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现代

澳门美高梅网上娱乐平台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倒在沙发上的朋友:“……”
  穆维馨站在A大的门口,对着门口若有所思。
  进出A大的学生看到这么一个帅哥站在门口,反应多样化。
  有见过穆维馨的腐女兴奋异常——这不是上次与卓学长抢小受的小攻么?他怎么来了?难道小受抛弃卓学长而投入此小攻的怀抱?不要啊,小受,虽然他很帅但是没有卓学长帅,你别拣了芝麻丢了西瓜啊!!!
  有没见过穆维馨的腐女异常兴奋——这是只小受?好帅啊,要是他与卓学长一起,哇哇哇哇——
  有对着穆维馨发花痴的女生——这个人真帅,要是我的男朋友就好了。
  有对着穆维馨发花痴的男生——这个人真帅,要是我的男朋友就好了。
  有对着穆维馨愤慨的男生——没事长这么帅站在我们A大门口作甚?还嫌我们A大资源不够稀少吗?
  同样对着穆维馨很快的男生——一看就是有钱人,万恶的有钱人!!!
  ……
  总之,林林总总,个人有个人的感觉。只是我们的当事人穆维馨一点都不受影响。
  在图书馆看书的聂远突然感到一个不详。
  作者有话要说:努力日更,现在是更明天的……
  大家要积极留言哦。
  今天笑笑面试成功,明天上班去了。各位上班族同加油↖(^ω^)↗
  第一个要收的是穆维馨!!!
  ………………笑笑发现JJ又抽了,此乃正文………………
  卓泽然再次见到聂远是在图书馆,只见聂远手捧一本国际经济法看得眉头直皱。走到他身边,坐下,手撑着下颚静静地看着聂远。靠窗的位置,午后的阳光洒落在聂远身上,为他镀上一层淡淡的光晕。
  陈泽峰手上一本《红楼梦》,看到聂远旁边的卓泽然又看到专心致志地看书的聂远,眉头不由得挤在一起。
  聂远看累了,抬起头伸了个懒腰,突然发现卓泽然坐在旁边,一手撑着下巴含笑温柔地看着自己。聂远不由得头皮发麻。
  这个场景太相似了!
  “学长好。”聂远收回四肢,朝卓泽然点头,小声地打招呼。
  卓泽然点点头,小声说道:“你还真专心。”我在旁边坐了有半个小时了现在才发现。
  聂远:“……”其实我宁愿没发现你。
  陈泽峰走过来,笑着对卓泽然点头,“学长。”
  卓泽然看到陈泽峰,有礼又疏远地点点头。
  聂远看到陈泽峰如同看到再世祖宗,“小峰峰~~~”
  卓泽然惊愕地来回看陈泽峰与聂远,陈泽峰则一脸的便秘相。
  “小远远,怎么了?”陈泽峰用比聂远腻一百倍的声线问道。
  聂远鸡皮疙瘩从眼睫毛打到毛细血管上了。
  过然一山还有一山高。
  卓泽然果断在旁继续围观。
  “小峰峰又说带我去的……”聂远委屈地看着陈泽峰。
  陈泽峰死撑着,“哎呀,我这不是在看书忘了时间吗?来吧~~~~~”说着,朝聂远抛了个媚眼。
  周边的同学个个在发抖。
  祸害他人啊。
  聂远受不了了,举起双手——投降。
  陈泽峰一脸得意地看着聂远——想与我比腻,看我不腻死你!
  聂远看向卓泽然,“学长,我们还有事,先走了。”
  卓泽然点点头,“好,你们要去哪儿,我开车送你们一程。”
  聂、陈:“宿舍。”
  卓泽然:“……”
  宿舍就在图书馆后边,为的就是让学生能少点在宿舍,多点在图书馆。【笑笑大学里的图书馆与宿舍位置就是这样的,所以笑笑没胡说╮(╯_╰)╭】
  成功摆脱卓泽然的聂远与陈泽峰躺在宿舍床上。
  陈泽峰:“你怎么招惹上卓泽然了?”
  聂远疑惑地看着陈泽峰。
  “我去还书的时候见到他正在旁边看着你,等我还了书再借到书,他还在看着你。”陈泽峰看着聂远,“他不会喜欢上你吧?”
  聂远被他说得发毛,“瞎说啥呢?怎么可能,要是他是个女的我也没机会,更别说是个男的。”
  陈泽峰眉头微蹙,“你歧视GAY?”
