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现代

澳门美高梅网上娱乐平台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陈泽峰接话,“三分钟后就是你现在见到的效果。”

    聂远无奈,“老二,你不会又用拆了小四子作为威胁吧?”

    陈泽峰好不推脱,而且还理所当然,“对待他不能太仁慈。”

    郭晓猛点头,“就是,对他太好尾巴会翘起来的。”

    聂远无奈地叹一声,谢晋明果然是个M,而且是自己找的M。

    由于聂远的带领,谢晋明现在不怎么玩游戏了,可能被聂远打击得太多失去对游戏的热情。现在每天跟着聂远进出图书馆,上课的时候虽然偶尔钓钓鱼,但是比以前专门逃课玩游戏好得太多了。

    门被敲开,一个同学探头进来,“聂远在吗?”

    郭晓椅背往后压,朝浴室叫道:“小三,有人找!”

    “等等!”一会儿后,聂远从浴室走出来,头发湿湿的,看样子刚洗完澡。

    “你好,有事?”聂远套上外套,脸带微笑问道。

    那同学说:“哦,有人让我给你传句话,他在校门口等你。”

    “哦,谢谢。”聂远含笑道谢。

    “不用。”

    陈泽峰抬起头,**地问:“小三,不会是你那位吧?”

    谢晋明猛点头,“嗯,就是啊。你们拍拖那么久都没给哥们介绍介绍,太不够兄弟了吧?”

    聂远一边收拾东西一边说:“我的那位现在不在上海,叫我如何介绍?还有,校门那位一定不是他,他每次来都会给我打电话。”言外之意,这次没打电话所以就不是他,你们失望了。

    “哦,”郭晓点点头,随即谄媚地笑,“对了,小三啊。”

    “行!我知道了,我会的。”说着,离开宿舍。

    郭晓叹气,“我还没说呢。”

    陈泽峰大笑:“嘿,我都知道你要说什么,小三会不知道?”

    郭晓不服,“那你说我要说什么?”

    陈泽峰不屑:“不就是让他从外面带吃的回来?我没说错吧?”

    郭晓:“……”还真的是这样。

    聂远来到校门口,看到那辆熟悉的车,不由皱眉。

    林清纾独自一人来到上海就是为了聂远。看到聂远走出来,林清纾立刻下车。

    “聂远!”

    聂远看了看车又看了看林清纾,蹙眉,“怎么是你?”

    林清纾听到这句,心里不舒服。什么怎么是你,难道你还想是别人?

    “上车再说。”说着,林清纾坐回车内。

    聂远不知道林清纾找自己做什么,只好坐上去。

    林清纾带着聂远兜了半个城市,最后聂远不耐烦了。

    “我说,就算你不吃饭我还要吃饭,找个地方。”

    林清纾被他这么一说,肚子也挺空虚的。

    车子一片寂静。

    没有去高档的地方也没有去走鬼档,在聂远的带领下,俩人到了一家K记。

    将要的东西打包好,聂远喝着橙汁一边看着林清纾。

    林清纾虽然是世家子弟,但是K记怎么也吃过,只是最近看得太多负面新闻,对面前的食物没有食欲。

    “找我有什么事?”聂远问。

    “为什么离开游戏?”其实,林清纾更想问为什么不是你来结婚。

    “不想玩了。”聂远回答得很简单,但更像敷衍的话。

    “那为什么还要卖号?”

    聂远不由看向林清纾,然后笑了,“我为什么不卖号?”有钱不挣是傻子!而且那又不是不义之财,好吧,是他用外挂得到的意外之财。

    他只是不甘心,可是又说不出理由。

    “林清纾,”聂远放下空杯子,“你来上海就是问这些问题?”

    林清纾:“……”他也不知道,他只是不甘心。

    “如果没什么事我先回去了,”聂远站起来,拿起打包好的东西,居高临下地看着林清纾,“还有,别来找我。”

    林清纾没有追出去,只是看着聂远离去的背影。

    回到G市,林清纾将自己关在房间里。安乔和穆维馨虽然感到意外,但是还没到担心的地步。因为他们三人之中,林清纾的神经没那么容易受伤。可是,当第二天过去了,林清纾还没有走出来的意思,安乔不淡定了。

    踹开林清纾的房间,只见林清纾躺在算上,双眼直直地看着天花板。

    “我说,”安乔走到林清纾床边,“你这是怎么了?”

