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现代

澳门美高梅网上娱乐平台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郭晓拍了一下谢晋明的脑袋,“你当A大是动物园?”伸头看了看,“对了,小三还没起来,待会儿记得给他跟老师请假。”
  谢晋明捂着脑袋,不乐意地说:“为什么是我?”
  陈泽峰此时从他们身边飘过:“因为你一句话胜过我们千言万语。”
  郭晓拍拍谢晋明的肩膀以示安慰,哎,谁叫那位是你的父亲啊。
  穆维馨对周围一点都不介意,黎若素虽然没有被其他人搭讪,但是被人当猴子那般围观,还有他们的目光,感到十分不舒服。
  “维馨……”黎若素很想拉住穆维馨,可是又不敢伸出手。
  穆维馨回头看了眼黎若素,然后说道:“你到车上等我。”说完,完全不理会黎若素的表情就走了。
  黎若素有些伤心地看着穆维馨的背影,最后选择跟着跟在穆维馨后面。
  A大的众腐女议论纷纷。
  “咦?难道这个女的是炮灰?”
  “在耽美世界里,所有女人都是炮灰!”
  “小攻难道是来找峰小受?”
  “谁是峰小受?”
  “呢,就是上次在图书馆门口给小攻送情书那个。”
  “你怎么知道?你找到他了?”
  “当然,我可有A大最大最快的情报网!不过没想到小攻这么渣,居然带着女朋友来!”前一句满是得瑟,后一句就变得极端鄙视。
  “我也觉得这是个渣攻,还是我们的卓学长好。”
  “是啊,是啊。”
  穆维馨:“……”
  黎若素想起不久前在A大论坛上看到的帖子,心中开始感到不安。
  陈泽峰帮老师抱着书前去办公室,刚好遇上穆维馨与黎若素。
  于是,围观的腐女们沸腾了。
  “啊!小受出现了!这就是狗血的三角关系!”
  闻言,陈泽峰与穆维馨的表情有些微妙。
  陈泽峰看了眼穆维馨和黎若素,然后面无表情地从他们身边走过。
  “啊啊啊!小受抛弃小攻了,果然还是觉得我们卓学长好吧!”
  “就是,就是。”
  陈泽峰嘴角抽了抽,他怎么与卓泽然扯上关系了?还有,上一次只是信使,怎么现在弄得自己与这个完全不认识的人有什么特殊关系……
  “这位同学请留步。”穆维馨当然认得陈泽峰,之前还是他帮忙约聂远出来的。
  这下子大家都安静下来,眼睛贼亮贼亮地看着他们三个。
  陈泽峰转过身,看到大家的目光,嘴角抽得更加厉害,表情十分微妙。
  “请问有什么事?”
  穆维馨在这种目光下走到陈泽峰面前,从容自若地问:“最近……可好?”
  陈泽峰脑里顿时蹦出一句:这家伙有病!
  围观群众又开始沸腾了,啊啊啊,狗血来临了!
  陈泽峰疑惑地看了眼穆维馨,转身就走。
  穆维馨看着陈泽峰的背影,心里想着聂远此时应该没事,虽然担心,但是见那个男生与聂远看似相交颇好,应该会好好照顾聂远的。
  黎若素看着穆维馨与陈泽峰离去的背影,心里更加不安。
  难道刚才那个男生……不!不可能!维馨不会是的!
  “走吧。”穆维馨说了一句,抬脚走出校门。
  当天晚上,A大的论坛上再次浮现那张帖子,而且还有后续。陈泽峰看到那张贴的时候,脸色一直很阴沉。聂远在休息,对这些事一点都不关心。郭晓和谢晋明在宿舍都是小心翼翼地,生怕踩到地雷。
  黎若素回到G市,好友得知穆维馨真的为了一个男的如此对待黎若素,神色万分狠戾。


  ☆、chapter 21

  聂远抱着书正赶回宿舍,刚到食堂就看到陈泽峰往外走。
  “老二,上哪儿?”面对自己的室友,聂远总是面带笑容。
  陈泽峰回头看到聂远,露齿一笑,“哦,我要去邮局一趟,样刊寄过来了但要自己到邮局拿。”
  聂远拍了拍陈泽峰的肩膀,“没想到你居然出书了,哎,拿到稿费别忘了我们啊。”
  陈泽峰笑着一拳打在聂远的肩膀上,“当然,我先走了啊。”
  “行,路上小心。”
  “行啦,哦!对了,小四子说如果有人回宿舍就帮他买几包康师傅,要香菇炖鸡味的。”陈泽峰刚转身有回头。
  聂远嘴角抽了抽,“他还在宿舍打游戏?”
