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现代

澳门美高梅网上娱乐平台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我回绝了。”

    “……为什么?”

    “因为我不想去。”

    穆维馨看着坐在长登上交谈的两人,脸色铁青。

    看着他们相谈甚欢,脸上的笑意十分刺眼,穆维馨真想将两人掰开。可是,他只是看着林清纾的手一直搭在聂远的肩上,看着他们交往,虽然很想冲上去问清楚为什么,但最终他什么都没做,只是站在那里看着。

    聂远脸上的笑容在阳光下显得更加柔和,宛如春风般暖人心脾。只是,林清纾知道聂远脸上的笑容没达到眼睛,他虽然喜欢聂远笑,但是并不喜欢聂远这样笑。

    突然,聂远站起来,朝一个地方走去。当看到穆维馨的时候,林清纾脸上的笑意僵住。

    “不过来一起坐吗?”聂远轻声问道。

    穆维馨看了眼林清纾,最后说道:“不用了。”说完,转身就走。

    聂远看着穆维馨孤独的背影,突然觉得很可笑,也很可悲。

    “聂远?”林清纾慢慢走过来。

    “没事,我们回去吧。”

    话别林清纾,半路上又遇到卓泽然。

    “真的不去?”卓泽然问。

    聂远依旧摇头,“不去。”

    “但是,我知道你那两个男朋友都去了……”

    聂远抬起头看向卓泽然,“这与我无关吧,师兄。”

    卓泽然看着聂远那双墨色眼眸,很清澈却见不到底。

    “好吧,既然你不愿意我也不勉强。祝你周末愉快。”

    聂远看着卓泽然离去背影,突然觉得自己处于一个荒诞的笑话之中。

    翻着日历,聂远算了算,似乎少了一个人。不,是多了一个人和少了一个人。

    “小三,”郭晓冲外面冲进来,“你怎么还在?你们班不用去吗?”

    聂远从床上抬起头,“我不舒服,请了假。”

    郭晓羡慕地看了眼聂远,然后换上素色衣服冲了出去。

    今天是九月九重阳节,拜祭祖先和吊念围观献出生命的烈士。每当清明重阳,学院就会组织前往烈士陵园哀吊。不过,这次聂远老早就请了假,而且他身体的确不舒服。

    电话响了,是一个陌生的电话。

    “喂,你好。”

    “我是安乔。”

    聂远愣了一下,随即笑了。

    少了的那个人来了。

    “嗯,有事?”

    “能出来一下吗?”

    “我不大舒服,所以……”

    “这样,那我下午过来的时候给你带点药,我先挂了。”

    听着耳边“嘟嘟嘟”的声音,聂远无奈地摇头。

    他还是老样子啊。

    下午,安乔果真来了,还带了一个医药箱。

    “你们宿舍的人……”

    聂远躺在算上,双眼很有神,但聂远苍白的脸色很难忽视,“他们去吊念烈士了。”

    “哦,”安乔将药箱放到一边,开门见山,“知道我为什么要找你吗?”

    聂远慢慢地回想,在穆维馨、林清纾和安乔三人中,安乔最冷静的人,也最狠的。

    “我想我知道你为什么找我。”

    “我喜欢聪明的人。”安乔微笑。

    聂远却看着天花板,“但是聪明的人往往比较短命,所以我不聪明。”

    “……”安乔愣了一下,随即笑出声,“你很有趣。”

    “很多人都说我无趣。”包括你。

    “嗯,”安乔单手支颚,唇边含着一抹笑意,目光灼灼地看着聂远,“知道吗?维馨和若素要订婚了,就在今年的十二月份。”

    聂远似乎没有情绪波动,或者说,这件事对他掀不起一丝波动,毕竟,他已经不是那个他,经历过最痛苦的事,这只不过前.戏罢了。

    “嗯,我知道了,谢谢你告诉我。”

    “你很奇怪,”安乔换了一个姿势,“我知道你和维馨在交往,但是你不生气吗?毕竟他瞒着你要与别的女人订婚。”

    “扑哧——安乔。”

    “嗯?”

    “要订婚的又不是我,我为什么要生气?”

    “……”

    “或者说,我早就知道他会订婚。”就像当初一样,只是现在一点都不意外一点都不冲动一点都不生气,或者说,没有丝毫的感觉,就像听到今天天气不错一眼。

    “那你……”

    “既然他希望了,我当然答应,就像答应林清纾一样。”

    安乔蹙眉,他发现聂远似乎没将他两个好友放在心上。

    “你不喜欢他们。”陈述句。

    “呵呵,”聂远转头看向安乔,“谁知道呢?”或许上辈子有吧。这辈子也期待过吧,但在穆父穆母来找他之后,那种期待也随即灰飞烟灭。

    “……”安乔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安乔……”

    “嗯?”看向聂远。

    “我们交往吧。”

    “……”

    聂远含笑挑眉,“不愿意?”