    林清纾没有回答。

    安乔叹了一声,然后转身走出房间,给家里的医生打电话。

    穆维馨回来的时候已经天黑,林清纾依旧不减踪影,不过安乔坐在客厅里发呆。

    “怎么了?”要处理工作又要兼顾学业,穆维馨一脸的疲倦。

    “清纾差点虚脱休克……”安乔叹了一声。

    穆维馨蹙眉,“怎么回事?”

    安乔冷笑,“我也想知道。自从清纾从上海回来之后就是变成那样。”

    上海?

    “他什么时候去上海?”

    “就在上星期。”安乔看向穆维馨,“你知道发生什么事?”

    穆维馨可能知道什么,可是太快他抓不住。

    “不知道。”穆维馨拍拍林清纾的肩膀,“清纾还需要你的照顾,好好休息。”

    安乔点头,“放心好了,我会注意的。倒是你,我不知道什么原因让你如此拼搏,但是身体是本钱。”

    穆维馨点头,“我知道了。”站起来,“我先去洗个澡。”说着,朝自己房间走去。

    安乔看着穆维馨的背影又看向林清纾的房间,总感觉,他们变得如此不正常的原因一样。

    穆维馨关上门,脸上的笑意收敛起来。

    正准备睡觉的聂远看到穆维馨的电话,接了。

    “喂?”

    “清纾找你了?”穆维馨的声音很平和,听不出起伏。

    “是。”聂远也不隐瞒。

   

    “你们说了什么?”

    聂远突然觉得可笑,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没什么。”

    那边沉静了,可是聂远一点都不紧张,或许,这样的沉静以后还会有吧。

    心底自问:还是……太期待了吗?


chapter 37

    自从那个电话之后,穆维馨很安静,该工作就工作,该上课就上课。而聂远那边更加正常,似乎那个晚上那个电话从来没有通过。

    林清纾回去上课之后,安乔一直都不放心,可是一个月过去了,期中考了,林清纾还考得好成绩,安乔才放松警惕。

    不过很多事情都出乎人的意料,但聂远并没有感到意外。

    “请坐。”穆母脸带微笑地对聂远说。

    聂远点点头,坐下来。

    “要点什么吗?”穆母友好地问。

    “给我一杯绿茶。”聂远对侍应生说道。

    “没想到你喜欢喝绿茶。”穆母脸上的笑意更浓。

    聂远也带微笑,但是很温和,好像与他见面的是最好的朋友。

    “其实我不喜欢绿茶。”聂远说。

    穆母一愣,随即笑了,“既然不喜欢为何要点?”

    聂远撑着下巴,看着穆母,“最近吃油炸的东西太多,上火了。”

    穆母:“……”

    穆父并没有穆母的慈祥,他将一个袋子放在桌上,然后推到聂远面前。

    侍应生将绿茶放下,然后有礼地离开。

    聂远并不着急去看那是什么东西,因为这种场景很熟悉,只是地方换了而已。

    “不看看吗?”穆父问。

    聂远优雅地抿了一口茶,然后伸手去拿个袋子。

    全是相片,看到相片的内容,聂远无声地笑了。将相片放回去,聂远说:“黎小姐还没来吗?”

    穆父穆母没想到聂远这么问,有点惊讶,只是他们的惊讶表现在内心,没有表达出来。

    “我早就来了。”黎若素从聂远身后走出来,毫不犹豫地坐在聂远旁边。

    聂远笑意更大,衷心地感叹,“你还是那么好啊。”

    似乎更没有人想到聂远会说这句话。

    “其实……”只见摸拭着杯沿,聂远垂着头,刘海遮住了他的眼睛也遮住了他的内心,“你们的意思我懂。”

    “你懂?”穆父看着聂远,只是目光并不温柔罢了。

    “穆先生既然能在这个位置上坐那么久,晚辈当然明白。只是……这真的是他的意思?”说着,聂远端起茶杯,慢慢地品味。

    这茶不错。

    “你为什么那么确定不是他的意思?”穆父反问。

    聂远扑哧一笑,似乎听到什么好笑的话。

    “现在不是明了了吗?”聂远的话无头无尾,但是穆父知道自己被聂远坑了。

    “你很聪明。”穆父不吝啬赞扬。

    聂远耸肩,“但是聪明的人都不会太长命,所以我并不算聪明。”

    在场没人接话,聂远见茶喝得差不多了,含笑地站起来,“今天谢谢穆先生款待。晚辈还要上课,先告辞了。”

    穆父看着聂远的背影,意味深长。

    黎若素拿出那些照片,一些是聂远与穆维馨有说有笑地吃东西的照片,一些是在停车场将聂远压在车上亲吻的照片。

    穆母收起脸上的笑容,淡然地说道:“他不简单。”

