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现代

澳门美高梅网上娱乐平台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作品简介:开澡堂也不是容易的事!

  年立夏倒是不考虑经营问题,他考虑的是如何解决自身的问题。

  身为一个面瘫老板,对发生的任何事情都能hold住,为何对搓澡小哥hold不住呢?

  你到底是来这里工作啊还是来这里**顾客的?

  别总是傻笑,那样子帅的没谱容易让别的男人动心啊混蛋! 尤其是那位西装精英男

  光顾年立夏这个屁大点的小澡堂之后,那个死搓澡的就更是没头脑到请假出去约会!

  你把我年立夏当成空气吗?

  非要逼我表白是吧?

  第一卷 第一章 招工

  年立夏觉得今年自己的运势糟透了。

  先是年满三十岁。算不算是老男人自己说了不算,反正老妈在电话里语重心长的说“你要是还不找个女人结婚你妈我有生之年是抱不上孙子了”的时候,他觉得自己的确是老了。

  照镜子的时候,年立夏还会骗骗自己,琢磨这个长的白嫩白嫩的男人很可爱吗,哪里老了啊?然后凑近镜子仔细看看还是会发现眼角有皱纹出现。哎,时间是把杀猪刀啊,早晚让它杀死。

  其次是年立夏没有男朋友。年立夏比较迟钝,上高中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是个弯男,面对女生没有任何反应,但是面对男人却有反应。这着实让他迷茫了好久,因为迟钝,迷茫的时间也久了一点,上大三的时候才缓过神来,觉得既然是弯男就应该找个对象什么的……因为迟钝,找对象的时间也久了一点,直到三十岁了才考虑,啊,我应该怎么才能找到对象呢?

  再次,三十岁的时候,没有男朋友的年立夏失业了。

  失业,在这个年代还真是一个可怕的字眼。年立夏在自己的出租屋里花了三天才想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失业。主管是个三十岁的单身女人,对他颇有好感,向他表白他没反应,冲他示爱他没感觉,最后人家故意假装醉酒想拖他去酒店,他给人家找了辆出租车然后跟司机说“送她去**局”,然后他就失业了。

  忐忑的给老妈打个电话,说自己失业了。老妈到挺开心,说,赶紧回家吧,没有工作也就别再外地混了,回来她就能看见儿媳妇的曙光了。

  年立夏更加忐忑了,他妈要是知道自己儿媳妇是个男的,那估计就不是曙光了,那就是回光了吧?

  回家倒是很顺利,火车票一买,车一坐,几个小时就到家了。老妈居然跑去车站接他,看见他的一瞬间,涕泪横流的扑上来,嘴里叫嚣着:“你这个死孩子,在外工作那么久倒是给我带回来个儿媳妇啊,笨死了!”

  年立夏一边把她从身上拨上来一边低声说,“早晚的事就怕你看不上你未来儿媳妇。”

  “不能够。”年妈妈信誓旦旦的说,“只要是个活的就行。”

  活的,男的,行吗?年立夏没敢说,他怕他妈在火车站哭到脱水而死。

  年立夏睡了一整天,起来吃了一顿老妈做的排骨,然后惊讶的看到老爸从卫生间出来,不爱说话的他立刻也叫起来,“妈妈呀,你不是说爸爸死了吗?”

  老爸不好意思的搔搔头说,“啊,前一段我是从她心里死出去了,但是这几天又活回来了。”

  这两口子这是喜欢玩啊,年立夏三十年了也没整明白他们俩说的话是开玩笑还是认真的。

  上一次是妈妈去姥姥家,爸爸说妈妈离家出走了。这次更过分,去年的时候妈妈说爸爸死了,年立夏要回来送葬,妈妈说送什么送啊,触电身亡的,尸骨无存,都成黑渣滓了。惊悚的是今年回来看见老爸毫发无伤的站在面前,还真是有点难接受啊,要知道当时年立夏可是难过了好几个月呢。

  算了,琢磨他们俩伤神。年立夏一边啃排骨一边听那二位吵架,就当电视剧那么看着。

  家里电话铃响了。年立夏跑到厕所洗洗手,然后出来接起来,“hello,我是年立夏,年永德和布小芬在吵架中,找他们俩的话,稍后再拨。”

  “立夏,是我啊,立秋,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啊?”

