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现代

澳门美高梅网上娱乐平台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文案:
              一场电影,一部小说,通常只有一个主角。
              但是却要千千万万个群众演员。
              王守宁作为一个匆匆路过的路人甲,自认为还算敬业。
              他只是个普普通通的平凡人而已,他不求发光发热,
              只求不给社会找麻烦就好了。
              他只要能默默地在角落里注视主角就觉得很满足。
              但是为什么那个平日无法触摸的人会突然朝他转过头来?
              还有走在路上还能撞到帅哥?
              真是受宠若惊。
              运气实在太好。
              只是……应该选哪一个?
              
              被一个男人喜欢是件值得高兴的事吗?
              他不知道是不是,
              但是那个眯着眼一脸认真的男人却屡次闯入他的视线。
              渐渐的,一点点的,而且是全方位的。
              忍不住目光追随那个人,但却有人要捷足先登?
              他说什么也不能放手。
              他不要只是路过而已,他还要成为他生命中的主角。
              
              
              

              楔子 我的自白书
              
              我叫王守宁。
              这是个让我很郁闷的名字。
              首先,我姓王,只要是姓王的同胞们就应该能理解,当我看到「王」终于超过「李」,成为中国最大的姓时的悲痛心情。
              我一直都很向往武侠小说中华丽的复姓人士,可是我知道这辈子我都没有希望了,于是在小学四年级的时候,我曾强烈要求双亲把我的名字改成王独孤,但只得到了我母亲的一个锅底。

              这就是为什么我的鼻子不够英挺的原因。
              然后,我叫守宁。
              你对这个名字有什么感想?
              没有感想?那就对了。
              一个人,首先要长得好看。长得不好看就算了,但要有才能。没有才能也行,但怎么也要有个惊世骇俗的名字。我非常羡慕那个名字有十五个字的哥们,我曾幻想我叫王惊天或是王动地,最不济也要叫个王羲之。

              当我第一百零一遍表达我这个愿望之后,我下铺的兄弟不耐烦地告诉我:「王守宁,你可别把你自己当根草,你就是电视剧里走过路过的群众演员。你见过演员表里路人甲有名字吗?」

              他这个论调我好像听过,但我没有鄙视他故作高深,我沉默。
              于是我再也不提名字的事了……我只在心里偷偷想而已。
              可是即使我有平凡的名字,平凡的长相,但我也有不平凡的地方。
              我是一个gay。
              我在这里使用英文,而不是说我是个同志,是觉得这样会使我看起来高级点,至少很多年前我是这么想的。当年我混迹网路的时候,一不小心钓上一小MM,这是多么神奇的事情。可惜那时我不懂好好珍惜,在她向我表达倾慕之情的时候,我敲了那句话过去,她立刻回我一句。

              **。
              ……多好啊,**就是指异于常人,也就是天赋异禀,我终于跳脱出普通路人甲的框框,升级为**的路人甲。
              我很早就出柜了。我在大学一年级的时候就向家里坦诚男人会使我心跳加速,而女人不行。按照我先前找的同志出柜攻略,那个时候,应该是父亲暴跳如雷打断我的狗腿,母亲哭哭啼啼。

              但是,那时,父亲在一边猛地叹气,母亲冲进厨房拿出菜刀,大喝一声:「我把你下面砍了!就当我生了一个女儿!」
              我吓得夺门而出,从此走上了出柜结局大众版之独自生活的道路。
              现在,我二十六岁,在一家很有名的IT行业公司工作。很不错吧,我可是在总部。
              具体是在总务部当行政助理,再具体一点,就是中午订餐非我不可,断水断电找我抱怨的重要职位。
              虽然双亲经过这么多年,已经半放弃似的接纳了我,但我还是一个人在外面买了间小公寓。当然,是分期付款,现在还没付完。
              我是个gay,但我从没去过gay吧,也没有在网路上钓人419。好几次我有放纵的冲动,但是在最后关头放弃了。
              我真的不是胆小,我是担心得怪病。
              但是,我喜欢看帅哥。我的电脑里收藏了有1G多大小的图片,都是帅哥。各式各样,有码无码都有。高清晰度,大尺寸——我真的是在指图片的大小。