  陈泽峰耸耸肩,“他就一宅男,你知道的。”
  如果没有课,谢晋明能坐在电脑前三天三夜……
  聂远点点头,“行,我给他买。”说着,扭头就往校内商场去。
  公交车站在A大校门只有短短百来米,陈泽峰一走出校门就被不远处的人注意到。其中一人扔下烟头,下了车然后靠在车门上等着陈泽峰自己走过来。
  陈泽峰猛然感觉到不对,暗暗留心地看了下四周,发现在车站旁边停着一辆黑色无牌的汽车,而且靠在车门上的人还紧紧地盯着自己。陈泽峰不喜欢那种被人监视的感觉,于是想也没想就往回跑。
  那些人本来等陈泽峰自己过来再将人捉上车,但没想到陈泽峰会往回跑,立刻朝陈泽峰追去。
  陈泽峰其实走得也不远,大概七八十米左右,差一点就能跑入校门,可是他们开着车过来,里面的人一把将陈泽峰抓住,然后带上车。跑着的人立刻上了另外一辆开来的车,门卫只能眼睁睁看着陈泽峰被人带走,等到走出门要去追的时候车已经开远了。
  聂远将方便面扔给谢晋明,边放书边说道:“别吃那么多,对身体不好。”
  谢晋明接过,笑道:“这是我的口粮,等你饿了就知道它是多么的香!”说着,谢晋明转过头去继续打游戏。
  聂远摇了摇头,然后翻开书补充笔记。突然,郭晓粗鲁地推开门。
  “不好了!有人看到老二被带走了!”
  聂远与谢晋明看向郭晓,谢晋明疑惑地问:“不会是老二写H被警察叔叔抓了吧?最近听说抓得很严,而且还有跨省了的……”
  郭晓摇头,“不是,我听说老二刚出校门口就被一辆黑色轿车带走,门卫想追出去已经晚了。”
  聂远闻言,蹙眉,站起来,“到底怎么回事?”
  陈泽峰并不是惹麻烦的人,而且他讨厌麻烦,即使是个同,但为人爽朗,待人接物做得很好,上到前辈老师教授下到门卫饭堂阿姨都很喜欢他,不可能得罪人。况且没人知道他是个同!
  谢晋明没想到这么一回事,“那车的车牌号码呢?没有记下来?”
  郭晓摇头,“那辆车没有车牌!”
  聂远问:“知道老二得罪过什么人么?”
  郭晓摇头,“不可能,老二不会得罪人!”一句话否定。
  谢晋明捏着下巴说道:“你们说会不会与那件事有关?”
  聂远与郭晓同时看向谢晋明。
  谢晋明说:“你们过来看。”说着,将游戏画面缩小,然后打开A大的论坛,再打开一张帖子。
  “这……”聂远的眉毛几乎挤成一条毛毛虫。
  郭晓看着帖子,“不大可能……吧?”如果没有那个“吧”字更可信一些。
  谢晋明继续装深沉地摸了摸下巴,“很难说,谁知道那个男的觉得自己名声受损而报复老二?”
  聂远想了想,最后转身离开宿舍。
  “哎!”郭晓拉住聂远,“你上哪儿?”一个被抓他可不想又有一个人出事……
  聂远说:“去问清楚一些事情。”说着,甩开郭晓的手,飞奔下楼。
  谢晋明回头问:“小三去找谁?”
  郭晓说:“不会是去找这个人吧?”说着看着电脑上的穆维馨。
  谢晋明转头看了看,点头,“……有可能。”
  自从黎若素回G市后,穆维馨大多数一个人发呆。林清纾与安乔好几次想问他怎么回事,但是每次见到穆维馨一副“别问我”的拒绝表情都将要问的事吞回肚子。
  今日,穆维馨继续在课室里发呆,讲台上老师正唾沫横飞,讲得非常起劲。
  “谢谢。”聂远对面前的女孩说道,语气很诚恳,可脸上没多少笑容。
  被问路的女孩子看了看聂远,摇头,甜甜一笑,“不用谢。”然后跟着一起的同学走了。
  穆维馨果然如前世一样受欢迎,他的课程表被众女生背得滚瓜烂熟,随便抓一个都能得知他现在的方位。
  “他有点眼熟哦。”
  “嗯,好像是在XX餐厅弹钢琴那个人……”
  两个女生回头看了看聂远的背影。
  “你说会不会是他?”
