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其他

澳门美高梅网上娱乐平台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对戒

  在梦境中连锦零零碎碎地观看了一个少年生活中的片段,慢慢这些片段开始可以连贯起来,连锦在每天的记录中完整了这个少年短暂而残酷的一生。
  在青春年少人生中最美好的年华里,这位少年却不得不面对他人生第一个巨大的挫折。在别人都开始对异性产生好奇与幻想的时期,他发现了自己的与众不同,他好奇、幻想的对象竟是同性,这个发现使他惊恐、彷徨和苦恼。
  关于同性恋这个词他只曾在无意间,从别人语带鄙夷的谈论中听说过而已,但现在在自己朦胧的青春期幻想里,却隐隐发现自己成为那些人谈论中肮脏、不道德的同性恋。
  他想逃避、想否认这个事实,却在初三那一年喜欢上自己的同桌时,不得不去承认自己就是同性恋这个事实。他喜欢的人高大阳光帅气,精于各项运动,但是成绩却不怎么样。每次的堂上默写和小测都总是一脸哀求地,让他借答案去抄。明明知道对他这种行为的纵容只会害了他,但在他哀求自己的时候却又无法拒绝。
  即使在茫茫的人群中少年总是能够第一眼就找到他的同桌,他喜欢的人总是那么耀眼那么阳光,少年的注意力总是那么轻易地被他同桌的一举一动所吸引。
  但这个少年第一次的爱恋注定只能秘而不宣,连他自己也无法接受的情感,他又如何去奢望别人的回应,他不敢将自己已经满溢洒出的爱意说出。他只能满心苦涩地看着自己喜欢的同桌和班上一个面容清秀的女孩走到一起。
  第一次喜欢人的这份爱恋掩埋在毕业后的时光里,他带着自己对性向的苦恼走过了高中、大学,为了掩藏自己的秘密他开始变得寡言少语,远离同性的接触,曾经开朗笑得一脸阳光的少年已经不再。他成长为一个只剩下沉郁、冷淡、敏感的青年。
  困扰青年心中多年的隐秘唯一带来的好处是,一心埋在学业上取得的成绩,让他在毕业后轻松地找到了一份不错的工作。毕业后工作的几年里他已经做好孤独一生的心理准备时,他遇到了初三时的初恋对象。
  他曾经的同桌在初中毕业后就出来工作了,直到现在也只是一个普通的流水线上的工人,不久前家里的失火让他失去了住处。他的同桌在见到他的时候像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一样,而青年面对他曾经的初恋记忆中如出一撤的哀求模样时,他还是输给了自己的理智。
  两人的同居生活开始后,有过争吵也有过温馨的时刻,在习惯了另一个人的存在后,他开始又迷恋上那个人总是充满阳光的笑容。他们的关系变得越来越好,越来越亲密无间,他开始产生贪念,他第一次这么渴求一个人。但性格的懦弱使他一直不敢将这份感情诉之于口。
  在一次酒醉的时候,他看着对面的人,最终无法压抑心中尘封已久的感情,将自己从初三就开始喜欢他的事说了出来。
  他直到现在还喜欢的初恋在听完后一脸的愕然,然后青年慢慢看着自己喜欢的人脸上露出无法遮掩的厌恶,他的噩梦大概就从这里开始了。面对自己喜欢的人嘲讽和恶言恶语,对自己这份多年的喜爱之情的践踏,让他原本脆弱敏感的心像被人强行用力拽在手里一样疼痛。他的懦弱让他无法面对这个对他感情表现厌恶的人,羞恼之下将这个人赶出了家门。
  而他曾经的初恋在失去居所后才反应过来,他以他是同性恋这个秘密作为要挟,让他留在了家中。在尝到一次甜头后,他曾经喜欢的人一次又一次威胁他,向他索要钱财。还用无尽的恶言羞辱他,只要他做出反抗,就得到加倍的虐打。为了守住自己的秘密,青年只能选择忍受每天像噩梦般的生活。
