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现代

澳门美高梅网上娱乐平台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若素,大事不好了!”好友抱着电脑突然冲进来。
  黎若素停下来,带着歉意朝老师点头:“老师,今天可否早点结束?”
  老师在旁边看了那么久,觉得早点离开也免得更加尴尬。
  “好,如果有什么不懂可以打电话给我。”老师收拾了一下自己的东西,好友对老师点点头算是打了招呼,而老师也算是好脾气,为好友微微笑了笑,离开了琴室。
  “什么事让你那么慌张?”黎若素回头继续弹钢琴。
  好友见黎若素平平淡淡的,立刻掏出笔记本并将其摆在黎若素钢琴上。
  “若素,你要快点行动,不然……你看!”
  那是A大的校园论坛,标题是“小受受与校外帅攻的相遇”。有照片,里面的一个男生被涂得红红的脸,样子十分的羞涩,手中拿着一张纸条,这倒没什么引起黎若素注意的,但看到下一张,黎若素不信地睁大双眼。那一张照片换了一个角度,看到那个男生给信的人是谁。照片还有继续,有两人对望的,有接过信的,有那个男生离开的。不知道是谁那么有才,居然还在他们头顶上编上对白。
  拿着信的男生羞涩万分:小、小攻,请务必收下!o(≧v≦)o
  穆维馨有点惊愕:……
  拿着信的男生一脸的期待:……
  穆维馨略带微笑地接过信:我接受。
  拿着信的男生羞涩地跑开。穆维馨深情地目送他离开。
  看完,虽然不知道什么是小攻小受,但看情节都知道讲的是什么。不过,黎若素忍不住打了个抖。故事情节太狗血了!
  “这……”
  好友搂住黎若素的肩膀,“若素,现在你的敌人不只女的还有男的!”
  黎若素囧囧有神。
  “这是……误会吧?”
  好友朝天翻了个白眼,“就算是一个误会,但穆维馨为什么去A大?他不是交大的吗?不用想都知道其中有猫腻!”好友谨慎又友好地劝告,“若素,以免夜长梦多,你还是趁早表白。这次误会但也是一个警示。”
  黎若素垂头想了想,看向好友,“但是我最近没有时间……”
  好友捂住额头朝天呼了一声,“我的奶奶啊,等你有时间黄花菜都凉了!”
  “那……该怎么办?”黎若素求救地看向好友。
  “立刻去上海!”
  “哈啊?”
  “难道你想等穆维馨身边站了个女的或男的你才行动?”
  “可是飞机票……”黎若素当然早点向穆维馨表白,但是一时间哪里还有机票啊?现在已经下午四点多了。
  好友似乎早就料到,从包里拿出一张飞机票,“呐!机票都给你带来了,够老友了吧?”
  黎若素接过机票,抱住好友,“谢谢!”说着立刻去吩咐人立刻去机场。
  好友见黎若素急匆匆地离开,失落地收起手提电脑。
  只要你幸福就好。
  穆维馨与安乔等人正在外面解决晚饭,突然间听到穆维馨的电话响。
  “接电话!”林清纾塞了块鱼肉入口。
  穆维馨无奈地放下筷子,从身后的衣袋里拿出手机。
  安乔凑过去,问:“谁?”
  “若素。”看到手机上的名字,穆维馨眉头微微蹙了蹙。
  “喂?”把电话放到耳边,穆维馨淡漠地应。
  安乔凑过去偷听。
  林清纾扯了扯安乔,“别人讲电话你凑什么热闹?”
  安乔一巴掌拍飞林清纾的手,做了个噤声的动作,“嘘!”爷我真八卦呢!
  将安乔如此穆维馨也不阻止,自个也凑到另一边。穆维馨见状,直接开了扬声。
  安乔:“……”
  林清纾:“……”
  “维馨?”黎若素的声音很温柔,带着一点怯意。
  “我是,有事?”穆维馨很冷淡。
  “那个……维馨你现在在哪儿?”黎若素似乎有什么事找穆维馨,安乔与林清纾相视一眼,然后很安分地坐回去。
  穆维馨见两人如此但也没有关掉扬声。
  “与安乔,清纾一起吃饭。”
  正吃肉的安乔差点呛到,而林清纾差点打翻茶杯。两人同时看向穆维馨,其实你不用那么诚实的。
  “哦——”那边的人似乎有点失落,“那个……维馨你现在能来机场接我吗?”