  “哈啊?”聂远被他跳跃的思维弄糊涂了,前一会儿还谈着卓泽然这一会就谈GAY的问题。
  陈泽峰眼神暗了暗,“没什么。”
  聂远本身不是,前辈子被人掰弯的而且他也曾经与男的在一起,而且还是三个。
  “你为什么这么问,难道你是?”
  陈泽峰没想到聂远一下子就反击,脱口而出:“是有如何?你歧视?”
  是的,这不是光彩的事。高中那会儿俩人本是好好的,但是他为了自己把自己供出去,最后弄到家人不待见他,朋友都断绝了联系,同学见到他更是唯恐不已,避之如蛇蝎。
  聂远摇头:“不,我只是没看出来。”瞧陈泽峰长得虽然斯文但是完全没有那种味道。
  陈泽峰敲了一下聂远脑袋,“要是被人看出来我就不用活了,以前的教训一次就好。”
  聂远傻笑两声,“其实呢,我曾经也与男生在过一起。”三个,一共花了十五年时间,只是得到的是无尽的伤害与最后的抛弃。这辈子是捡到的,只想做自己想做的事。父母各有自己的家庭,自己也成年了,无须他们担心,更无须他们安排自己的路。
  陈泽峰吃惊地看着聂远,“没想到你这么开放!可是你这样子不想是做过的。”
  聂远嘴角抽了抽,“你就被做过?”
  陈泽峰抓起枕头就拍过去:“你才被做过!”
  聂远笑着躲开,不过陈泽峰的确没说错,前世他真的是被做那个。
  郭晓一开门就看到陈泽峰拿着枕头追杀聂远,“你们在干什么呢?瞧,宿舍都快变成受灾区了。”
  聂远躲到郭晓身后还不断逗陈泽峰:“来啊,你来打我啊。哎呀,达不到我,达不到我……”
  陈泽峰追着聂远,“你让我逮到你!”
  聂远边躲边挑衅,“你捉到我再说吧。”
  郭晓额头滑下一排黑线,“好了,你们两个消停一会儿,都多大的人了还像个奶娃娃……”
  陈泽峰一个枕头扔过去,正中郭晓的脸,聂远抓了一下郭晓的咯吱窝,郭晓的惨叫响彻宿舍大楼,楼下的大伯从窗里探头出来看了看。
  谢晋明回来的时候只见陈泽峰与聂远如同两只犯了错的小狗眼巴巴地看着郭晓。
  “怎么了?”带上门,随意地问了一句。
  郭晓狠狠地瞪了眼陈泽峰与聂远,“没事!”
  刚倒了杯水,听到郭晓这么一句,抬起头:“你们俩说吧,做了什么事让我们一直很大度的郭老大那么生气?”
  聂远:“我不小心抓了一下老大的咯吱窝……”
  陈泽峰:“枕头不小心扔到老大脸上……”
  聂远:“还有,我不小心把老大绊倒……”
  陈泽峰:“然后不小心让老大的女友误会了……”
  谢晋明越听越抽搐,瞧瞧他们都做了什么?
  “不小心让未来嫂子误会什么?”谢晋明边问边喝水。
  郭晓重重地哼了一声,然后去了阳台。
  聂远:“因为我还不小心让小疯子压倒老大……”
  谢晋明再喝了一口水。
  陈泽峰咬牙切齿:“然后嘴对嘴对上了。”
  “噗——”
  正好给陈泽峰与聂远洗了把脸。聂远厌恶地用纸巾擦了擦脸。
  “结果嫂子刚好推开门,看到陈泽峰压着老大,亲吻。”聂远补充。
  谢晋明:“……”
  这两个实在太强大了,难怪老大那么火。不过老大的脾气还真好,要是这种事发生在自己身上一定二话不说将两人拆了。
  “不久后嫂子打电话来,说要跟老大掰了。”聂远继续补充。
  谢晋明惊愕地瞪着两人,陈泽峰厌恶地撇开头,聂远一脸的镇定。
  “那老大为什么不去追嫂子?”寝室里的人都知道老大与女朋友在一起已经三年了,从高中开始,然后考上同一所大学,算是长跑了很久,但没想到上大学没多久就完了……
  轮到陈泽峰补充,“因为她与别人在一起了。”
  “哈啊!?”谢晋明惊讶地张大嘴巴。这么快?
