逼迫承认两人是情侣关系。覃尚云知道傅向谨想利用舆论,如果覃尚云断了两人的关系那么媒体就揭露他是一个如何玩弄感情的人。
  但这想法太天真,上京市一部分的媒体是覃氏旗下的,另一部分也要看覃氏的眼色,这种小手段那些见惯风浪的编辑怎么可能看不出来,敢报道出来还想不想在上京混了。
  “你手伸得太长了,马上滚。”
  一句话傅向谨就知道覃尚云知道了他所做的一切,但还是不死心的说了一句“我做的都是因为我想留在你身边”。然后看到覃尚云毫无反应,他知道此时不能违背覃尚云说的话,但是难保有一天覃尚云会记起他,怎么说他都是留在覃尚云身边最久的人,现在傅向谨只能先穿好衣服离开,往后再作打算。
  傅向谨离开后覃尚云看着原来洁白整洁的床单变得皱巴巴的一片狼藉,心中就觉得一阵厌烦,看来今晚又只能到客房将就一下了。
  第二天早上因为昨晚睡得不好覃尚云的精神不太好眉头微微颦起,过来接覃尚云去开会的肖助理就发现他们的总裁今天心情不好。看来今天又得夹紧尾巴做人了,虽然给覃氏总裁做助理人工高福利好,让外人羡慕不已,但是他们的总裁真的太高冷了一年下来好心情的没几天,站在总裁身边长期处于高压气团。
  还要下班后恶补微表情知识就怕不小心惹到总裁,那么整天都要跟着一台人形冷气机移动,虽然只要不犯什么错总裁就不会有所表示,但是真的是亚历山大啊!时时还要应对想攀高枝的妖精们的眼刀子,这是要提前衰老的节奏吗?T^T
  肖助理在车上一边心中哭诉精神脆弱,一边一本正经脸上不显山露水地汇报今天的行程。(所以说面瘫什么的,是可以传染的-_-|||)覃尚云自然不知道手下肖助理的哭诉,面无表情地听着肖助理的汇报,当听到张律师时才有点反应。
  “下午3点,与张律师有预约。”
  “张律师?”
  “是的,张律师就是张鹤律师,上京市最大的律师事务所的创办人。他上个月就已经预约了,是关于一份遗产的转让。”
  “谁的?”
  “张律师并没有说明,说要面议。”下班后的研究果然没有白费,凭着毫无语气修饰简单的几个就能明白总裁的话,肖助理在自己的心中偷偷按了一个赞。
  覃尚云的疑惑更深了,张鹤他不是不知道,还挺佩服这个凭着自己努力在上京市占有一席之地的人,张鹤在律师界被誉为诡辩天才。张鹤创办云鹤律师事务所后就转到幕后,律师所做大后张鹤就不怎么参加应酬了,实际上覃尚云并没有跟他见过面他的消息都是从别人交谈时听到的。
  现在张鹤居然亲自跟他面议一份遗产转让书,而且在收拾了他的**父亲覃劲雄后覃氏早就落入他的手中,他的血亲在前年就是他的父亲因病逝世后就一个不剩了,那些跟他没有血缘关系的覃家人对他恨之入骨,还有谁会转让遗产给他?
