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现代

澳门美高梅网上娱乐平台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二货温柔萌攻X人妻受。两个小孩生小孩……
 


☆、第一章

  一、
  
  “呕————”简南趴在马桶上吐的昏天暗地。卧室里起床气严重的苏益苏大爷闹出不小的动静,简南抑制住想继续呕吐的**,冲了水,撑着墙想站起来。脚早已跪得发软,气力不足的他一个打滑又跌坐到地上。
  
  “南南你干吗呢?”苏益打开盥洗室的门见着的就是简南背着他大咧咧的坐在地板上,头顶还竖着一根翘毛。
  
  “我……”
  
  “睡迷糊了?”苏益俯□架着简南站直。简南倚着他,身体总算顺回了些许力气,赶紧转过身把脸埋进恋人的颈窝,他现在的脸色一定相当难看。
  
  苏益揉了把他头顶微翘的乱发,听到简南粗重的呼吸,不由调笑道,“我昨晚还没满足你吗,嗯?”
  
  简南努力压下胸口那股难受劲儿,反驳到,“我哪能和**比啊?”
  
  “哈哈,”苏益掐了一把简南劲瘦的腰,满意于简南猛的一颤,随后低着头大步冲出盥洗室。
  
  **君洗漱完毕,来到餐桌边却不见早餐,无限委屈的向着卧室门口叫到,“南南宝贝儿,我饿了。”
  
  满室沉寂。
  
  苏益坐下恁了会儿神,再跑去卧室,房内没有简南的身影。简南的手机规矩的摆在床头柜上,看样子是出门了。
  
  苏益百无聊赖,只好开了电视打发时间。一调台就看中了一款美食节目,苏益看着银屏上色香味俱全的红烧排骨口水都快掉下来。正抹着嘴,门卡擦一声从外被打开。
  
  简南提着早餐进门看到的就是苏益眼巴巴盯着自己手中拎着的袋子,在确认只是普通的豆浆油条时眼眸瞬间黯淡下来的模样,好不可怜。“呃……我起晚了……”
  
  “TT……”
  
  “将就着吃吧,晚上给你做餐丰盛的算是补偿,行?”简南把东西摆在餐桌上,招手示意苏益过来。见他着迷的望着屏幕上的大餐,颇为无奈的走过去关了电视。
  
  他觉得自己不仅是苏益的恋人,更是照料苏益饮食起居的老妈子。又有谁能想象,家长口中‘别人家的那XX’,学校里老师学生交口称赞不绝、品学兼优、十项全能的学生楷模学生会副主龘席,在家竟是这般小孩子模样,简南不得不再一次感叹苏益表面功夫做的足。
  
  苏益瞅了眼简南,见他皱着眉头,脸色有些发白,以为自己惹他生气了。于是快步走到餐桌边坐定,默不作声开吃。
  
  苏益咬着油条见简南还杵在那儿,趁着喝豆浆的空挡问,“宝贝儿,你怎么不吃?”
  
  “我吃过了。”他光是闻着就反胃,哪里还敢吃。简南皱着眉走开几步,又补了句,“今天我就不去了。”他指的是学生会的例行活动,一学期两次,主要内容是前期对工作的展望与准备,期末对一期的归纳总结。
  
  可要真是去干正事的也就罢了,偏偏文娱部那群女生把地点定在C城最大的游乐场。光是想着苏益被俩女生一左一右拖进摩天轮的场景……简南捏紧拳头,他恐怕会失控(#‵′),“你好好玩,我去给你选衣服。”
  
  “为什么不去?”
  
  “拉肚子。”这明显的推辞苏益倒是没有揭穿他。
  
  苏益只当简南在闹脾气,他一向与学生会里那群小女生处不来。
  
  简南见他没有再问,便去收拾他的行装。苏益这个人IQ很高,情商就着实抱歉,明眼人都看得出其中两三个女生对他抱有好感,他本人却以为她们只是把他当做亲密些的异性朋友来对待。
  
  苏益对女生礼貌却不疏离,亲昵又表现的恰到好处,里里外外不知欠下了多少风流债。简南想起上学期被其中一个女生赌在校园里警告,“不要再对苏益死缠烂打,你真恶心。”简南苦笑,他倒是想反驳,到底是谁缠着谁。苏益简直就是个生活自理九级残废,在两人相遇并同居之前简南都不明白苏益是怎么安稳的度过了那17年。(现龄19,同居2年。)
  