    该干嘛就干嘛去,聂远很乖巧地认真读书。

    只是,宿舍里的人都感觉聂远有些变了,只是哪里变了却说不清楚。

    穆维馨依旧会给聂远发短信,聂远也会回,只是脸上再也没有出现过甜蜜的笑。

    大一匆匆走过,没有留下一丝痕迹。

    聂远想在暑假回G市看看,听说母亲给他添了个可爱的妹妹。

    回到G市,聂远没有通知任何人。当母亲和继父看到聂远的时候非常惊讶。

    母亲给了聂远一个大拥抱,“怎么回来也不说一声,你看你,都瘦了。来,先进来吧。”说着,将聂远拉了进屋。

    聂远环顾四周,依旧保持沉默。

    继父看了看聂远,问了他要喝点什么,聂远说茶,他就离开客厅。

    这是一套独立式别墅,周围环境不错,从落地玻璃窗看到外面的庭院,花草都打理得很好,欣欣向荣。

    母亲抱着一个小婴儿出来,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微笑。

    聂远突然想起,前世的他太过叛逆,从未见母亲脸上带着这样的笑。

    “小远,你看,这是你的妹妹。”

    聂远凑过去一看,婴儿睡了,脸蛋粉粉的,嘴巴小小的微微张开,很可爱。

    “很可爱。”

    聂远不吝啬赞扬。

    天下母亲都一样,听到自己的孩子被称赞心底都会涌起一阵骄傲。母亲笑得更幸福。

    在母亲这里坐了一个小时,聂远要请辞了。母亲拉着聂远,要他住下来,但是聂远依旧不肯松口。最后,夫妻俩只好将聂远送出门。

    看完母亲又去看了父亲。父亲这边没有添孩子,呃……应该说快要添孩子吧。看着继母鼓鼓的肚子,聂远在想是不是双胞胎。父亲一脸的幸福搂着老婆,与聂远说话的时候多少带着得瑟。

    这次逗留的时间不长,半个小时左右聂远就要回去了。

    看到自己的父母都如此健康幸福,聂远回到以前那个家看了看。因为到外求学,所以那个“家”已经租了出去。聂远租给一户外来的小人家。他们收入不高,聂远当初租出去的时候房租也不高。他只是想将房子租出去而已,并没多想。不过他回去看到的时候,你们的摆设与他离开的时候一样,但是里面的氛围截然不同。

    那才是真正的家,因为有“家”的味道。

    聂远的到来让房客还以为房东要加房租,结果聂远压根没说这件事,反而让他们安心住下来。

    于是,聂远收到了一张好人卡。

    其实,聂远只是想将那份家的温暖继续保持下去而已。

    G市的事情聂远觉得差不多办完了,走走上下九北京路,聂远逛了一趟中华小吃街,搜刮了一堆吃的。在回去宾馆的时候,穆维馨给他打电话了。

    “听说你回来了?”

    聂远轻笑一声,“嗯,怎么说他们都是我父母。”

    “……”那边安静了一会儿,“你现在住哪儿?”

    “宾馆,嗯……服务态度还不错。”

    “过来么?”

    “不了,明天我就要走,何必那么麻烦。”聂远拒绝,而此时他也回到宾馆大门,只是大门口站着一个人。

    “嗯,那好。”

    聂远眉头微蹙,说道:“那我挂了。”说着,收起手机。

    林清纾看到聂远并没有立刻走过去,只是静静地看着他。

    山不过来那我就到山那边去。

    “怎么来了?”聂远问。

    林清纾静静地看着聂远,此时,他发现聂远的眼睛始终很平静。

    “找你。”

    聂远转头看了一下四周,“到那里吧。”他可没有请人到自己房间去的习惯。

    跟着聂远来到雪糕屋,聂远要了两份雪糕,一份推到林清纾面前。

    “说吧。”聂远一边勺着雪糕一边问。

    林清纾看着聂远,“我这段时间想了很多。”

    “嗯,然后呢?”

    “我不知道你什么地方吸引我,但我想我们可以尝试一下。”

    “扑哧——”聂远被林清纾的话雷到了,而且雷到内伤。

    擦了擦嘴角,聂远问:“什么时候有这种想法?”

