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现代

澳门美高梅网上娱乐平台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穆维馨点头,“我会的,不过有件事一定要说清楚。”
  聂远只是静静地看着他。
  “我是不会与若素订婚的。”
  聂远咧嘴一笑,似乎听到天大的笑话,但话差之甚远:“我信。”
  穆维馨双眼一亮,但是被聂远下一句话,好心情被打得七零八落。
  “不订婚可以直接结婚。好了,那是你的私事,与我无关。”看了看手表,“我去医院看看老二。”说着,越过穆维馨。
  穆维馨僵硬地站在,直到关门声传来才反应回来。
  *
  回想起昨夜的对话,穆维馨边开车边想。
  聂远看着前面转换的红绿灯,要转红灯了但穆维馨毫无减速的意思,说道:“要红灯了。”
  闻言,穆维馨反应过来。
  “开车的时候专心写,我不想我的命丢在你手上。”
  穆维馨:“……”
  车停了,等待绿灯。
  穆维馨一手放在方向盘上另一手的食指抵在唇上,说:“我们谈谈吧。”
  聂远不想说了,这种话题已经说过很多次。
  “有些事情变得不一样,我想还是说清楚的好。”
  变得不一样?
  聂远撇撇嘴,依旧没有说话。
  “我……”穆维馨刚想说,但是已经转绿灯了,只好停下那个话题。
  车子停在路边的停车位置,穆维馨说:“喝杯咖啡的时间应该有吧。你知道我要回G市的。”
  聂远想了想,点点头,也好,看看他还有什么说辞。聂远率先下车,见状,穆维馨知道聂远算是答应了。
  来到附近一家小咖啡馆,穆维馨点了杯咖啡,聂远却要了一块小蛋糕。
  “说吧。”将一小块蛋糕放入口中,这家的蛋糕不错,待会儿给他们带些回去。
  穆维馨搅拌着面前的咖啡,垂着头,聂远看不清他的表情,只是聂远的只觉告诉他,穆维馨要说很重要的事情。
  “聂远,其实我……”穆维馨抬起头,双眼直勾勾地看着他。
  聂远看到那眼神,不自在地避开。
  “我昨晚想清楚了。”穆维馨继续搅拌着咖啡。
  “嗯。”聂远只是给了他一个鼻音。
  “我喜欢你。”
  听到这个答案,聂远愣了一下,随即笑了,笑得很大声,周围的客人都看向他。聂远知道自己失礼了,站起来对大家道歉。
  穆维馨看着坐下来后依旧忍笑的聂远,突然感到愤怒,“你这是什么意思?”
  聂远带着泪花的双眼看向穆维馨,“只是觉得好笑罢了。”
  “你觉得我在开玩笑!?”穆维馨差点炸毛。
  聂远又将蛋糕送入口中,看着穆维馨,只是双眸很平静,“难道不是吗?”
  刚才他听到什么了?喜欢我?前世的自己怎么求他他都不会说,没想到重来一次居然会得到意外的收获。不过,前世他不愿意给,今生我不想要。
  “我拒绝。”聂远也不多想,直接拒绝。
  穆维馨以为自己听错了,“你拒绝?”
  聂远放下叉子,靠在椅子上,一字一字地说:“对!我、拒、绝。”
  “为什么?”穆维馨感到愤怒,他第一次表示喜欢一个人但是被拒绝!
  “第一,”聂远伸出一根手指,“你我都是男的。”
  穆维馨撇过头,“我并不介意!”
  聂远感到好笑,“可我介意。”
  穆维馨一震,惊愕地看着聂远。
  是的,他没想过聂远不愿意与一个男的在一起。
  “第二,”再伸出一根手指,“你是穆家的继承人。”
  穆维馨点头,“没错,但是我是唯一的继承人,怎么这个也成问题?”
  聂远晃晃食指,“非也,当你继承穆家,那么你就要一个儿子作为你的继承人。”歪头看着他,“你说一个男人怎能生孩子?”
  穆维馨垂头,这个的确是个问题。
  “第三,”这次聂远收回手指,“你不是很注重面子吗?要是被认知道了你如何面对?”就如前世般澄清一切?然后结婚生子?