  林清纾与安乔再次对视,然后看向穆维馨。
  穆维馨不为所动,口吻依旧很淡漠,“你怎么来了?”
  “我……我有些重要的事要对你说……”黎若素似乎鼓了了很大的勇气。
  “有什么电话里不能说吗?”
  “可是我……我想亲口跟你说……”
  穆维馨垂目,安乔与林清纾看不到他的表情,过来一会儿,穆维馨抬起头,“你等等,我们现在过来。”说着,直接挂了线。
  安乔首先调侃,“维馨,你的春天到了哦。”
  林清纾附和,“嗯,还开了多灿烂娇嫩的桃花。”
  穆维馨很淡定地喝了杯茶,放下茶杯后问:“都吃饱了吗?”
  安乔拍拍肚子,“虽然不饱但够了,晚上吃太撑难受。”
  林清纾含笑点头,“安乔什么时候懂得养生之道了?”
  安乔翻了个白眼,“我一直都知道,只是你不知而已。”
  林清纾点头,“哦,原来是我孤陋寡闻了。”
  安乔得瑟:“那当然。”
  穆维馨见两人都吃饱了,穿上衣服,“吃饱了那就走吧。”
  安乔一愣,“诶?去哪儿?”
  “接若素。”
  林清纾可不愿意去,黎若素只有在穆维馨面前是娇羞小女子,在其他人面前是女王!
  “刚吃饱就舟车劳顿,不符合养生之道啊。”林清纾说道。
  安乔附和地点头。
  “那行,”扣上衣袖,“那以后有什么好事我都不用与君共享了。”
  安乔立刻跳起来,“作为一个优秀的绅士,怎能让一个女子在外等候呢!”说着,带头离开房间。
  林清纾摸摸鼻子,拿起单去付账。
  穆维馨直接到停车场取车,开到门口两位已经等在那里了。
  当黎若素看到穆维馨下车的时候,是很高兴,但是看到安乔与林清纾也从车上下来,那高兴已经打了折。
  “你怎么来了?”穆维馨走到黎若素面前。
  黎若素垂下头,“我……”
  “我先送你到叔叔的酒店吧。”说着,转身离去。
  高兴再次打折扣。
  守在车门上的两人相视一眼,无奈地笑了笑。
  一路上,只有安乔与林清纾与黎若素搭话,穆维馨一声不吭,直到到了酒店,安排了房间也没有多说一句。
  “已经很晚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说着,带着安乔与林清纾扬长而去。
  作者有话要说:笑笑不想说别的,交待一件事,这篇文可能会崩……
  木有灵感,但笑笑努力不让他崩……
  咱努力重新写提纲
  大家记得留言,打分哦。
  P.S:此文超出现实,金手指全开,不喜请点右上角的X,3Q


  ☆、chapter 13

  安乔颇为幸灾乐祸。
  “维馨,看来若素真的有事找你哦。”
  林清纾也是一脸看好戏的表情。
  穆维馨面无表情地扫视两只损友,最后回头打开电脑看A大校内论坛。
  安乔与林清纾相视一眼,林清纾说道:“我看若素是个好女孩,而且你家与黎家是世交,我想你家很乐意看到你与若素结婚。”
  安乔点头:“对啊,而且若素还是一个才艺兼备的美女,你也不服吃亏。”
  穆维馨关掉网页,转过来,眯了眯眼,“你们这是在幸灾乐祸吗?”
  安乔点头,林清纾微笑,异口同声道:“这不是很明显吗?”
  穆维馨再次目无表情地转过去。
  安乔与林清纾再次对视一眼。
  聂远最近很空闲,经理打电话要聂远来谈继续工作的事,但是被聂远推掉了。没有了晚上到外面兼职,除了在图书馆学习看书,聂远还真不知道该做什么去。郭晓最后看不过去,直接抓聂远去自己所在的社团去——动漫协会与书法协会。于动漫协会,刚开始的时候,聂远还蛮羞涩的,别人问一句答一句,最后变成社团中最为活跃的人,时不时还床上社团里自己做的,买回来的衣服cos一遍。聂远本来就长得不错,衣服一穿,妆一化,一个美人出现!最后的最后,聂远成为cos部的coser。郭晓对自己的成果表示很满意,因为社团不再抓着他要他来穿那些稀奇古怪的衣服,同时他成为协会的大功臣。得知此事的谢晋明与陈泽峰扼腕,早知道就将聂远拉入自己的社团!
