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现代

澳门美高梅网上娱乐平台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聂远笑得眼睛弯弯宛如一双月牙,脸上的笑意更为真切,手搭在陈泽峰勾住自己脖子的手身上,“哪有,不是有你们在吗?”

    郭晓搭话,“去!你这家伙又不知道小四子是什么货,让他去做还不如直接放弃。哎,我说,你给我们宿舍找的麻烦是不是应该由你来解决?”

    聂远瞪眼,“不是吧?上一回我见小四子还蛮勤快的,将宿舍打扫得挺干净……”

    陈泽峰松开手,无奈地说:“你又不是第一天认识那个小子,他做什么事情不是三分钟热度?”

    郭晓此时暗自观察与聂远坐在一起的三人,这三人无论从长相衣着还是举止都显示着良好的教养。聂远这小子怎么惹上这样的人了?

    “小三啊,这几位是……”郭晓脸上挂着官方笑容,俗语说,伸手不打笑人面,郭晓和陈泽峰忽视他们那么久,怎么也不好对人冷脸吧?

    聂远一拳朝陈泽峰肚子招呼,陈泽峰灵敏地躲过,只是躲过之后,背撞到墙上。

    “靠!小三你故意的!”陈泽峰捂着腰喊道。

    聂远耸耸肩,脸上挂着灿烂的笑容,“哪有,明明是你自己撞上去的。”

    “你……”

    “好了,”郭晓连忙打断他们,这两个家伙,一闹起来没完没了,“小三,你还没给我们介绍你的朋友呢。”

    聂远收起过于灿烂的笑容,逐一介绍,“这位是穆维馨,老二认识的,这位是林清纾,这个是安乔,他们是好友。”聂远介绍他们室友也挺简单,“这两位是我的室友,老大郭晓,老二陈泽峰。”

    安乔被聂远室友的外号震惊了,或者说被聂远的外号震惊了。

    安乔嘴角抽了抽,最后挤出一句话,“你们宿舍的外号还真……特别。”

    老大、老二、小三、小四子……

    黑社会、人体X官、小老婆、太监……

    囧里个囧啊,这是什么宿舍啊?

    聂远不在意他们对他们宿舍的称呼如何囧然,事情已经摊开了,聂远也不想再拖,他抬起眼帘,黑色的瞳仁深邃宛如一个深不见底的深渊,碎碎的留海随着动作轻微晃动,“穆维馨,我是答应过等,但是我并没不会等太久。”上辈子等了那么久都没得到结果,这辈子怎能再那么傻帽呢?“林清纾,你知道你爷爷是什么样的人,既然不可能还不如放弃。拼命挣扎弄得遍体鳞伤还不如一开始就放弃,”嘴角微勾,笑意尽显,“你我都清楚,反抗他的后果是什么。”说着,聂远站起来,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们,“安乔,我想你已经想好办法将他们绑回去。我相信你的能力。”永远地将他与他们两人隔离的能力。

    安乔轻笑,“似乎对我很有信心哦。”

    聂远点头,“那是当然的,因为你是安乔。好了,我还有事,失陪。”聂远一手拖一个将两个室友拖走。聂远想安乔应该明白他的意思,他们之间的游戏到达尾声,既然到了尾声,没必要再委屈自己。

    郭晓和陈泽峰被聂远拖走,他们俩相视一眼,郭晓问道:“小三,你与他们是……”什么关系,为什么刚才的话听起来像分手时说的。

    聂远松开两人,他站着仰望天空,天空浅蓝浅蓝的,很舒适,似乎张开手就能将其拥抱在怀中。

    “我与他们一毛钱关系也没有。”半晌后,聂远吐出一句话。

    陈泽峰作为与聂远是同道中人,当然只是聂远与他们之间的关系。穆维馨他接触过几次,给他的感觉就是霸道且不讲道理,但是又有理智,现在再看到穆维馨,陈泽峰觉得穆维馨身上多了以往没有的沉稳。只是,那样的人并不适合聂远,无论外在还是内在,他们都是两个世界的人。至于另外两人,陈泽峰不熟,下不了判断。但是陈泽峰知道,无论哪个,聂远都不会心动。

    “你还有我们这些兄弟呢。”陈泽峰拍拍聂远的肩膀安慰道。

    聂远回头,擦了擦嘴角,“呃……你刚才说什么?”