  “最后,”聂远站起来,双手撑着桌子,身体往前倾,“我绝对不会再给机会你们接近我!”说着,转身离开。
  穆维馨坐在椅子上,他在思考聂远提出来的问题。
  陈泽峰在医院住了几天就出院了,不过由于肋骨骨裂,小腿腿骨骨裂,大家开始轮流照顾他。从上课打饭到洗澡上厕所,咳咳,上厕所只是将人扶进去……
  自从那天与穆维馨分开后,聂远变得沉静,静得宛如幽灵人口。看着认真看书的聂远,三人聚在一起嘀咕,陈泽峰碰了碰郭晓的胳臂,“老大,小三怎么了?”
  郭晓摇头,“我怎么知道!”
  谢晋明摸下巴,“怎么觉得他强迫自己安静下来?”
  郭晓一手拍在谢晋明头上,“他一直很安静好不好!”
  谢晋明捂着头顶,“可是真的很怪啊。”
  郭晓其实也赞同谢晋明的话,“哎,小四子,你说小三到底发生了什么不开心的事?”
  陈泽峰蹙眉,“你怎么知道小三遇到的是不开心的事?”
  郭晓&谢晋明:“男人的第六感!”
  陈泽峰:“……”
  聂远伸了个懒腰,余光看到宿舍的三只正看着自己。
  扭头看过去,问:“有事?”
  禽飞作散。
  谢晋明回到电脑前,一边玩放技能一边摇头,“没事没事。”
  郭晓用书遮着自己的脸,声音从书后传来,“没事没事。”
  “……”陈泽峰直接闭眼。
  聂远耸耸肩,然后站起来,“快十一点半了,我去打饭,谁要?”
  众:“我要!”
  聂远:“……”
  这群吃货!
  从饭堂出来刚好遇上下课铃声响起。
  于是,聂远站在饭堂门口角落,等激动的人群进去了才慢悠悠地往回走。
  “聂远!”
  聂远无语望天,怎么还冤魂不散啊?
  转过身,“有事?”
  穆维馨看着聂远手上的饭盒,“你还没吃饭?”
  “给室友送去的。”自己的也在里面。
  “上次的事……”
  “到宿舍再说吧。”说着转身就走,宿舍还有三只“嗷嗷待哺”的呢。
  穆维馨跟上去。
  果然,食色,性也!
  食在色前,吃饱了才能色。此时大家都抢着去吃饭,对穆维馨这位帅哥只是瞟了眼然后冲入饭堂。
  聂远一开门,谢晋明就扑过来,“小三,我爱你!”说着拉走自己的饭盒。
  郭晓笑嘻嘻地走过来,将陈泽峰的饭盒也拿走。
  聂远侧了侧身,“进来吧。”
  听到这话,谢晋明咬着青菜抬起头,陈泽峰与郭晓也疑惑地看过去。
  在众人的目光下,穆维馨第一次进入聂远的宿舍。


  ☆、chapter 24

  聂远等穆维馨进来后将门关上。
  对着三个嘴里叼着青菜的人看着你,穆维馨感到万分不自在。
  聂远回到自己书桌上,说道:“有事现在说吧。”
  穆维馨站在那里,窘迫不已。
  “这个……我们不能出去说吗?”
  聂远笑了,“在这里不行吗?”
  “这个……”穆维馨为难了。
  宿舍三人嚼着青菜,目光紧盯着穆维馨,场面有些……诡异。
  如果是一般人,面对这样的情况,大度一些的就端着饭盒到外面找个地方,小度一点的也会低下头,尽量减低自己的存在感。不过,这个宿舍的人都不是一般人,他们有着强大的好奇心,强大的粗神经!
  “既然你没事要说,好走不送。”聂远边说边打开自己的饭盒。
  谢晋明看到聂远的饭盒里有小排骨,立刻扑了过去,“小远远,你居然给自己打小排骨不帮我打!?我不管,我要吃!我要吃!我要吃!”说着,不断用身体蹭着聂远。
  聂远很淡定地说:“给你打了,你的小排骨在菜的下面。”
  谢晋明一愣,随即双眼一亮,“真的?”
  “我骗过你吗?”聂远斜瞄。
  谢晋明的筷子飞快地伸向聂远的饭盒,夹走一块小排骨,啊呜一口塞入嘴里。
  “塔斯偶教的邵恩恩的坑好吃(但是我觉得小远远的更好吃)。”谢晋明得瑟地说道。
  郭晓看不过去,“小四子,你不乖乖给我吃饭小心饿死你!”