  脑中快速闪过一个白色身影,覃尚云马上就否定了,怎么可能是哪个贪财的人,唇上有自觉地露出嘲笑的意味,那个人不过大自己九年也就四十七岁刚过壮年,而且他为了钱将自己抛弃了还会那么大方将遗产给他,要留也要留自己的孩子吧。本来带着几分嘲笑意味的唇上透着几分难以察觉的苦味。
  身旁一直偷偷观察总裁微表情的肖助理,看到这从未见过的表情,虽然表情细微但还是能发现与过往见过的表情是不一样的。顿时觉得十分苦逼,不是面瘫吗?这表情算什么?是几个意思啊?(总裁的心思你不要猜)
  作者有话要说:  新人新文,有什么不妥当的地方欢迎提出。男主在重生后才改名为方尚云,前面的几章是上一世的名字覃尚云。
 
 
☆、遗产
 
  在与张律师的面议之前,覃尚云都按照肖助理安排好的日程进行,毕竟是覃氏的总裁可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去想多余的事。覃氏在覃尚云接手之前一直都是他的父亲在打理,而当时的覃氏也并没有现在那么强盛,虽然在当时的上京也是数一数二的集团,但与现在人人承认的商界领军人的地位还有一大段距离。
  覃尚云接受覃氏后就将作为覃氏起家的木材产业转卖了,因为当时覃氏手握的木材产业已经败落,每年都需要额外的开支去支撑这个入不敷出的产业。覃尚云的父亲留着这个产业不过是为了面子,当覃氏到了覃尚云手里一切就不同了,覃尚云除了他的入赘父亲以外,与整个覃家的人都没有血缘关系,对待起拖后腿的自然不可能讲情面。
  覃尚云的眼光独到,在房地产兴起前就大力投资楼盘开发,之后又发展盈利丰厚的传媒业,同时将原有的餐饮产业转向开发酒店产业,现在的覃氏集团旗下的产业渗透到衣食住行各个方面。作为覃氏的继承人每天都要处理不同产业的重大决策,自然没有时间浪费在这么个小小的疑惑。
  覃尚云结束房地产业的年末决策会议时已经下午4点了,因为房地产已经是现在覃氏盈利最高的产业,所以覃氏的股东们都全部出席,因为一些问题上的争论使得会议大大超出了原定的时间。长时间的会议也让覃尚云脸上稍带疲惫但眼睛依然清明冰冷。
  “接下来是什么?”
  “与你预约下午3点的张律师现在还在会宾室等着,但你还有15分钟就要出发去鸿飞的年末会议,预约是推掉还是现在接见?”肖助理听到总裁的提问后,毫无间隙地做出了回答。
  覃尚云想到张鹤在上京市的地位,还有那份充满疑惑的遗产,思考一番后做出决定,“让他进我办公室”。
  “好的”
  覃尚云做出决定后就埋首于办公桌上的文件,这些文件都是下个会议的相关决策事项,事关鸿飞传媒未来几年的走向,而鸿飞传媒是由他亲手建起的自然更为重视。能在覃氏集团原有的基础上稳住原有的产业,只能证明他的能力不错,但是覃氏在他的管理下日益壮大才能说明他眼光长远,能力卓越。也只有这样才能堵住那些总拿他的与覃家关系说事的人的嘴。
  张鹤在会宾室等了一个小时后,本来想起在医院里苍白虚弱的连锦就心急如焚,怒从心起。更想起覃尚云这几年不闻不问的,而且虽然当年有些说不清的误会,但是当时连锦的情况已经到了如此危机的情况下,在他身边的覃尚云却毫无察觉,想来覃尚云也不过是自私自利的人只着眼于自己的得失,却看不到连锦的痛苦。
  原本的愤怒化为嘲讽,嘲笑覃尚云的自私,嘲笑连锦的付出在覃尚云眼中不值一文,也嘲笑插手管这破事的自己。
  当张鹤打开办公室的门时,就看到在硕大的办公桌前的覃尚云,虽然覃尚云微微低着头却能看到起深刻的五官英挺的眉毛,当冰冷的眼睛直视着自己的时候,即使在上京见惯大人物的张鹤心中也不由得一震。