  “我们在阳台看到的。然后老大焉了的回来,再然后一直在生我们的气。”聂远说。
  谢晋明:“……”
  这次真的无语了。
  谢晋明:“你们自求多福,我无能为力。”
  陈泽峰:“我们本来就没有靠你的意思。”
  聂远点头:“不是我们看小你,你根本不顶用。”
  谢晋明:“……”
  林清纾得知聂远辞职了没差点跳起来。
  “与我无关,是若素招惹聂远,聂远撒手不干的。”安乔喝了口咖啡说道。
  穆维馨很淡定,似乎聂远辞职的事他早就知道。林清纾见穆维馨那么淡定,他不淡定了。
  “维馨,你怎么看?”
  穆维馨看了看安乔,又看了看林清纾,耸耸肩:“不知道。”
  林清纾差点将手中的杯子扔过去。
  “穆维馨!”
  穆维馨依旧很淡定,“我真的不知道,只是我一直在想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安乔放下杯子问道。
  “我们讨论过的问题。”
  安乔:“?”
  林清纾:“?”
  “聂远很不喜欢我们。”很肯定的说。
  安乔与林清纾点头表示赞同,的确是讨论过的老问题。
  “但是到目前为止我们与他都不熟。”
  安乔与林清纾再次点头。
  “他为何老是躲着着我们呢?我们是不是做了什么事得罪人家了?”穆维馨歪头想道。
  安乔:“……”没有吧?
  林清纾:“……”不大可能。
  “现在我们先要找出他为何老是躲着我们,找到原因了我们才好找对策。”穆维馨异常认真地说。
  安乔:“……”你这是废话!
  林清纾:“……”你说了等于没说。
  黎若素看着窗外,旁边的朋友不耐烦了。
  “你怎么了?从上海回来就变得那么文静,一点都不像平常的你啊。”朋友一巴掌拍在黎若素背上。
  黎若素非常淡定地回过头,用异常淡定的口吻问,仿佛朋友刚才那一拍压根没出现。
  “你说为何一个人变化那么大?”
  朋友翻了个白眼,似乎黎若素在问什么白痴问题。
  “我说你到底怎么了?回来就神经兮兮的,而且还问出这么没头没脑的问题。”朋友受不了地摇头。
  黎若素将靠在身后的抱枕拿出来,然后狠狠地朝朋友扔过去,“你才神经兮兮呢!刚才那一下我会记着的!”
  朋友点头,“这才像平常的你!”说着,歪头想了一会儿,“告诉我到底发生什么事,别告诉我你只见了你家维馨啊,我可不信!”朋友坏笑。
  黎若素脸红了红,略带羞涩地推了一把朋友:“当然不是啦!”
  朋友继续坏笑地看着黎若素,压根就不信。
  “怎么样?你们俩分隔两地,你不会找小三了吧?”朋友扑过去抱着黎若素的脖子问。
  “当然没有,我家维馨才不是那样的人!”黎若素维护心上人,“你这个臭女人,快下来,不知道自己比猪还重吗?”
  “你才猪,我不知道多苗条!”朋友回到位置上,但继续调侃:“瞧瞧,瞧瞧,都说‘我家维馨’了。”
  再一个抱枕飞过去,“去!”
  朋友接住抱着,神情变得严肃起来,“哎,我说若素,你还是看紧点儿好,你们俩相隔两地,几乎跨了半个天朝,很容易出现第三者的。再说,你与穆维馨还没有确立关系,那更危险。”
  黎若素也紧张起来。
  “但是我在这边读书,不可能时常看着他啊。”
  “白痴!”朋友翻了个白眼,“你不会跟他确立关系啊?”
  “表白?”黎若素羞涩了。
  “当然,俗语说:男追女隔重山,女追男隔重纱。况且你长得漂亮,要才华有才会要钱有钱,而且你家与他家是世交,无论内在条件还是外在条件都是最适合对方的。再说了,上海是国际大都市,那里的人又多又杂,而且比我们这边更为开放,要是有人捷足先登,到时候你别哭啊。”朋友喝了口果汁说道。
  “可是,要是他对我没意思呢?”黎若素担心。
  朋友感到无力:“大小姐,黎大小姐!你现在是跟穆维馨表白又不是跟他结婚,怕什么?而且,”坏笑地打量黎若素,“你人那么漂亮,身材……又那么好,如果我是男的还不立刻答应?我才不信他那么没眼光不要你!”
