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现代

澳门美高梅网上娱乐平台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那才是真正的家,因为有“家”的味道。

    聂远的到来让房客还以为房东要加房租,结果聂远压根没说这件事,反而让他们安心住下来。

    于是,聂远收到了一张好人卡。

    其实,聂远只是想将那份家的温暖继续保持下去而已。

    G市的事情聂远觉得差不多办完了,走走上下九北京路,聂远逛了一趟中华小吃街,搜刮了一堆吃的。在回去宾馆的时候,穆维馨给他打电话了。

    “听说你回来了?”

    聂远轻笑一声,“嗯,怎么说他们都是我父母。”

    “……”那边安静了一会儿,“你现在住哪儿?”

    “宾馆,嗯……服务态度还不错。”

    “过来么?”

    “不了,明天我就要走,何必那么麻烦。”聂远拒绝,而此时他也回到宾馆大门,只是大门口站着一个人。

    “嗯,那好。”

    聂远眉头微蹙,说道:“那我挂了。”说着,收起手机。

    林清纾看到聂远并没有立刻走过去,只是静静地看着他。

    山不过来那我就到山那边去。

    “怎么来了?”聂远问。

    林清纾静静地看着聂远,此时,他发现聂远的眼睛始终很平静。

    “找你。”

    聂远转头看了一下四周,“到那里吧。”他可没有请人到自己房间去的习惯。

    跟着聂远来到雪糕屋,聂远要了两份雪糕,一份推到林清纾面前。

    “说吧。”聂远一边勺着雪糕一边问。

    林清纾看着聂远,“我这段时间想了很多。”

    “嗯,然后呢?”

    “我不知道你什么地方吸引我,但我想我们可以尝试一下。”

    “扑哧——”聂远被林清纾的话雷到了,而且雷到内伤。

    擦了擦嘴角,聂远问:“什么时候有这种想法?”

    不可能无缘无故发生这样的事情。

    “我也不知道。”林清纾叹了一声。

    “哦。”聂远的反应很平淡,雪糕也见底了。

    “你的意思怎么样?”林清纾看着聂远。

    聂远没说话,双手撑着下巴,好像在想什么东西,林清纾也不打断。

    似乎很多事都是冥冥中注定啊。

    “我答应你。”聂远笑道。

    林清纾一愣,表情有些呆。他可能没想到聂远就那么容易答应他。

    “好了,”聂远站起来,“我明天还要赶车,再见。”对林清纾一笑,然后转身离开,毫不犹豫。

    既然冥冥中注定那就继续遵循下去。

    原来,重头再来只是这样的重头再来,呵呵,真可笑!

    聂远第二天真的走了,穆维馨不知道为何,总觉得他与聂远之间多了一道坎。直到林清纾告诉穆维馨,聂远接受了他后他才直到问题到底出在哪儿。

    第一件事,他想找到聂远,可是聂远的行踪太飘忽,今天在苏州明天到杭州,后天又不知道到哪儿了。两人通电话的时候,穆维馨很想问,但是最后还是没问出来。

    对于两位好友的变化,安乔看着眼里。

    不明白,真的不明白,聂远到底有什么魅力让他两个好友变成这样。一个拼命工作,想要早日继承家业,一个抛弃游戏,努力学习当好学生。

    安乔找过黎若素,怎么说,现在黎若素是穆家认定的准媳妇,穆维馨的事她一定知道。只是没想到,黎若素给的真相实在太真,让安乔心中十分不安。

    收拾毛笔墨水,郭晓他已经走了,说家人给他寄东西来,他要在校门口等着。

    卓泽然走过来,脸带微笑地看着聂远。

    聂远将东西收拾好,也脸带微笑地看着他。

    “师兄。”

    卓泽然点点头,“等一下有空吗?”

    聂远摇头,“还好,师兄有事?”

    卓泽然笑得更加灿烂,“帮我一个忙。”

    “只要我能帮一定帮。”聂远提着笔墨纸,跟在卓泽然身后。

    大二了,说那么快就迎来第二年。

    从师弟上升为师兄,聂远没什么感觉,只是偶尔路过的时候,有人叫一声师兄。

    “不知道这周六有空不?”卓泽然问道。

    聂远看向卓泽然,笑了,笑得很柔和,“什么事?”