  但关于他是同性恋的流言还是不知不觉间流传了出去,他的生活最终被切割的支离破碎。本来因为他一直没有交过女朋友而早就存了疑心的父母,现在听了流言蜚语后一气之下将他痛打一顿并断绝了关系,过不了多久他也被公司辞退了。
  那个将他秘密流传出去的就是他曾经的初恋,而这个人为了避嫌终于搬出了他的家。好不容易摆脱了噩梦的源泉,青年为了生活不得不忍受别人的议论四处找工作,但每次工作没有多久,他就会因为那些流言蜚语而被辞退。在别人厌恶的眼神和鄙夷的议论声中,他的精神终于崩溃了,出现幻觉的次数越来越多,身上自虐的伤疤总是旧的还没好就添新的。
  抑郁症的折磨,让他一步一步踏上了绝路,最后将生命定格在了自己人生中最不堪的28岁。
  对于梦境中的片段连锦仿佛能够感同身受,他会为那个少年的痛苦挣扎而难过,但最让他感觉清晰的是,关于梦里那个青年在患上抑郁症后,被病痛折磨的痛苦。时而清醒时而模糊的精神状态,就像他身临其境般。
  在记录这些片段的时候,连锦不需要费神地选词造句,在笔触碰上纸的那一刻,他就能将这些片段流畅不停歇地记录下来。
  在片段的拼凑下,少年残酷短暂的一生浮现出来的时候,连锦庆幸自己虽然生活在相同时代背景下,但他遇上的是与他相知相爱的方尚云。方尚云浓厚的爱意让他打消了自己的犹豫和不安,他是那么的幸运。
  如果没有遇到方尚云,连锦一定不会理解梦中青年那份飞蛾扑火的感情,无法想象因为爱而不得就将自己逼上绝路的感情。
  连锦庆幸自己拥有方尚云的同时,也会想到有他这样运气的人不多,大多数人在发现自己喜欢的是同性时,大多都像梦里那个少年那样彷徨地选择逃避。想到这个社会对同性恋的误解,连锦就希望自己能够将自己梦里的故事写成小说,让看到的人尝试去正确看待同性恋。他知道自己这种想法有些幼稚和过于理想化,但他希望能尽自己所能,即使只能改变一个人对同性恋的歧视也好,他都想将这个故事写出来。
  关于小说的书名连锦也早就想好了,这个书名源于他梦境中让他最震撼的片段。在那个片段里记录的是,青年在患上抑郁症每天饱受精神的折磨后,选择了自杀的一幕。青年站在公寓天台的围栏上一脸迷茫地凝视夜空中的月亮,青年的哀伤让洁白明亮的月光也染上了哀色,映照在少年身上的月光是那样惨白灰败。他的结局注定像挂在夜空的孤月一样,越光亮越引人注目就越孤单凄怆。
  选择自杀时的青年精神无比地清醒,无畏无惧地站在天台的栏杆上,任由大风吹得宽阔的白衬衣猎猎作响。他在这里已经找不到了自己的容身之所,所以他选择张开双臂纵身一跃结束了自己短暂残酷的一生。
  因为这个片段里站在惨白月光下的青年形象,让连锦毫不犹豫地将书名定为《白月光》,但连锦不打算采用普通的按时间顺序去写,梦境中打乱的情节片段给了连锦灵感,连锦想要采用青年患上抑郁症时对过去一点点的回忆,将青年短暂残酷的一生拼凑出来。如果方尚云能够读到连锦写下的片段,他一定会惊讶于里面的情节就和连锦上一世的同名小说竟是那样惊人的相似,尤其是对主人公患上抑郁症时精神状态刻画得细致清晰,现在只是叙写的方式改变了而已。
  ——米国——
  当珠宝店柜台的服务员看着一个身材高大面容俊美的华国男孩快步推门进来后,用低沉而充满磁性的声音对她说话时不禁有些走神。像方尚云这样高大俊美的黑发黄皮肤华国人,出现在肯塔尔的并不多,这位服务员第一次觉得原来华国人是这么的充满魅力。
