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其他

澳门美高梅网上娱乐平台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第一章 穿越

  【帮会】【蛋蛋包饭】:小乔呢?
  【帮会】【酱油爆炒荔枝】:在藏剑挖宝吧。
  【帮会】【蛋蛋包饭】:说好了组队扬州要饭的!
  【帮会】【酱油爆炒荔枝】:叽太就是好啊,昨天我去要饭都没人理
  【帮会】【蛋蛋包饭】:小乔小乔~~你在哪里~
  叶名桥看到帮会频道里的消息,心中又是一阵后悔,当初自己为什么要这么敷衍的起个名字就进了游戏?害得大家全都小乔小乔的叫他。
  叶名桥玩的是一个小叽太,藏剑小正太。因为他真名姓叶的缘故,所以在剑三里第一个玩的职业就是藏剑,然后……就成了藏剑专业户。如今好不容易出了叽太,他自然就去建了一个号。
  小叽太的确很可爱,穿着一身黄色的入门套装,背后背着重剑,还有一双纯洁的大蓝眼睛,萌煞了一片路人。于是叶名桥无聊的时候,总会和帮会里几个损友,拉帮结伙的跑到扬州城里要饭。要饭的效果还是很可观的,总会有好心的路人给他糖葫芦和一点点碎银之类的。
  不过现在还不是叶名桥要饭的时候,他正在藏剑地图里挖宝呢,争取挖到一个奇遇。
  叶名桥打开背包,已经挖了一包的垃圾了,再看一看体力,只剩下一百多点。叶名桥决定再挖最后一次。
  一铲铲下去……
  眼前一个绿圈,挖出一个藏宝洞来。
  【帮会】【叶名桥】:我挖到一个藏宝洞,有人来吗?
  小叽太在帮会里一呼唤,没多长时间小队就满了。帮会里无聊的人总是很多,加了队之后立马跳藏剑。
  小叽太点了点人头,齐了。
  【队伍】【叶名桥】:来死干,我进了。
  【队伍】【蛋蛋包饭】:走走走,干完了去要饭
  【队伍】【叶名桥】:……
  叶名桥也不磨蹭,立刻就点了藏宝洞然后进入。
  眼前一片黑暗……
  叶名桥来不及感觉不对劲儿,已经失去了意识。
  …………
  叶名桥觉得身体好累,他记得自己带队进了藏宝洞,可是忽然眼前一花,紧接着什么都不清楚了。
  他想要努力睁开眼睛,可是又困得很,耳边隐隐约约听到有人在哭,模模糊糊的。
  他脑子里一片混乱,感觉有好多不属于自己的记忆蜂拥而至,过电影一样纷纷闪过。
  “哥哥,你终于醒了。”
  叶名桥睁开眼睛,就看到一个四五岁的小包子,圆圆的脸颊,大大的眼睛,可爱到犯规。小包子正坐在他身边,脸上挂着眼泪,正一抽一抽的,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瞧着就让人心疼。
  叶名桥向来对可爱的事物没有抵抗力,不然也不会去玩叽太了。
  只是现在,他已经顾不上眼前的小包子有多可爱了。
  叶名桥挣扎着坐起了身,忍不住瞪大眼睛,仔细的瞧着周围的环境。
  他屏住呼吸,不言不语不喘息了足足有十秒,然后一个脑子里才有了一个意识。
  他穿越了。
  变成了同名同姓的另外一个人。
  “哥哥,你怎么了?你别不理我。”小包子吧嗒吧嗒掉着眼泪,糯糯的声音说着,“二叔和姐姐说你不会醒了,不要我了,呜呜……”
  叶名桥看他哭得这么伤心有些不忍了,赶紧把小包子搂进怀里,哄着说:“不哭不哭,哥哥不是醒了吗?”
  那小包子被他哄了好半天,终于缓过气来了,不再抽抽噎噎的。
  叶名桥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那是一双还不成熟的小手,看起来又软又嫩的……
  叶名桥不禁叹了口气,自己是喜欢萌的东西,也玩了小叽太,可是并不想真的穿成一个小正太啊。按照脑子里的记忆,自己现在才只有十二岁吧?