  不带半点感情的眼睛大胆锐利地打量着自己,覃尚云38岁就坐上了覃氏总裁之位并且带领覃氏成为商界的领军人,通身的气势是难以遮掩的。
  张鹤顿时明白了为什么那么多女人在明知道覃尚云厌恶女人时,依然使劲手段想要攀上他。那英俊的外貌,压人的气势,商界的领军人的地位这些都吸引无数男女想要拜倒在覃尚云的西裤下。
  当张鹤走进来的时候,覃尚云就打量着这个穿着一板正经的黑西装一脸儒雅年约40岁的男人,明明没有见过但却有种熟悉的感觉。张鹤在覃尚云的打量下淡定地坐在覃尚云的前面,慢条斯理地将一份文件放到桌上,然后带着嘲讽的口吻说到“覃总真是贵人事多啊!”。
  覃尚云无视张鹤的话直接翻开桌上的文件,文件上写着遗产转让,细细看着,当看到“连锦”两个字时覃尚云心中一震不是没有想过是他,但真正看到时心中还是免不了惊讶,不过想起他曾经所做的事时,嘴角不自觉地扬起毫不掩饰地露出嘲讽的意味。
  张鹤毫不意外覃尚云的嘲讽,不过心中的不屑更甚,如果覃尚云真有一点把连锦放在心上就不会忽视当时连锦的情况,更不会不追查当年的事,不过是害怕接受被人抛弃的事实的胆小鬼。张鹤想起连锦拜托自己时候眼中流露的哀求和痛苦,不自觉叹了一口气。
  “这里有两千万是连锦这些年自己写书赚的,另外一百万是当年你爸硬塞给连锦的现在分毫不差地还给你,还有23万是你离开不久后你母亲的房子被征收后补尝的。”
  覃尚云听着张鹤的话,想起是什么时候见过这个人了,当年连锦曾经带自己去过连锦长大的孤儿院,当时孤儿院里有一个男孩只比自己大几岁总是用仰慕的眼神看着连锦,当时自己心里就十分不舒服,有种属于自己的东西要被抢了的感觉。
  没想到这个男孩就是张鹤现在的大律师,依然如往昔般跟着连锦的后面,当年心中的不舒服又涌起,“我不缺这些钱,他不是喜欢钱吗,让他自己留着。”语气中带着自己也不察觉的怒意。
  “当年的事真的就是你所想得那样吗?你就是个自私的人,整个世界里只看到你自己,连锦真的是那样的人吗?还是你覃总就是这样的蠢,以为事情就是你父亲说的那样,连锦收了一百万把你卖了,只要想想连锦是怎样的人就知道不可能做这样的事。”
  张鹤听到覃尚云的话后,心中的愤怒汹涌而出,咄咄逼人地质问着覃尚云。想起连锦这几年的付出,就替连锦感到不值。最在意的人对自己的付出毫无察觉,还把自己想成这样不堪的人。
  “这些钱你爱要不要,反正现在连锦患了胃癌时间不多了,这些钱拿着也没用。我只完成我的工作。”
  当说到连锦时间不多时,张鹤自己想起现在躺在病床上苍白无力的连锦时,心中不由得一软,语气有些无力地说到“覃尚云有时候看到的也可能是假的,连锦是怎样的人你自己清楚,你只是害怕接受被人抛弃的事实……希望你能去看连锦一面,即使是为了让自己以后不会后悔也好。”张鹤说完后将连锦所在的医院地址留下后转身就走了。
  覃尚云听完张鹤的话后,脑里就不断回旋着一句话“连锦患了胃癌时间不多了”,手不自觉地紧握着微微颤抖着,当稍微镇静些时想起张鹤最后的话“有时候看到的也可能是假的”。
  当年是自己误会了连锦吗?的确当他被覃劲雄接回后因为受到覃劲雄的虐待,对于将他交给父亲的连锦心中充满恨意,一手将他救出的人是他,另一手将他推进深渊的依然是他。
  痛苦让他一直都将连锦这个人埋葬在记忆中,用忘记去逃避自己被抛弃的事实。这个方法的确不错二十年来自己也不在想起过这个人,心中的刺痛不再,那个人的面容已经模糊。现在想起那个对别人总是冷冰冰的对自己时总是笑得一脸温和,或许自己真的就像张鹤所说的那样自私吧,只看到自己看不到别人。