    不可能无缘无故发生这样的事情。

    “我也不知道。”林清纾叹了一声。

    “哦。”聂远的反应很平淡,雪糕也见底了。

    “你的意思怎么样?”林清纾看着聂远。

    聂远没说话,双手撑着下巴,好像在想什么东西,林清纾也不打断。

    似乎很多事都是冥冥中注定啊。

    “我答应你。”聂远笑道。

    林清纾一愣,表情有些呆。他可能没想到聂远就那么容易答应他。

    “好了,”聂远站起来,“我明天还要赶车,再见。”对林清纾一笑,然后转身离开,毫不犹豫。

    既然冥冥中注定那就继续遵循下去。

    原来,重头再来只是这样的重头再来,呵呵,真可笑!

    聂远第二天真的走了,穆维馨不知道为何,总觉得他与聂远之间多了一道坎。直到林清纾告诉穆维馨,聂远接受了他后他才直到问题到底出在哪儿。

    第一件事,他想找到聂远,可是聂远的行踪太飘忽,今天在苏州明天到杭州,后天又不知道到哪儿了。两人通电话的时候,穆维馨很想问,但是最后还是没问出来。

    对于两位好友的变化,安乔看着眼里。

    不明白,真的不明白,聂远到底有什么魅力让他两个好友变成这样。一个拼命工作,想要早日继承家业,一个抛弃游戏,努力学习当好学生。

    安乔找过黎若素,怎么说,现在黎若素是穆家认定的准媳妇,穆维馨的事她一定知道。只是没想到,黎若素给的真相实在太真,让安乔心中十分不安。

    收拾毛笔墨水,郭晓他已经走了,说家人给他寄东西来,他要在校门口等着。

    卓泽然走过来,脸带微笑地看着聂远。

    聂远将东西收拾好,也脸带微笑地看着他。

    “师兄。”

    卓泽然点点头,“等一下有空吗?”

    聂远摇头,“还好,师兄有事?”

    卓泽然笑得更加灿烂,“帮我一个忙。”

    “只要我能帮一定帮。”聂远提着笔墨纸,跟在卓泽然身后。

    大二了,说那么快就迎来第二年。

    从师弟上升为师兄,聂远没什么感觉,只是偶尔路过的时候,有人叫一声师兄。

    “不知道这周六有空不?”卓泽然问道。

    聂远看向卓泽然,笑了,笑得很柔和,“什么事?”

    “这样的,我想请你到我家弹钢琴,这周六我家要举行一个私人聚会。”

    聂远依然在笑,只是他没再看向卓泽然,“其实,你可以到音乐学院里找,他们非常愿意为你效劳,而且我已经很久没有弹钢琴了。”

    卓泽然似乎早料到聂远会拒绝,他说:“其实,我只想请你去聚会。”

    聂远摇头,“师兄,我们都清楚对方的身份,我不敢高攀。”

    卓泽然眉头微蹙,随即松开,“为什么?我们不是朋友吗?”

    朋友?聂远感到好笑,“师兄,这个忙,老实说,我不敢帮也不能帮更帮不了。”

    “为什么?给我一个理由。”

    卓泽然直直看着聂远。

    聂远脸上依旧微笑,“理由啊……”

    “对,只要我能接受,当然,我不想要什么身份高低的理由。”

    “扑哧——”聂远被逗乐了,“好吧,既然你想要。”

    卓泽然拭目以待。

    “这周末我要与男朋友出去,所以……”聂远调皮地挑了一下眉。

    卓泽然脸色顿时冷了下来,“男朋友?没想到师弟居然是……”

    聂远垂头,笑意很清晰,“所以,师兄还是离我远一点好。”

    卓泽然死死盯着聂远。

    作者有话要说:家中有事,请假3天

    自从那个电话之后,穆维馨很安静,该工作就工作,该上课就上课。而聂远那边更加正常,似乎那个晚上那个电话从来没有通过。

    林清纾回去上课之后,安乔一直都不放心,可是一个月过去了,期中考了,林清纾还考得好成绩,安乔才放松警惕。

    不过很多事情都出乎人的意料,但聂远并没有感到意外。

    “请坐。”穆母脸带微笑地对聂远说。

    聂远点点头,坐下来。

    “要点什么吗?”穆母友好地问。

    “给我一杯绿茶。”聂远对侍应生说道。

    “没想到你喜欢喝绿茶。”穆母脸上的笑意更浓。

    聂远也带微笑,但是很温和,好像与他见面的是最好的朋友。

    “其实我不喜欢绿茶。”聂远说。

    穆母一愣,随即笑了,“既然不喜欢为何要点?”