  他现在只能庆幸,自己还有着这具身体以前的记忆,不然乱七八糟的什么都不知道,岂不是要崩溃了。
  叶名桥在游戏里挖个藏宝洞就莫名其妙穿越了,穿成一个十二岁的小孩,据说还是什么大家族的小公子。
  豪门世家,爹妈是掌门人。
  听起来以后的生活多美好?摇身一变,这就要过富二代的生活了!
  只是叶名桥笑不出来,他的确是叶家的小公子,只可惜……
  前几天他的爸爸妈妈出车祸意外身亡了,叶名桥一下子就从高傲的小公子变成了任人欺凌的小鸡仔。
  叶名桥不过十二岁,弟弟不过四五岁,而爸妈给他留下的遗产那可是天文数字,谁瞧了不眼红?
  这个时候,平时安分守己的亲戚们开始躁动起来了,一个个跑到叶名桥和他弟弟的面前来耀武扬威,逼他交出家产。
  原主不过是个没什么阅历的小孩子,哪里见过什么大世面,被吓的晚上都睡不好觉。
  结果就在前天,叶名桥失足从楼梯上滚了下来,整整昏迷了两天。
  叶名桥整理了一下脑子里的记忆,总觉得很坑爹,他的眼前一堆的烂摊子,还有一个小拖油瓶弟弟需要照顾。
  叶元枫还不到五岁,精神头没那么旺盛,哭了好久实在没有力气,就趴在床边睡着了。
  叶名桥下了床,在镜子前面一照,不由得挑了挑眉。
  他现在的样子,和游戏里的小叽太一模一样,萌的人一脸血。
  叶名桥忍不住在镜子面前臭美了一阵,随即心里生出一个疑问来,自己不会像游戏里的小叽太那样,永远都长不大吧?
  就在他纠结着愚蠢问题的时候,房门被敲响了。
  “叩叩”两声,门外的人一点耐性也没有,敲着就推开了门。
  一个穿着西服,看起来人模人样的中年男人走了进来。那男人一瞧见叶名桥,似乎跟见了鬼一样,眼睛都瞪圆了。
  “小桥,你怎么醒了?”男人惊讶的问。
  叶名桥认识这个男人,记忆告诉他,这个男人是他的二叔,一帮来抢家产的亲戚中,这个男人叫嚣的最欢实了。
  叶名桥挤出一个小孩子甜甜的笑,不过看起来非常假,说:“二叔这是什么话,你不希望我醒吗?”
  “……怎么会!”男人似乎震惊的说不出话来,然后赶紧连连摇手。
  以往的叶名桥可是个怯懦的孩子,冲他一瞪眼,就什么话都不敢说了,恨不得能哭出来。而现在叶名桥的反应让他很吃惊。
  男人咳嗽了一声,说:“小桥啊,既然你醒了,就跟我来吧。你知道的,你爸妈刚没了,家里有好多事情需要处理的。”
  叶名桥忍不住冷笑一声,回头看了一眼还在熟睡的弟弟,然后就跟着男人下楼去了。
  叶家很大,楼下吵吵闹闹的,已经为叶名桥的抚养权吵起来了,穿小鞋的冷嘲热讽的全都有。
  叶名桥刚下来就听一个女人说:“小桥跟我最亲了,我可是她亲姑姑,小桥和你们都不亲,这个监护人当然由我来。”
  立马就有另外一个女人说:“哎呦,亲姑姑?我可是他婶婶,比你这个姑姑亲多了,你一年才见几次小桥啊。”
  叶名桥听着就觉得好笑,在记忆里他和这些人一个都不熟悉,恨不得五年都见不到面。豪门世家中的人情就是这样,淡薄的很,见了面也跟陌生人一样。而那些人现在却舔着脸挣做监护人。
  说白了,只是想要抢占叶名桥名下那些财产而已。谁做了叶名桥的监护人,谁就能光明正大的拿走那些财产。
  男人带着叶名桥下来,就说:“你们都别吵了,还是让小桥来说,他想跟着谁吧。是不是?孩子的意见最重要了。”
  男人似乎特别的有信心,似乎觉得自己胜券在握,叶名桥肯定会选他。
  叶名桥抿着肉肉的小嘴唇,很严肃的扫了他们一眼,然后随手指了一个男人,说:“我觉得,四叔……”
  他话到一半就不说了,诚心吊着他们的胃口。
  大家屏气凝神一秒钟,似乎害怕叶名桥把话说完。一个女人赶紧尖叫着说:“小桥,快到婶婶这来。婶婶知道你最近受苦了,让婶婶好好抱抱你。”
  叶名桥沉思不说话,忽然一个男人快速的跑了进来,一进来就大喊:“哎呀,我们都被大哥被骗了,你们看这是什么?”