  “总裁,是时候去鸿飞的会议了。”肖助理走进办公室后又看到覃尚云昨天脸上带着自嘲和苦意的表情时,就推测出覃尚云是因为遗产的事,毕竟今天早上提到遗产是就是这样的表情。
  “会议延后,现在备车去这个地址,并帮我调查一个叫连锦的人,我要详细的报告。”
  听到覃尚云的话肖助理明显呆了一下,鸿飞是由覃尚云一手建起的,肖助理知道覃尚云对鸿飞的重视程度,现在要推掉重要的年末决策会议,好像还是因为一个人。
  在覃尚云身边多年的肖助理还从未见过覃尚云把什么人放在工作之前的,现在忽然听到这样的命令肖助理以为自己因为压力过大出现幻听了。
  覃尚云没有听到往昔的回应,抬眼看到明显在发呆的助理,声音略冷说到“要我重复一遍?”。
  肖助理听到彻骨寒冷的声音,浑身打了个激灵。
  “抱歉,马上准备。”
  覃尚云看着肖助理出去后,嘴角的苦意更深,看来自己并没有自己所想的这么不在意记忆中的人。脑海里那个总是穿着白衬衣的形象越来越清晰。
  
 
 
☆、连锦
 
  年末为了迎接新的一年街上早早就挂起了新年装饰品,街上都是出来采买年货的人,脸上都挂着幸福的笑容。当覃尚云坐着车望着窗外时,心中却一片冰冷,有多少年自己已经没有过新年了,好像要从离开那个人的那一年算起吧。
  与连锦生活的时间其实不算长,但跟连锦相处的那几年才算是最像与家人的生活。被覃劲雄接回后每年的新年都是各自过的,在覃尚云还无力反抗时,两人相见都是覃劲雄单方面的虐待辱骂,等覃尚云有能力时两人已经是势成水火不是冷嘲就是热讽。
  覃尚云从记事起有关于家人的美好都是从连锦那里获得的,所以在覃劲雄嘴里知道连锦因为一百万将他抛弃时,覃尚云感到十分的愤怒过去的种种美好就像自作多情一样,自己沉醉在连锦对自己的温柔中,像小丑一样。
  从覃氏总部到上京市人民医院不是很远,虽然上京市的交通堵塞严重,但不过也是十几分钟的事。覃尚云下车后看到就是一家再普通不过的医院,以连锦两千万的身价虽然远远比不上京市的巨富,但去一家更为不错的医院却是绰绰有余的。
  覃尚云脚步不停向着连锦的病房迈进,但越来越靠近病房时脚步不再如往常一样镇定沉稳,当走到病房门前时更是停下了,覃尚云不知道要如何面对病房里面的人,是该质问他当年为何放弃他,还是对误会他表示歉意,在商界一想杀伐果断的人这一刻内心犹豫不定。
  出去打水回来的张鹤看到了覃尚云站在病房门前不动眼中流露出犹豫不决的表情时,想起这段时间圈子里传出覃尚云与傅向谨是恋人关系的绯闻。从照片上看到的傅向谨与连锦有几分相像,尤其是眼睛除了眼眸的眼色不一样整双眼的轮廓几乎一样。张鹤并不相信覃尚云与傅向谨真的是外界所说的那样是恋人关系,最多是傅向谨是被包养。
  张鹤此时对于覃尚云的冰冷有了不同的想法,或许覃尚云并没有如他所想的那样并不在意连锦。不过连锦的时间不多了,如果两人错过了就错过了,但两人在这时才认清彼此间的感情却会更加的痛苦。痛苦的从来都不是一直都在深渊中,而是明知本可以轻易获得的东西却在清醒时发现机会不再。
  看着站在门前岿然不动的覃尚云,张鹤无奈地叹口气提着暖水瓶打开了房门“进去啊,杵在这干嘛,挡风啊?”。
  覃尚云扫了一眼张鹤后就跟着进了房门,进去就看到有个人躺在了床上,走近些才看清床上的人,此刻眼中紧闭着眉头蹙起像在做噩梦。消瘦的脸颊苍白的脸色都显示出这人的健康状况非常不好,但精致的五官纤长浓密的睫毛一如记忆中熟悉的样子,岁月在脸上留下的印记并不多。覃尚云看到连锦比起记忆中更多了几分脆弱无力的样子,心中最后的怨恨都消散了。