    “我只是好奇你为什么要和我交往,你知道我不是。”

    聂远转头继续看着天花板,“不愿意吗?”

    “是的。”

    “那就算了,算我什么都没说过。”

    “……”安乔叹气,他不懂聂远,“我不知道你什么原因要同时和我们三个交往,但是我希望你不要伤害到维馨和清纾。”

    “如果伤害到的人是我呢?”

    “……”

    “你是否袖手旁观?”

    “我会尽力拉你一把。”

    聂远无声地笑了。

    果然是安乔说出来的话。

    “好了,”安乔站起来,“我也该走了。”

    “恕我不能远送。”

    “你好好休息就行。”

    随着门关上,宿舍内安静得让人心惊。

    突然,笑声打破安静,但是显得格外的哀凉。

    卓家晚宴。

    卓泽然看着弹钢琴的少女,脸上没什么表情。

    好友拍了一下卓泽然的肩膀,“怎么?你看上她了?”

    卓泽然瞄了眼好友,没说话。

    “哎,”好友叹了一声,“你还是放弃吧,那个人是穆家指定的未来夫人。”

    “什么意思?”卓泽然问,可是问的语气很淡,似乎在说一件毫无趣味的事情。

    “她叫黎若素,十二月份就要与穆维馨订婚,喏,那个,与你爸妈谈话那个就是穆维馨。”

    卓泽然当然知道谁是穆维馨,不但知道而且还认识了很久。

    “那个穆维馨果然是个人物,以为他老爸放权了,穆家会被他弄得乌烟瘴气,结果他打理得有声有色。要不是大家都知道他即将订婚,肯定有不少人愿意将女儿塞给他。”好友喝了口香槟,笑得很是惬意。

    “你很八卦。”卓泽然评价。

    好友被噎了一下,最后无言地看着他。

    “他会乖乖去订婚吗?”卓泽然提出一个问题。

    “嘿嘿,”好友笑得十分猥琐,“一定会。先不说黎若素本人不错,她家世更不错。穆维馨娶到她算是两脚在商界扎根了。不过啊,我听说了,他好像和一个男生交往,到现在还没断。”

    “你怎么知道?”

    “这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了好吧。哎,”好友推了一下卓泽然的肩膀,“那个男生好像还是你师弟哦。”

    “我知道。”

    “他叫……诶!?你知道?”

    卓泽然只是朝好友笑了一下,好友立刻安静下来。

    穆维馨应付了不少人,面部肌肉都笑僵了。趁大家都在跳舞,穆维馨趁机走到阳台上透透气。不过,没想到有人更快到来。

    “不去跳舞?”看到卓泽然,穆维馨条件反射地拉起笑容。

    卓泽然摇头,“不去。”够气派,不过也是,他有哥哥姐姐,什么事情都轮不到他来操心。

    “你真命好。”

    卓泽然看向穆维馨,“你羡慕我?”

    “如果我说没有呢?”穆维馨笑问。

    卓泽然点头,“我信。”

    “你不觉得我是那种讨厌上流社会向往自由的人?”

    “你不是。”卓泽然回答得很肯定。

    “呵呵,”穆维馨靠在阳台上,“你还是第一个这么确定我不是那样的人。”

    “生活不是小说,没有那么多狗血可以洒。”卓泽然晃了晃杯中的香槟,“况且,幻想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

    “这个比喻……”

    “难道我说的不是实话?”卓泽然瞄向穆维馨。

    穆维馨轻笑,“的确是实话。”

    “听说你要订婚了,恭喜。”

    “今晚很多人问了这个问题。”

    “那你怎么回答?”

    “我回答是。”

    “难道你心中不是?”

    “我也不知道……”

    卓泽然疑惑地看向穆维馨,他还以为能听到肯定的答案。

    “聂远怎么办?你们的关系已经是公开的秘密。”

    “放弃吗?”穆维馨此时也不清楚自己的心,当初得到聂远首肯,得到聂远的拥抱,得到聂远的吻,可是现在他不确定。“他说会等我。”

    卓泽然惊愕地看着穆维馨,“等?”