  他都不等大家反映过来,就说:“看看,小桥和小枫都不是大哥的儿子,和大哥都没有血缘关系!”
  “什么?你说什么?”
  “让我看看。”
  叶名桥一愣,他看到那些刚才还说和他最亲的亲戚,此时此刻脸上的表情可以用眉飞色舞来形容,一个个高兴的大笑出来。
  这样一来,他们再也不用争着当监护人,直接就可以把叶名桥和叶元枫扫地出门了!所有的财产都是他们的了。
  就在众人大喜过望的时候,佣人忽然走了进来,说:“罗先生来了,就在门口。”
  叶名桥的二叔一惊,说:“姓罗的干什么来了?他一个外人,还想要叶家的财产不行?”
  “二爷真是会开玩笑。”
  一个男人的声音带着低低的笑意传了过来。
  如果帮会里的女孩们听到,肯定会立刻尖叫男神音。叶名桥忍不住抬眼去瞧……
  顿时心里怎一个卧槽了得!
  真是日了狗了!
  一个穿着黑色西服的男人走进来,他身后跟着四个保镖,看起来极为有派头。男人应该年龄不大,却非常成熟稳重,嘴角带着淡淡的笑意,异常的温柔绅士。
  这下子不只声音算得上男神音,这张脸也绝对是男神级别。
  只是……
  叶名桥都震惊,怎么这个人长得那么像自己游戏里的仇人?
  那个总是把自己埋复活点,一守尸好几个小时的狗天策。                        
 
  ☆、第二章 小饭馆
 
  这派头十足的男人一出现,刚才还咋咋呼呼的所有人都闭嘴了,一个个眼睛瞪得浑圆,见了鬼一样的表情。
  而叶名桥呢,只是一个劲儿用目光狠狠盯着他,想要在他身上盯出几个窟窿来才罢休。
  “罗三爷怎么来了?”
  还是叶名桥那二叔比较淡定,很快反应过来,赶紧笑脸相迎,不过不难看出,他笑的极为勉强。
  “罗向启,你来干什么?这是我叶家的事情,跟你们罗家有什么关系。”
  一个女人似乎忍不住了,尖声发问。
  “怎么这么没大没小,怎么和罗三爷说话呢。”二叔赶紧制止。
  这罗向启是罗家老三,他上面有两个姐姐,罗家这一辈就他一个男孩,那可是唯一的继承人,罗家上下都非常重视他,自然呼风唤雨无所不能。
  罗向启不过二十多岁,还年轻的很,又是一副温和绅士的外表,却是个难对付的主儿。但凡混圈子的人都知道,这个罗向启是得罪不起的,得罪谁也不能得罪罗家三爷,不然你以后的日子怕是不好过了。
  罗向启哂笑一声,好像并不是因为女人的无礼而恼怒,说:“二爷客气了,我今天过来是受老爷子的嘱托。”