    聂远撑着下巴,看着穆母,“最近吃油炸的东西太多,上火了。”

    穆母:“……”

    穆父并没有穆母的慈祥,他将一个袋子放在桌上,然后推到聂远面前。

    侍应生将绿茶放下,然后有礼地离开。

    聂远并不着急去看那是什么东西,因为这种场景很熟悉,只是地方换了而已。

    “不看看吗?”穆父问。

    聂远优雅地抿了一口茶,然后伸手去拿个袋子。

    全是相片,看到相片的内容,聂远无声地笑了。将相片放回去,聂远说:“黎小姐还没来吗?”

    穆父穆母没想到聂远这么问,有点惊讶,只是他们的惊讶表现在内心,没有表达出来。

    “我早就来了。”黎若素从聂远身后走出来,毫不犹豫地坐在聂远旁边。

    聂远笑意更大,衷心地感叹,“你还是那么好啊。”

    似乎更没有人想到聂远会说这句话。

    “其实……”只见摸拭着杯沿,聂远垂着头,刘海遮住了他的眼睛也遮住了他的内心,“你们的意思我懂。”

    “你懂?”穆父看着聂远,只是目光并不温柔罢了。

    “穆先生既然能在这个位置上坐那么久,晚辈当然明白。只是……这真的是他的意思?”说着,聂远端起茶杯,慢慢地品味。

    这茶不错。

    “你为什么那么确定不是他的意思?”穆父反问。

    聂远扑哧一笑,似乎听到什么好笑的话。

    “现在不是明了了吗?”聂远的话无头无尾,但是穆父知道自己被聂远坑了。

    “你很聪明。”穆父不吝啬赞扬。

    聂远耸肩,“但是聪明的人都不会太长命,所以我并不算聪明。”

    在场没人接话,聂远见茶喝得差不多了,含笑地站起来,“今天谢谢穆先生款待。晚辈还要上课,先告辞了。”

    穆父看着聂远的背影,意味深长。

    黎若素拿出那些照片,一些是聂远与穆维馨有说有笑地吃东西的照片,一些是在停车场将聂远压在车上亲吻的照片。

    穆母收起脸上的笑容,淡然地说道:“他不简单。”

    该干嘛就干嘛去,聂远很乖巧地认真读书。

    只是,宿舍里的人都感觉聂远有些变了,只是哪里变了却说不清楚。

    穆维馨依旧会给聂远发短信,聂远也会回,只是脸上再也没有出现过甜蜜的笑。

    大一匆匆走过,没有留下一丝痕迹。

    聂远想在暑假回G市看看,听说母亲给他添了个可爱的妹妹。

    回到G市,聂远没有通知任何人。当母亲和继父看到聂远的时候非常惊讶。

    母亲给了聂远一个大拥抱,“怎么回来也不说一声,你看你,都瘦了。来,先进来吧。”说着,将聂远拉了进屋。

    聂远环顾四周,依旧保持沉默。

    继父看了看聂远,问了他要喝点什么,聂远说茶,他就离开客厅。

    这是一套独立式别墅,周围环境不错,从落地玻璃窗看到外面的庭院,花草都打理得很好,欣欣向荣。

    母亲抱着一个小婴儿出来,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微笑。

    聂远突然想起,前世的他太过叛逆,从未见母亲脸上带着这样的笑。

    “小远,你看,这是你的妹妹。”

    聂远凑过去一看,婴儿睡了,脸蛋粉粉的,嘴巴小小的微微张开,很可爱。

    “很可爱。”

    聂远不吝啬赞扬。

    天下母亲都一样,听到自己的孩子被称赞心底都会涌起一阵骄傲。母亲笑得更幸福。

    在母亲这里坐了一个小时,聂远要请辞了。母亲拉着聂远,要他住下来,但是聂远依旧不肯松口。最后,夫妻俩只好将聂远送出门。

    看完母亲又去看了父亲。父亲这边没有添孩子,呃……应该说快要添孩子吧。看着继母鼓鼓的肚子,聂远在想是不是双胞胎。父亲一脸的幸福搂着老婆,与聂远说话的时候多少带着得瑟。

    这次逗留的时间不长,半个小时左右聂远就要回去了。

    看到自己的父母都如此健康幸福,聂远回到以前那个家看了看。因为到外求学,所以那个“家”已经租了出去。聂远租给一户外来的小人家。他们收入不高,聂远当初租出去的时候房租也不高。他只是想将房子租出去而已,并没多想。不过他回去看到的时候,你们的摆设与他离开的时候一样,但是里面的氛围截然不同。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心心相惜 by 哥乃大萌货(生子文) 下一篇:澡堂老板和搓澡小哥不得不说的故事 by 慕容思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