  郭晓提着用具对还在收拾的聂远说道:“老三,快点。”
  聂远提起袋子,“哦,来了。”
  书法协会社团活动课室。
  讲台上师兄拿着一支大毛笔在上面讲解笔画,聂远在下面认真听讲。旁边有不少女生偷看聂远,还有女生拿出手机偷拍。聂远从本来的不自在到现在神情自若,这可谓量到质的改变!
  郭晓好笑地捅捅聂远,“抓你来果然不错,社团里一下子来了很多女生。”
  聂远闻言,抽了抽嘴角。这家伙来练毛笔的还是看女生的?
  穆维馨坐在后排,静静地看着聂远的背影。
  这次来A大穆维馨学乖了,懂得低调行事。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人认出穆维馨这个前一段时间的“绯闻”主角之一。
  聂远看着自己笔下的“童”字,眉头紧锁。
  点太小,横太粗,上面与下面结构有点不自然。
  郭晓看到聂远的字,忍不住笑了。
  “你上面的点用了一点,笔尖不用勾得太过,而且用力太轻了。还有,你写字的时候先把字的结构弄清楚。毛笔字是老祖宗留下来的东西,有些难度,不过我相信,假以时日,你一定能写出一手漂亮的毛笔字!”
  聂远忍不住白了眼郭晓,“废话!”
  好吧,作为一个从来没有写过毛笔字的人能写出并非蚯蚓爬过的字体已经很完美了。现在活得轻松,聂远想有时间练练毛笔也是不错的。
  穆维馨看着聂远与一个男生小声说笑,心里顿时不舒服。似乎属于自己的东西被人窥探了。
  此时,穆维馨的手机响起。
  在指导大家写字的师兄听到,抬起头对穆维馨说道:“那位同学,请将手机调为静音。”
  穆维馨关掉手机,见聂远只是朝这边看了一眼然后继续写字。
  黎若素听着耳边机械的语音,心顿时凉了。想了想,随即打了个电话给安乔。
  安乔此时正在打游戏打得很high,听到电话响,顺手接了,夹在脖子上。
  “喂?”键盘上的手指飞速跳动。
  “安乔,我是若素。”
  打游戏的安乔立刻打了个激灵,立刻将自己的号拉到安全区,然后跟队伍里的人交代一声就关小窗口。
  安乔乖巧地问:“若素,怎么那么有空给我打电话?”
  “你知道维馨去哪儿了吗?”
  “维馨?”就知道不知来找自己的,“他啊?不知道哦,今早一大早就出去了。”
  “我有事找他,但是他手机关机了,我还以为你知道他在哪儿……”
  安乔打了个抖,姑奶奶,我就算知道也不敢告诉你啊。
  “呵呵,我也不知道他在哪儿……”
  “安乔啊,你知道不?”
  “嗯?”安乔突然有不好的预感。
  “每次你撒谎都会‘呵呵’两声。”
  “……”安乔挂了一脸的黑线。
  “我知道你知道维馨去哪儿了。告诉我!”黎若素命令。
  安乔心底默默对穆维馨道歉:维馨啊,不是我不保密而是敌人太彪悍,为保性命,只有出卖你了。
  黎若素来到A大的时候刚好遇上A大放学。虽然大学可能不像高中同一时间上课,但是也有不少学生。
  当一个美女出现在A大校园里顿时引来的男生无数。
  因为郭晓要到小百货里买东西,而聂远刚好遇上陈泽峰,于是聂远果断抛弃郭晓,跟陈泽峰一起去吃饭。
  陈泽峰与聂远坐在校内的餐厅里,他们的位置刚好对着外面。
  “那个女孩子还挺好看的。”陈泽峰喝了口汽水,挪挪下巴示意。
  聂远看出去,只见黎若素在众男生包围之下缓缓前行。
  她怎么来了?
  “怎么?看上人家了?”陈泽峰见聂远略带惊讶地蹙眉,以为聂远见黎若素被那么多男生包围而吃味,调侃道。
  聂远回头,塞了最后一块鸡肉,“说什么呢?”