  谢晋明得瑟道:“我才不怕!”
  陈泽峰推了推眼镜,将口中的食物咽下去后才说,“那么我拆了你老婆呢?”(注:谢晋明的老婆=电脑)
  谢晋明跳起来,“你敢!”
  聂远云淡风轻地说:“哀家准了!”
  谢晋明开始鬼哭狼嚎,“嗷嗷嗷——你们这群丧心病狂毫无人性的家伙!”说着扑倒电脑面前,筷子往旁边一放,抱着自己的电脑,“你们不许伤害我的老婆!”
  陈泽峰继续吃,郭晓继续吃,聂远也继续吃,全部都将谢晋明透明的。
  穆维馨此时走也尴尬,不走也尴尬。他没想到聂远会让他难堪。
  聂远余光瞄向穆维馨,见他要走不走的神情,知道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饭盒往桌上一放,然后抽了张纸巾擦了擦嘴,说道:“今天轮轮到小四子你给我们洗饭盒。”
  谢晋明抱着电脑哀怨:“不洗!你们欺负弱小。”
  陈泽峰插嘴:“你要是弱小没人强大了。”
  聂远看向其余两人,朝他们点点头,“那你今晚饿着吧。啊,今天好像是周五,你要城战吧?”
  谢晋明愤恨看着聂远:“我恨你!”
  聂远耸耸肩,给谢晋明抛了个飞吻,“谢谢你的恨,不过恨我的人多着了,不差你一个。乖,记得洗干净哦,不然你的上不了网别来找我。”
  陈泽峰依旧淡定地吃饭,郭晓也很淡定地吃饭。
  救助无望的谢晋明双目含泪,45°角望天,悲戚地说:“知道了。”
  “乖!”说着,打开门,扭头对穆维馨说道,“我们出去说。”
  面对聂远抽风的室友,穆维馨早已风化……
  能与聂远相处的果然不是一般人啊。
  穆维馨对这个建议当然同意,立刻走出他们的寝室。聂远与穆维馨一走,三人立刻聚在一起,哦不,是都爬到陈泽峰的床上,毕竟陈泽峰还处于半残不残的状态,行动不方便,我们要体谅我们要贴心啊。
  “小三到底怎么回事?将人带回来了连让人坐下来的意思都没有。”谢晋明问。
  郭晓接话,“还有,你看那是聂远笑得多么的渗人……”
  陈泽峰捏下巴,“我想最近小三时常应该与那个家伙有关。”
  郭晓&谢晋明:“哦?”
  陈泽峰坑爹一笑:“不过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郭晓&谢晋明:“坑爹啊!”
  陈泽峰笑得更加坑爹,“就是坑你们爹。”微笑微笑再微笑。
  要不是顾忌这欠扁的货身上有伤早就将人压倒拳脚相向了。
  聂远将人领到很少人来的小林子,背靠着一棵树,双手抱在胸前,十分惬意地微笑,说:“现在可以说了吧?”
  穆维馨不喜欢这样的聂远,感觉他戴上了面具。
  “你提出的问题都不是问题,所以……”
  聂远挑眉,“所以?”嘴角扯出一个讽刺的弧度。
  “所以我不会放弃。”
  聂远突然站直身体,双手也放了下来,认真严肃地看着穆维馨:“好吧,就算认同你的锲而不舍的精神,但是我还是拒绝。”
  “你……”
  “哼——”聂远慢慢靠近穆维馨,“最终决定权不是在我手上吗?而且……”绕着穆维馨转了一圈,“我根本就没有看到你的诚意。”
  穆维馨一下子懵了,“诚意?难道我从G市追到上海还不够诚意吗?”
  “可是与你一起来到上海的不止你一个啊。”
  穆维馨一下子噎到了。
  对,一起来到上海的还有安乔和林清纾。
  “还有,”聂远站在穆维馨身后,手攀上他的肩膀,“你们追来的原因根本就不是因为喜欢我。”
  在穆维馨转过身之前,聂远就收回手并且后退三步。
  “你……”都知道?