    “这样的,我想请你到我家弹钢琴,这周六我家要举行一个私人聚会。”

    聂远依然在笑,只是他没再看向卓泽然,“其实,你可以到音乐学院里找,他们非常愿意为你效劳,而且我已经很久没有弹钢琴了。”

    卓泽然似乎早料到聂远会拒绝,他说:“其实,我只想请你去聚会。”

    聂远摇头,“师兄,我们都清楚对方的身份,我不敢高攀。”

    卓泽然眉头微蹙,随即松开,“为什么?我们不是朋友吗?”

    朋友?聂远感到好笑,“师兄,这个忙,老实说,我不敢帮也不能帮更帮不了。”

    “为什么?给我一个理由。”

    卓泽然直直看着聂远。

    聂远脸上依旧微笑,“理由啊……”

    “对,只要我能接受,当然,我不想要什么身份高低的理由。”

    “扑哧——”聂远被逗乐了,“好吧,既然你想要。”

    卓泽然拭目以待。

    “这周末我要与男朋友出去,所以……”聂远调皮地挑了一下眉。

    卓泽然脸色顿时冷了下来,“男朋友?没想到师弟居然是……”

    聂远垂头,笑意很清晰,“所以,师兄还是离我远一点好。”

    卓泽然死死盯着聂远。

chapter 38

    “喂?”

    “你在哪儿?”

    “宿舍。”

    “出来吗?”

    “不了。”

    “复习?”

    “嗯。”

    “那好,你好好复习。”

    “嗯。”

    穆维馨挂了电话,突然间感到无力。

    “喂?”

    “你在哪儿?宿舍?”

    “嗯。”

    “出来吃饭吧,我在校门口等你。”

    “……好吧。”

    “那等会儿见。”

    “嗯。”

    聂远挂上电话,突然间感到疲倦。

    或许,这辈子也要浪费了。

    换了衣服走出校门,没见到林清纾,于是慢慢地朝公共汽车站台过去。

    穆维馨看着聂远从面前走过,等到林清纾突然跳出来搂着聂远的肩膀,穆维馨脸上冷静的面具出现裂痕。

    “去哪儿?”坐上公车,聂远问。

    “嗯……去XX公园吧,我们买点东西在那里吃。”林清纾笑道。

    “嗯。”

    林清纾看着聂远,只是聂远转头看向窗外。林清纾觉得聂远离自己很远,远到从来没有接触过他。他知道聂远现在还与穆维馨保持那种关系,但是他没有问聂远为什么。他有一种感觉,如果问了,他与聂远的关系就彻底断了。

    在附近买了小吃,两人并肩坐在公园的长凳上,人手一份小吃。

    “为什么会来上海?”聂远边吃边问,脸上带着浅浅的笑意。

    林清纾笑言:“家族里的事情,我们必须出席。”家里那群老头,有事没事总是折腾,现在虽然还没有能力独自生活,但是也不是以前那个愣头青,什么都得听他们的了。作为家族成员,林清纾虽然优秀,但是比他更优秀的大有人在,只是穆维馨不同,他已经是家族继承人。目光看向聂远,林清纾不知道聂远怎么想的,但是现在能与聂远一起坐在免费公园里吃一份十来块钱买来的小吃,那种幸福感是在家族之中无法感受到的。

    “哦。”林清纾说了,但是聂远反应很平淡。他不知道林清纾就在那么短的时间内脑子就转了好几圈。不过,即使知道,聂远也不在意。

    林清纾反问:“你不问什么事?”难道一点好奇心都没有吗?

    聂远解决手上吃的,抬头看向林清纾,脸上的笑意更温柔,“既然是你家族之中的事,我只是外人,没要知道的理由。”

    “你怎么一点兴趣都没有?”林清纾颇为沮丧。

    “那好吧,”聂远眯了眯眼,装出一副十分好奇的表情,“那你告诉我是什么事情。”

    “……哎,”林清纾被打败了,“你这个表情一点都不像有着强烈的好奇心,太打击人了。”

    聂远垂下头,没有接话。

    “好吧,”见聂远不理自己,林清纾继续说,“卓家知道吧,就是你们学校那个卓泽然的家族,他们这周周六要举办宴会。”

    “哦,听他说过。”

    林清纾觉得奇怪,“他说过?为什么告诉你?他邀请你了?”