    陈泽峰愕然,“你刚才在想什么?”为什么要擦嘴角?

    “我闻到饭堂今晚好像有红烧茄子……我好久没吃了,好想吃啊。”

    陈泽峰:“……”

    郭晓:“……”

    一阵寒风吹过,吹得二人身体摇摇欲坠。

    陈泽峰食指用力揉揉眉心,从牙缝里艰难地挤出一句话:“小三,刚才你就想着吃的?”

    聂远理所当然地点头回答:“当然,不然你以为我在想什么?”

    郭晓擦了擦额头的冷汗,小三的思维果然不是一般人比。几分钟之前与朋友割裂了,现在居然想着吃的。要是那些人知道会有什么反应,愤怒之火应该会熊熊燃烧吧。

    聂远回头,脸上的笑意尽收,最近还是小心一点好。

    三人安全回到宿舍,该学习的学习,想看电影的看电影。反正,自从聂远横扫游戏后,谢晋明就没碰过游戏。反倒是游戏里的那些人不停地敲他的YY,后来一烦,谢晋明直接扔掉那个已经皇冠的YY。

    水哗啦啦地流,白色的水汽将整个浴室笼罩其中,聂远仰着头,双眼合起,任由热水打落。

    今天与他们摊牌,那么那件事的到了也快了吧。其实,也不能说聂远对他们完全失去信心,今生他们如何对待自己,自己有眼看,有心感受,但是事情总是要来的,躲不过不如面对,即使最后的结果是一死。

    聂远关掉水,擦干身体床上衣服,冒着腾腾热气从浴室里出来。

    “小四子,洗澡去!”聂远一边擦头发一边喊道。

    “哎,来了。”谢晋明将视频停住,然后将床上的衣服拿走,直奔浴室。

    A大还是比较好的,起码每个宿舍都有独立的洗手间热水器,洗澡的时候不用去澡堂与一群人挤。聂远作为南方人,当然不习惯与一群人光溜溜地洗澡,即使他都是同性,更别说他是弯的。

    聂远擦干头发,然后爬上床,半靠在被子上,手上拿着一本书。郭晓还在与程序奋斗,陈泽峰手指在键盘上飞驰,似乎在赶稿,谢晋明在浴室里边洗澡边高歌。

    熄灯,聂远躺在床上睁着眼。他睡不着,他想了很久,如果不是穆父穆母来找他,聂远永远都不会想到一件事——他的死亡。从那天开始,聂远不停地回想,可依旧记不得前世,他是怎么死的?谋杀还是意外?自己死后他们会到坟前看自己一眼吗?不过想来也是,按照那三人的性情,他们怎可能记得还有这么一个**呢。

    心一烦,聂远一把拉过被子盖被过头,将自己闷在被窝里。

    穆维馨坐在床边,大床上散落着满床的照片。看着自己与聂远照的相。他没想到聂远说放弃他们就放弃了,更没想到会见到那样的聂远。到底,哪一个才是真正的你?你对我的感情难道真的——从来没有?不!穆维馨猛摇头,他记得当初得到聂远答复的时候,他是笑得那么开心,那时候,穆维馨相信,聂远是曾经喜欢过他的,真的喜欢!

    林清纾躺在床上,被子将整个人罩着。

    他与聂远处不到半年,为什么那么快就分了?难道自己还不够好吗?家族里不会因为自己这点私事为难自己,而且自己更有信心让家族接受聂远。爷爷虽然强势了些,但是他很疼自己,相信他能接受聂远。只是,从来没想过聂远就那样甩掉自己,连个解释都没有。

    安乔收起电话,计划执行了,任务也完成了。手机抵在下巴上,唇边含着一抹微笑,晓为趣味地想:没想到看到聂远的另外一面,真想再看看他还有什么不为人知的一面,这个人果然有趣。

    此夜,每个人的心都不一样,但是他们将来面对的事情却是同一件。

    G市。

    “知道该怎么办了吧?”