  “什么?”叶家二叔一惊,说:“罗老爷子有什么吩咐,虽然我没什么本事,不过肯定会帮忙的。”
  罗向启说:“老爷子年纪大了,越发的念旧。想起当年的事情,说叶家老大当年对他有恩。只可惜这人就这么忽然没了,让人感慨。”
  他说话到这里,叶家的人都是紧张起来,罗老爷子居然也插了进来,罗家要是趁机会霸占了叶家,他们谁能抢得过?什么好处都捞不到了。
  罗向启吊足了众人的胃口,才不急不慢的说:“罗老爷子嘱咐我,将叶家老大的两个小儿子接过去,想要带在身边抚养,也算对得起恩人的情谊了。”
  二叔一听,顿时松了口气,眉开眼笑了。他伸手一抓,就抓住了叶名桥的手腕,说:“既然罗老爷子开口了,那小桥和小枫就由罗三爷带走吧!只不过,只不过这两个孩子并不是我大哥亲生的,所以……”
  他说的隐晦,不过罗向启自然听懂了,那意思就是孩子可以带走,钱一分也别想拿走。
  罗向启笑了,听起来颇为愉快,叶家没了老大,那些家产哪里够他们糟蹋的,注定是要落寞了。
  叶名桥看着那些人的嘴脸,只觉得再看一眼就要吐了。那二叔抓着他的手劲儿特别的大,他手腕都白了一圈。
  “咯吱”一声。
  叶名桥手腕一翻,拧了一个角度。抓着他的二叔腕子骨骼就发出了“咯吱”一声。叶名桥扯着他松劲儿轻而易举的将手抽了出来。
  二叔“哎呦”的轻呼了一声,疼得他直呲牙咧嘴。
  “二叔,怎么了?”叶名桥无辜的眨着水亮的大眼睛,捏着嗓音奶声奶气的问,简直就是一萌死人不偿命的小天使模样。
  二叔正要发作,却瞧罗向启在旁边,只好忍住了,咬牙切齿没有说话。
  罗向启将他们的动作瞧得清楚,刚才还不觉得这小男孩有什么特别,只想着完成了老爷子交的任务就算了。而眼下,罗向启忽然对这小男孩来了兴趣。
  罗向启走过去两步,蹲了下来,单手搭在叶名桥的腰上,温声说:“你叫叶名桥?”
  叶名桥瞧着近在眼前的英俊男人脸,实在是像,像谁不好像狗天策……真怕自己忍不住给他鼻子一拳。
  叶名桥心中默默的忍耐着,装作乖巧的点了点头,他可不想露陷。
  罗向启微笑,说:“我记住了。愿不愿意跟我回罗家?”
  当然不愿意!
  叶名桥心说,自己怎么能被酷似仇人的人拐跑了呢。现在的自己只有十二岁,万一罗向启成了他的监护人……
  岂不是平白比仇人矮了一个辈分吗?
  不过……
  叶名桥瞥了一眼旁边叶家的人,还是妥协了,默默的点了点头。
  自己现在只有十二岁,叶元枫只有不到五岁,留在叶家指不定什么时候就被啃得骨头都没了,那岂不是尸骨无存?