    “是,”穆维馨突然想到什么,整个人都精神起来,“他答应过我等我的,等我掌握实权。”

    卓泽然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穆维馨。

    等……吗?

    呵,有趣。

    有时候,现实也能十分狗血……


chapter 39

    “喂?”

    “是我,维馨。”

    聂远疑惑地停下翻书的动作,什么事让他那么高兴?

    “嗯,我知道。”

    穆维馨听到聂远的回应淡淡的,但也没有影响他今天要像聂远汇报的美好心情。

    “我今天与美国XX公司签订,你知道吗?那些老鬼特难缠BLABLABLABLA……”

    聂远听了一下,然后放下电话,继续看他的书。

    穆维馨在那头讲了半个多小时,讲得口干舌燥,喝了口咖啡后,略带得瑟和期待地说:“小远,你老公我厉害吧?”那边没有回声,很安静。

    睡了?

    穆维馨有些失望地挂掉电话,他还没有告诉聂远自己现在在上海,还以为能得到聂远的表扬。

    聂远将书签放到看到的页数,再拿起手机的时候,电话早就挂了。

    刚想躺下睡一会儿,电话又响起。

    “喂?”

    “小远,你在学校不?”林清纾似乎心情不错,语调有些轻佻。

    “在。”

    “你在学校等我,我现在去接你。”说完,那边挂了电话。

    “……”

    怎么回事啊?

    无奈之下,聂远只好下床换衣服。

    林清纾虽然和聂远交往,但是林清纾完全没有找到他们之间的亲密。或者说,聂远与他们室友相处得比他这个男友更亲密也不为过。

    “你怎么还没回去?”聂远见到林清纾的第一句话不是问候也不是甜言蜜语,只是淡淡的疑惑。

    林清纾苦笑,“怎么,你就那么想我早点回去?”

    聂远没说话,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他垂下眼帘,风轻轻地吹过额前短短的碎发,。

    林清纾笑嘻嘻的,“走。”说着,率先走向公交车站。

    与聂远相处,林清纾很自然地往公交车站走去。聂远看着他的背影,疑惑更深,不过,聂远并没打断继续追问。他,讨厌打破沙盘问到底的人。

    两人像无所事事的人随意乱逛,一下子到商场里溜一圈,一下子到菜市场走一走。等到两人回到A大的校门的时候,穆维馨站在校门前看着他们,而安乔在穆维馨身边,微笑地看着聂远。

    聂远一愣,随即脸带微笑地朝两人走去。

    “小远?”林清纾看到好友又看到聂远朝他们走去,心底泛起不安。

    “怎么来了?”聂远唇边掀起一抹淡淡的笑意,毫不芥蒂毫不心虚地看着穆维馨。

    安乔搭着穆维馨的肩膀,头慢慢地凑到聂远面前。聂远看着慢慢凑过来的脸,没有躲开,只是晓有趣味地勾着嘴角。周围的学生看到三个帅哥站在门口,不管男的女的都往这边看,即使他们已经路过他们也要回头看。

    安乔对这些目光没什么特别的感觉,“我们到那边去吧。”不过再不走A大校门口就要堵车了。

    聂远朝安乔指的方向看去,是学长开的一家小店。

    “好。”聂远率先走过去。

    安乔看着聂远的背影,嘴角的弧度加大。

    四人走入小店,聂远朝柜台后的师姐打了声招呼,要了三杯咖啡一个双皮奶后走到最角落的一张桌子。

    小店就是小店,不大,只有五张小台,而且间距非常小。现在幸好还没到下课时间,不然这里还不知道挤成什么样子。

    穆维馨一直垂着头看着面前的咖啡。

    安乔喝了口咖啡,微微蹙眉,然后将咖啡放下。似乎,他对这一杯几块钱的咖啡不满意。

    “小远,你刚才不是吃了很多东西吗?晚上别吃太撑,对胃不好。”说着,就要拿走聂远的双皮奶。

    聂远将双皮奶紧紧捂着,目光瞪着林清纾,大有“你敢拿走我就跟你拼命”的架势。

    安乔看了眼穆维馨,他知道好友现在心情不好,特别是得知自己的**和好兄弟在一起。

    “你们来找我有什么事吗?”聂远放下勺子,然后看着三人。

    三人一起来找自己,那么那件事也要到了。

    “聂远,我……”穆维馨很想知道聂远到底将他当成什么,可是穆维馨依旧问不出口。

    安乔笑了笑,说道:“聂远,维馨想知道你到底将他当成什么?为什么你能在与维馨交往的时候又与清纾来往。”说着,目光带着嘲讽,似乎是看到对方狼狈不堪的一面,不过安乔要失望了,聂远很平静,完全不像自己一脚踏两船的事情被撞破。