    “当然,小姐你只要给足了钱就行。”

    “在要他命之前,带他来见我。”

    “这么麻烦?”

    “再加十万!”

    “成!小姐你出手真阔绰。”

    “钱我会付一半,事情办妥了我会将钱全部给你。”

    “我办事你放心。”

    作者有话要说:笑笑要洒狗血了,准备放雷了,大家准备了哦~~~(≧▽≦)/~~~

    至于番外,还没写完~~o(>_<)o ~~,但是笑笑会尽快贴上来的!!!

    另,正文即将完结╮(╯▽╰)╭,番外就是前世,内容那个……依然很狗血……大家要hold住,hold住!!

 chapter 41

   


    重生的第五年,也迎来了聂远重生后的第五个生日。

    似乎真的没人记得自己的生日啊。聂远走出宿舍,往校内的商场走去。

    买了个黑森林蛋糕,然后朝平时晨读的地方走去。那个地方光线不错,而且很安静,还有一个小小的石台几块石头围在一起成了桌子椅子。

    聂远咬着蛋糕,思绪又开回想。到底有多久没有人记得自己生日了呢?到底什么时候自己变得如此不和群体了呢?或许上辈子太任性了,但是这辈子为何还是没人记得呢?聂远轻笑一声,视线变得模糊。

    生日过后的日子聂远依旧在宿舍、图书馆、食堂三点之间徘徊。郭晓要代表学校到帝都参加比赛,而陈泽峰也要去H市的签售会。宿舍本是四人的变成两人,后来谢晋明家里有事,请了好几天的假。最后,聂远发现,自己变成孤零零的一个人。关了电脑,聂远想到外面走走,宿舍里空空的,让人难受。

    因为是周五,在本地的同学三五成群地往校门口走去。聂远走在人群里,完全没注意到附近有一双眼只盯着他。

    公园是聂远最常去的地方,因为那里人很多,而且大多数都是退休老人。他们比年轻人懂得更多,心也开朗得多。与多位老人家打了招呼,聂远双手插兜慢悠悠地走在小路上。突然,一个人从聂远后面偷袭,一块湿了**药的手帕捂住嘴鼻。聂远一时不查吸了些进去,身体慢慢放软,意识开始迷糊。

    公园里的老人家见一魁梧的中年男子驮着一大包东西匆匆走过,不由看多了几眼。当中年男子将东西塞入后车座并将车开走后有一个老人匆匆从小路上跑出来。

    “不好了,小伙子出事了。”老人微喘着粗气。(小伙子指的是聂远。)

    一老奶奶手上拿着手绢,“哎,老李,怎么回事儿啊?小伙子怎么了?”

    老李将手上的东西拿出来,然后说道:“我刚才在山上的凉亭上,没想到看到有人将小伙子迷倒然后装入袋子里……这是我在那里捡到的手机。”

    “哎呀!”一中年妇女叫道,“刚才不是有个怪人驮着一个大东西从小路里出来吗?”

    “人呢?”

    “人开车走了,老李,快!快报警!”

    “哎哎哎,我这就报警!”

    聂远醒来的时候发现在一个废弃的工厂里,人被绑手绑脚捂嘴倒在地上。

    绑架啊?

    聂远深感无奈,没想到刚踏出校门就遇到这样的事情。聂远努力让自己坐起来,然后蹦到木箱上,躺在木箱上好过躺在地板上啊。就在聂远打量工厂的环境,外面走进两个人,聂远立刻闭眼。

    一个魁梧的中年男人指着躺在木箱上的聂远说道:“人我给你带来了。”

    走在中年男人身边的是一个年轻女子,她慢慢地走到聂远身边,看着聂远紧闭的双眼,“他什么时候醒来?”

    “他吸了**药,再半个小时之后吧。”

    “叫醒他。”女子冷冰冰地说道,宛如机械发出的声音。

    中年男子蹙眉,“行!”说着,一把抓起聂远的衣襟,扬手就要给聂远几个耳光。但是当他扬起手的那一刹那,聂远睁开了双眼,唇边含着一抹轻蔑的微笑。

    “你怎么醒了?”中年男子愣住。

    聂远被迫仰着头,眯着双眼。

    中年男子此时才想起聂远的嘴还有一块布。

    女子看着聂远,“你没昏迷?”