  之前叶名桥从楼梯上滚下去,他可不觉得只是意外而已。
  罗向启瞧他一脸严肃,抿着嘴唇,脸颊白嫩嫩的肉肉嘟着,这幅模样实在惹人喜爱。难得的露出一抹真心的笑意,伸手在他脸颊上轻轻掐了一下。
  此时的叶名桥内心是崩溃的……
  罗向启站起身,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去,把你弟弟叫下来,跟我走。”
  叶名桥带着睡得迷迷糊糊,还不知道怎么回事的叶元枫,跟着罗向启就这么离开了叶家。
  叶家因为惧怕罗家,所以最后竟然分了叶名桥和叶元枫一点家产,也算是安抚罗向启用的了。
  只不过分到的那一份,根本连百分之一也没有。不过叶家的人美名其曰,可是把最珍贵的那部分留给了叶名桥他们。
  叶名桥分到了一个小饭馆,地方很偏僻。听说是他的爷爷当年白手起家的时候开的第一个小店,可算得上是老字号了。可惜后来因为生意越做越大,小饭馆就没人搭理了,却也没有转出去,就一直荒废了。
  叶名桥和叶元枫是罗老爷子点名让接进罗家的,只是住了几天,叶名桥深刻的体会到……
  然而着并没有什么卵用。
  罗老爷子不在国内,因为年纪大了,所以已经把家族的产业全都交给小辈,自己到国外去养老了。所以叶名桥根本就没见过罗老爷子一面。
  罗家是个大家族,一个个也都是人精,对于他们并不怎么好,虽然表面笑嘻嘻的,不过叶名桥觉得他们笑得很渗人。
  叶名桥和叶元枫的监护人真的变成了罗向启,但是罗三爷很忙,一周也见不到一面。
  于是,总结就是,叶名桥觉得他们被彻底放养了……
  叶元枫拽了拽他的衣角,咬着手指,可怜巴巴的小声说:“哥哥,罗姐姐又把我的东西抢走了。”
  叶名桥:“……”
  叶名桥一阵无奈,把小包子弟弟抱起来一通安慰。罗家大姐的女儿今年十岁,十足的熊孩子一个,特别招人不待见。
  罗烟雪大小姐当惯了,一直被人宠着捧着,眼睛长在脑门上。觉得叶名桥和叶元枫是寄人篱下,看不起他们,总是抓着叶元枫就一通奚落,不然就是抢他的东西。
  叶名桥说:“乖不哭,哥哥带你出去玩怎么样?”
  叶名桥心想着,罗家恐怕不能久待,如果想要过的好,还是要靠自己才行。
  “哥哥,我们去哪里?”叶元枫眨巴着大眼睛问。
  叶名桥差点被他纯洁可爱的模样闪着,说:“到了就知道了,秘密。”
  罗家没人对他们上心,叶名桥带着叶元枫偷偷的跑了出去。
  叶名桥摸了摸口袋,摸出一把零钱,五十块两毛钱。然后拉着弟弟走了一段路,找到公交站就上了公交。
  坐了两个多小时的公交,终于到了目的地。
  叶元枫说:“哥哥,这是哪里?”
  “这是我们的地方。”叶名桥看着眼前寒酸的小房子说。
  这里看起来有点荒凉,不远的地方有个看起来还挺古香古色的小楼,大门紧闭,好像很久没有打开过了。
  这就是叶名桥分到的财产,那个小饭馆。
  叶名桥拿着钥匙开了门,带着弟弟走了进去。
  小饭馆里面弄得也古香古色的,但是年头久了,桌上全是土,厚厚的一层,空气里都是灰的味道。
  叶名桥拿了手纸擦出一块赶紧的地方,让叶元枫坐下,说:“乖乖在这里等着,我去里面瞧瞧。”
  叶元枫郑重的点了点头,说:“我不动,就在这里坐着,等着哥哥。”
  叶名桥满意了,拍了拍他的脑袋就往里去。
  小饭馆只有巴掌大的地方,很小,但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叶名桥到后厨转了一圈,锅碗瓢盆都是有的,就是没有食材。
  叶名桥又将口袋翻了个遍,坐了公交之后连五十块钱都没了,这点钱怎么够买食材呢?如果他想靠这个小饭馆挣钱,看来有些苦难。
  叶名桥忍不住叹了口气,琢磨着有没有其他的办法。
  “叮”的一声。
  叶名桥以为自己产生了幻听,忍不住愣了,脚步都停住了。
  这声音听着怎么那么耳熟?好像游戏系统的提示音?
  叶名桥以前是pvp玩家,后来死党们A的A散的散,他就慢慢转了生活玩家。他最拿手的就是烹饪,游戏系统的烹饪已经点满,还特意设置了特别提示,只要身边有灶台就会提示。
  自己已经穿越了,怎么会有系统提示音?