  和苏益在一起,每天做饭洗衣伺候他上上下下,娇滴滴的女孩子又怎么受得了。苏益因学生会活动在外留宿,简南都得担心他晚饭有没有吃饱,苏益很挑食,又要在外人面前表现出偏偏公子的范儿,很让人头疼。
  
  简南正在收拾衣服,想到这些摇摇头,又忍不住扑哧一声笑起来。
  
  “笑什么呢?”被人从身后环住,简南动了动,苏益把手臂收的更紧,这让简南有些不舒服。他不想陪苏益去倒不全是不喜那些女孩子,今早起床的那番呕吐已消磨了他大半的体力,这会是强撑起精神应付苏大少爷。再让他跑去大太阳底下疯一天,体力不支昏倒了岂不丢死人。
  
  当然,他更不想苏益担心。
  
  简南身体素质很好,一年之中难得有几场小病。倒是苏益老感染流感让他操心。这没由来的恶心让他摸不准头脑,兴许是感冒了?在家休养一天就能好吧。
  
  

 


☆、第二章

  二、
  
  “笑什么呢?”
  
  “笑你没了我怎么办。”简南侧身从苏益怀里挣脱开,抬手抚摸着恋人五官端正的脸。苏益的皮肤很滑,脸上很干净,简南小掐了一把他脸颊上的肉。
  
  “南南你要抛弃我吗?”苏益故作委屈道。
  
  简南笑笑,正欲开口。苏益扣住他的手腕一发力,一手按住他的肩,猛的将他推到墙上。
  
  这强硬的一推让简南懵了。身体的反应很迅速,胃里又是一阵翻腾。勉力压下恶心,简南弓着身子拒绝苏益的靠近。
  
  “你怎么了?”按着肩膀的手下滑至腰侧,掌心能感受到简南身子轻微的颤抖,苏益觉得不大对劲。
  
  “有点……睡眠不足吧。”挤出这么一句话,身体已经腾空被苏益横抱起来。
  
  被轻放在床上,紧接着苏益结实的身躯覆了上来。额头贴着额头,苏益道,“没有发烧。”
  
  简南搂着他的腰,不安、难受、委屈,似乎任何负面情绪,苏益的一个拥抱就能轻巧化解。这样窝在他怀里倾听着他强健有力的心跳,简南觉得胸口那股恶心劲下去很多。
  
  “我没生病,可能昨晚睡的不大好。”简南别过头,不想被他看到自己皱眉忍着恶心的模样。
  
  显然苏益会错了意,以为惹得简南害羞了,更是加大马力,一口含住恋人的耳垂轻咬,“……下次我会注意QAQ。”就着这个姿势抱了简南好一会,苏益才慢悠悠的起身,“那你好好休息,我回来吃晚饭。”
  
  **
  
  简南这一躺就到了下午三点。他饿得前胸贴后背,要不是肚子呱呱叫着提醒他该起床了,只怕会睡到日落西山。
  
  简单的洗漱一番,简南拿着手机钱包就出门了。不是出去觅食,而是准备今晚的食材。苏益嘴很挑,外表是食草男的款式,却是典型的“无肉不欢”。
  
  两人在学校不远处租的房子,地方偏远。学校附近有个菜市场,简南听说那些农民每天挑来卖的新鲜蔬菜都是在被化工厂污水污染过的土里种出来的,便再也不去了。哪怕有一点威胁到苏益健康的隐患都要杜绝。于是他每周都乘车到市中心的平价超市买大量的食材塞满冰箱。
  
  天天变着法子取悦苏益的刁嘴巴也是件难事,简南在公车上思考,晚上要做什么大餐减轻今早因普通的豆浆油条给苏益带来的失落感。
  
  公车一阵阵的晃悠,晃的简南的头也晕晕的,下车时都分不清东西南北了。
  
  “嘿,简南!”肩膀被人重重一拍,简南看向来人,原来是班上的宣传委员李莫帅。他挂上虚伪的笑容和来人客套了一番。
  
  “怎么没见你和你‘老公’一起?”李莫帅刻意加重了老公这两字的发音。
  
  苏益和简南的关系属于半公开。地有多大产,苏益有多大胆,他根本不怕别人知道。TXL又如何?苏益对人一向坦诚,又没什么纤细的神经,认为交往一事也不必遮遮掩掩,免得到时被发现还惹人闲话。正是他这种坦然的态度,让与苏益交好的朋友都认定是简南掰弯了苏益,苏益一多正直向上的阳光青年不是,他一定是喜欢女人的。
  