    中年男子将聂远扔回木桌上,解开聂远嘴上的束缚。

    “咳咳,”聂远干咳几声,抬头看向女子的时候,聂远突然想起了自己是怎么死的了,“可能你们用的是冒牌劣质产品。”谋杀啊,果然是逃不掉。不过似乎与前世的情况有些不一样。

    女子扫了眼中年男子,“你先出去。”

    中年男子看了眼绑手绑脚的聂远,点点头。

    工厂里此时只有两人,聂远脸上依旧带着微笑,就是这个女人派人杀了他!三刀,一刀肚子,一刀肺部,还有致命一刀——心脏!那时候的她只站在旁边微笑着看着自己死亡,没想到这一世会是亲自动手。只是,这个人他不认识,而且他们之间应该没有什么恩怨才对,为何要杀他?难道有人买凶杀人?那幕后之人又是谁?

    女子居高临下地看着聂远,那目光如同看着什么肮脏的东西,眼神充满杀气,似乎想要将聂远碎尸万段。

    “你不该出现在这个世上。”

    女子冷冰冰地说。

    “呵?”已经死过一次,死亡或许依旧让人恐惧,但聂远知道这次依旧逃不掉,“是吗?”

    “你的出现让她很伤心,你抢走了属于她的幸福!”女子的面容更加狰狞。

    他?他是谁?

    “是吗?”聂远很冷静,“他到底是谁?我有抢走了他什么幸福?我这个人优点不多,但绝对不会如同盗匪那般抢人东西,特别是不属于我的东西。”

    “你想知道?”女子没想到聂远到现在还能从容自若,就像他现在不是阶下囚而是客人。

    “是人都想知道自己怎么死的。而且,我也想知道到底是什么那么有吸引力让我付出死亡的带价。”聂远唇边依旧带着浅笑,“告诉我。”

    “呵呵,”女子轻笑,“你的话太多了。”就在此时,女子不知道哪里弄来一把刀,一刀插入聂远的肚子,聂远闷哼一声,女子将刀拔出来,看着刀上的血,“你抢走了若素的幸福,所以只要你死了,她就能得到幸福。”

    聂远听到这个答案,嘴角那个抽搐。我愣个去啊!这不是坑爹吗?这就是坑爹吧!此她非彼他,穆维馨,你丫的!别让我见到你!我跟你没完!!!

    “你不知道……我……已经与穆……维馨吹了吗?”聂远曲着身体,艰难地说道。

    “不!”女子尖叫,随即又是一刀,“只有你死了才是最好的结果!穆维馨才会全心全意地爱若素!”

    聂远此时已经没有脾气了,这个疯女人不会将自己捅成马蜂窝吧?

    女子再次拔出刀,“放心,我不会杀你。”她强调“我”不杀而是请别人来杀。

    聂远身中两刀,血迅速从木箱上滑下。

    “这里就会是你的最后归宿。”说着,女子转身。就在此时,聂远扑向女子,用力敲了一下女子的颈椎,女子没来得及发出任何声音就被打晕了。

    聂远夺过女子手上的刀,忍着伤痛,割开绑住脚的绳子。同时,将女子的外套脱了。身上虽然中了两刀,但是没伤到内脏,这还是可喜可贺的。将女子绑住手脚,用被自己用过那块布塞入女子口中,拿走女子身上所有的现金和手机,迅速从另一头出去。

    其实,在他们进来的时候,聂远就开始偷偷地磨手上的绳子。之所以不断与女子谈话,他在拖延时间,而且也想知道到底是为何而死的,只是答案让他哭笑不得。可能在今生改变了很多事情,没想到最后居然还能逃走,虽然被捅了两刀……

    聂远用衣服捂住伤口,尽量不让血迹留下,举步艰难却迅速地离开。

    *

    当室友们回到寝室的时候,一个人都没有。当到了晚上熄灯之后,还没见聂远回来,他们意识聂远可能出事了,因为聂远在上海没有亲人,而且聂远更不会在外面过夜。就在他们报警之后,警察立刻将三人带到公安局。

    郭晓无奈地说道:“没想到有生之年会坐上警车……”

    陈泽峰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镜片泛着渗人的光,让人毛骨悚然,“你该庆幸我们只是去录口供而不是被逮捕。”

    谢晋明捂脸,他实在没脾气,因为开车那位警察哥哥是他堂哥!