    “其实……”聂远抬起头,“也不算邀请,只是想要我去弹钢琴。”

    “弹钢琴?”

    “我回绝了。”

    “……为什么?”

    “因为我不想去。”

    穆维馨看着坐在长登上交谈的两人,脸色铁青。

    看着他们相谈甚欢,脸上的笑意十分刺眼,穆维馨真想将两人掰开。可是,他只是看着林清纾的手一直搭在聂远的肩上,看着他们交往,虽然很想冲上去问清楚为什么,但最终他什么都没做,只是站在那里看着。

    聂远脸上的笑容在阳光下显得更加柔和,宛如春风般暖人心脾。只是,林清纾知道聂远脸上的笑容没达到眼睛,他虽然喜欢聂远笑,但是并不喜欢聂远这样笑。

    突然,聂远站起来,朝一个地方走去。当看到穆维馨的时候,林清纾脸上的笑意僵住。

    “不过来一起坐吗?”聂远轻声问道。

    穆维馨看了眼林清纾,最后说道:“不用了。”说完,转身就走。

    聂远看着穆维馨孤独的背影,突然觉得很可笑,也很可悲。

    “聂远?”林清纾慢慢走过来。

    “没事,我们回去吧。”

    话别林清纾,半路上又遇到卓泽然。

    “真的不去?”卓泽然问。

    聂远依旧摇头,“不去。”

    “但是,我知道你那两个男朋友都去了……”

    聂远抬起头看向卓泽然,“这与我无关吧,师兄。”

    卓泽然看着聂远那双墨色眼眸,很清澈却见不到底。

    “好吧,既然你不愿意我也不勉强。祝你周末愉快。”

    聂远看着卓泽然离去背影,突然觉得自己处于一个荒诞的笑话之中。

    翻着日历,聂远算了算,似乎少了一个人。不,是多了一个人和少了一个人。

    “小三,”郭晓冲外面冲进来,“你怎么还在?你们班不用去吗?”

    聂远从床上抬起头,“我不舒服,请了假。”

    郭晓羡慕地看了眼聂远,然后换上素色衣服冲了出去。

    今天是九月九重阳节,拜祭祖先和吊念围观献出生命的烈士。每当清明重阳,学院就会组织前往烈士陵园哀吊。不过,这次聂远老早就请了假,而且他身体的确不舒服。

    电话响了,是一个陌生的电话。

    “喂,你好。”

    “我是安乔。”

    聂远愣了一下,随即笑了。

    少了的那个人来了。

    “嗯,有事?”

    “能出来一下吗?”

    “我不大舒服,所以……”

    “这样,那我下午过来的时候给你带点药,我先挂了。”

    听着耳边“嘟嘟嘟”的声音,聂远无奈地摇头。

    他还是老样子啊。

    下午,安乔果真来了,还带了一个医药箱。

    “你们宿舍的人……”

    聂远躺在算上,双眼很有神,但聂远苍白的脸色很难忽视,“他们去吊念烈士了。”

    “哦,”安乔将药箱放到一边,开门见山,“知道我为什么要找你吗?”

    聂远慢慢地回想,在穆维馨、林清纾和安乔三人中,安乔最冷静的人,也最狠的。

    “我想我知道你为什么找我。”

    “我喜欢聪明的人。”安乔微笑。

    聂远却看着天花板,“但是聪明的人往往比较短命,所以我不聪明。”

    “……”安乔愣了一下,随即笑出声,“你很有趣。”

    “很多人都说我无趣。”包括你。

    “嗯,”安乔单手支颚,唇边含着一抹笑意,目光灼灼地看着聂远,“知道吗?维馨和若素要订婚了,就在今年的十二月份。”

    聂远似乎没有情绪波动,或者说,这件事对他掀不起一丝波动,毕竟,他已经不是那个他,经历过最痛苦的事,这只不过前.戏罢了。

    “嗯,我知道了,谢谢你告诉我。”

    “你很奇怪,”安乔换了一个姿势,“我知道你和维馨在交往,但是你不生气吗?毕竟他瞒着你要与别的女人订婚。”

    “扑哧——安乔。”

    “嗯?”

    “要订婚的又不是我,我为什么要生气?”