    聂远直视安乔双眼,脸上带着微笑,但是眼眸中根本没有温度。这安乔到底怎么了?前世他可不是这样处理的哦。

    沉静,一片沉静。

    林清纾虽然知道自己很不厚道挖好兄弟的墙角,但是他也想知道聂远在他与穆维馨之间会选择谁。

    “哦。”

    等了半天,聂远只哦了一声继续吃他的双皮奶。

    显然,安乔没想到聂远还那么平静。脸上特官方的笑容僵了一下,但随即恢复自然,“你不觉得无论对维馨还是清纾都不公平吗?”他心里到底在想什么?这个人,难以看透。

    穆维馨和林清纾都看向聂远,只是聂远垂着头继续解决双皮奶,似乎没听到安乔的责问。

    “还是,你觉得玩弄他们的感情是理所当然?”安乔依旧在笑,但是身上的冷气直飚,冰冷的气息从安乔身上扩散。

    聂远完全没受影响,当最后一口双皮奶塞入口中后,聂远抬起头。吞下去后,聂远一笑,笑得那个纯良那个温和,那个沁人心脾,“你怎么看?”双眼看向穆维馨。

    “我……”穆维馨当然希望聂远能选择自己,可是当他与林清纾交往的时候已经背叛了他们的感情。以前的穆维馨绝对不允许出现这样的事情,但是不知道为何,在聂远身上,如今他一再退让。

    聂远见穆维馨没话说,目光落在林清纾身上,“那你呢?”

    “我尊重你的选择。”林清纾见聂远对穆维馨淡淡的,所以他有信心聂远一定会选择自己。

    “呵?”聂远好像听到什么好笑的话,有些慵懒地靠在椅背上,神情吃饱的猫颇有几分神似。聂远的目光落在安乔身上,“安乔,你又怎么看?”

    安乔不知道聂远的意图,但是现在他俩个好友都动摇了,那么他的计划就实现一半。

    “我觉得你还是与他们分手好。”安乔给出他最想要的答案。

    “安乔!”穆维馨惊讶地看着安乔。

    “安乔!这是我们的事,你别插手!”林清纾拍案而起。

    “师弟,怎么了?”听到这边的声音,师姐担忧地朝他们那边看。

    聂远非常纯良地朝师姐一笑,那一笑仿佛安抚了师姐受惊的心,“没事,我们在讨论旅行选择哪儿的事,现在有些意见不合而已。”

    “哦。”师姐半信半疑地应了一声。真的是旅游地点意见不合,但是为何其中一人全身飙着杀气,另外两个的气场也不见得友好?

    “没想到你的借口那么烂。”安乔笑道。

    聂远耸耸肩,“计不在骚只要有效就行,不是吗?”

    “呵呵,那当然。不过话又说回来,不知道你对我的意见有何看法?”安乔继续问。

    穆维馨和林清纾恨不得将安乔踹出宇宙,这家伙一定没安好心!

    “你们怎么看?”聂远将皮球踢回给穆林二人。

    “我反对!”

    “我不会放手的!”

    聂远看向安乔,朝他挑眉一笑。看,即使我同意他们都不同意。

    安乔似乎早就知道他们的反应,他不缓不急,语调颇为轻快地对穆维馨说:“维馨,你忘了十二月你就要订婚了?”

    穆维馨一瞬间如同遭受雷击,整个人僵硬下来,他有些心虚地看向聂远,可是聂远脸上依旧笑得春花灿烂,压根看不出表情。

    安乔见穆维馨紧张地看着聂远,知道解决了一个,他看向林清纾,用“知心哥哥”询问的语气问道:“清纾,你过得了你爷爷那一关吗?”

    林清纾整个人石化,慢慢地坐下来。

    聂远看着椅子看着两人,笑意更浓,“看来,我今天要失两次恋了。”话是这么说,但是神情语气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

    “小远!”

    “小远!”

    两人拍案而起。

    师姐胆战心惊地看向他们,小心翼翼地问:“师弟……真的只是商量旅行地点?”看那两人凶神恶煞地看着聂远,师姐十分担心这个温柔纯良的小师弟吃亏。

    聂远亮出一口白牙,依旧笑得很灿烂,“没事,师姐,放心,难道我还会怕他们将我吃了不成?”