  简南却不同,他看上去大大咧咧,对于矛头全指向自己也能顶住的样子,实际上是个十分感性和细腻的人。然而简南再怎么说也是个男人,没那么容易被打倒。冷嘲热讽听多了自然练就了铜墙铁壁。他略过李莫帅嘴里的嘲讽之意,笑着答,“他和学生会的出去了。”
  
  “看来有人也知道自己碍眼没有跟着去。”这话说的很重,简南嘴角的笑僵住了。李莫帅也觉说错了话,尴尬的挥挥手,“那我先走了。”
  
  “……回头见。”紧握的拳松了又紧,简南最终放弃似地呼出一口气。
  
  

 


☆、第三章

  三、
  
  说是大餐,简南也不能给苏益做出满汉全席来,就是想,也要资金允许。提着菜从公车站走回家,头晕的状态一直没有好转,简南暗骂自己娇气。饿过头反而感觉不到饿了,简南想着晚上菜做的多,他多吃点才不浪费。
  
  苏益回来已近七点,看着一桌的菜霎时有些傻眼。“南南……”
  
  “家常红烧鸡块,青椒炒烤鸭架,素炒三丝,冬瓜薏米脊骨汤,炒青菜……”简南笑吟吟的望着他,“大少爷还满意吗?”
  
  两人份的菜一般都是一荤一素一汤,今日已是极其丰盛了。苏益挑了一块鸡肉,嫩滑多汁,嚼了两口便嚷着“好吃”。简南给他递了一碗饭,吃货低头扒饭再也顾不得其他。
  
  简南看着苏益那狼吞虎嚼的模样忍不住摸了摸他的头,“你慢点吃,别呛着了。”
  
  “唔嗯……”苏益朝他眨眨眼。
  
  简南被逗乐了,没什么食欲也挑了一块鸡,咬了一口立马变了脸色。
  
  又来了!简南不着痕迹的将鸡肉吐进垃圾桶,手使劲按着胃,待一阵恶心劲儿过去了才瞄了眼苏益。他吃的专心并没发现自己的异样。
  
  简南挑挑拣拣吃了些胡萝卜丝,合着一碗饭总算是下去了。
  
  饭后,苏益翘着二郎腿在沙发上看财经新闻。简南刷着碗不由得悲从中来,养苏益简直就是在供菩萨,从里到外伺候着,还得惦记着大爷哪里不满意。换是别人怕是早就拍拍屁股走人了,简南倒觉得这日子过的不错,还挺滋润————简直疯魔了。
  
  简南早早洗好澡爬上床,他今天不是很舒服,胸口一直闷着一股气,不上不下,弄得他浑身都难受。
  
  然,苏益大爷不满意了。俗话说的好,饱暖思□,对象不配合,那该怎么办?
  
  苏益鼓捣简南脑袋,没反应。
  
  隔着被子掐腰,简南轻声喝了句。
  
  苏益拱进了被子。
  
  简南按住他四处乱摸的手,哑着嗓子道,“别闹了。”
  
  “南南……”苏益沉着声,领着他的手隔着裤子抚上自己半支起的小帐篷。
  
  简南,“……”
  
  “南南~~QAQ”苏益含着他的耳垂啃咬着,手更加不老实。
  
  “……用手,行不行?”简南一个劲往床边挪,第一次苦于应付苏益的**。
  
  “不行!”苏益不明白,对于床事向来温顺配合的恋人是怎么了。
  
  “你……”简南无力,他被苏益这么一搅,胸口那团气又开始乱撞。
  
  苏益不由分说的开始扒简南的睡衣,“宝贝儿,乖一点……啊~”他压制着简南试图逃离的身体,俯□亲吻简南上下起伏的胸膛。
  
  “苏……!呕——”简南使劲拨开苏益的脑袋,他甚至来不及下床,身子一歪趴在床边吐了起来。忍了一天,吐出来的却只有晚饭时努力吃进去的为数不多的食物。简南抠着睡衣,要命的难受席卷而来,他根本叫停不了呕吐的动作。屋内充斥着污浊物的泛酸味,简南甚至感觉自己连胆汁都呕了出来。
  
  苏益吓了一跳,花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应该给简南倒杯水。他抚着简南颤抖的背,衣服已经被冷汗沁湿,贴着脊背的线条,凸出的蝴蝶骨不住的抖动。他有些不知所措,平时被简南照顾习惯了,这个时候应该怎么办……怎么办?
  