    录完口供,谢晋明的堂哥又将人送回学校,但是三人打死都不让车子停在校门口。

    安乔他们知道聂远失踪后都吓了一跳。开始的时候还以为聂远只是躲着他们,但是后来又有一宗报案才知道,聂远被绑架了。警察叔叔还是蛮有效率的,当找到废弃工厂的时候,人没找到但是看到一地的血。安乔动用了关系跟着警察来到案发现场。

    穆维馨和林清纾看着那一滩已经凝固的血,久久不能回神。安乔与警察交谈,得知现在并没有找到任何人的遗体。

    安乔安慰两位好友:“放心好,没找到尸体说明聂远还有几率活着,而且那些血不一定是聂远的。”

    穆维馨和林清纾闻言,心中的担忧少了一点。

    在现场照相的警察凉凉地说了一句:“流那么多血,看来那人九死一生了。”

    穆维馨和林清纾的心立刻沉了下去,即使没找到但还是忐忑不安。

    安乔紧蹙眉头,其实当他看到那些血迹的时候,他也觉得聂远活不了。

    “咦?怎么有女人的头发?”在现场收拾证据的人突然用镊子从血块之中夹出一条细长的头发。

    凶手?还是受害者的?

    化验出来了,血是聂远的,头发并不是。

    聂远的生父母听到儿子被绑架都吓了一跳。随即动用一切关系查找真凶,虽然他们与聂远关系并不算太亲密,但怎么说都是自己的孩子,孩子出了这样的事情他们会紧张。果然,动用了关系终于找到当初绑架聂远的那个中年男子,随即,中年男子老实交代。

    黎若素正在好友家中做客,突然,外面走入一群警察,随即,一副手铐铐在好友手上。

    “发生什么事?”黎若素紧张地问。

    警察队长拿出一张逮捕令,“这张是逮捕令,莫小姐,你涉疑买凶绑架杀人,现在我们正式拘捕你。莫小姐,请跟我们回警局。”

    “买凶绑架杀人?”黎若素惊愕地看着好友,“不可能,她不是那样的人,她连蚂蚁都不敢杀一只的人怎么可能买凶杀人?你说她绑架杀人,那她绑架了谁?又杀了谁?”黎若素与好友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一起上学,她不信好友会做出那样的事。

    “黎小姐,人证物证俱在,请不要妨碍司法。”队长说道。

    “不可能!”黎若素抓住好友的手,“小莫,你没做过对不对?你不会买凶杀人的。”

    好友一脸平静地点头,“当然,我怎么会做那些犯法的事呢?”

    黎若素看着好友被带上警车,她立刻回到家中寻找帮助。

    可是,就算黎若素如何找人,那些人都回避不见。后来才知道,有人威胁那些人不能插手,最后才知道,那人居然是她的未婚夫。

chapter 42

    “为什么?”黎若素悲伤又倔强地看着三人,漂亮的脸蛋抹上一层灰暗,“为什么要阻止我救小莫。”

    “闭嘴!”聂远至今没下落,穆维馨已经心烦得不得了,现在黎若素居然跑来质问他为什么不让她救那个凶手,“滚!立刻给我滚!!!”穆维馨指着门吼道。

    安乔虽然也说不上好脸色,但至少不会如同穆维馨那般为难黎若素,他无声地叹了一声,柔声劝道:“若素,你不该来,回去吧。”

    “回去?”黎若素怎么可能就那般回去?她的好朋友至今还被拘留,她怎么能那么容易就回去?“警察说小莫买凶杀人,那她杀了谁?小莫是那么善良的女孩怎么可能做出那种事!绝对有人陷害她,一定是!小莫是多么善良的女孩,她一定不会做出那种事的!”最后那句话几乎是吼出来的。

    林清纾冷着一张脸一直摆弄着膝上的笔记本,突然,嘴角勾起讽刺的笑,“原来如此……”

    “什么?”黎若素疑惑地看向林清纾,“什么原来如此?”