  黎若素看到朋友色色的目光,想再扔抱枕,可是旁边的抱枕不知何时都跑到朋友那边了。
  “对了,”朋友放下空杯子,“你刚才问的是谁变化大?”
  黎若素还沉浸在如何与穆维馨表白,听到朋友的话直接说出来:“聂远啊。”
  朋友愣了一下,“聂远?那个木头人?”
  黎若素回过神,点头,“对啊,他也在上海。”
  朋友更吃惊了:“他怎么在上海啊?我听说他父母想要他考取本地的学校。”
  这回轮到黎若素翻白眼了:“我怎么知道,要不是在一家餐厅看到他我也不知道那是聂远。不过说起来他变化真的很大,要是你也在你也未必认出是他。”
  朋友抱着抱枕,思索着:“他到底变得如何让你如此在意?难道变帅了?”不可能吧?
  黎若素点头:“如其说帅不如说漂亮了,变得更有吸引力了。”
  朋友:“那你在哪儿见到他?”上海那么大,不会那么巧合吧?
  “不是说在一家餐厅吗?”
  “餐厅?”朋友蹙眉,“他不要父母的钱自己跑去上海的高级餐厅,他哪来的钱?”
  “谁说他是去吃饭了?”白了朋友一眼,“他在那里弹钢琴。没想到他也会弹钢琴,而且好像很多人慕名而来。”
  朋友瞪眼:“不是吧?他弹钢琴?还有慕名而来的人?”
  “嗯,那时候安乔也在。你也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啦。那时候我上去挑战,他不断拒绝了还当场说辞职……”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那时候的安乔似乎恨不得杀了她。
  朋友直接倒在沙发上:“你果然是牛人!”
  黎若素:“嗯,我的确很牛。”
  倒在沙发上的朋友:“……”
  穆维馨站在A大的门口,对着门口若有所思。
  进出A大的学生看到这么一个帅哥站在门口,反应多样化。
  有见过穆维馨的腐女兴奋异常——这不是上次与卓学长抢小受的小攻么?他怎么来了?难道小受抛弃卓学长而投入此小攻的怀抱?不要啊,小受,虽然他很帅但是没有卓学长帅,你别拣了芝麻丢了西瓜啊!!!
  有没见过穆维馨的腐女异常兴奋——这是只小受?好帅啊,要是他与卓学长一起,哇哇哇哇——
  有对着穆维馨发花痴的女生——这个人真帅,要是我的男朋友就好了。
  有对着穆维馨发花痴的男生——这个人真帅,要是我的男朋友就好了。
  有对着穆维馨愤慨的男生——没事长这么帅站在我们A大门口作甚?还嫌我们A大资源不够稀少吗?
  同样对着穆维馨很快的男生——一看就是有钱人,万恶的有钱人!!!
  ……
  总之,林林总总,个人有个人的感觉。只是我们的当事人穆维馨一点都不受影响。
  在图书馆看书的聂远突然感到一个不详。

 

  ☆、chapter 11

  陈泽峰一脸受不了又幸灾乐祸的表情朝聂远走过来。
  “小远远,有人找你哦。”
  聂远从书堆里抬起头,看到陈泽峰幸灾乐祸的笑容,顿时心里那个颤抖啊。
  “小峰峰你又不是不知道本大爷在认真学习!”夹上书签,问,“谁找我?”
  陈泽峰没回答,上下打量着聂远。聂远被他看得全身发毛。
  “别这么看着我,我会羞涩的。”聂远做了个娇羞的动作。
  陈泽峰觉得天雷囧囧,这个聂远还真是真人不露相,露相囧死人啊。
  “这个啊,我也不认识,不过他好像认识你。”陈泽峰最后投降,有时候陈泽峰还真是挺佩服聂远那收放自如的恶心人的娇羞之态。
  聂远挑了挑眉,“他在哪儿?”不会是那三个中的其中一个吧?
  “校门口。”陈泽峰明显的幸灾乐祸,“他现在快变成动物园的猴子了吧?”