  聂远指了指太阳穴,“有脑子的人都看得出。我承认,你们的确英俊潇洒,天资聪明,更有别人没有的家世,可是……”聂远双目带着魔性的光芒,“我不是他们,不会被你们表相所骗。你穆维馨是什么样的人我很清楚。”
  这段时间,聂远想了很多。他想自己离开了G市为何那三个人还要追来,还有穆维馨为何会对自己表白。他们追来是好奇心,穆维馨对自己表白是个意外,怎么说,前世是自己先缠着他的。
  躲了那么久都没躲过,那么还不如去面对,起码主动权在自己手中。
  穆维馨被这样的聂远惊到。
  “就算你我之事真的成了,”聂远扭头看向树顶,“你也不会公诸于世,因为你觉得这样有损你的声誉,对你的颜面,对你的家族。所以,如果事情被大家知道了,到最后,我就成了你穆维馨抛弃的对象。”带着恶魔的微笑看向穆维馨,“你说……我说得对吗?”
  穆维馨僵住。
  的确,如果按照自己的性格,的确会做出那样的事情。
  没想到,聂远居然想得那么长远。
  “好了,我要说的话就说完了,你有什么话要说?”
  穆维馨此时头脑混乱,想不出什么要说什么。
  “既然你没话要说,那告辞,哦不,不见。”聂远潇洒地离开。
  穆维馨一个人呆呆地站在原地,阳光透过树叶落在他身上。
  解决了穆维馨,聂远整个人都轻松起来,连带的宿舍那三只的福利蹭蹭蹭地往上飙。
  *
  “肚子好饿……”谢晋明坐在电脑前摸着肚子。
  一袋面包扔过去,砸中谢晋明的脸。
  “吃吧,刚买的。”
  谢晋明看到面包,恨不得跳起来亲一口聂远。
  “小三最好了!”
  *
  “哎,这个老师怎么老师布置些奇奇怪怪的任务啊。”带伤在身的陈泽峰痛恨地看着手上的通知。
  聂远凑过来一看,说道:“要不我代你去?”
  陈泽峰一把抱住聂远,狠狠地亲了一口,“小三,我爱你!”
  聂远一把推开陈泽峰,“我不需要你的爱!”
  陈泽峰:“小三,你伤我的心了!”
  *
  “热死了!”郭晓将球衣一脱,“满是汗臭味!”
  正好在洗衣服的聂远将郭晓的球衣扔入旁边的水盆。
  “顺手。”
  郭晓一巴掌拍在聂远身上,聂远差点扑入水桶里。
  “还是小三得我心!”
  聂远龇牙咧嘴地坐回去,“你的心太廉价,我才不要!”
  *
  大学生活在小打小闹中结束。期末考试来临,平时没什么人的自习室坐满了人。聂远也无异于他们争,抱着自己书转身回宿舍。
  聂远这边生活过得滋润,穆维馨那边就不是了,可谓水深火热。
  自从聂远拒绝他后,穆维馨心里有着疙瘩。刚考完试就被穆父捉回G市。
  黎若素得知穆维馨回来,立刻赶去穆府,可是穆维馨以有要事不便陪同,将黎若素拒之门外。
  穆父得知气得直跳脚,穆母更是拉着黎若素不断安慰。黎若素知道好友为了自己绑架了绯闻主角,只是不知道为何穆维馨会对她如此冷淡。她知道穆维馨不是意气用事的人,而且自己向他表白之时还告诉自己要与父亲商量。现在穆家与黎家已经商议好他们的婚事,只要选个日子派发请帖公告天下,她与穆维馨就可以走入订婚的殿堂。
  可是……
  穆维馨坐在窗台上,阳光透过玻璃照了进来,带来温暖也带来寂寞。
  想了那么久,穆维馨想到聂远对自己的评价。聂远能想到那么远也表示他曾经猜想过与自己在一起。他对自己熟悉,熟悉到胜于本人,他能一针见血,同时也指出只要解决了那个问题聂远才可能接受自己。
  但是……
  穆父恼怒地推开门,看到穆维馨懒懒散散地坐在窗台上晒太阳,怒火一下子飙升,“发呆就是你的要事!?”
  穆维馨看向穆父,慢慢地从窗台上下来,背着阳光,静静地看着穆父。
  “若素已经来了很久了,她将会是你的妻子,你应该陪陪她而不是在这里晒太阳!”
  “谁说我要与她结婚?”