  立秋可不是立夏的哥哥,是立夏的姐姐年立春的老公,叫做司徒立秋。外人不带姓的听起来,还以为他姐姐和姐夫是兄妹呢……司徒立秋是个富二代,家里的产业一票一票的,钱一大把一大把的。小时候在一起上过幼儿园,算是青梅的弟弟和竹马的关系。反正很熟就是了,熟到立夏把自己喜欢男人这件事跟他说了但是没跟自己家人说过这种地步。

  立夏哦了一声,说,“昨个回来的。有什么事啊?”

  “听说你要留下来了,我给你找个差事啊,你是愿意干啊还是愿意干啊还是愿意干啊?”

  “愿意干。”年立夏眨巴眨巴眼睛。

  “我kao,你都不问是什么差事就答应啊?”

  “你从来都不会害我,你说的一定是好差事。”年立夏就这么相信司徒立秋,谁让大家是哥们呢,啊不是,是亲戚呢?

  “是这样子滴。”司徒立秋嘻嘻笑着说,“我开了一个澡堂。”

  嗯?“你确定不是洗浴中心是澡堂?”立夏有点纳闷,“怎么想起来开澡堂了?你不是开服装公司的吗?”

  “啊,跟你姐姐打赌赌输了,只好按照她的意愿开了一家澡堂,还是男澡堂。不招待女人的诡异的澡堂。”立秋顿了顿,“呵呵呵呵,你懂的,福利啊,澡堂老板非你莫属的。”

  立夏的脸有点发烫,握着话筒的手也有点抖,“我人比较迟钝,你还是说清楚比较好,要不然我容易想歪。”

  “你想歪就对了。我就是这么打算的!”立秋哼哼两声,“我是帮你找对象,找到了请我吃饭。”

  年立夏真想大哭一场啊,好嘛,头一回见到这样子给人找对象的。太直接了,冲进去直接就可以看到对方的身材,有反应就证明自己喜欢对方?难以接受……不过,好像很有趣的样子啊……

  好吧,年立夏就答应了吧?

  不过开澡堂万事俱备只欠东风。澡堂有了,设备齐全,不算大,也就200平米的池子。老板有了,长的算帅,不算老,也就三十岁而已。只是唯独缺一个职位,那就是搓澡的。

  立秋在电话里可怜兮兮的说,因为上一次打赌输掉了,每天都要跪cpu,两条腿都惨兮兮的,没有办法去人才市场招工,立夏就相信了(这你也信……)立秋拜托立夏一定要找一个有力气有技巧的纯爷们来澡堂壮生面才行。立夏让他好好休息,自己决定第二天就去人才市场招工。

  人才市场是一个赶超菜市场的地方。人龙混杂不说,味道像极了海鲜市场摊位立夏六七年前闯荡过,那时候环境污染还没有现在这么严重,就连人放屁都没有现在这么臭,因为没吃各种添加剂产品。

  到了这个年头,面条都是漂过白的,放屁有生化武器味道也不足为奇。

  立夏恨自己没带着防毒面具来啊,掩着鼻子去人才市场的管理部要大纸写招工信息。写好招工信息之后他就找了个角落挂起来,在椅子上坐下来等着人来面试。

  慢慢的来找工作的人多了起来,闻习惯那种乱七八糟的味道的立夏也有点进入状态了,要像个老板一样,有点姿态才行啊!

  有个男人凑过来,一身的煎饼果子味。立夏问他,你以前做什么的啊?

  卖煎饼果子。男人回答。

  立夏无语的看着他,以前是多久之前?