  只在片刻间在方尚云冷冽的眼神下,这名服务员才回过神来,方尚云看着眼神清明些许的服务员,才再次用流利的牛津腔表示对贴在橱窗外海报上展示的对戒敢兴趣时,这位金发碧眼的服务员就有些迷茫了。他们海报上宣传的是那款首饰来着?在思索片刻才想到方尚云说的是那款同性对戒。
  其实不怪这位服务员会忘记自家海报上宣传的那款对戒,这张海报早在两星期前就已经贴出去了,但一直都无人问津。这种尬尴的状况他们公司还是第一次出现,他们公司作为在肯塔尔奢侈品售卖区为数不多的珠宝店,在米国的珠宝行业可算是数一数二的,每次设计出的珠宝首饰都受到了上流社会的追捧,面对这次冷遇他们也有些措手不及。
  上层一直都想将这张海报换下来,但是又怕刺激到同性恋人群,虽然现在米国对同性恋的宽容度不高,但也有少数人敢于站出来争取权利,其中一小部分还是属于上流人群,他们自然不敢刺激到这些激进敏感的同性恋者。
  而且一旦将海报换下也就是自己承认了本次计划的失败,出于一所大珠宝公司的自尊心,才一直都没有将这张海报换下来。
  但因为这次推荐的这款同性对戒遭到的冷遇,让他们公司也受到了不少同行的嘲笑已经成为了事实。公司上下都有意无意地选择性遗忘这款对戒,希望今天的**节热潮快点消退,好让他们更换海报。
  这位金发碧眼的服务员没想到第一个询问这款对戒的会是一个俊美的华国人,曾经在这张海报刚贴出来的时候,她们几个服务员就猜第一个买下这款同性对戒的会是哪国的人。她们都猜不是对同性恋宽容度就高的腐国人,就是浪漫的珐国人,也可能是热情的意国人。
  但很显然她们都猜错了,没想到对这款戒指感兴趣的会是,出了名传统内敛的华国人。
  当服务员将这款对戒展现在方尚云面前的时候,方尚云对买下它们的想法就更加的强烈。
  对戒中较小的那只用淡蓝色的钻石切割成方形,镂空镶夹在指环的中央,用珀金制作的指环有着流水般的纹理,简约大方又不失高雅。看到这款对戒方尚云就不由自主地想起连锦那双淡蓝色的眼眸,这款戒指与连锦的气质十分相配,冷冽中透着高雅。
  对戒中较大的另一只淡蓝色钻石以镶嵌的形式被指环包裹着,同样刻有流水纹理的指环比小的要粗些,隐没在指环下的蓝钻显得低调内敛。
  这款对戒的名字叫□□似海洋,特意用纯净的淡蓝色钻石和流水纹理设计出海洋的感觉,寓意是对你的爱如大海般纯净、深邃和宽广。
  方尚云将对戒拿起来仔细端详过后,就拿出支票将金额填写上就递给了服务员,向服务员示意要买下这款对戒。
  因为这间公司的首饰都价格不菲,如果要买下是需要付全额定金的,然后在尺寸调整好后才可以凭票换取,这样的做法在一般大型的珠宝店都是很常见的。
  作为**节的特别优惠活动,免费提供在对戒上刻上自己想要的文字或图案。方尚云要求在较大的一只刻上“F.S.Y & L.J”,而另一只就刻着“L.J & F.S.Y”,明显就是两人的名字缩写。虽然老套,但是有什么言语能比得过两人的名字在情侣对戒上紧紧相依更有意义?
  至于连锦戒指的尺寸大小,对于总是喜欢亲吻连锦手指的方尚云怎会是难事。反而是自己的那只戒指尺寸让方尚云有些为难了,现在自己与连锦1米85的身高相同,按照上一世自己的身高自然还能再长,那就无法按照现在的尺寸定做了,要想以后能够长期带着,尺寸就不得不加大一些才可以。
  张静看着刚才和自己吃饭还好像黑脸神一样的老板,在买到对戒后满脸掩饰不住的喜悦,就顿感无语,**节果然是一年中最虐单身狗的日子。
  作者有话要说:  作者君:竞猜答案出来了,有多少人会猜连锦梦到了上一世的?只对了一半哦!至于要不要让连锦想起上一世嘛,亲们认为呢?