    “……”

    “或者说,我早就知道他会订婚。”就像当初一样,只是现在一点都不意外一点都不冲动一点都不生气,或者说,没有丝毫的感觉,就像听到今天天气不错一眼。

    “那你……”

    “既然他希望了,我当然答应,就像答应林清纾一样。”

    安乔蹙眉,他发现聂远似乎没将他两个好友放在心上。

    “你不喜欢他们。”陈述句。

    “呵呵,”聂远转头看向安乔,“谁知道呢?”或许上辈子有吧。这辈子也期待过吧,但在穆父穆母来找他之后,那种期待也随即灰飞烟灭。

    “……”安乔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安乔……”

    “嗯?”看向聂远。

    “我们交往吧。”

    “……”

    聂远含笑挑眉,“不愿意?”

    “我只是好奇你为什么要和我交往,你知道我不是。”

    聂远转头继续看着天花板,“不愿意吗?”

    “是的。”

    “那就算了,算我什么都没说过。”

    “……”安乔叹气,他不懂聂远,“我不知道你什么原因要同时和我们三个交往,但是我希望你不要伤害到维馨和清纾。”

    “如果伤害到的人是我呢?”

    “……”

    “你是否袖手旁观?”

    “我会尽力拉你一把。”

    聂远无声地笑了。

    果然是安乔说出来的话。

    “好了,”安乔站起来,“我也该走了。”

    “恕我不能远送。”

    “你好好休息就行。”

    随着门关上,宿舍内安静得让人心惊。

    突然,笑声打破安静,但是显得格外的哀凉。

    卓家晚宴。

    卓泽然看着弹钢琴的少女,脸上没什么表情。

    好友拍了一下卓泽然的肩膀,“怎么?你看上她了?”

    卓泽然瞄了眼好友,没说话。

    “哎,”好友叹了一声,“你还是放弃吧,那个人是穆家指定的未来夫人。”

    “什么意思?”卓泽然问,可是问的语气很淡,似乎在说一件毫无趣味的事情。

    “她叫黎若素,十二月份就要与穆维馨订婚,喏,那个,与你爸妈谈话那个就是穆维馨。”

    卓泽然当然知道谁是穆维馨,不但知道而且还认识了很久。

    “那个穆维馨果然是个人物,以为他老爸放权了,穆家会被他弄得乌烟瘴气,结果他打理得有声有色。要不是大家都知道他即将订婚,肯定有不少人愿意将女儿塞给他。”好友喝了口香槟,笑得很是惬意。

    “你很八卦。”卓泽然评价。

    好友被噎了一下,最后无言地看着他。

    “他会乖乖去订婚吗?”卓泽然提出一个问题。

    “嘿嘿,”好友笑得十分猥琐,“一定会。先不说黎若素本人不错,她家世更不错。穆维馨娶到她算是两脚在商界扎根了。不过啊,我听说了,他好像和一个男生交往,到现在还没断。”

    “你怎么知道?”

    “这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了好吧。哎,”好友推了一下卓泽然的肩膀,“那个男生好像还是你师弟哦。”

    “我知道。”

    “他叫……诶!?你知道?”

    卓泽然只是朝好友笑了一下,好友立刻安静下来。

    穆维馨应付了不少人,面部肌肉都笑僵了。趁大家都在跳舞,穆维馨趁机走到阳台上透透气。不过,没想到有人更快到来。

    “不去跳舞?”看到卓泽然,穆维馨条件反射地拉起笑容。

    卓泽然摇头,“不去。”够气派,不过也是,他有哥哥姐姐,什么事情都轮不到他来操心。

    “你真命好。”

    卓泽然看向穆维馨,“你羡慕我?”

    “如果我说没有呢?”穆维馨笑问。

    卓泽然点头,“我信。”

    “你不觉得我是那种讨厌上流社会向往自由的人?”

    “你不是。”卓泽然回答得很肯定。

    “呵呵,”穆维馨靠在阳台上,“你还是第一个这么确定我不是那样的人。”

    “生活不是小说,没有那么多狗血可以洒。”卓泽然晃了晃杯中的香槟,“况且,幻想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

    “这个比喻……”

    “难道我说的不是实话?”卓泽然瞄向穆维馨。

    穆维馨轻笑,“的确是实话。”

    “听说你要订婚了,恭喜。”

    “今晚很多人问了这个问题。”

    “那你怎么回答?”