  虽然很美好,但是这样的女人消受不起,而且还是有主的。明年黎若素与穆维馨就要订婚了吧。那时候还真傻,知道穆维馨不可能与黎若素解除婚约还要傻傻地撞个头进去。
  穆维馨带着鸭舌帽看到黎若素众星捧月般走在A大的校园内有点惊讶。
  没想到她追到这里来了,看来安乔或林清纾欠修理啊。
  正在吃饭的林清纾很无辜地打了喷嚏。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怎么,你看不上?眼光还挺高的啊。”
  聂远看了眼黎若素,然后回头看向陈泽峰,“她已经名花有主,少胡说。”
  陈泽峰有点吃惊:“你怎么知道?不过也是,她那么漂亮有男朋友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聂远说:“不是男朋友是未婚夫。”
  “噗——”
  聂远厌恶地瞪了陈泽峰一眼,幸好已经吃饱了,不然多浪费啊。
  “未婚夫?她好像还是大学生吧?还有,你怎么知道?你找私家侦探查了人家了?”
  聂远擦着桌子,不咸不淡地说道:“他的未婚夫就是上次你送‘情书’那位。”
  “喂!”陈泽峰瞪向聂远,“什么送情书,那是你的‘情书’!”
  聂远耸耸肩,白痴才会再给穆维馨送情书。
  黎若素一看就看到穆维馨,即使穆维馨现在有意掩饰自己。
  “维馨!”
  众男生看向穆维馨,目光好像一把把利刀,刷刷刷地飞向穆维馨。
  黎若素走向穆维馨,“你为何关机?”
  穆维馨站在原地,对众人的目光漠视,声调依旧淡漠,“没电了。”
  “啊!那不是上一回来的那个小攻?!”有人认出穆维馨了。
  “哦!对哦,是他啊!不过他与那个女生是什么关系?他们好像都不像A大的学生……”
  穆维馨眼见就要被包围,立刻拉着黎若素的手快步离开。
  “不是吧?那个女生是来找那个帅哥的?那么那个帅哥不是小攻?!”
  “不要啊,小攻你不能直啊。要是你直了小受怎么办?”
  穆维馨:“……”
  这是什么学校啊,怎么会有这样的人?
  黎若素被穆维馨拉出A大,然后塞入车内,立刻开车走人,一分都不迟疑。
  将人带到比较偏僻的地方,穆维馨依旧淡漠:“有什么事现在说清楚吧。”
  黎若素没想到穆维馨这么说,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开口。
  “我……我……”
  “如果说不出来那就写出来吧。”说着,穆维馨翻出笔和纸。
  作者有话要说:问一个题外话,大家知道“中企动力”不?那个公司怎么样?


  ☆、chapter 14

  黎若素接过笔和纸,的确,写出来比说出来容易多了,但是黎若素还是想亲口对穆维馨说。
  “维馨,我……”
  穆维馨此时才正眼看向黎若素,神情很淡,如同看着熟悉的陌生人。的确,对穆维馨来说,除了安乔与林清纾,其他人都是熟悉的陌生人,即使家中长辈弟妹。
  “如果不知道怎么说的就别说了,我没时间。”说着,穆维馨发动引擎,“我先送你回酒店。如果没什么事还是快点回去上课,你在上海对你没好处。”
  黎若素知道穆维馨变相赶她走,一紧张就脱口而出:“维馨,我喜欢你!请你接受我!”
  穆维馨立刻将车停在路边,确切地说是立刻刹车在路旁。黎若素被穆维馨吓了一跳,但是一想到自己说出来了,松了一口气,终于说出来了,但随即心又提起来了,要是拒绝了怎么办?!
  “你的意思是想做我穆家未来的女主人?”穆维馨问,语气没什么起伏。
  黎若素闻言,微微垂头,脸颊微红,娇柔羞涩地点头。
  “我回去与父亲商量一下再给你答复。”作为一个家族成员,还是未来当家人,穆维馨淡定地启动车子。
  “好。”虽然没得到想要的答案,但是起码没拒绝,不是么?更没想到的是穆维馨居然说要跟伯父说,知道爸爸与伯父很看好他们俩,也有意撮合他们。将来两人要是结婚,家里人一定也会很高兴。
  聂远与郭晓一起去市中心的大型商场购物。虽然校内也有商店,但是有些东西还是到市区买比较好,顺便走走,散散心。
  “我说,”郭晓看着聂远购物车上的东西,嘴角抽了抽,“你买这些回去打算放着?”