    林清纾将刚收到的电子邮件打开,然后放到几人面前。

    “自己看。”

    黎若素看着电脑手的图片,整个人傻了。不但她傻了,穆维馨也傻了,安乔也感到有些意外。

    林清纾不屑地一撇嘴,然后万分讽刺地问:“现在你知道她为什么这么做了吧?”目光落在穆维馨身上,“维馨,小远是因为你才被绑架才会受伤!”

    穆维馨震惊地看着电脑,没想到,聂远所遭遇的一切劫难都是因为自己。

    “清纾,你冷静点!”安乔蹙起眉头,对林清纾如此打压穆维馨感到不满,“现在不是说这个时候,现在最重要的是先找到聂远。”

    林清纾冷笑,“还不明显吗?”林清纾看向其他人带上了悲戚的眼神,语调哀伤,“小远已经死了!他死了!都是你!都是因为你!”林清纾突然跳起来一把将穆维馨扑倒在沙发上,双手掐着穆维馨的脖子,面目狰狞可又带着无尽的伤痛,“都是你,要不是你,小远就不会出事,都是你!你已经决定与这个女人订婚为什么还要继续招惹小远?为什么?!为什么?!”

    “林清纾!”安乔将发疯的林清纾拉开,“你冷静一点!”

    “放开我!放开我!我要杀了他!”林清纾挥舞着手,想要挣脱安乔的钳制,“我要杀了他!”

    “都是我的错……”穆维馨捂住眼睛,泪水沿着眼角滑下,打湿了手心,“都是我的错。”

    安乔见两个好兄弟为了一个男人,一个精神不振一个暴躁不安,心中怒火一下子窜得老高。一把将林清纾扔到另一张沙发上。

    “林清纾,你要发疯我不拦你,但是不能在我这里发疯!”安乔深呼吸了几下,勉强压下心头怒火,“你们都给我振作起来,你们要是再如此颓靡不振,就算聂远活着也不会要你们!”

    说完,安乔突然明白了。为什么聂远要同时与好兄弟交往,为什么到最后一个都不要。原来他早就看清两人的性格,而且也知道他们之间最大的阻隔不是来自家族而是来自他们自己。

    穆维馨虽然现在比以前能忍,但是依旧改不了霸道本色。虽然现在能对聂远一而再再而三地退让,但是当腻了的时候呢?恐怕最后的结果是分手吧。林清纾虽然没有穆维馨那么成熟,但是他没吃过什么苦头,聂远对他虽然不大热情,但是他对聂远感觉上像是三分钟热度的游戏,玩厌了就撒手不管……

    只有在得到过后再失去才难以挽回,聂远,这就是你要的结果?

    “你们……”黎若素双眼瞪着他们,刚才安乔说什么?不要他们?什么意思?

    安乔的耐性被两个好兄弟磨得差不多,对黎若素说话的语气也强硬了几分。

    “若素,你没听错,我们都喜欢聂远!”安乔理所当然地说,完全不理会两个兄弟惊愕的目光。

    如果说好友对她有不可告人的感情,那么他们居然同时对同一个人抱有那样的感情,而且还是个男的!

    “若素,虽然这件事从头到尾你都蒙在鼓里,但是你也有责任……”说着,安乔垂下眼帘,只是笑意变得更加讽刺,“人的耐性是有限的,所以,现在请你离开,要是我的耐心用完了不知道会对你做出什么事。”

    黎若素逃似的逃上车,她趴在方向盘上,泪水如决堤的洪水,不断地涌出。

    聂远,聂远,聂远,又是聂远。所有的事情都与那个聂远有关!那个聂远有什么好?为什么大家都那么紧张他,她的最好朋友为了她而被拘留,为什么没人替她说一句话。

    黎若素手紧握着方向盘,青筋凸显,她一脸狰狞地看着前方,嘴里狠狠地挤出俩字。

    “聂、远!”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心心相惜 by 哥乃大萌货(生子文) 下一篇:澡堂老板和搓澡小哥不得不说的故事 by 慕容思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