  聂远的眉毛不自在地扭曲起来。
  “……我还是等一会再去。”思定再三,聂远还是不想当猴子被人围观。
  陈泽峰朝外看了看,“但是如果你现在不出去待会儿图书馆就变得人满为患了。”
  聂远顺着看出去,只见穆维馨身后跟着一大群人,浩浩荡荡地朝图书馆进发。那场面与黑社会PK颇为相似。
  聂远抽出一张白纸,然后写了一个地址,叠好,塞到陈泽峰手中。
  “帮我给他,我去避一避。”说着,聂远抱上自己的书飞快的消失在图书馆。
  陈泽峰看着手中的信很无奈,有点为难,“这个月的值日、打饭就交给小远远好了。”说着,带着纸条走出图书馆。
  穆维馨对身后那些人一点感觉都没有,他现在只是来找聂远。既然找不到聂远躲着他的原因,那么亲自来捉拿当事人问清楚就好。
  身后的各色人物随着穆维馨来到图书馆,此时他们才发现A大的图书馆是多么的美轮美奂啊,居然能吸引校外的帅哥到来。
  穆维馨站在了一会儿,刚要进去,图书馆里走出一个人,斯斯文文的,带有几分书生气息。
  陈泽峰走到穆维馨面前,将手中的纸条递给他。
  “他给你的。”
  穆维馨没有接过,只是蹙眉看着陈泽峰。
  穆维馨身后的腐女们不淡定了。
  “啊啊啊,我怎么没发现学校里还有这么一个诱人的小受受!”
  “这只攻是来找那个小受的?”
  “这两个站在一起还真般配,啊啊啊,我的大学实在太美好了,让我见证了一对有一对的禁忌之恋!”
  “咦?那是什么?情书?”
  “哦!有可能哦。只是那封情书是不是太简陋了?”
  “好像临时随便找一张纸,连信封都没有。”
  ……
  穆维馨:“……”
  陈泽峰:“……”
  现在陈泽峰有点明白聂远为何跑得远远的了。
  “我还有事。”陈泽峰扬了扬手上的纸条。
  穆维馨接过,陈泽峰没有再多看一眼穆维馨转身离去,潇洒得穆维馨身后的人又在议论纷纷。
  “看小受的表情,那不是情书是断绝书吧?”
  “啊?那小攻不是很凄凉?这么帅的小攻被抛弃了。”
  “没关系,我们努力找一定能找到能配得上小攻的小受,到时候他们就不会寂寞了!”
  “对哦!不行的话可以NP!”
  “对对对!!!”
  穆维馨:“……”
  其实穆维馨也淡定不了了,拿着那纸条,转身快步走出A大。
  回到车上,穆维馨开车迅速离去,而A大门口依旧人满为患,还有一些人掏出手帕在空中挥舞。
  “小攻,你有空要来A大啊,我们会帮你找到属于你的小受。”
  开车已经走远的穆维馨打了个抖,森森的感受到A大的可怕。
  随便找了个地方停下车,张开纸条一看,只见是一个地址,离A大不远。
  穆维馨犹豫了……
  到那个地方一定要经过A大校门……
  准备回去的A大学生刚转过身,一辆高档的轿车飞驰而过。
  聂远喝了第三杯咖啡的时候,穆维馨终于出现了。
  女服务员见到这么一个帅哥,顿时精神百倍,服务态度更是周到。
  穆维馨看到聂远,立刻走过去。
  刚坐下,女服务员拿着餐牌走过来,“先生,请问要点什么?”
  穆维馨看也不看,聂远直接给他点了,“给他一杯红茶。”
  女服务员囧了,来咖啡厅喝红茶?
  聂远抬起头,看着女服务员:“没有吗?”
  女服务员状态低迷地点头:“有、有有,请稍等。”
  穆维馨目送女服务员离去,回头看向聂远。
  聂远搅拌着面前的咖啡,淡淡地问:“你找我有什么事直接说了吧?”
  穆维馨不说话,只是抱着胳膊靠着椅背静静地看着聂远。
  女服务员端着红茶过来,轻轻地放在穆维馨面前,露出甜蜜的微笑:“请慢用。”
  穆维馨没有说什么,就那么看着聂远。
  聂远没抬头,只是不断地搅拌咖啡。
  “你为何知道我喜欢喝红茶?”穆维馨终于说话了。
  聂远抬起头,看着这张熟悉又陌生的脸,嘴角掀起一抹讽刺的笑:“可能觉得咖啡不适合你吧。”松开勺子,“我们回到正题,嗯?”挑了挑眉。
  穆维馨看到这样的聂远似乎有些意外,但并不代表穆维馨那么容易忽悠。
  “你查过我?”