  “……这个,我也不知道。”
  聂远不理会,现在他只想找到穆维馨然后问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前世的穆维馨很注重名声,注重面子。当初他与穆维馨的事情被大家知道,他就开始打压媒体,开始“澄清”一切。同时,也给自己深刻的教训。现在他与陈泽峰传出这样的事情,穆维馨会那么做也不奇怪,但是他当初不报复要到现在才报复?
  下课铃声响起,穆维馨保持着一手撑着下巴,双眼看窗外的姿势。
  “这位同学,能帮我叫一下穆维馨吗?”聂远逮住一个人。
  那人看了看聂远,然后再次走进课室,走到穆维馨身边,说道:“穆维馨,外面有人找你。”
  穆维馨木木地回头,然后抬头看了眼同学,蹙眉。
  “谁?”
  那同学指了指门口,聂远朝他招了招手。
  “聂远!?”穆维馨立刻跳起来,顿时将还没来得及离开的同学吓了一跳。
  聂远没什么表情,只是静静地看着他。
  大家的目光一下子看向站在门口的聂远。
  “出来!”
  大家的目光虽然没恶意,但是被人这么看着多少有些不舒服。
  穆维馨连蹦带跳地冲出去,其他同学更是惊愕。
  那个人到底是谁?为何被奉为校园王子之一的穆维馨那么激动,而且那个人的态度很恶劣。
  “你怎么来了?”穆维馨来到聂远面前,心里那个高兴。
  聂远退后一步,看了看穆维馨身后及自己周围同学好奇的目光,说道:“这里说话不方便……”
  “那来我那,清纾和安乔他们待会儿有课。”说着,穆维馨拉着聂远就跑。
  一不留神,聂远被拉个正着,想要甩开穆维馨的手但是甩不掉。
  他们一走,周围的同学就开始议论纷纷。
  “那个人是谁啊?”
  “不知道。”
  “该不会是穆维馨的小男友吧?嗷!你干嘛打我?”
  “笨!你以为是耽美小说啊,哪来么多gay?我看那个人应该是穆维馨的好朋友。”
  “穆维馨的好朋友不是林清纾和安乔吗?”
  “谁规定人家只能有两个好朋友的?”
  “古人云:人生得一知己,足以。嗷!你又打我!”
  “少在我面前扔书包!”
  他们的谈话当然不可能听到,当聂远被拉到人少的地方时,聂远开口了。
  “就这里吧。”
  将聂远不愿意再走,穆维馨也停下来。
  “我来这里是有件事要问你。”聂远单刀直入,开门见山。
  穆维馨愣了一下,问:“什么事?”
  “是不是你绑架了我的室友?”聂远直直地盯着穆维馨的眼睛。
  “绑架你的室友?”穆维馨再次愣了一下,随即有些愤怒,“你来这里就是为了问我这个?我连你室友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而且我又不是吃饱撑着,干嘛要绑架你室友?你室友又不是国宝大熊猫!”
  “因为论坛上的事。”
  穆维馨转头看向聂远,“你的室友是……”如果是A大论坛上的事,那么与他有关的只有那个人了。
  “就是他,今天他刚踏出校门就被人带走,而且他们带走他的手法与带走你和我的手法相似……”
  “你凭什么怀疑是我干的!?”气愤,非常气愤,他居然怀疑绑架了他的室友!
  聂远垂下头,“那我知道了。”说着,转身就走。
  “等等!”穆维馨拉住聂远的手腕,聂远用力将自己的手腕抽回来。
  “还是有什么事?”聂远目无表情地问。
  “我帮你查查到底是谁干的。”穆维馨说道。
  聂远想了想,点点头,“好,不过要快,我担心他会受伤,毕竟我连谁绑架了他,为什么要绑架他都不知道。”陈泽峰虽然与他相处的时间不长,但是既是室友又是同道中人,聂远不担心就是假的。
  穆维馨撇撇嘴,“放心,你等等。”说着,穆维馨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
  聂远想了想,觉得留在这里也没用,转身就要走,穆维馨刚挂上电话就看到聂远转身,立刻拉住人。
  “你等等。”
  聂远转过身看着他不说话。
  “呃……”穆维馨突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我回去等消息。”聂远再次将自己的手收回来。
  穆维馨说:“留在这里等,他们很快就会有消息,你两边跑不累吗?”