  聂远一愣,想起现在的宿舍根本用不了。“没,一逛商场,习惯了。”说着,淡定地将那些青菜生肉放回去。
  “我说,”郭晓一手搭在聂远肩上,笑问,“你的厨艺不错吧?”
  聂远看向郭晓,点头,“还好吧,还能入口。”
  郭晓讪讪地收回手:“哎,本来想让你给我们做一顿的,但是听你这么说……”还真不敢吃。能入口,我煮的煎蛋也能入口,只是入口后就要找厕所。
  “怎么?”闻言,聂远推着购物车边走边笑问,“他们想吃?”
  郭晓点头,“可不是吗,你看。你是广东人,我是东北的,老二是甘肃的,小四子是本地的。还是小四子比较幸福啊,只要想吃住家饭,周六日一放假立刻能到家,悲惨的我们只能吃食堂……哎。”最后还重重地伤感地叹一声。
  说起这个,聂远觉得也是,除了谢晋明是本地的其他人家还挺远的。
  “可是我想做也没地方,你能找到地方给我?”地方也是一个问题。
  郭晓没想到聂远还真想做一顿给他们吃,“这个啊,问问小四子,他是本地的应该比较清楚……吧?”
  宿舍。
  “什么?”谢晋明抱着椅背瞪眼,嘴角几乎要拉到耳朵,“小三要给我们做吃的?”
  郭晓听到谢晋明这么叫聂远忍不住笑了。小三,这个还真是……
  聂远对称呼没什么感觉,点点头,“今天和老大去买东西突然间想到的。你们不是想好好吃一顿吗?”
  谢晋明疑惑地打量聂远,似乎在问“你信不信得过啊”。
  “试一试不就知道了?”陈泽峰与聂远有同类关系,知道聂远很早就一个人住,煮饭什么的应该不错。“对了,你们有没有发现我们宿舍的称呼很猥琐?”陈泽峰提出意见。
  被陈泽峰那么一说,谢晋明也觉得了,“我感觉这个‘小四子’像在叫太监的名字……”
  聂远点头,“你们还叫我小三。”
  陈泽峰看向郭晓,“还是老大的最好。”
  郭晓瞪眼,“好什么好,像叫黑社会老大!可怜我一等良民啊。”
  陈泽峰黯然:“但你们的称呼听起来起码还像个人啊。”
  听到这话,大家都反应过来。谢晋明喷笑:“哈哈,‘老二’,你猥琐了!”
  一个枕头飞过去,砸中谢晋明的脸。
  谢晋明将枕头扔回去,老大郭晓干咳两声,但是不顶用,两人就将枕头你扔我我扔你。
  “好了好了,”郭晓干咳不行直接用行动的,站在两人中间,一手一边阻止两人继续胡闹,两人乖乖地停手,“我说,你们是不是偏题了?”
  聂远:“不是偏题。”
  谢晋明与陈泽峰接着说:“跑题跑到外太空了。”
  谢晋明摸着下巴,“不过话又说回来,小三,你会做什么菜?我很挑吃的哦。”潜台词,做得不好吃我不吃!
  陈泽峰点头赞同:“小三,你也知道我是甘肃的,你那粤菜会不会……”让我们这些不是广东人吃不惯啊?
  郭晓也加入讨论:“就是,小三,虽然广东老火汤是出名,但是总不能让我们只喝汤吧?”
  其实聂远也想过这个问题,前世他一直呆在广东,虽然有跟他们外出旅游,但是很难吃上外地正宗的私房菜。而粤菜以清淡为主,东北和上海这边口味好像都比较重……
  “这个……不如这样,你们写下你们想吃的,然后我烹饪学院看看能不能请教一下……你们这是什么眼神?”聂远眨眨眼。
  三人异口同声地说:“小三,别告诉我你只会做粤菜!”
  聂远很诚实地点头,“是啊,来学校之前一直在广东,当然只会做粤菜。而且我的口味比较淡,太重的我受不了。”
  三人你看我我看你,最后,谢晋明说:“要不这样,我妈是上海的,我姐夫是陕西的,你先去学学然后再做给我们吃吧。”
  聂远挑眉,“你们信不过我?”