 
☆、竞赛
 
  在接手了方尚云这单生意后的保罗,就把自己手上的工作分配到了其他人的手中,那些人面对突然增加的工作自然不满。本来每天要准时完成自己的工作就已经不可能了,在没有提前安排下突然增加的工作让他们不得不延长加班时间。但因为这是自己的上司当面要求的,又不得不服从,尤其在知道进来公司不过三年的保罗能够接手大生意后,对保罗的不满达到了极点。
  在查理代理公司要想单独接手生意少说也要熬上五六年,如果要独当一面负责大客户至少也要十年的时间,像保罗这样工作三年就能分配到大客户,可以说是一步登天。处于嫉妒,所以私下里免不了要对保罗说些酸话。
  而只有接手这单生意的保罗才知道这次的工作多苦逼,挤破头都争着抢着进入这间肯塔尔顶尖的股票代理公司的人,自然都有一颗奋发向上的心,每个人都不向就这样做过言听计从的、底层的操盘手。
  要想向前迈进就要不断积累工作经验,在无法接受大生意时每个人都很珍惜手上分配到的一些散客,虽然这些散客投入的资金不多,但是每一单生意都可能成为他们的机会。只要一个合适的机会就能让他们这些处于底层的操盘手被上层注意到他们的才能,这样才能不断升迁,所以手上分配到的散户越多,他们的机会才能越大。
  像现在这样看似一步登天的自己,将手中积累的散户分配到其他人手中其实是十分不利的,因为那些散户可能会流失掉。而现在这个所谓的大客户并不能带给他什么实质性的利益,作为一个傀儡这次生意的成败都与他无关,即使这个客户投资成功分红也只会全都落到那个地中海的上司手里。
  他现在不但实在白白浪费自己攀升的机会,还破坏了之前打好的同事关系,要知道做股票投资的最重要就是及时的资讯,如果和同事处得好别人收到消失时,也免不了提醒和自己关系好的人一两句。这次接手的工作这是拣了芝麻丢了西瓜。
  但无论再怎么不甘心,出于职业道德保罗在帮方尚云将所有的资金投入后,就一直都在关注着那几只股票的走向。
  在那几支股票买入一天后,整个米国股票市场就开始了疯狂上涨,这让保罗大吃一惊,虽然之前就一直形势走好,但像现在这样快的上涨速度从没有过。这让保罗也不得不怀疑方尚云之前是否就已经收到消息,不然怎么会把时间卡得这么好。
  这样好的股票市场促使许多人大量买入,现在要想像之前那样买入那几支大型上市公司的股票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一直在帮方尚云看着股票走向的保罗,现在比他们公司的其他人多了几分局外人的清醒,看着股市不断涌入的资金,保罗有些不好的预感。正所谓物极必反,当这场热潮退去的时候,又有多少人真正能够笑着退场?