              那些长相光鲜华丽的帅哥才是做男主角的料,而男主角就是用来给人YY的。
              最近我在公司的bbs上,穿了个名叫「粉红女生」的马甲,用游戏点卡从总经理助理的手里买下我们公司总经理的照片。
              不过不要紧,其实那些点卡都是我用公司的电话偷偷买的。
              总经理助理说,这些照片是她利用职权偷偷照的。
              照片上的总经理或严肃或放松,张张适合做杂志封面。
              我选了一张他垂着眼的侧面照当我电脑的桌面,要是总经理知道一个gay把他的照片当桌面,并且对着电脑流口水,他一定会崩溃。
              不过不要紧,反正他不会知道,因为我只是个路人甲。
              
              
              
              第一章 一个黑头发,一个黄头发
              
              我有星期一综合症。我不想起,我宁愿趴在床上哼哼。但我非要起来,否则我的房贷永远还不完。虽然我每次都会后悔为什么要多睡那五分钟,多五分钟少五分钟也没有什么区别,但我仍然不到最后一刻爬不起来。

              匆匆忙忙地洗漱之后,我跟一群脚踩高跟鞋的女性们抢公共汽车。事实证明,西服是永远比不过高跟鞋的,因为脚与高跟鞋亲吻比与西服亲吻要难忘得多。

              所以,我遵从绅士原则,ladyfirst,于是我只能最后像一张照片一样贴在车门上。
              下了公车就到了我的公司,因为我下车的那一站就是用公司大厦命的名。
              当我每次听到自动报站的电子音说道:浩星大厦到了,我就很自豪。
              我怀着自豪的心情走进公司,总会有熟人跟我打招呼:「小王,你今天的发型仍然很有凌乱美。」
              即使我已经二十六岁了,但我仍被人叫做小王,而且发型是公车里那帮挤车大军们帮我设计的,跟我无关。
              我看了看表,马上要到上班的时间了,我快步走向员工电梯,电梯门眼见着就要关上,我也不讲什么形象了,打卡要紧,几乎是飞扑上去,在最后关头我在即将合拢的电梯门之间插入我的脚。

              电梯再次打开,我无视里面挤满的人,微笑着走进电梯,我挤我挤,有了立足之地后镇定地按了按关门键。
              就在电梯又要关上的那一刻,门又开了。
              搞什么?还让不让人上班啊?时间快到了。
              我在心里抱怨着,我才不承认刚才我也做过同样的事。
              门缓缓地打开,我看见了总经理的脸。
              我一定是在做梦,一定是昨天晚上对着他的照片那个什么来着过度。
              结果他看向我,皱皱眉头。不晓得为什么,总经理总是很冷酷,不喜欢笑,即使我手上的那几张偷拍照片上也没见他笑过。细长的眼,英挺的鼻子,凉薄的嘴唇。好吧,允许我用一个比较过时的词来形容,总经理真的长得很酷。

              「专用电梯坏了,这里有总务部的吗?」
              我一个激灵,看见总经理助理手按在电梯外的开门键上,对着电梯里说。
              原来如此,高层专用电梯坏了,所以总经理才会出现在这。
              我听到了那个关键字,感觉电梯里好几个人都在朝着我看,我只有站出来,说:「我是总务部的,怎么回事?」
              「电梯停在一楼关不上门,找人来维修吧。」助理小姐微笑着说。
              我对她点点头,然后对总经理说:「我会处理的。」然后从电梯里走出来。
              总经理也点点头,对我说:「辛苦了。」
              低沉的声音传来,我脑子里什么东西腾地升上来,热热的又软软的,我觉得我有点晕。
              我眨眨眼,说:「哪里会辛苦这是我的职责我当然会负责总经理请放心我一定不会让公司失望的我一定不会丢总务部的脸。」
              然后,我看见总经理瞪着我。
              整个电梯里的人都瞪着我。
              大颗大颗的汗从我的额头滑下,我恨不得咬掉我的舌头。
              过了好一会,助理小姐轻巧一笑,说:「总经理,大家都还要上班呢。」
              总经理看了我一眼,眉头皱得更深,走进电梯。助理小姐转过头,别有深意地冲我一笑,也跟着上了电梯。
              我看着电梯门关上,欲哭无泪。
              我的形象啊……为什么我一紧张就会话多还不打标点符号啊……
              