  三人同时摇头,“信信信!谁敢不信我揍死他!”聂远这表情阴森森的,还是别惹他好。
  聂远微微一笑,“那好,小四子,朕微服偷师之事就交给你了。”
  谢晋明将手中的枕头扔过去,“你还真当我是太监啊!”
  聂远接住枕头,含笑不语。
  其实偷偷师也不错,反正这辈子不要白活就好。再看向那边三个叽叽喳喳地讨论,聂远觉得这样的日子不错。
  “什么!?”安乔差点跳起来,“你要与若素订婚?”
  林清纾也疑惑地看着穆维馨。
  穆维馨很淡定地喝咖啡,抬起眼皮瞄了眼安乔,“有何不可?黎家与我家是世交,而且若素人有长得不错,拿得出手,当穆家未来夫人有何疑问?”
  “话是这么说,但是……”安乔不安地看向穆维馨,“你只是为了这个?”
  穆维馨淡笑,“我父亲已经开始将家族的生意慢慢交付于我,有这么一个妻子与黎家做后台不是很好么?”
  林清纾点头,“的确,只是你一下子告诉我们你要订婚我还是吃一惊。”
  穆维馨看向林清纾,“为何我一点都不觉得你吃惊反而很高兴。”往后靠了靠,“难道你喜欢那个人是喜欢我,我一订婚你就有机会?”
  林清纾白了穆维馨一眼。即使是也不说!
  安乔抱着抱枕不说话,穆维馨叫了声安乔,“安乔。”
  “嗯?”安乔看过去。
  “……没事了。”穆维馨刚想说什么,但是眨眼间就忘了。
  林清纾知道穆家是个大家族,如果穆家与黎家皆为姻亲,对穆维馨日后管理家族会有更大帮助,只是不知道为何总觉得穆维馨就这么订婚……
  “说回一件事,其实……”安静了一会的穆维馨说道,“我们不必为一个我们并不熟悉的人做那么多事……”
  聂远,说熟不熟,说亲不亲,为何为了他他们三个就跟着跑到上海来呢?难道就是为了知道他为何不服从他父母的安排?这么未免也太SB了……
  嗯,他们的确SB了!
  安乔与林清纾相视一眼,的确啊,他们为何就为了这么一个人那么SB呢?不过安乔与林清纾总觉得不舒服,至于哪儿不舒服又说不出……
  “让家里安排一下,我们回去吧。”穆维馨说道。
  林清纾与安乔都清楚,虽然上海是天朝的经济高速发展的国际大城市,但是他们的势力不在上海,日后做起事情来都会绊手绊脚,况且上海还有卓家。
  对于转学,大学来说的确很难,但是那只是作为一般群众而言。凭借家族势力,虽然未能在上海有自己的落脚点,但是办理大学转学还是没什么困难的。
  安乔点点头,“这样也好,在这边听他们说上海话听得我头晕。”
  林清纾取笑:“那是你没有语言天分。”
  安乔白了眼林清纾:“难道你有?”
  林清纾耸肩,“我为何要告诉你?”
  穆维馨喝着咖啡看着好友互相调侃。
  不知道为何,穆维馨有些不舍得上海这个都市。


  ☆、chapter 15

  穆维馨站在站在车边,一手搭着车顶一手手指夹着香烟,在穆维馨的脚边已经有不少烟头。
  聂远慢慢地走过来,样子不像来见穆维馨反而像是饭后来散步的。
  “有事?”面对穆维馨,聂远表面上虽然很平静,但是内心依旧有点触动。曾经陪伴过五年的人,现在的他没有当初,而自己只有记忆中的曾经。
  穆维馨扔下烟头,脚碾了碾,抬起头看向聂远,朝聂远扔下一句话”上车。”自己就先坐到驾驶座。
  聂远垂下头无奈地笑了。
  穆维馨见聂远迟迟没有动作,放下车窗,探出头,略带不悦,”还不上车?”
  聂远抬起头,含笑道:”其实你有什么还是趁早说了吧,我已经没有话对你说。”这话已经说过很多次了。
  穆维馨眉头微蹙,不耐烦地下车,伸手就要抓聂远的手臂。聂远好像早知道穆维馨有这个动作,立刻后退三步躲开穆维馨的手。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心心相惜 by 哥乃大萌货(生子文) 下一篇:澡堂老板和搓澡小哥不得不说的故事 by 慕容思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