  叶名桥愣了好几秒,反应过来的时候赶紧查看。这一看,他更是傻了眼,他的游戏系统竟然还在。
  藏剑的技能完好无缺都能使用,打开背包里面满满的都是食材和他以前收集的各种宝贝。
  系统提示,身边有灶台可以开始烹饪了。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三章 牛刀小试
 
  叶名桥这一瞧,顿时大喜过望。这里有灶台,自己背包里有各种食材,剑三烹饪技能又点满了,岂不是可以开张做生意了?
  虽然他背包里的澳门美高梅线上娱乐不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不过也能用个好久,等这些食材用的差不多了,也能挣出一些本钱来了,到时候再拿本钱买食材,小饭馆就可以好好的经营下去。
  叶名桥掰着手指这么一算,眉开眼笑,脚步都变得轻快了。
  他动作麻利的把厨房整理了一下,灰土都擦干净。好在厨房只有巴掌大的地方,并没有费多少时间。
  叶名桥一瞧时间,已经是下午五点来中,他弟弟年纪小,吃晚饭一项比较早,估摸着已经是开始饿的时候了。
  叶名桥赶紧从厨房走了出来,果然瞧见叶元枫老老实实的坐在椅子上。
  “小枫,肚子饿不饿?”
  叶元枫很老实的立刻就点了点头,他肚子里已经叽里咕噜的乱叫了,不过又马上摇了摇头,说:“我不饿,哥哥。”
  叶元枫心想着,虽然不知道哥哥在做什么,不过看起来很忙的样子,自己要乖乖的不捣乱。
  叶名桥走过去捏了捏他肉嘟嘟的小脸蛋,心说自己这个便宜弟弟实在太可爱了,圆圆乎乎的,手感极佳。其实他不知道,自己和叶元枫是半价八两,一样肉呼呼的小小的。
  叶名桥温声说:“哥哥给你做饭吃好不好?”
  “当然好!”叶元枫眼睛一亮,更显得水灵灵的。
  叶名桥被萌掉了半管血,捂着心口又走进后厨,不忘了嘱咐说:“那你乖乖等着,马上就能吃晚饭了。”
  叶名桥在厨房这一站,摸了摸自己下巴,又拉开了游戏控制面板的背包,细细点着自己的食材,想着给弟弟做些什么吃的好呢?
  第一次尝试,应该做点简单的,不知道能不能成功。
  叶名桥想了片刻,就拿定了注意。
  他背包里食材相当丰富,在游戏里烹饪食谱是有限的,到了现实中就不是这样了,可以随意发挥。
  叶名桥打算做个两菜一汤,这样他们两个够吃了也不会浪费,用的时间也不会太长。
  据说小孩子都喜欢吃甜口,叶名桥就打算做个松鼠桂鱼,这样叶元枫没准爱吃。
  叶名桥先将主食米饭蒸上,然后从背包里掏出一条鱼来,还是他在帮会领地钓上来了,好大一条,活蹦乱跳的,正好新鲜。
  作为一只藏剑山庄的好叽太,叶名桥的刀工是很过硬的,三两下就将鱼去鳞整理好,然后去掉带刺的肉,再切好化道。这么一套工序下来,根本没用几分钟,动作纯熟快速。
  切好了鱼,叶名桥又用料酒和各种作料将鱼抹了一遍,然后放在一边,等着一会儿涂上淀粉下锅炸。
  这空档他也没闲着,又从背包里翻出几个做任务时候摘的春笋,拨了笋壳切成细条。
  点锅烧水,叶名桥倒了一壶游戏里带来的五莲泉下去,水刚烧热了就能闻到淡淡的清香味道,有种让人心旷神怡的感觉。