  苏益揽着简南干着急,也不知过了多久,简南脑袋一偏,软软的倒进他的怀里。
  
  苏益抱起湿淋淋的爱人,至少……先去洗个澡吧。
  
  

 


☆、第四章

  四、
  
  简南悠悠转醒,他渴的厉害,身体却跟灌了铅似地沉重,甚至连抬手的力气都没有。
  
  花了好几秒瞳孔才对上焦距,简南见自己躺在卧室,床边趴着苏益,手被他紧紧握着,难怪连移动都觉得困难。
  
  简南微微抬动食指,苏益嘟哝一声,埋在被单上的脑袋蹭了蹭,才抬起头来。苏益的起床气很严重,而且一向睡的很沉。被这细小的动作弄醒可见他一直担心自己没敢睡死过去。苏益微眯着眼,眼下一片乌青,下巴也冒出些许胡渣。简南有点心疼,他连抬手摸摸苏益的头都做不到。
  
  “你渴了吧?”苏益清醒后急忙给简南倒了大杯水,喂他喝下。简南昏睡了一天一夜,苏益便陪了一天一夜没敢阖眼。“真的吓到我了,学校里我请了一周假,这段时间你就好好休息……”苏益挠挠头,又说,“明天上医院看看吧。”
  
  ……我没事的。简南正欲开口,苏益接着道,“你知不知道你昏了一天一夜,身体时冷时热的我都不知道怎么办!”
  
  简南轻咳一声,自己的体质什么时候差到吐到昏了?嗓子有些刺痛,简南吐出干涩的问句,“那你有没有好好吃饭?”比起自己的健康状况,他更在意守着他一天一夜的苏益会不会饿着肚子。
  
  苏益微楞,突然扬起一抹笑。他将简南凌乱的刘海拨开,轻轻的一个吻印在简南光洁的额头,“有空担心我,还不如快点好起来给我做饭,傻老婆。”
  
  “……”简南一时间无法接话,只感觉气血似乎全都涌上了大脑。面上一抹红晕避无可避的闯入苏益的视线。
  
  他、他、他一大老爷们……被人唤作老婆竟然不觉得生气,反而弥漫上一股淡淡的甜腻与温馨,满满的暖意充斥胸膛。简南再一次悲剧的认清现实——摊上苏益,自己是没救了。
  
  轻柔的吻从眉角一路温存到简南的心底。苏益贴上他嘴唇,没有挑逗,没有**,湿软的触感停留了片刻,只听见苏益一声低叹。
  
  苏益的脑袋蹭进他的肩窝,简南存了一些力气伸手环住他的背,恋人偶尔(你确定是偶尔?)孩子气的举动让他觉得很可爱。
  
  “南南,我熬了粥,去喝吧。”说罢,苏益打横抱起简南。简南软软的倚着他,眼里写满不可置信。苏益有些好笑,简南总当他是小孩子,生活不能自理、让人操心……苏益回忆一下两人相处的片段……脸一黑。算了!总有一天他要让简南意识到,他老公我可是能独立有担当的大人!
  
  简南早饿了,苏益炖的小米粥一勺一勺喂过来,味道虽然不地道,勉强也可以称上清淡可口,简南甚为欣慰,很给面子的把一大碗吃得干干净净。
  
  第二天,在简南强烈抗议下,苏益还是没能把他打包送去医院。简南身体底子好,呕吐现象也没再复发。老实的在床上躺了两天,简南又是生龙活虎朝气蓬勃了。
  
  虽是向学校请了一周假,简南身体一好就申请复课了。他脑子没苏益灵活,不想落下太多课,上学期的高数补考简直让人欲仙欲死,想起考前一周每天三套试卷外加照顾感冒的苏益大爷的修罗期,简南一阵恶寒。
  
  两人不同班,课程偶有重叠。苏益作为学生会副主席自然是早出晚归,没课也要呆在活动室里写策划,为指导老师留下的一大堆工作做善后,甚至是帮主席规划活动组织……简南体恤他辛苦,每天学校、小屋两头跑,做好饭给苏益送去,尽量不让他吃学校里没营养的盒饭套餐。
  
  这日,简南正撑着下颚盯着老师在黑板上板书的身影走神,忽听一声闷雷,不多时乌云就压了下来,他看了眼窗外,天空霎时阴霾。不出片刻,下起了倾盆大雨。简南记起昨晚天气预报似乎说了今天是多云转大雨,他见正午太阳火辣辣的,便忘了这回事。
  