  想通了,其实也没什么。
  聂远虽然与自己接触不多,但是自己对他有一种莫名的执着。他想拥有他而不是为了所谓的名利失去他。
  想到失去他,穆维馨不由得一阵心痛。
  穆父瞪眼,“你是穆家的继承人,不与若素结婚与谁结婚?你也不小了,该懂得如何取舍。”
  穆维馨歪着头看着穆父,突然,嘴角扯出一丝讽刺的笑意:“虽然我是独子,但是我知道穆家有的是想当家主的人。”没有我,穆家依旧不会倒。
  一巴掌闪过来,穆维馨的脸侧到一边。
  “逆子!”
  “父亲,”穆维馨双眸突然变得冰冷,“你可以控制别人但别想控制我!我想要的你给不起!”说着,穆维馨越过穆父,走出房间。
  穆父震惊地站在原地,那双眼,让穆父感到恐惧。还有穆维馨的话,那是——
  挑衅!
  作者有话要说:笑笑:木头加油!!!嗷嗷嗷
  穆维馨:你闭嘴!
  笑笑:……
  ***************************
  笑笑暴躁了,现在找份工作都那么难啊!!!掀台


  ☆、chapter 25

  期末试过后就是放寒假了。之前大家都忙着复习考试,现在大家都放松下来,特别是谢晋明。
  这小子上课插科打诨,下课就黏着电脑。好不容易抱了两个星期的佛脚,他现在打游戏打得连自己爹妈都不知道长什么样了。
  郭晓一把拍在谢晋明的后脑勺上,“你这小子除了游戏还有什么?!”
  谢晋明捂着头,抬起头幽怨地看着郭晓,屏幕里的人物倒地不起,旁边有个人在跳舞,头顶顶着一行字。
  “你输了,嫁给我吧。”
  郭晓黑着脸转过头。
  他没想到谢晋明这货居然喜欢玩女号。
  “老大,你赔我清白!”
  陈泽峰收拾好行李,听到谢晋明的话下意识地太体贴,“砰”的一声,头与上床铁架亲密接触。
  “小四子,别说这么惊悚的话!”陈泽峰捂着头怒号。
  谢晋明嘟嘴:“可是我输了就要嫁给他……”看着屏幕中不断刷喇叭的人,谢晋明更加幽怨了。
  聂远看向谢晋明,问:“你们在PK?”
  “是男生都喜欢PK……”谢晋明知道女号在游戏里比较容易混,但是也没想过自己的号那么抢手。
  聂远凑过来,看了看,又问:“技术如何?”
  谢晋明:“我是暴医,还不错。”
  “你们相差很多?”
  谢晋明:“我知道,但是他是脱光跟我打的。”
  聂远看了看任务属性和装备、心法,还有各大排行榜,笑道“交给我!”
  谢晋明双眼贼亮贼亮,“三哥,你愿意替我出嫁?”
  聂远恶寒,弹了一下谢晋明的额头,“反正人家只要你这个号。”
  谢晋明捂着额头,“小三,你暴力了,小心嫁不出去。”
  “小三是我们的,不用嫁。”郭晓也收拾好东西了,调侃道,“小三,对小四子温柔就是对自己残忍。所以你要残忍些。”
  陈泽峰也凑热闹,“对!对!对!所以你尽管**他吧,不必有什么顾虑那么多。”
  聂远邪邪一笑:“将号交给我。”
  谢晋明点头,只要不是他结婚就成!
  “对了,”郭晓想起一件事,“小三,怎么没见你收拾东西?”
  聂远表情僵了一下,忽然笑道:“我不打算回家过年了。”到哪儿都是一个人,何必挤春运呢?
  “不回去?”陈泽峰不解,“为什么?”
  聂远耸耸肩,“我都是成年人了,回不回去都一样啊。”
  谢晋明歪头看着聂远,“你不会和家人闹脾气了吧?”
  “去!”郭晓将谢晋明挤到一边,“你以为小三像你啊。”
  陈泽峰点头,“就是。”
  “喂!好歹给我留点面子吧。”谢晋明不满,不过下一句变成询问,“我真的……有那么差吗?”
  郭晓&陈泽峰重重地点头:“有!”
  聂远见状,忍不住笑出声,“好了,我没和家人闹矛盾。”我现在是自己吃饱全家不饿,谁会和自己过不去?
  三人:“真的?”
  聂远一定肯定以及确定地口味,道:“当然!”