  水热了,叶名桥赶紧将春笋条放进去焯,不一会儿捞出来,再下锅翻炒。简单的加一点作料,收汁儿就能出锅。别看简简单单的,不过这食材都是最新鲜的,香味儿一下子就飘出来了。
  叶名桥闻了闻,感觉自己的口水都要下来了。
  “哥哥……”
  叶元枫是寻着香味儿照过来的,扒着厨房的门框,探头探脑的往里瞧。他眼睛亮晶晶的,眼巴巴看着刚炒出来盛了盘子的春笋。
  叶名桥冲他挥了挥手,说:“小枫过来,把这个端出去,哥哥还没做完,再等一会儿就能吃了。”
  叶元枫小跑着过来,睁大眼睛瞧着那一盘春笋,用力的点了点头,就端着跑出去了。
  叶名桥被他的模样逗乐了,瞬间觉得干劲儿十足,看来第一个菜炒得还是很成功的。
  松鼠桂鱼,油焖春笋,再来一个冬瓜丸子汤,正好清口解腻。
  叶名桥左右开弓,一边下锅炸鱼浇汁,一边开始煮冬瓜丸子汤,忙的是不可开交。
  叶元枫在外面对着一盘子香喷喷的春笋流口水,不等多时,叶名桥就出来了。
  叶名桥其实也才十二岁,个子还没张开,端着一大盘松鼠桂鱼,看起来有点滑稽。不过他的小天使弟弟可不这么觉得,眼睛里全是崇拜,屁颠屁颠的迎上去,不吝惜的说道:“哇塞,哥哥你好厉害,都好香啊,我好饿。”
  叶名桥得意的笑了,又将冬瓜丸子汤和米饭端了出来,都摆在桌子上,然后发了叶元枫一双筷子。
  桌子不大,摆上两菜一汤基本就满了。松鼠桂鱼花刀整齐,炸的金黄金黄,外面浇汁亮晶晶的,一股酸甜的味道迎面扑来,闻一下就觉得口水止不住的分泌起来。
  春笋嫩嫩的,翘着一点小葱,看起来也极为有食欲。旁边的一大碗冬瓜丸子汤翠绿清香,和松鼠桂鱼的味道大不相同,正好有所互补。
  叶元枫忍不住拿起筷子就夹了一块鱼肉,“好烫好烫!”鱼肉外焦里嫩,浇汁又甜又酸,味道浑厚又不会腻人,实在是恰到好处。叶元枫烫的只抽气,不过嘴里还嘟囔着“好吃”。
  “吹一吹,都是刚出锅的。”叶名桥虽然表面上很淡定,不过心里的确美得快要飞起来了。他似乎已经看到了无数小钱钱飞进口袋里的画面,他可以带着弟弟靠小饭馆糊口了,再也不用看别人脸色,寄人篱下,说不定以后还能开更大的酒店。
  就在叶名桥想入非非的时候,叶元枫已经忍不住吃了好几口松鼠桂鱼,又夹了春笋塞进嘴里,还给自己盛了一碗冬瓜丸子汤。
  这冬瓜丸子汤虽然看起来很普通,不过味道实在让人惊艳。
  叶元枫鼓着腮帮子,含糊不清的说:“哥哥,你也吃,笋好嫩,丸子好弹呢。汤也好好喝,特别的香呢,哥哥好有本事。”
  五莲泉水烧出来的汤自然和普通的水不一样,带着一股特比的香气,给这道菜增色了不少。叶名桥尝了一口,满意的眯了眯眼睛,心说改天可以试试别的泉水。游戏里有不少泉水,什么星虹泉、谷帘泉、中冷泉的,说不定各个味道都不一样。
  两个人大快朵颐,叶元枫吃的肚子都鼓起来了,脸蛋红扑扑的。
  正吃了一半,忽然就听外面有人敲门,叶名桥还以为自己听差了。
  叶元枫就说:“哥哥,好像有人在敲门呢。”
  叶名桥从椅子上跳下去,跑到门口打开门,就瞧一个六七十岁的老人家站在门口。
  那老人家看到是个小孩子,就笑眯眯的说:“小朋友,这小饭馆是又开张了吗?我从这路过,看到灯亮着,还有饭香味儿呢。”
  叶名桥一听,又是惊讶又是惊喜的,没想到他还没正式开张,就有人被饭香味儿吸引过来了。
  叶名桥眨巴了两下大眼睛,卖萌说道:“爷爷你要来吃饭吗?”