  一直接散客的保罗最清楚人性的贪婪,看着这次疯狂上涨的股市,有多少人能够在巨大的**下及时刹住车?他已经能够遇见到在这次股市下滑的时候,没有及时收手的人被套牢后会酿成怎样的惨剧。
  拜股票疯狂上涨所赐,他们公司的最近的生意呈现指数增长,现在全公司最清闲的就是他了。他的同事们也被手上不断增长的客户刺激得疯狂,现在倒是没有空说他的闲话了,一个个都情绪高涨的投身到这场疯狂中。
  看着比平常忙碌许多的同事,保罗理智能够更加清醒地看待这次股市的上升,在一次次的推敲摸索下已经隐隐看到脉络所在。这分明就是有人故意大量投入资金,促使这次股市的上涨,现在的股市已经被人为扰乱,看着股市的上涨许多不知情的人盲目跟风。这次上涨获利的一定是那些从一开始就将股市有意推高的人。
  如果这个猜测是真的,这带来的结果会比自己原来预想的更糟。因为能够如此聪明又持有巨额资金的一定只有少数人,那么剩下的就都是跟风投入不知情的人。到时受牵连损失惨重的人一定会很多,这已经危及到米国的经济根基了,这个猜测让保罗暗暗心惊。
  而现在自己手上的大客户方尚云将这次股市推高的嫌疑人,但经过保罗反复地查看近期股市的走向却打消了这个怀疑。经过比对近期多次的股票突然上涨,保罗发现那些有心故意推高股市的人早在方尚云投入资金前就已经开始了。可以说在这次股票疯狂上涨前一直走高的股市,就是这些人一手策划的,但显然之前几次的股票升幅不能满足他们的大胃口,才有了这次股市的疯狂上涨。
  保罗这次站在局外人的角度去看才能那么清醒地观看到,原来股票是那么凶狠疯狂的东西,只有站得远了才能看得清隐藏在幕后的庞然大物。这些庞然大物操控股市走向的手段,这下子保罗才真正见识到,这是在大学里学不到的。
  这次的经验让保罗学会在日后的股票投资中都站在一个局外人的角度看形势,能够清醒的将投入进去的资金真真正正地看成一堆数字,抛开人性的贪婪去计算,这是保罗日后成为股神不可缺少的经验。
  ——华国连锦家里——
  方尚云离开快两个星期了,因为有暖玉的帮助连锦终于摆脱了失眠,每天都能精神饱满地写小说。
  为了能够更快看展关于自己梦中故事的小说,连锦不断加快手中未完成的小说,除了吃饭睡觉就整天埋进书房里写小说。因为之前已经定好的大纲还查阅了许多的资料,写作的速度是越来越快,投身写作的连锦倒是忘记了方尚云不在身边带来的孤独和思念。
  张曦月发现连锦最近除了写作就在看关于精神病和梦境一类的书籍,有《**心理学》、《牛津精神病学》、《异常心理学》和《探梦手记》等。虽然知道连锦最近在为即将新开的小说查阅资料做准备,但看到这些光看书名就有些毛骨悚然,张曦月不禁也有些担心。
  特别是最近还有人探讨同性恋是否是精神疾病的话题,这让张曦月免不了多想,也就增加了对连锦的探访次数,还叮嘱照顾连锦的陈阿姨平常多留意连锦有没有异常。
  被怀疑精神可能出问题的连锦还有些懵然不知,只是敏感地察觉到最近陈阿姨和张曦月看他的目光带着审视。但对于每天都会和方尚云聊电话,乖乖地听从方尚云的话遵守着生活规律的连锦来说,他觉得自己精神很好,于是就不去理会这两个最近有些怪的女人一心投进自己的小说创作中。
  叮铃铃…叮铃铃…
  听着响起的电话铃声,连锦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并不是平常方尚云打电话来的时间,也不禁有些疑惑。方尚云为了不打扰他的作息时间和小说写作,每天都只在特定的时间才电话回来,而知道他家电话的人并不多,作为少数知情的张曦月也刚刚才从他家离开,那还会有谁在这个时间打电话来?
  在连锦想要出书房接听的时候,已经被在厨房正准备做饭的陈阿姨抢先拿起了话筒。
  “喂,您好!请问您找谁?方尚云同学?不在,…嗯…请您等等,我现在就让他听电话。”
  连锦在听到陈阿姨说方尚云同学的时候,就知道打电话来的大概是方尚云的老师,于是也走向了大厅。
  陈阿姨将手里的电话递给了刚好走到身边的连锦。
  “喂,您好!我是连锦,尚云的家长,请问有什么事吗?”