  是很累,但是聂远不想与穆维馨过多接触。
  “况且一收到消息我们就过去,你知道时间的宝贵。”
  聂远想了想,点了点头。
  穆维馨的心里是这样的:手到胸前握成拳,比了个“yes!”的手势!


  ☆、chapter 22

  穆家的势力虽然在上海不大,但消息倒是很灵通。就在聂远与穆维馨坐下来喝了杯咖啡,那边就有消息传来,并且将谁绑架了陈泽峰,陈泽峰现在何处,处境如何都知道。
  聂远放下咖啡,看向穆维馨。而穆维馨只好拿上车匙,带着聂远去。
  周围一片漆黑,没任何声音,不过这里应该是一个地下室,地上的冷感透过衣服让陈泽峰不停颤抖。
  陈泽峰倒在地上,双手双脚被绑,穿在身上的衣服已经糟蹋成看不出远来的样子。肚子和小腿的剧痛让陈泽峰无法昏睡过去。
  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突然间有人绑架自己。
  陈泽峰忍着痛回想自己到底得罪什么人,可是想了半天还是毫无头绪。
  此时,门开了,光一下子照进来。陈泽峰不适应地眯了眯眼。
  “小子,这不能怪我们,要怪就怪你得罪了不得了的人。”进来的男子对陈泽峰说了一句,然后他身后出现了好三个男人,其中一人一把将陈泽峰拎起来,另外两人开始剖他的衣裤。
  “能否告诉……我,到底是谁?为什么……”陈泽峰想知道到底是谁那么狠,现在这种状况只要有脑子都知道他们要干什么。心中虽然害怕,但是硬是将心中的不安压下去,他要知道到底是谁,将来才好报仇!由此可见,陈泽峰是个睚眦必报的小人!
  那人摆好摄像机,同时外面有人将聚光灯、白板等等拿进来。
  “小子。”眼看陈泽峰就要被剖光,而且他也知道这个人毫无背景,告诉他也无法对幕后人怎么样,“这次人家不要你的命算你命大,让你知道别人的未婚夫不能乱碰。”说着,打开摄像机。
  “你还没告诉我是谁……”
  那人见陈泽峰反抗不了但依旧执着,笑了笑,“知道穆维馨吧?他是黎若素的未婚夫,作为黎小姐的好朋友,当然要帮他排除万难。现在,你清楚了?”
  穆维馨?
  陈泽峰搜索在脑海中搜索这个人,可是在他认识的人中对这个人一点印象都没有。
  “好了,开始吧。灯光要好一点,不然拍出来不还看。”说着,转身离开。
  一人将陈泽峰双手压在头顶,另一人按住他的两条腿,还有一人直接压在他身上。
  陈泽峰即使是个同也是洁身自爱的人,他早就知道这个圈子乱,所以他一直在边缘徘徊,从未真正接触圈内之人。说白了点,他就是洁癖!现在他被三个人压在地上,不远处的摄像机指示灯一闪一闪……
  “滚!”陈泽峰即使疼得厉害也要不断地扭动,可是一个弱小的人怎能摆脱三个强壮男人的压制。刚才那些镇定在他们将自己压倒的时候已经全部瓦解。
  就在压在陈泽峰身上的人提枪上阵的时候,有人冲了进来。
  “住手!”
  眨眼间,压在陈泽峰身上的人全部被聂远踹到一边。接着一件衣服披在陈泽峰身上。
  陈泽峰闭着眼,身体不停地抖。
  聂远抱着陈泽峰,一边用瞪着跟着进来的穆维馨一边拍着陈泽峰的背安慰:“没事了,没事了,我来救你了,没事了。”
  “摄……摄像机。”即使疼得要昏过去,陈泽峰还记得那一部开着的摄像机。
  “将它拿给我!”这绝对是命令!