  那老人家点了点头,叶名桥就把他迎了进来,说:“这里过两天才开业呢,不过爷爷可以先来试吃一个,如果觉得好吃,以后请多光顾呢。”
  那老人家被叶名桥奶声奶气的声音都乐了,一个劲儿的答应。
  老人家一进来,就用力吸了吸鼻子,看到叶元枫面前那一桌子残羹剩饭,说:“这几道菜香极了啊!小朋友,不如就让老板也给我做一桌子这三道菜吧。”
  老人家还以为这家小饭馆的掌柜老板是叶名桥的家长,叶名桥听了点了答应,就跑进了后厨。他并不解释这个小误会。
  没有用多长时间,叶名桥就又做了一遍松鼠桂鱼、油焖春笋和冬瓜丸子汤,一盘一盘的端了出来。他在厨房忙乎了半天,弄得满头大汗。
  叶元枫瞧了,立马给他递过去一张餐巾纸,说:“哥哥擦擦汗。”
  叶名桥瞧着萌萌的弟弟心里高兴,自家弟弟果然是个小天使。于是叶名桥就指了指自己的额头,叶元枫会意,踮起脚来,费劲的举着胳膊,一本正经的给他哥哥擦汗。
  旁边,老人家拿起筷子来尝了一口松鼠桂鱼,脸上出现惊叹的表情,随即都来不及说什么,赶紧又尝了别的菜,这才叹了口气,说:“这小饭馆,虽然味道不是老味道了,但依旧让人惊叹。”
  叶名桥歪了歪头,觉得这老人家肯定是以前来过这里。他本来想要和老人家攀谈两句的,不过不巧,外面又有人来了。
  大门被敲了两下,就有人推门走了进来。
  叶名桥心说,今天是什么日子?没开张就有这么多客人?难道是自己的菜做得真的太好吃了!逆风都能香十里吗?
  叶名桥嘴角一勾,看来自己的财运挡也挡不住啊。
  他正美滋滋的,瞧见走进来的男人就傻眼了。
  怎么是狗天策?
  哦不……怎么是自己的监护人?
  走进来的男人穿着剪裁得体的黑色西服,不是罗家三爷罗向启还会是谁?
 
  ☆、第四章 征服一个人
 
  罗向启的脸色不太好看,有点阴沉。叶名桥一看,就觉得心虚,感觉罗向启生气是因为他们偷偷的跑出来的缘故。
  叶名桥其实没有猜错,下午有佣人发现叶名桥和叶元枫不见了,就在罗家里里外外找了一圈,结果就是没有找到人,还以为两个小孩子太贪玩,晚上就会回来。不过这天都黑了,还是不见人。
  罗向启难得的早回去一趟,就听说叶名桥和叶元枫失踪了一下午,现在还没回来。
  罗三爷可是现在罗家最有权有势的,佣人们一瞧罗三爷发火了,这才不敢再怠慢,都跑出去找人。
  罗向启调了别墅监控,又打电话派人出去找,不多久就有人回复,说是已经找到叶名桥和叶元枫的下落,在城西四环外一个小饭馆里。
  罗向启看了地址就急急忙忙开车赶过来了。
  也不是他多么看重在意叶名桥两个,但是他们好歹是老爷子委托给他的,若是真把人弄丢了,罗向启的面子上实在挂不住。
  折腾了好半天,罗向启进门时候的脸色自然不好看。
  只不过那只是片刻,罗向启目光一扫,就看到坐在一边正在吃饭的老人家,他的表情就变了。
  那老人家也抬起头来,他好像认识罗向启,笑眯眯的说:“这是罗家的老三不是?都已经这么大了,我都快认不出来了。”
  叶名桥忍不住又偷偷瞄了那老人家几眼,心说这人认识罗向启?那身份肯定不简单。
  老人家穿的衣服看起来没什么特别的,不像是大富大贵的人家,说话也没拿腔作调,一点也看不出什么端倪。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群魔乱舞之安居乐业[穿越] by 枫香 下一篇:网游之职业小白 by 若素青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