  放学时分,大课堂里的人都四散回了宿舍或者被小车接走,简南望着撑着伞面无表情从他身边走过的同班同学,没有人想要和他共一把。简南自嘲的笑笑,抱着书冲进雨帘。
  
  庆幸的是租房的地方和学校不远,简南小跑了十分钟就进了屋里。书被他抱的严实,奈何雨下太大,还是湿的厉害。摊开书晾着,简南翻出一把伞往学校赶。
  
  跑进校门口简南才意识到,苏益和他一把伞不够用。
  
  ……算了,简南想,自己湿成这样子,打不打无所谓了。
  
  **
  
  苏益收拾好手里的资料,活动一下酸痛的肩膀,才关了灯走出教室。学生会的人陆续走了,总是他留守到最后。苏益对待工作的认真负责一丝不苟的态度饱受好评,更有人在私下说他才是学生会的真?主席,苏益只是笑笑不在意。
  
  他踱步出了走廊,外面雨下的很大,不远处一个人影急冲冲的向他跑来。苏益看着简南湿漉漉的落汤鸡模样,皱了皱眉。简南弓着身子大口喘气,这一路跑来跑去他是真的有点累。
  
  苏益握着简南冰凉的手,眉头皱的更深,“走吧,回家。”
  
  “嗯……”简南直起身,跟在他身后。
  
  “……打过去点。”苏益看着头顶的伞越来越有倒向他这边的趋势,而简南整个人几乎是泡在雨里。
  
  “我已经湿了,不要紧。”简南满不在乎的语气。
  
  苏益松开简南的手,张臂一搂,将恋人湿透的身体锁在身侧,伞里勉强容纳下两个成年男子的身躯,苏益满足的呼出一口气,“这样才对嘛。”
  
  “……”
  
  到了租下的房子,简南从储物柜里翻出一条干净的毛巾递给苏益。本来只会淋湿他一人,因为苏益的一时‘任性’,被蹭了一身水。简南不想承认自己被苏益的浪漫弄得心里暖烘烘的,“快去洗澡……”
  
  “你先去。”苏益脱下上衣,露出附着一层薄薄肌肉的劲瘦身躯。他将淋湿的衣服往简南脑袋上一搁,再揉了一把,“我没怎么淋湿。”
  
  简南无视他的话语,将人推进了盥洗室。自己寻着椅子坐下,胡乱擦了把头发。此刻他才意识到自己在发冷,身子止不住的颤抖,小腹处传来一阵绞痛。简南抚上腹部,被那里的高温灼了手。
  
  说不出缘由的,他突然有些害怕。
  
  简南站起身脱下湿透的衣物,他弯下腰,看到眼前墙壁、餐桌颠倒了位置,小屋内的物体四下晃动。视线黑了黑,一阵晕眩袭来。
  
  

 


☆、第五章

  五、
  
  “南南宝贝儿,给我拿套衣服~”
  
  “南南……?”是苏益稍显不耐的声音。
  
  简南摸索着从地上爬起来,扶着餐桌稳住发抖的身体。数分钟前,他曾短暂的失去意识,昏倒在地。后脑砸到地板上,不时透着一股尖锐的疼痛。而更让他难以忍受的是后腰绵圌软无力的酸痛感,以及小腹隐隐的抽痛。
  
  苏益等了半天不见动静,只好用毛巾围住下圌身大步跑回卧室拿衣服。此时已近深秋,天气转凉,苏益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待他穿戴整齐回了客厅,只见简南垂着头倚着桌子。
  
  “南南……?”
  
  “……我去洗澡。”怕苏益见到自己狼狈的模样,简南迈着踉跄的脚步走开,他连腿肚子都在打颤。
  
  “呼——”温水浇下来,简南吐出一口气,又将水温调高几度,任热水冲刷自己冰凉的身体。他的体温一年四季低于常人,但本人并不畏寒,简南没有想到只是淋一场雨也能把自己冻倒。
  
  身体逐渐回暖,简南捂着自己平坦的腹部,腰还是很酸,下腹处的闷痛却消失了。身子舒畅不少,随之而来的还有一种难以名状的安心感。
  
  简南摸着肚子,有些莫名其妙。为了彻底冲去周圌身的寒意,简南冲洗的时间花了挺久。苏益耐不住寂寞,拿着替换的衣物就冲进了盥洗室,简南被他吓了一跳,关了花洒,就被苏益拿着浴巾裹住身体。
  