  谢晋明凑到聂远身边,“那你为啥不回去?”
  聂远摸了摸下巴,“这个啊,你也知道我是南方人,没见过雪啊。”
  众人鄙视。
  聂远耸肩:“这是真的,没必要骗你们。而且趁放假,我去挣点小外快。”
  谢晋明扑上去,“要不你和我一起玩游戏?弄到JP装备可以卖很多钱。”
  郭晓一巴掌拍飞谢晋明:“别带坏我们的小三!”
  陈泽峰也怕聂远真的跟谢晋明玩游戏去了,“小三啊,你别听他乱说,JP那么好弄,小四子也不用每个月向我们借钱了冲点卡了。”
  谢晋明:“喂!不带这么损人的!”
  陈泽峰:“但也是事实啊。”
  聂远怕他们再吵下去耽误时间,“好了,我对游戏兴趣不大,只是打发打发时间罢了。放心好了。”
  *
  安乔看着不停微笑的穆维馨,有些不解:“你到底怎么了?”
  林清纾在台底下踹了安乔一脚,示意他别再问了。
  穆维馨笑了笑,“其实啊……”
  林清纾以为穆维馨又在发呆不理他们,没想到他居然接了安乔的话。
  “……也没什么。”
  林清纾:“……”
  安乔:“……”
  坑爹啊!
  穆维馨下定决心后就离开穆家,说他意气用事也好,说他不懂取舍不配做继承人也好,他一概不管,他有一种感觉,如果这次错过了这辈子也就错过了。
  不知道聂远现状在做什么呢?如果他知道自己的决定会有什么反应呢?
  “清纾。”
  林清纾刚想喝咖啡,杯子抵到唇边又移开。
  “嗯?怎么了?”
  “帮我订一张飞去上海的机票。”穆维馨想到很快就能见到聂远,打心底笑出来。
  看到那个笑,安乔与林清纾飞快地相视一眼。
  “可以,但是……你去上海做什么?”林清纾有些好奇。
  “去见爱人。”穆维馨笑得更加灿烂。
  林清纾:“!”
  安乔打翻了杯子。
  “你……你说什么?”刚才是不是自己听力出问题了?安乔表情十分诡异地看着穆维馨。
  林清纾表情比较冷静,不过心肝在颤抖。
  “我们怎么不知道你有爱人了?”林清纾不明白,这家伙前几天就冲到自己屋子,然后开始霸占地盘。现在好了,还说出如此惊悚的话。
  穆维馨笑得简直要发光发亮,“现在你们不是知道了吗?”
  安乔:“……”牙齿很痒。
  林清纾:“……”很想踩他两脚。
  *
  谢晋明是上海人,家又近,再加上聂远还在宿舍,为了陪伴舍友,谢晋明牺牲小我成全大我——留下来陪聂远。
  咳咳,那是谢晋明给自己的册封。不过,聂远还是挺感激他的,怎么说总比一个人的好。
  于大一,又没课没作业没压力,于是谢晋明玩游戏玩得更加high。因为聂远说帮忙解决那个号的婚姻问题,谢晋明开着小号在城内溜达。
  【附近】天下有双:嘿美女,要带不?(ˉ﹃ˉ)口水
  谢晋明当做没看到,上了坐骑,飞快地朝自己的大号飞去。
  【附近】天下有双:哎,美女别跑啊!
  屏幕上一个衣抉飘飘的女号站在武当上,爬到相思树顶——打坐。
  私聊不断地跳动,可是聂远就是不管。
  【系统】【一瓢水】邀请你进队
  谢晋明说道:“那个我的小号,点我进组。”
  聂远关掉网页,然后点了进组。
  【系统】【明镜】进入你的队伍。
  【队伍】一瓢水:你在哪儿?怎么没看到你?
  聂远说:“我在树上。”
  谢晋明吃惊:“树上?你怎么爬上去的?”
  聂远:“跳上去的。”
  谢晋明兴奋:“怎么跳?”
  聂远让明镜从树上跳下来,直接落在一瓢水的面前。谢晋明瞪着屏幕。
  【附近】天下有双:美女,终于追到你了。\(^o^)/~
  聂远扭头看向谢晋明:“你又勾搭了一个?”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心心相惜 by 哥乃大萌货(生子文) 下一篇:澡堂老板和搓澡小哥不得不说的故事 by 慕容思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