  覃尚云无视张鹤直接就坐在连锦病床前唯一的座位,目光专注地打量着已经睡着的连锦,手不自觉地拂过连锦消瘦的脸庞,另一只手轻轻地握住连锦瘦得只剩下骨头的左手,轻声问到“可以治好吗?”。
  张鹤看到覃尚云一向冰冷的眼中泛起的柔和,隐隐觉得自己的猜测是对的,不过覃尚云应该也没有察觉自己对连锦抱有的感情吧。不然就不会那么多年都不再找过连锦了,心中为这错过的两人又再叹了一口气,张鹤觉得前半生叹气的次数加起来都不够今天的多。
  “不可能了,发现时已经是晚期,现在已经过去好几个月了,医生说现在最多也只剩下一个月了,随时做好离开的准备。”张鹤想到自己曾经如此仰慕的人,此刻虚弱地躺在床上即将离去,即使是接过许多悲惨案件的张鹤心中也不免泛起阵阵涩意。
  覃尚云听完后喉咙一紧,阵阵的苦涩涌到嘴边,原来轻轻握住连锦的手不由得收紧。收紧后手指触摸到明显凸起的异物感,认真一看消瘦的手比以前显得更加的纤长,苍白的皮肤下青色的血管显而易见,不过最让覃尚云惊讶的是原本光滑无疤的手在手腕处攀附着宛如一条肥大的蜈蚣的疤痕,仔细观察这道疤痕已经有些年月了明显是割脉造成的。
  覃尚云本来想要询问张鹤的,但这时覃尚云发现床上的人正慢慢地醒过来,覃尚云只能放开握着连锦的手,静静等着连锦醒过来。
  连锦悠悠转醒后就感到胃部一阵灼烧感,这几个月来长期被病痛折磨,胃癌带来的不能进食空腹的饥饿感,和胃部经常的疼痛,都已经让连锦习惯了,即使让医生过来也只是开一些止痛药一段时间过后疼痛感只会更加强烈。
  连锦蹙着眉头向四周看去想要喝些水,等视线更为清晰时看到了坐在床边的覃尚云,那个分开了二十年只能在报纸上才看到的人此刻就在眼前,连锦一时间以为自己还在梦中。
  他应该很恨自己吧,先是母亲的逝世离开了年仅十二岁的他,然后在十七岁时又被自己推到他的父亲身边。连锦知道覃尚云并没有外人看到的那样不在乎任何事,相反覃尚云对感情十分的敏感,这也是为什么当时连锦发现自己对覃尚云抱有那种隐秘的感情后迫不及待地将他推向覃劲雄。
  连锦抬起瘦弱的手,扬起嘴角笑得十分温暖“胃癌还会出现幻觉吗”,直到摸到覃尚云刀刻的五官感受到指尖处传来的真实的温热感时,连锦才知道面前这个穿着黑色外套比记忆中更成熟硬朗的人是真实的。连锦急忙收回手但被覃尚云一把捉住了,覃尚云捉住了连锦的手感觉到阵阵冰冷,在暖气充足的病房里感觉异常明显,对于连锦现在的情况有了更深的认识。
  连锦手腕处的伤疤被覃尚云触碰到后,连锦十分紧张看似随意地将手抽出然后放到被子下,覃尚云看着连锦淡蓝色隐隐带着一丝金色的眼眸透出略带闪躲的眼神,自然看出连锦的想法,也就没有去追问连锦。
  “感觉还好吗?”
  “嗯,还不错。”连锦忍着胃部传来的疼痛感舒展了眉心,扬起的嘴角笑得比刚才更加的柔和,消瘦的脸颊使眼睛看起来更大,眼下的卧蚕让一双桃花眼变成一轮弯月,淡蓝色的眼眸里的金色就像阳光不小心跃进眼里,使得整个人涌现出莫名的暖意。
  覃尚云心底一阵心悸,很早就知道连锦长得很好看,墨黑色的头发精致的五官白皙的皮肤自然美好,尤其是一双眼睛。连锦对着外人是总是一副冷冰冰的表情,这时的眼眸就像冰冷的寒湖深不见底,让人难以靠近。
  但是连锦对着放在心中的人是从来不吝啬笑容的,笑起来时弯月状的眼睛里淡蓝色的眼眸清澈见底,一泓冰蓝色的湖水就装着你一个人,眼眸的金色也越加明显就像照进湖底的阳光,让人温暖。
  覃尚云看着这个让人充满怀念的笑容,经过一段长时间的沉默心底的疑问最终还是忍不住问出口“为什么你当年要将我推给覃劲雄?”,语气中隐含的怨气显而易见,既然不是为了钱那是为了什么?是他妨碍了连锦过自己的生活吗?