  赵志仁在广省这样炎热的天气听到话筒另一边传来的一阵清凉的声音,不禁心生好感,对于方尚云这个时间不在家学习的不满也消了一些。其实他早就对能够培养出方尚云这样的学生的家长有些兴趣,之前为了拉拢方尚云到他们学校也查了不少关于方尚云家里的事,作为当时联络方尚云的赵志仁当然也清楚方尚云家里的情况。所以他一直都挺好奇在二十刚出头毅然承担起无血缘关系的孩子的抚养会是怎样的一个人,愚蠢的、意气用事的、心地善良的、无私的还是别有用心的?
  作为一直老狐狸赵志仁考虑事情总是更深入,单看连锦在自顾不暇的情况下收养一个小孩,这样看似善良的举动背后是否隐藏着别样的心思呢?尤其是方尚云在被收养后,成绩一直十分优异,光是奖学金就能解决平常生活开销绰绰有余,所以赵志仁也不排除别有用心的可能性。不过那毕竟是方尚云在收养后才表现出来的才能,所以可能性也极低。
  现在听到连锦清凉的声音,赵志仁也打消了最后的一点怀疑。
  “您好!我是方尚云的班主任,我叫赵志仁。最近有个全国性的理科竞赛,希望方尚云能够参加,如果在这个竞赛取得好的名次就能获得顶尖大学的保送机会。”
  连锦也知道这一类的竞赛,在他读高中时也有类似的竞赛,虽然他的成绩优异但他更偏向文科所以就没有参加过。让连锦疑惑的是,这类的比赛每所学校都是有名额限制的,一般都会把机会让给高二高三的学生,因为这两个年级的学生掌握的知识更多更全面,获胜的机会也更大。
  考虑到以方尚云的性格一定不会在意这样的竞赛,而且他这样忙碌,连锦倒是希望方尚云能有更多休息的时间,所以就想帮方尚云推掉。
  “这类的竞赛名额是有限的吧,怎么让方尚云这个刚上高中的新生去参加呢?”
  的确以方尚云这个刚上高中没多久的新生是不具有这样的资格的,但是赵志仁被方尚云开学一星期就落跑的行为气到了,看着最近这个理科竞赛想起方尚云做出的承诺,为了给方尚云添点堵就争取了这个名额。而且他们学校虽然每年都派学生参加,但取得的名次都不怎么好,把机会给那些不可能的高二高三学生,还不如给刚入学就大放异彩的方尚云,于是在赵志仁三寸不烂之舌的争取下也成功拿下了一个名额。
  “因为方尚云的成绩优异,班里的老师都认为方尚云具有那个参赛的能力,所以特意给他争取了这个名额。”
  “但是你们把特别待遇给了尚云,尚云在学校不就容易招人嫉恨吗?”
  赵志仁没想到连锦会提出这样的问题,因为那些家长那个不是喊着闹着想要争取一个名额的。而对于连锦的问题,赵志仁很想回答方尚云在学校里拽炸天了,方尚云连他都敢威胁,谁敢找方尚云的不是。而且光是以方尚云无由请假了整个学期就已经够招人嫉恨的,也不怕多这一点两点,当然这些赵志仁只能在心里腹诽而已。
  “其实方尚云已经用无条件服从参加各项比赛这一点,与请假一整个学期做了交换,所以如果方尚云不参加就只能每天准时上学了。”
  连锦知道方尚云请了一学期假的事,但不知道方尚云需要参加各项比赛的交换条件,连锦也不显山露水地继续道:
  “但现在尚云在米国,只怕赶不上回来参加比赛了,以尚云的条件也做不到每天准时上学,如果真的没办法也只能退学了。”
  赵志仁听到连锦语气谦逊略的话,就这么轻易就把退学说出来也是吓了一跳,果然不是一家人就不进一家门,连锦用了和方尚云相同的手段威胁自己。况且方尚云到底有多忙啊?作为一个学生连每天去上学都做不到吗?方尚云怎么就跑到了米国?