              我一整天都在郁闷中,虽然觉得总经理对我这个路人甲不会留下什么印象,但我还是觉得本来我可以做得更好的。
              我应该展现总务部的严谨踏实上进积极的工作态度,而不是表现得像只长了八条舌头的鹦鹉。我可能一辈子都不再有机会跟这种高层人士说话了。
              但我的部长显然没有把我的这种忧郁当回事,指挥我做事一如往常一样勤劳,他也只会在这件事上勤劳。
              我结束了一天的工作,拖着疲惫的步子下班,我今天不想跟着下班浪潮挤公车,于是决定绕个道去投注站买个彩票。
              我真的不是想中五百万,我只是支持我国福利事业。
              我买了一个号。我也真的不是小气,而是我只有那么点零钱而已。
              我叹了口气,把彩票放在衣兜里,然后缓缓地返回朝车站走去。
              快到车站的时候,我看见车已经来了,下意识拔腿就跑。
              我的眼睛光盯着那辆车去了,结果一不小心撞到一个人。
              「抱歉!」我连忙说,抬起头,结果一愣。
              ……帅哥。还是斯文型。
              那个帅哥戴着眼镜,温和地对我笑:「没事。」然后看看车站,说,「你要赶车吧,车走了。」
              我摇摇头说:「算了,那趟车注定与我无缘。」
              斯文帅哥笑得很爽朗,说:「那下次小心点,幸亏这次撞到的是我,要是换成别的东西,很危险的。」
              我也笑了,说:「那还要谢谢老天爷了。」
              他再次冲我笑笑,然后转身走了。
              我看着他的背影,心情突然好了起来。
              我坐车回家,煮了晚饭再洗了个澡,然后窝在电脑前面。
              打了会游戏,然后敲了点字,更新了我的博客。
              后来我到公司的bbs上灌水,发现总经理助理在网上拍卖总经理的资料。包括生日体重身高三围。
              ……这个女人一天到晚不务正业在那里干嘛?
              我心里鄙视着,然后用二十个Q币的高价拍下来。
              我仔细研究了总经理的资料,结论是身材真不错。
              快到十二点的时候,我关了网页,对着桌面上垂着眼的帅哥做出一个飞吻。
              
              人生有时候真的很奇怪。在什么样的地点遇上什么样的人,自己完全不知道,那么那个人的意义在哪里,只能让时间来告诉你。
              自那天偶遇总经理之后,我的生活一如往常般平淡,如同每一个路人甲一样。没有任何一本书或任何一个电视剧会描写路人甲的生活,可是我们同样需要吃饭过日子。

              总务部的办公室总是一团糟。我刚挂断一个抱怨厕所太脏的电话,又接到公司的车被撞坏的消息。是哪个蠢货把公司的车当赛车啊!
              每一天每一天都是这些琐碎的事情,有的时候工人忙不过来还要自己上场替补,现在我几乎成了集电工、清洁工、厨师、保安为一体的多功能全方位人才。