    师姐嘴角一抽,觉得聂远的牙好阴森。再看了他们一眼,默默地继续工作。虽然如此但依旧不放心,虽然当事人已经那么说了,她也不好说什么,但她飞快地拿出手机,给聂远的室友发了条短信,让他们来救场。

    安乔有些疑惑,他没想到聂远那么好说话,他还以为要威逼利诱才会答应。

    “小远,你说过会等我的!”穆维馨哀伤地看着聂远,他每时每刻都在坚守着那个诺言,只是没想到聂远今天会……那么容易就……

    “嗯?这个啊,”聂远看向穆维馨,笑得很欠扁,“我是说过……”

    “小远!”林清纾打断聂远的话,“我也说过我不会放手的!”

    聂远目光落在安乔身上,似乎在等安乔出来解决这两个人。

    安乔当然明白聂远的意思,但是既然聂远惹了他们两个,那就让他自己解决好了。

    见安乔无动于衷,聂远笑得双眼弯弯的,就像两个月牙。安乔见状,顿感不妙,于是在聂远开口之前开口。

    “你们两个,先过了家里那一关再说吧。坐下!”

    穆林二人闻言,乖乖坐下。

    聂远心底感叹,安乔还是那么强势啊。朝安乔眨眨眼,聂远笑意更浓。

    叱!果然计算好的!只是为什么聂远会那么容易放手?

    安乔心底不服,但是表面上没什么表现,“聂远,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与他们一起,但我想说的是,你有那样的资格站在他们身边吗?”

    似曾相识的话啊,当年安乔也是这么质问自己。那时候自己的反应是什么样的啊?时间太久,印象已经模糊了。

    “嗯?”聂远看向穆林二人,问道,“你们说,我有资格吗?”

    既然已经决定了,那么也不需要存在期待,那么也不必忐忑不安,患得患失。

    “我认定你!”穆维馨的话。

    “当然!”林清纾的话。

    安乔真想扶额,没想到两个NC居然就那么肯定了,更没想到聂远比想象中难缠。

    作者有话要说:摸下巴,笑笑是亲妈的说,谁说笑笑要虐小远来着……

    笑笑要三个一起虐!


chapter 40

    聂远闻言,从心底笑了起来。

    没想到啊,虽然很多事依旧不能改变,但是没想到居然能改变自己在他们心中的地位,果真是意外的收获啊。如果放在前世,自己一定会被他们的感动并且永远不离开他们身边。只是,这个世界没有“如果”!

    三人听到聂远的轻笑,不约而同地盯着聂远。

    林清纾颇为担心,他怕聂远不相信他的话。

    “小远……”

    聂远抬起头,脸上的笑意如春天般温暖,但眼中的冷意就如腊月寒冬。

    “我没事,只是觉得可笑罢了。”

    “可笑?”穆维馨蹙起眉头,不可思议地看着聂远,仿佛看到的不是熟悉的人。

    安乔喝了口咖啡,他明白聂远的意思,在聂远心中,无论是穆维馨还是林清纾都没被放在心上,对于聂远而言,分手只不过一句话。这句话说出之后,他们那些乱糟糟的关系就如同被一把锋利的刀一刀砍断。可是安乔又不明白,既然没将他们放在心上,为何还要与他们交往?

    “小远?”林清纾更加担心。

    聂远右手支鄂,唇边勾起一抹极浅的笑意,目光冷如冰块,就那么直直地看着他们,那眼神,宛如透过他们的肉身看透他们的灵魂。

    三人从来没见过聂远有这样的眼神,这样的气势。那宛如帝王般的高傲,藐视一切的存在。对于这样的聂远,他们都感到陌生,他们不知道聂远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还是,这个才是他的本来面目?

    “小三!”陈泽峰与郭晓走入小店,一眼就看到角落上的四人。

    四人同时看向陈泽峰和郭晓,聂远收敛了身上的气势,扫了郭晓他们一眼又看向师姐。只见师姐在见到郭晓和陈泽峰来了后似乎松了一口气。聂远颇为无奈地一笑,有那么好担心吗?

    “你们怎么来了?”聂远挂着圣母笑容,灿烂程度直晃得郭晓和陈泽峰眼花,而聂远颇有意味地在两人扫来扫去。

    “去!”陈泽峰走到聂远身后,一把勾住聂远的脖子,“你少给老子来这样的眼神!我说小三你忒不负责任了,给宿舍弄了这么一个大麻烦你居然跑出来偷懒?”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心心相惜 by 哥乃大萌货(生子文) 下一篇:澡堂老板和搓澡小哥不得不说的故事 by 慕容思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