  穆维馨只好将摄像机关上,然后交给聂远。
  绑架陈泽峰的人没想到那么快就有人追来,而且还捅到老窝,而且还是一个看似很瘦弱的人将他们放倒。
  聂远自从重生后就没间断过锻炼,即使外出打工,他还是坚持着,他知道这些东西以后总能用得上。
  聂远将摄像机塞入背包,然后从背包里拿出一张大毯子,将陈泽峰包得严严实实的。再然后将人以公主抱的形式抱起来。
  穆维馨跟着后面,看着不是滋味。
  陈泽峰此时已经晕过去,可能是太痛了,可能是累了,也有可能自己得救安心了。不过这些都不重要,现在他需要到一个地方。
  “去医院!”
  上车后,聂远开始对穆维馨下命令。
  穆维馨摸摸鼻子,然后对身边的人说了句,“将他们带回去,我回来要审问。”说着,上车,关门,踩油门。
  陈泽峰醒来的时候看到郭晓趴在床边呼呼大睡,鼻尖上的消毒水味让陈泽峰的好看的眉毛挤成疙瘩。
  聂远带着两个保温饭盒进来,看到陈泽峰醒了,小声地把门关上。
  “要喝点水吗?”聂远将饭盒放到旁边的桌上。
  陈泽峰点点头。
  聂远用带来的杯子给他倒了一杯,因为一边床已经被郭晓占了,聂远只好到另一边去。
  小心翼翼地将人扶起来,聂远体贴地抓过枕头给陈泽峰靠背,然后喂水。
  喝掉半杯水,陈泽峰摇摇头示意不要了,聂远将杯放到桌上。
  “医生说你现在最好吃流质的食物,我给你熬了一些粥,趁热吃了。”
  陈泽峰虚弱地扯出一笑,“麻烦你了。”
  “说啥呢?”聂远给他倒了碗粥,陈泽峰想接过去,但聂远将他手上那根输液管,“还是我来吧,你还在打点滴呢。”
  陈泽峰垂头看了看,的确有点麻烦。
  “没想到老大居然睡着了。”陈泽峰喝了碗粥看向依旧在梦乡的郭晓,笑道。
  聂远看向郭晓,然后从柜子里拿出一张毯子给他盖上,“他照顾了你一晚,累了吧。”
  “一晚?”陈泽峰惊愕地看向聂远。
  聂远看向陈泽峰,诚恳地说:“这件事……老二,我必须向你道歉。如果不是我你也不会被连累。”昨天晚上聂远一整晚没睡,他一直想不明白,为何他极力躲避的事情总是发生,为何与他人无关的事情会伤害到身边的人?黎若素在聂远的印象即是温文达礼,有才有艺又有着男生特有的不服输不屈不挠的精神。
  “因为你?”陈泽峰不解地看着他。
  聂远叹了一口气,说道:“绑架你的人误以为你与穆维馨有一腿,而她是黎若素的好友,家世在G市也有一定的势力。如果当初不是我让你帮我传信,她也不会误会。如果我晚一步的话……”
  想到聂远冲进去就看到陈泽峰被三个男人压在身下,聂远不由得捏紧了拳头。
  陈泽峰将聂远的话与在地下室那个人说的话窜起来,经过整理终于明白了怎么回事。原来发生了那么多事都是因为误会!!!他的清白啊,还真冤……
  呃……貌似,清白貌似还在……
  “我整理那么倒霉当你了的替死鬼!”陈泽峰凉凉地说。
  聂远歉意一笑。
  “不过话又说回来,你不会真的与那个叫什么穆的人有一腿吧?”看人家的未婚妻的好友报复得那么彻底。
  聂远耸耸肩,“当然没”
  怎么可能,这辈子都不会给机会他们接近自己的生活了吧。
  “当然有!”
  聂远说出那三个字的时候,门被推开,而且还是粗鲁地推开,不但将陈泽峰和聂远吓一跳,就连在梦乡的郭晓也吓醒。
  “嗯?发生什么事?地震了?海啸了?还是R国沉没了?”郭晓抬起头,迷迷糊糊地左看右看。
  聂远:“……”没想到老大有这么可爱的一面啊。
  陈泽峰:“……”没想到老大居然能说出这种话。
  穆维馨:“……”这个家伙……有点眼熟。
  聂远笑道:“老大,醒来就去洗把脸吧,我给你带吃的了。”
  郭晓依旧迷迷糊糊的,站起来,朦朦胧胧地摸着去洗手间,大家看着他一头撞到墙上,可是这一撞还是没醒,捂着额头,跌跌撞撞地走入洗手间。
  聂远:“……”真是服了他了。
  陈泽峰:“……”老大,你的威严何在!