  覃尚云知道以连锦的样貌和学历在当时要找个人过日子十分容易,但是覃尚云与连锦相处的几年里从来没有见过连锦与什么异性来往,如果连锦是因为自己的原因而没有找到合适的人也是十分有可能的,毕竟没有那个女的愿意跟着一个身边已经有个十几岁的孩子需要养的男人。
  但是连锦貌似在他离开后也没有结婚更没有自己的孩子,而且当时覃尚云离开时已经十七岁了,母亲与连锦约定时间也只到十八岁而且,距离约定时间只剩一年,还有一年他就能高中毕业自己出去赚大学学费。这是覃尚云一直想不明白的地方,一开始覃尚云并不是没有想过连锦有什么苦衷,但是无论哪一点都无法成为让连锦抛弃自己的原因。
  连锦听到覃尚云的问话后眼睛移向窗外像在眺望着极远的地方,苦意慢慢从眼中流露出来“当时的我没有能力也没有资格让你留在我的身边。”。说完后胃部传来更剧烈的疼痛,被子下的手捉紧身下的被单,眉头颦起嘴唇也苍白了几分,连锦却生生忍着他不希望让覃尚云看出来。
  打官司练就的惊人观察力和这几个月对连锦的陪伴,让在一旁静静观察两人的张鹤发现了连锦的异常,也明白连锦不想被覃尚云知道的想法。只能说到“连锦身体不好需要长时间休息,我们先出去吧。”,说着张鹤自己就转身离开病房。
  覃尚云以为连锦说的没有能力是指没有钱供他上大学,没有资格是指与他有血缘关系的覃劲雄相比,连锦只是因为与母亲的约定而将自己留下来并没有资格去管他的事。覃尚云也看出连锦比刚才苍白几分的嘴唇,但不了解连锦的具体情况只能听张鹤的话先离开病房。
  连锦在张鹤走出病房时眼里透出感激的目光,在连锦生病后张鹤帮了不少忙,覃尚云能来恐怕也有他的原因,直到覃尚云离开前连锦的目光依旧望着窗外。
  等到覃尚云也离开病房只剩他一人时,连锦紧闭着眼睛被子下蜷缩着身体紧握着拳头忍着胃部传来的剧烈疼痛,压下阵阵的恶心,连锦知道如果现在传出什么声音恐怕门外的人随时都会进来,反正生病以来这样的情况已经不少了,习惯后也不想麻烦其他人,反正做什么也没有用那不如一开始就不要麻烦其他人。
  即使是张鹤也只知道连锦犯病时会不舒服,因为连锦的隐瞒所以从来不知道连锦犯病时是如此严重。
  
 
 
☆、抑郁症
 
  覃尚云离开后跟着张鹤来到医院的餐厅,坐在张鹤的对面,一直盯着面前淡定用餐的人,张鹤无所顾忌地专注于消灭自己的晚餐。
  餐厅里的两人一个沉默地紧盯着面前的人另一个却像一无所觉地用餐,因为两个人无论是外貌还是衣着在充满普通人的人民医院的餐厅里都显得十分出挑,加上比任何人都盛几分的气势让餐厅里的人都偷偷打量着两人。
  等张鹤用完晚餐后擦擦嘴巴才给覃尚云一个正眼。
  “有什么事就问吧。”
  “连锦手腕的伤疤是怎么回事?”覃尚云仔细思考后,觉得那处伤疤怎么都不像是意外或他人造成的,只能是……
  “你自己也猜到吧。”
  对于连锦曾经自杀的事张鹤也并不隐瞒,而那处伤疤的位置和角度只要看过的人都不难看出来是自杀造成的,反正覃尚云要查也不是查不出来。
  “原因?什么时候的事?”
  “因为抑郁症,就在你离开后一星期,至于抑郁症的原因连锦不会愿意告诉你的我也就不说,想必覃总能自己查到。”
  张鹤说完后恶劣地扬起嘴角嘲讽着眼前的人,嘲讽覃尚云当年居然对连锦患了抑郁症都毫无察觉,想起当年还好自己及时发现不然连锦早就自杀身亡了。
  等送去医院后发现连锦手臂上分布着大小不一新旧不同的伤疤时,张鹤知道连锦并不是单纯的自杀而是精神也出现了问题。
  手臂上的伤口有些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应该在覃尚云离开的一个星期前或许更加早就已经有了,覃尚云明明就生活在连锦的身边,居然从未发现连锦自残的事,真是可笑。
  覃尚云听到后也十分震惊,抑郁症不可能是在他离开后才出现的,会严重到自杀的地步应该是有一段很长的时间了,而自己却毫无所觉。是连锦掩藏得太好还是自己太粗心呢?
  覃尚云现在才真正明白张鹤从一开始见到他就露出嘲讽的原因,明白张鹤说他自私的原因,还有连锦说的没有能力的含义,一个抑郁症严重到自杀的人又有什么能力去照顾他人呢。
  以连锦不喜欢麻烦别人有事只会自己扛的性格,恐怕是隐瞒自己的原因吧,覃劲雄出现的时间刚好,让连锦以为将覃尚云交给覃劲雄总好过留在自己身边吧,至少那时连锦又不知道亲生的父亲会这样虐待自己的孩子。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我家受每天都在重生[系统] by 木之羽(下) 下一篇: 重生之白月光 by 叶珧 (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