  听完连锦这句话赵志仁心里不断吐槽,他已经被这两兄弟折磨得有些崩溃了,但经历了方尚云的折磨后,心脏变得强壮的赵志仁也没有轻易放弃。作为一只老狐狸赵志仁庆幸自己留了后手。
  “竞赛在一个多月后才会举行我只是提前通知而已,方尚云应该能够来得及吧?当然期间针对竞赛开设的辅导班,方尚云可以不来参加的。”
  连锦听到赵志仁的话,也不好再拒绝,方尚云也不用一个月就能回来了,于是就暂时性地答应了,但也没有把话说满。毕竟方尚云现在实行的计划有多么艰难他是知道的,更何况连锦也不会反对方尚云走自学报考的路。
  
 
☆、低低诉语
 
  连续一个星期米国股市都在疯狂上涨,投身这场疯狂的人已经越来越多了,保罗对此也忧心忡忡。他也尝试过劝说身边交情较好的同事,让他们适可而止,但因为之前工作分配的事那些人只当他是眼红其他人能够在这次股市上大展身手,才出口阻拦,所以对保罗的一番好意冷嘲热讽后就继续投身这场疯狂中。
  在这一周里保罗眼看着方尚云交给他的资金像雪球般越滚越大,在保罗以为方尚云也跟那些贪得无厌不愿收手的人一样时,终于在本周日的早上接到了来自方尚云的电话,电话了方尚云让他将所有的股票全部卖去。在所有人都在疯狂买入的时候,方尚云的做法显得格外突出,但保罗对于方尚云异常并不感到意外,只觉得他心里之前的猜测恐怕即将到来了。
  经过这一周的相处保罗也看出了方尚云并不是那种纨绔子弟,相反这个人做事的目的性很强,意志不为人所左右,现在方尚云不受**选择这个时候抽身而去自然是有他的理由。保罗也不问方尚云因由,顺从地将方尚云手上的股票全部卖去。
  现在保罗倒有些期望方尚云能在这次疯狂的股市中全身而退,只有这样才能成为少数的赢家,作为操盘手的自己也会因此沾上这份荣光。
  方尚云手持着走势最好的股票在这个时候退出,在其他人看来十分的傻帽,但清楚即将发生的事的方尚云才知道现在是最好的时机。要将手中数量巨大的股票全部卖去恐怕要一天的时间,而这个周日就是这次股市最后的疯狂了。因为周一就会迎来第一次的工人罢工抗议游xing,而一直飙升的股市因为这场抗议在开盘的时候就一直下跌,随着抗议游xing的不断扩大,股市也会下跌得越来越快,最后会迎来米国股市开设三十年以来的新低。
  而且看着自己手上原本的一千多万现在涨到十多亿了,已经远远超过了自己的预期。见好就收这个道理,方尚云还是懂得的。那些故意将股市推高的人也不见得赚得比他多,那些人中谨慎的早就在股市升到惊人的高度前已经退出了,贪婪一些的自己也无法预估这场股市什么时候下滑就一直守着不断上涨的股票,最终像那些跟风的人一样被套牢。
  现在这笔资金虽还不足以和覃氏抗衡,但足够方尚云发展出未来能压倒覃氏的实力。
  经过一整天的操盘保罗终于把所有的股票都卖出了,看着手中翻了十几倍的钱,保罗也不禁咽了咽口水,这些已经能够卖下近十家他们这样顶级的股票代理公司了,只可惜钱都不是自己的。
  在结束了方尚云的工作后,保罗也拿到了三天的小长假可以好好休息了。这天晚上保罗做着自己有一天成为了股神,手里拿着十多亿的美梦,接受世界所有人的敬仰和羡慕。在保罗第二天笑着醒来的时候刚好接到了公司同事的电话,从同事慌张的话语中才知道现在外面的世界刚好与自己的美梦相反。
  保罗打开窗户可以看到大街上随处可见的工人在游xing示wei时,就知道现在的股市一定在下跌,保罗也来不及梳洗只是换了衣服就赶回公司了。
  看到公司的同事个个都面如死灰,就知道情况可能会比他预计的更糟。保罗迫不及待的查看了今天股市情况,所有的股票都在下跌无一幸免,成交量更是低得惊人。看到这个状况的保罗知道,大部分的股票都被套牢了。现在保罗对方尚云更是由衷的佩服,竟能够如此及时的收手。