  半小时之前。

  又一个男人靠过来,立夏看到他的脸就吓得毛骨悚然,心想这货要是驻扎在澡堂里,估计客人全跑光了。

  有力气有技巧,还要讨人喜欢。现在搓澡工都这么不容易干了啊。

  旁边站着的一个小哥发出这样子的感慨。

  立夏瞥了他一眼,小哥也友好的看他一眼。一看不要紧,立夏觉得自己的心碰咚碰咚的跳起来了。

  不得不承认,自己就是个外貌协会的。这个小哥有180cm的样子,长的浓眉大眼的,高鼻子薄嘴唇,笑起来的样子颇帅气。尤其是隔着衣服YY他的胸肌,靠起来应该很舒服吧?这里的靠,是依靠的靠,立夏赶紧在心里解释。

  小哥走到他面前,仔细看了看那张招工的纸。仰头的姿势都这么好看,下巴的弧度美呆了。

  立夏看着他,心想,这就是自己的完美型啊!

  “你要找多大年纪的啊?”小哥忽然开口问。

  就找你这么大年纪的。立夏心里叫得很大声,表面上不留痕迹,“无所谓多大年纪,有力气有技薆巧,讨人喜欢的就可以,关键是能干的动活,也能吸引客人。”说完自己先汗了一下,暗想,这怎么跟牛郎店招工似的呢?

  小哥微微一笑,立夏整个人都差点酥了。

  小哥说,“我想报个名。”

  立夏当时差点没掀桌子站起来,拉住他就走,报什么名啊,直接上班!但是众目睽睽不能那么毫无章法假公济私。这是招工好不好,不是非诚勿扰现场!

  像模像样的给小哥一张纸,递给他一根笔,然后死死地盯着他。他弯腰写字的时候露出白皙的脖子,立夏赶紧捂住鼻子,不行了,要喷了……

  小哥抬起头来,冲他一笑,“我写好了~”

  立夏急忙低头去看那张纸。

  姓名:欧立冬。立冬,好喜感的名字!(哪里喜感,你名字也很喜感!)

  性别:男。(看得出来)

  年龄:24。有点小失落,立夏觉得他有点小,要是交往的话是不是不懂得照顾人呢?(你这是在招工好不好!)

  籍贯:S省L市。立夏是M市的,立冬也就是旁边那个市的,不过都是一个省。立冬原来是打工仔啊……

  毕业院校:S省M市理工大学。立夏惊了,这小子大学生啊,而且是应届的!你坑爹啊?大学毕业你当搓澡工?

  想着想着就说出来了,弄得欧立冬愣了一下,然后他就笑着说,“我想试试自食其力,不在乎干什么工作。”立夏还是有点心理落差,不过心想都是大学毕业思想上好沟通,没准有空能一起打DOTA(果然你还是在参加非诚勿薆扰啊……)

  联系方式:手机号13XXXXXXXXX。

  立夏赶紧掏出手机记下来,名字偷偷写成MD

  也就是MyDestiny的缩写……(还以为是MyDear或者是MyDarling的同腐们举手~)

  欧立冬看他攥着那张纸看到极度入神,感到有点迷惑,“你是澡堂老板吗?”

  立夏急忙回答:“算是吧。”

  “看你年纪应该跟我差不多吧?就自己创业了,真了不起。”欧立冬竖起大拇指,“要继续努力哦!”

  立夏的手指都攥出汗来了,他真想吼一声一起努力吧!但是众目睽睽……

  “好了,你忙吧,我走了。”欧立冬冲他挥挥手,转身融入了人群里。

  立夏点点头,心想,今天还真是没白来啊,一来就发生了一见钟情的戏码。咦,招工结束了对吧?去澡堂看看,然后通知他上班吧。

  第一卷 第二章 试用

  年立夏鼓起了很大很大的勇气,哆哆嗦嗦的按出欧立冬的手机号。

  听着那嘟嘟嘟的等待声,立夏有点焦躁不安,心都跟着怦怦乱跳。

  不一会儿,电话接通了。欧立冬在电话那边的声音真是棒极了,磁xing,好听,够味。他非常有礼貌的说,“您好,请问您找哪位?”

  立夏一下子紧张起来,喘匀了气才说,“额,你是,那个欧立冬吗?”