              ……可惜我这样的人才目前还没人赏识。
              中午的时候,我跟着总务部的一群老老少少走向食堂。
              从这点看,总务部还是很团结的。总务部人员一起吃饭,总会得到食堂的关照,菜里面肉都多一些,没办法,厨房也归我们管。
              一边吃饭,一边看食堂里的电视,而电视上正在播彩票开奖的重播。
              我一愣,我一般是看报纸上的资讯的,今天还没看,现在正好。
              只是,明明是个重播,气氛还那么紧张,好些人目不转睛。
              反正是没有我的份的,我闷闷地想。
              但是人生总是这样,越是不可能发生的事就越会发生。
              当我看到萤幕上的号码的时候,我喷出一口饭。
              我对面的哥们觉得我很不卫生。
              「怎么?中了?」
              我摇摇头,镇静地说:「没有,怎么可能。」
              「那你这么激动干嘛?」
              我还是摇摇头,说:「出奖了嘛,激动点是正常的。」
              即使我遭受了许多白眼,但我还是保持着表面上的淡定。
              ……中了啊,爽死了!这是我的内心独白。横财不外露,怎么能让同事知道,否则一定叫我请客。虽然是不大的奖,但美得我连饭都不想吃了。
              一下班,我急匆匆地回家,翻我的那张彩票。我记得我把它放在旧衣服的口袋里了,而我的旧衣服不堆到一定程度是不会洗的。
              但是,我没有翻到。
              我再翻,还是没有。
              我不死心,然后眼泪汪汪。难道这是天注定的吗?注定钱财与我无缘,注定我就只能每个月领那么点薪水,还要还房贷,交水电,付吃穿,一点外快都赚不了吗?

              我抱着我的脏衣服,咬着衣服领,打开电脑,投身网路,麻痹自己。
              我肉疼。
              
              彩票的事对我的打击很大,虽然不是很多,但是对于我这种连买颗白菜还要仔细数每一个叶子上的虫洞的人是很重要的。我这几天都郁郁寡欢,工作提不起劲,虽然我从来没有提起劲过,但是都没有这次这么严重。肯定是掉在外面了,我诅咒那个捡了它的人生儿子没……嗯,那个……菊花。

              我照例下了班后在公司大厦前面的车站等公车,突然有人拉住我。
              我一转头,对上一双笑意盈盈的眼睛。
              那双眼睛是藏在眼镜后面的。
              是个帅哥。帅哥拉住了我。
              「你不记得我了吗?好些天前你曾经在前面撞到过我。」他指着远一点的地方,说。
              我摇头,太老套了,这种搭讪方法我都不屑于用,即使你是帅哥也是不可原谅的。
              帅哥懊恼地抿抿唇,看起来年轻了很多,有点可爱。
              「那看来这张彩票就不是你的了。」他转身就走,我一把拉住。
              我一听激动了:「怎么可能不是我的我想念它很长时间了即使你是帅哥也不能把它夺走!」
              帅哥扬起唇,眼镜后面的眼睛闪啊闪:「那你先告诉我上面的号码。」
              我报出号他看了看彩票,为难的说:「不是啊,错了。」
              我一愣。
              他看我发呆的样子,又一笑:「骗你的,你说对了。」
              我眨眼。果然帅哥笑起来都会发光。
              「给你。」他把彩票递给我,我低头看他修长的手指,接过彩票。
              「谢谢……」
              「就这样而已吗?」他微笑着看着我。
              「啊?」
              他眨眨左眼,说:「报答我吧。」
              我缓了缓才意识过来,问:「怎么报答。」
              ……我很不纯洁地想到了以身相许,但我想即使我愿意,别人也不会答应。
              「这样吧,现在时间也不早了,请我吃餐饭吧。」
              果然。我有点小小的失望,然后说:「好,但是不能太贵的地方。」我摊开双手,「一看就知道我是个打工的,我可没有钱。」
              「放心,我不会把你的奖金吃光的。」他一边说,一边扶着我的肩膀把我带离车站。
              头一次贴着一个长相好看的男人这么近,我的鼻子里都是他身上淡淡的烟草味。
              喂喂喂,这是什么情况。
              我可是个gay啊……不要靠我这么近啊,我是会脸红的……
              
              我有点局促不安。
              坐在我对面的人,戴着传说中的那种金边眼镜,眼神温和,嘴角总带着淡淡的笑容。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阎王殿前阎王跪 by 国产粗粮(职业写手VS网站BOSS) 下一篇:千金不换 by 莫心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