  如果聂远此时有喝任何液体绝对喷了。这厮的想象力太好了吧?
  “你觉得我有这样的经济能力?”再起挑眉,带着调侃和讽刺的语气。
  穆维馨当然知道聂远没有这样的经济能力,只是喝红茶这个习惯除了身边的三个损友其他人都以为他喜欢咖啡。
  “没有,但是我知道你对我们都很了解。”很肯定地话。而且话中说的是“我们”而不是“我”。
  聂远垂下头,端起凉掉的咖啡喝了一口。
  “我做了一个梦,知道你们的一切但是你们不了解我。”聂远看向穆维馨,带着忧伤的目光看着穆维馨,“你们不要再来招惹我,我不会再傻傻的。或许你们觉得被我讨厌了是一件难以理解难以接受的事,总想知道理由,但是我不会告诉你们原因。”恶劣一笑,“这辈子我想按照我自己的想法去活着。人呐,都是自私的,为的都是自己。我是聂远但不是以前的聂远,我会不择手段争取我想要的一切。”说着,聂远将目光投放到窗外。
  再?
  穆维馨疑惑,他与聂远不熟,安乔他们与聂远也不熟,为何聂远会说再呢?难道他们真的做过什么让聂远如此厌恶?
  该说的说了,聂远觉得没什么好与穆维馨说的。而且,黎若素也快成为他的未婚妻吧,那个美丽聪明火爆高傲的女人。“我还有事,失陪了。”聂远朝穆维馨点点头,抱着自己的书离开咖啡厅。
  穆维馨没有阻止聂远的离开,只是透过玻璃窗静静地看着聂远远走。
  到底……为何?


  ☆、chapter 12

  聂远回到宿舍,陈泽峰恶狠狠地瞪着他。
  “怎么了?”聂远不自在地摸了摸脸。好像没有得罪他也没做了什么对不起他的事吧?
  谢晋明闻言,趴在椅背上狂笑:“小三子,你不知道今天图书馆发生什么事?”
  聂远将出放到书桌上,疑惑地看着他。
  谢晋明继续说道:“今天来了个外校帅哥,听说老二送了封情书上去……”说着,谢晋明又开始大笑。
  陈泽峰一个枕头飞过去,正中谢晋明的脸。
  聂远闻言,怀着十二万分的歉意看向谢晋明:“谢谢你牺牲小你成全大我。”
  陈泽峰一把将聂远压倒在床,然后抓过旁边的枕头开始猛打。
  “聂远!还我清白!!!”
  陈泽峰的怒吼让楼下进出的学生止步,纷纷疑惑地抬头看向宿舍楼。
  谢晋明听了笑得更厉害。
  “聂远,这还不是重点啊,重点的是老二递信过去的时候被人抓拍,现在贴着校园论坛上,人气还蛮高的呢。”说着,谢晋明打开校园论坛,一张加工过羞涩的陈泽峰出现在聂远面前。
  “我要掐死你!”陈泽峰抛弃枕头开始用手掐住聂远的脖子。
  郭晓回来的时候看到两只在床上打闹,一只在电脑面前笑得直打抖,状如羊癫疯发作。
  “怎么回事?”郭晓把门关上,问了一句。
  “老大,小四儿有事禀报。”谢晋明扶着椅背说道。
  郭晓说:“说!”
  “老二早恋了,你看,现在全校皆知!”谢晋明指着电脑说道。
  郭晓闻言,坐过去一看,顿时乐了。回头看向还在打闹的二人,叹息一声,“哎,男大不中留啊。”
  陈泽峰呆愣一下,然后传来他的怒吼:“老大!”
  一屋子人笑成一团。
  聂远不知道,因为这个误会差点让陈泽峰当了阎王爷的媳妇。不过,这是后面的故事,不可说不可说。
  其实这件事明眼人都能看出陈泽峰只是个信使,那些玩笑开过就好,不能较真。于是,不用聂远他们怎么澄清这件事很快被“新生才艺大赛”取代。
  黎若素本来在家中很认真地练钢琴,旁边的老师是从星海里请过来的,对黎若素也算负责。不过黎若素好像一点儿都不需要他的指导,让这老师很尴尬。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心心相惜 by 哥乃大萌货(生子文) 下一篇:澡堂老板和搓澡小哥不得不说的故事 by 慕容思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