  “居然这么久……”苏益抱怨,不客气的将恋人抱进自己怀里。
  
  “我有点冷。”简南吸吸鼻子,喉咙有点痒。他拿手戳戳苏益气的鼓鼓的脸,不由得扑哧一声笑出来。
  
  “o( ̄ヘ ̄o#)”苏益捏捏他的鼻尖,擦了一把简南挂着水珠的身子,胡乱的给他套上睡衣。苏益难得伺候人,动作毛毛躁躁,简南被他弄得哭笑不得。
  
  “你冷就多穿……”
  
  “啊嚏——”这个喷嚏成功阻止了苏益嘴边的话。简南眼角泛红,神情尴尬的看了苏益一眼,慌忙转过头吸鼻子。沐浴过后的身子漫着一股柠檬淡香,苏益埋头去嗅那香气,脸颊贴着简南暖暖的肌肤。简南的侧脸晕上一层薄薄的红云,连耳根都透着粉色。
  
  苏益享受着细腻肌肤的触感,欲圌望蠢圌蠢圌欲圌动。手捏着简南的下颚掰向自己。简南的神色有些不自然,像是知晓了他下一步的行动,干咳一声道,“感冒会传染……”
  
  “管他呢。”苏益果断封了他的唇。舌尖描绘着简南姣好的唇形,简南原本推脱的手环住了他的背,张口含圌住苏益灵动的舌,唇齿纠缠,难舍难分。分开时两人都有些喘。苏益箭在弦上不圌得圌不圌发,悄然抬头的下圌身隔着单薄的衣物顶着简南。
  
  简南握住苏益半勃圌起的分身搓圌捏,准备跪下给他咬。苏益一手掐着简南的腰,一手不老实的摸进了简南T恤内。
  
  “呃……”简南发出一声急促的呻圌吟,忙掩了嘴问道,“你准备在这里做?”腰部是他的致命弱点,此时被苏益不轻不重的拿捏着,绵圌软感更甚,简南没出息的双脚一软,整个人倚在苏益怀里。
  
  睡裤被苏益亲手穿上,此刻又被他褪圌下,苏益揉圌捏着他的臀,交圌合意味明显。
  
  简南垂着头,气血涌上面颊的红的仿佛要滴下血来。苏益强迫他仰起头,张嘴咬住了恋人上下滚动的喉结,满意的听到简南发出破碎而难耐的咽呜。扒光简南身上碍事的衣物,苏益耐心的舔过小巧的锁骨。空出的手拂过胸口带来阵阵酥圌麻,直到肚脐被拱进去的舌尖润湿,致命的快圌感席卷而来——简南猛的一抖,分身顶端铃口溢出透明的液体。
  
  苏益随手抓来一瓶沐浴露,挤满一手,向着简南的穴圌口探去。灵巧的指尖按圌揉着简南后圌穴的褶皱,苏益低声道,“放松点,宝贝儿。”简南点头,瞬间被两根手指贯穿,深埋体内的男子粗大的骨节摩擦带来的不适还是让简南皱起了眉。
  
  直立的姿势让他无法打开双圌腿,简南不经意的低头,看着苏益胀圌大的性圌器气势汹汹的抵着自己下圌身的入口,那模样甚是壮观,饶是经历过多次性圌事的简南也白了脸色。
  
  苏益翻过他的身子,让简南撑着墙壁借力。简南弓着身子,微微喘息着,他的体内已经容纳了苏益的三根手指,尽管如此,也远没有准备好迎接苏益的粗大。
  
  “老婆~”苏益凑近他的耳边呵出一口热气,轻巧的抽圌出手指,没有给简南喘气的机会,分身一入到底。
  
  “你…………啊!”简南绷紧身体,突如其来的胀圌大让他无所适从。
  
  “放松……”苏益握着简南软下去的□上下套圌弄,“夹得我好痛!”
  
  “唔……呜……”简南努力放松身体,他甚至感受到了深埋体内的欲圌望一根根暴起的青筋。
  
  苏益搂住简南的腰防止恋人下滑,下圌体的冲撞不疾不徐,浅出深入,次次顶圌进简南体内的敏感点。简南神情恍惚,不自知的溢出细小甜腻的呻圌吟,激得苏益不由得加快抽圌动的频率。
  
  “慢、慢点……”简南喘的厉害,额头凝了一层薄薄的汗水。苏益从身后咬住他突起的蝴蝶骨,一阵舔圌弄。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重生之契约 by 苏七少 下一篇:重生之重头再来 by 醉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