  穆维馨:“……”
  陈泽峰回头,看向穆维馨:“这位是……”不会是就是那个害自己被绑架还差点被强的人吧?
  聂远收拾饭盒,头也不抬地说:“就是你想的那个罪魁祸首,穆维馨。”
  陈泽峰:“……”你怎么知道我想什么……
  穆维馨:“……”不用那么直白吧。
  “这件事实在抱歉。”穆维馨走到床边,认真地对陈泽峰说。
  陈泽峰直勾勾地打量穆维馨,前两次没怎么留言,原来他长相不错,身材也可以,身上的衣服一看就是价值不菲……
  穆维馨被看得有些发毛,忍不住撇开头看向聂远。
  陈泽峰说:“外部条件还可以,但是为什么找了个这么渣的未婚妻?”
  穆维馨:“……”
  “……”聂远嘴角抽了抽,“不是她未婚妻而是她朋友做的,黎若素并这样的人。”说着,叹了一声,“好了,我先回去了,待会儿老大出来叫他吃饭,下午小四子过来接班,晚上我过来。”
  陈泽峰摸下巴,“小四子居然能离开电脑?”
  聂远嘴角再次抽搐,“到时候你就知道了。”转头对穆维馨说了句,“走吧。”
  穆维馨乖乖地跟上。
  下午,聂远为何说到时候就知道了,这货不知道哪里弄来手提,然后开始玩游戏玩得天昏地暗。
  作者有话要说:虐得好爽,哇咔咔……【我果然是邪恶的人】
  笑笑:咳咳,小峰峰啊,妈子给你找个体贴的
  小峰峰:……(直接白眼)
  笑笑:你是神马意思!小心老娘一个不高兴又虐你一回!
  小峰峰:……(果然是信不过)
  笑笑:……


  ☆、chapter 23

  夜。
  聂远将陈泽峰交给医生,同时叫郭晓来照顾陈泽峰才与穆维馨离开。
  聂远双手抱臂,身体嵌入沙发之中,穆维馨坐在旁边。
  他们面前是一部超大液晶电视,里面播放着一些让聂远有杀人冲动的画面。
  “你还没告诉我是谁……”
  “知道穆维馨吧?他是黎若素的未婚夫,作为黎小姐的好朋友,当然要帮他排除万难。现在,你清楚了?”
  “好了,开始吧。灯光要好一点,不然拍出来不还看。”
  “滚!”
  “住手!”
  ……
  穆维馨摸摸鼻子,垂下头。
  “如何解决?”聂远关了电视,淡淡地问,可是穆维馨感到异常冰冷。
  “这个……我并不是若素的未婚夫……”好吧,之前是有过几乎达成的事,可是订婚仪式不是没有举行吗?而且自己还没有给出明确的答案。
  “这个与我无关。”聂远站起来,慢慢地走到阳台,抬头看着天空,没星没月的夜空,“我不想我的朋友因为你而受到伤害。”
  穆维馨看着阳台上的人,“其实我……”
  聂远回头,看着处于窘态的穆维馨,低声笑了起来,“别说些没用的。上辈子需要靠别人但是不代表这辈子也要别人。穆维馨,我想你下个学期就转回G市大学了吧?”
  穆维馨猛然抬头:“你怎么知道?”
  聂远耸耸肩,“随便逛一下论坛就知道了。”你们的长相、才华、家世注定一举一动都会成为大家的焦点,你们要走他们能不知道?
  “既然回去就别再来,我想令尊已经选好日子让你与黎若素订婚。”聂远再次抬头看向夜空。
  从穆维馨的角度看过去,刚好看到聂远的脖子勾勒出优美的弧度,看得穆维馨情不自禁地走过去将人抱入怀中。
  聂远被穆维馨的动作吓一跳,一把推开他,怒叱:“你做什么!”
  穆维馨此时反应过来,顿时感到尴尬。
  尴尬,是的,尴尬。
  穆维馨以前一直是个很强势的人,无论在人前还是人后。尴尬这种感觉还是第一次在聂远面前表现得那么淋漓尽致。
  聂远转过身,“我不管你想做什么,绑架陈泽峰这件事一定要给她们一个解释。”要是一而再再而三地被绑架,就算人最后没事也折腾得够呛。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心心相惜 by 哥乃大萌货(生子文) 下一篇:澡堂老板和搓澡小哥不得不说的故事 by 慕容思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