  经过这次浩劫后,米国人对股市的信心花了很长的时间才恢复,查理代理公司也在这次的浩劫中元气大伤。为了削减开支不得不缩减人手,因为在这次股市中给方尚云做代理也收到不少的收益,作为方尚云的操盘手保罗才因此得意逃过被辞退的危机。但在米国经济恢复元气后,保罗却毅然选择了辞职,因为当年方尚云带给自己的影响,让他不想仅仅止步在一间不属于自己的代理公司里。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
  因为方尚云住的是高级酒店,酒店员工的待遇还不错所以也没有多少人参加这次的游xing示wei,还在酒店里的方尚云也没有收到工人罢工的影响。
  对于今天的股市下跌惨状方尚云自然已经预计到了,但这与他无关,因为他现在迫不及待地想要实施他下一步计划,快点完成在米国的事项就能早点回去见连锦了。因为在股市上的收益大大超出自己的预想下,方尚云修改了原定的计划,他不会再去投资威明科研机构而是选择了直接收购。
  其实之前选择采用投资的方式也只是出于资金考虑的下下策,毕竟自己作为一个外国人科研机构里的人是肯定不会接纳他的,仅仅以投资的方式让方尚云无法信任这家机构上的研究是否就没有保留。作为一个外行人方尚云不得不加大警惕。
  而且方尚云在看了张静这一周以来对威明的深入调查来看,威明十分具有收购的价值。威明科研这几年里从了计算机方面的研究取得重要成果外,还有计算机系统的设计研究也非常出色,除此以外还有手机、家电这些小项目虽然并不显眼但也不能忽视,这些发现让方尚云对威明十分感兴趣。
  经过张静这几天对威明和沃尔森的跟踪调查,发现两家公司在前几天已经就是否继续合作进行过洽谈,从双方谈判员的脸色来看结果不怎么顺利。
  其实这是因为威明之前看到股市一直飙升,沃尔森作为一家上市公司自然也获益不少,所以才提出提高投资金额这样的要求。代表沃尔森的谈判成员看着威明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也十分不爽,所以会议最后双方都不欢而散。
  现在的威明也很后悔当时提出升高投资金额使得合约不能顺利续签,以目前的股市走势沃尔森公司肯定不会那么轻易以原来的金额续签合约的。
  方尚云猜测再过不了两天,随着示wei的不断升级,股市的持续下跌,威明和沃尔森就一定会闹掰。
  这次游xing示wei的导火线就发生在星期三,这天将会产生第一次的矛盾激发。在矛盾不断激发下,在星期五迎来了最高点,伤亡人数过千,在历史上也详细记载了这次事件。
  方尚云看着窗外大街上现在还算温和的游xing,他能够做的就只有等待。
  因为计划的突然调整,方尚云也不得不将之前准备说服投资威明的方法进行改变。
  已经有一周见不到连锦了,方尚云心情也更容易烦躁了,他不希望把更多的时间浪费在米国这里。所以他需要定好一个万无一失的对威明的收购方案,经过一整天的翻看威明的现状分析,方尚云也定下了计划的雏形。
  方尚云揉了揉酸痛的眼睛走到窗边,由于工人的罢工在夜幕下的肯塔尔不复往日的灯火通明,但黑暗中游xing示wei的工人点起的烛光却显得尤为显眼。大街上微弱柔和的点点烛光如夜空中遥远的明明暗暗的星光,比起之前繁荣灯火通明的肯塔尔现在更显人情味。在各国都对米国这次爆发的游xing示wei而幸灾乐祸的时候,谁能想到这微弱的烛光将会引领米国走向更高的巅峰。
  方尚云冷眼看着示wei者愤慨激昂的呐喊游xing,在他看来这是米国再一次向前迈进不可缺漏的一步,即便在这刻看来现在的米国慢慢在笼罩一层阴霾。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 重生之白月光 by 叶珧 (上) 下一篇:重生之影卫的秘密 by 一梦如是蓝田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