    “我回答是。”

    “难道你心中不是?”

    “我也不知道……”

    卓泽然疑惑地看向穆维馨,他还以为能听到肯定的答案。

    “聂远怎么办?你们的关系已经是公开的秘密。”

    “放弃吗?”穆维馨此时也不清楚自己的心,当初得到聂远首肯,得到聂远的拥抱,得到聂远的吻,可是现在他不确定。“他说会等我。”

    卓泽然惊愕地看着穆维馨,“等?”

    “是,”穆维馨突然想到什么,整个人都精神起来,“他答应过我等我的,等我掌握实权。”

    卓泽然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穆维馨。

    等……吗?

    呵,有趣。

    有时候,现实也能十分狗血……

    作者有话要说:回来更新,不过这周的更新时间不是很稳定,请大家见谅

    防抽系统

    “喂?”

    “你在哪儿?”

    “宿舍。”

    “出来吗?”

    “不了。”

    “复习?”

    “嗯。”

    “那好,你好好复习。”

    “嗯。”

    穆维馨挂了电话,突然间感到无力。

    “喂?”

    “你在哪儿?宿舍?”

    “嗯。”

    “出来吃饭吧,我在校门口等你。”

    “……好吧。”

    “那等会儿见。”

    “嗯。”

    聂远挂上电话,突然间感到疲倦。

    或许,这辈子也要浪费了。

    换了衣服走出校门,没见到林清纾,于是慢慢地朝公共汽车站台过去。

    穆维馨看着聂远从面前走过,等到林清纾突然跳出来搂着聂远的肩膀,穆维馨脸上冷静的面具出现裂痕。

    “去哪儿?”坐上公车,聂远问。

    “嗯……去XX公园吧,我们买点东西在那里吃。”林清纾笑道。

    “嗯。”

    林清纾看着聂远,只是聂远转头看向窗外。林清纾觉得聂远离自己很远,远到从来没有接触过他。他知道聂远现在还与穆维馨保持那种关系,但是他没有问聂远为什么。他有一种感觉,如果问了,他与聂远的关系就彻底断了。

    在附近买了小吃,两人并肩坐在公园的长凳上,人手一份小吃。

    “为什么会来上海?”聂远边吃边问,脸上带着浅浅的笑意。

    林清纾笑言:“家族里的事情,我们必须出席。”家里那群老头,有事没事总是折腾,现在虽然还没有能力独自生活,但是也不是以前那个愣头青,什么都得听他们的了。作为家族成员,林清纾虽然优秀,但是比他更优秀的大有人在,只是穆维馨不同,他已经是家族继承人。目光看向聂远,林清纾不知道聂远怎么想的,但是现在能与聂远一起坐在免费公园里吃一份十来块钱买来的小吃,那种幸福感是在家族之中无法感受到的。

    “哦。”林清纾说了,但是聂远反应很平淡。他不知道林清纾就在那么短的时间内脑子就转了好几圈。不过,即使知道,聂远也不在意。

    林清纾反问:“你不问什么事?”难道一点好奇心都没有吗?

    聂远解决手上吃的,抬头看向林清纾,脸上的笑意更温柔,“既然是你家族之中的事,我只是外人,没要知道的理由。”

    “你怎么一点兴趣都没有?”林清纾颇为沮丧。

    “那好吧,”聂远眯了眯眼,装出一副十分好奇的表情,“那你告诉我是什么事情。”

    “……哎,”林清纾被打败了,“你这个表情一点都不像有着强烈的好奇心,太打击人了。”

    聂远垂下头,没有接话。

    “好吧,”见聂远不理自己,林清纾继续说,“卓家知道吧,就是你们学校那个卓泽然的家族,他们这周周六要举办宴会。”

    “哦,听他说过。”

    林清纾觉得奇怪,“他说过?为什么告诉你?他邀请你了?”

    “其实……”聂远抬起头,“也不算邀请,只是想要我去弹钢琴。”

    “弹钢琴?”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心心相惜 by 哥乃大萌货(生子文) 下一篇:澡堂老板和搓澡小哥不得不说的故事 by 慕容思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