  “恩,是我。你是哪位?”

  “我我我,我就是,昨个在人才市场……”

  “啊,是澡堂老板吗?”

  澡堂老板?哎……司徒立秋我恨你……当初你叫洗浴中心多好,我还能被称呼个经理什么的。澡堂老板,听起来怎么那么乖啊,别人会以为我是个猥琐大叔啊!立夏扁扁嘴,无奈的承认:“对,就是我。”

  “那你叫什么名字啊?”

  立夏有点纳闷,这小子还真是敢问,居然直接就问自己的名字。不过仔细想了一下,也对,应该跟古代一样,自报家门。于是他回答,“我叫年立夏。”

  “啊,很美的名字。立夏立冬,听起来就是哥俩,咱们的确有缘。你是通知我上班的吗?”欧立冬的声音听起来很兴奋,弄得年立夏也跟着莫名其妙的兴奋起来了。

  “不是,我是通知你过来面试的……”立夏兴奋过后收起了难得的笑容,恢复成面瘫男,“你今天可以过来吗?”

  “好啊,地址在哪里啊?”欧立冬很热心的问。

  “在拉米路南波街164号,名字叫做春秋洗刷刷。”立夏一想到这澡堂的名字就脑袋疼,还洗刷刷,你没花儿乐队。还春秋,姐姐姐夫你们俩没事瞎打什么赌啊,无聊不无聊啊!

  “好的,我记住了,我马上过去。如果找不到,我打这个手薆机薆号就可以找到你吧?”欧立冬那边嘁哩喀喳一通响,像是在装什么东西。

  “恩。”立夏看看表,现在时间上午九点整。他人已经在澡堂子了,还别说,刚一开业就有人来问营业了没有,不过都是女的,年龄在20-35区间内,看他的眼神都是色迷迷的。迟钝的立夏没发觉出来人家就是冲他这张脸来的,非常老实的告诉人家,这是一家男xing休闲会薆所,只提供男xing洗薆浴。结果那群女人们的眼神变成了腐腐的……

  立夏在柜台坐了十分钟,欧立冬走进来了。

  因为天气稍稍有点转凉,欧立冬穿了一件白衬衣外面还搭了一个黑色的长马甲。往立夏面前一站,笑的阳光灿烂的,让这个一亩三分地的小破澡堂一下子就闪亮了。立夏几乎都要用手挡眼了,心里琢磨这厮怎么这么帅气逼人呢?

  说时迟那时快,又有七八个女人冲进来问开业了没有,这回眼睛可都是直勾勾的看着欧立冬了。立夏心里有点不舒服,说话语气也硬邦邦起来,瞪着他那细长的眼睛稍稍提高了一点声音吼道:“我都说了,不对女人营薆业的,这是专门的男澡堂!”

  女人们一边小声说着“这男人好粗暴”“**呀只对男人开放”“这么帅气的小伙是要给女人看才有价值吗”,一边在立夏的卫生眼下慢慢消散。剩下欧立冬有点傻眼的看着他,片刻才说,“这个澡堂子还蛮诡异的啊。”

  立夏一向是懒得解释,有解释那时间都多看欧立冬好几分钟了。他给欧立冬拉过一把椅子,说,“面试开始吧。”

  欧立冬一点也不紧张,笑眯眯的看着他,说,“要怎么面试啊?”

  “恩……先自我介绍一下?”立夏觉得自我介绍也不可能介绍自己想知道的那些信息,例如有没有对象啊,有没有情史啊,喜欢吃什么啊,喜欢什么颜色啊,家里还有什么人啊。就当是多听他多说几句话吧,万一一会儿人家不愿意干这个活计,炒了自己的鱿鱼就杯具了。

  欧立冬大眼眨了眨说,“老板,我应届毕业生,给你的单子上写得清清楚楚,你还有什么想问的直接说吧。对了,要是想知道我的力气和技薆巧,你可以试试啊。”

  试试就试试吧……年立夏一下子站起来,“等会儿,我烧点水。”

  在烧水的过程中,立夏一直处于胡思乱想的境界中。在自己喜欢的人面前脱薆光光耶,多少会有点不好意思吧?然后他还会给自己进行全身按薆摩,光用想就有点受不了啊……万一一会儿人家正给自己按呢,自己某个部位凸显,岂不是丢死个人啊?不行不行,镇定镇定,只是搓搓背,应该没什么吧?

  水烧好之后,立夏走到浴池内打算试水。谁知道一进去急忙又跑出来了,自己扶着墙大喘气:一定是自己进去的方式不对,怎么一进去就看见个闪闪发亮的果男啊?啊?那个果男好像就是欧立冬啊……

  想到这立夏又急匆匆的跑进浴池确认一遍,不错,站在水龙头地下冲着澡的就是欧立冬没错啊。看人家那身材,立夏的口水差点流一地。淡定,一定要淡定。他在浴池门口叫,“喂,只搓背就可以了!”

  “那怎么行呢?老板你赶紧脱了衣服过来,我给你全套服务。”欧立冬一回身,立夏差点头晕倒地。人家怎么会有那种块块的胸肌啊,自己脱了衣服就跟白斩鸡一样,丢不起这个人啊。不过,帅哥都邀请了,就答应了吧?

  还是有点害羞,立夏给自己留了一条底薆裤,他红着脸凑到欧立冬身边,装作不经意的往下看了看。我去,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啊。立夏的脸色一下子从红色变得惨白。看胸肌觉得自己丢不起这个人,看那里觉得欧立冬简直不是人啊!日后跟他发展到更进一步会不会死的很惨啊……(某人又开始胡思乱想……)

  欧立冬看他傻傻的站在那也不开水龙头,就拉他过来自己这边,“快冲着水,要不然会冻感冒的。还有,”他的手往下一拉,“洗澡不要穿nei裤。”

  立夏的血噌的一下全跑到下边去了。好嘛,丢死个人了。因为某人的某个部位已经诚实的表现出来他的真实想法了。

  欧立冬愣了一下,笑的风轻云淡,开口说,“有什么不好意思?大家都是男人嘛!”

  立夏脑袋里嗡嗡半天,等缓过神来,欧立冬都把他放倒在搓澡台子上了。

  “等一会儿……”立夏反应过来,“你有澡巾吗?直接把我放在这搓,不太卫生吧?”

  “我亲爱的老板,你在走什么神啊。我刚才都用水冲过了,顺便铺了一张一次xing的保鲜膜。你没去别的澡堂洗过澡吗?别的澡堂都是这样子的啊?澡巾我也有带啊,放心吧,是我自己用的,没什么问题,挺干净的。”欧立冬把他重新按到台子上,“要开始了,如果力气太重了,你就说话啊。”

  立夏眼角有点发红,一方面是因为觉得欧立冬太细心了,这个都能想到,另一方面是他觉得澡堂子太热了,热到他包括眼角的整张脸都是微红的,就好像害羞的颜色,其实也就是害羞的颜色。

  欧立冬搓澡的手法非常熟练,就好像经常给人搓一样,每个部位都很用心,而且力度很均匀,速度不快不慢。很舒服,舒服到想叫出来。不过你要是叫出来,也太变薆态了。立夏盯着立冬,那小子的表情很认真,看自己的目光也特别专注。立夏不禁有点小欢喜起来,啊,我是他第一个服薆务的客人啊,真是享受到了。不错,这样子才是一个好的搓澡工啊。不过想想日后他的手要在别的男人身上辗转,心里还真是有点酸酸的。

  但是,记起来,毕竟他是自己请来工作的。要是他成了自己的男朋友,才不要他干这种活呢!他只能给我一个人搓澡!

  立夏嘴角上扬一个弧度,心里想,年立夏你还真是个猥薆琐大叔啊,心里就想着邪恶的事情。

  这通搓澡把立夏舒服的难以言表。他起身冲水的时候,欧立冬在他背后贴近他的耳朵说,“我还带了奶,一会儿给你试试吧!试完还有足疗,很舒服的呦~”话说出来,气出在他的耳朵后面,那种热感一下子又熏红了他的脸。这个死孩子究竟从哪里学来的啊,这样子不是红果果的**是什么?但是该死的,立夏居然好喜欢!

  打奶按摩。立夏是个喜欢干净的男人,但是他没有打奶膏的习惯。他认为只有水做的女人才稀罕这一套。男人的皮肤没有那么的柔嫩,不用那么在意的去护理。平时洗澡搓完之后要用肥皂洗一遍,就结束战斗了。今天试用工人还真是独特的经历。或许一辈子也忘不了了吧?

  欧立冬的手指在他的胸前打圈的时候,他一直咬着牙控制着自己。男人嘛,这么不动心,那就不是男人了。不过,老板和搓澡工的关系,没有近到可以接受互相安慰的地步。立夏叹了一口气,闭上了眼睛。

  等到足薆疗那一步,立夏还是没忍住叫了出来。因为立冬按到某个位置的时候实在太痛了。立冬看他的反应就说,“你这是气管和肺功能不好啊。”还真是说对了,立夏有鼻炎和咽炎,天气越冷他的呼吸越困难,晚上睡觉也比较遭罪,上不来气,恐有一天会憋死。足疗还蛮神奇的,捏捏,哪疼就是那里有问题。

  你是学过?立夏心里琢磨,但是没说出来。

  立冬却像是看穿他一般,自顾自地说,“没有受过专业的学习,不过在书上自己看的,爷爷在世的时候我经常给他捏,他说很舒服。”

  立冬的爷爷应该是个温和又慈祥的老人吧,有这么一个孝顺的孙子。不过,他过世了,这真叫人哀伤。立夏忽然坐起身来,把立冬吓了一跳,“怎么了?”

  “你不用按了。”立夏盯着立冬的眼睛,说。

  立冬有点不解,“怎么了?是我用力太大弄疼你了吗?还是你不喜欢我的手法?说实在的,我很喜欢这份工作,也很喜欢你。”

  “我是说,你明天可以来上班了。待遇就是一个月两千块的薪水,那些搓澡打奶足疗的钱也都归你。不过,”立夏欣赏了一下立冬忽然间担忧的表情,“你要注意身体,干着活计很累的。”

  “谢谢你,老板!”立冬激动的忽然抱上来。

  立夏全身的血液又一下子聚集到一处开会去了。

  其实,叫老板太生分了,你叫我年哥,叫我立夏,叫我夏哥都行啊。立夏在立冬怀里想,只不过他真的不好意思说出来。

  “老板,我还有一事相求。”立冬按着立夏的肩膀说。

  立夏在他的眼睛里看见了自己,觉得滑稽有点想笑,面瘫的脸上表情变得怪怪的,“什么事啊?是要上保险吗?可以啊,三个月之后行吗?”

  “不是……”立冬骚着自己的头说,“我是想求你收留我。因为毕业了,学校的宿舍不许我住了。找房子比较麻烦,我可不可以申请住在澡堂里啊?”

  “不可以。”立夏控制住自己一直在抖的手,鼓起十二分的勇气说,“你住我家好了。”

  好吧,这是幻想。立夏咽了一口气,“可以。”暗自握拳,终有一天我会让你住我家,睡我的床,吃我的人!

  第一卷 第三章 同居

  其实年立夏对欧立冬有无限的邪念。

  一个三十岁的弯男,至今还是一个chu男,很不容易了。对一个人有意思,难免不会有某种念头,除非你是柳下惠。但是年立夏绝对不是一个柳下惠,就从他让立冬住他家这一角度出发就有很大的问题。

  年立夏所谓的家,当然不是他父母那里。他父母住的那套房子快拆迁了,他所说的家是自己那个伟大的姐夫的第二豪宅,姐姐和姐夫没结婚之前在那房子住过一段时间,可以算是一个金屋,用来藏立夏姐姐立春娇娇的。因为姐夫的家庭很复杂,说起来也是一个非常牛B的家族,本来不接受立春的。但是立春也不是一个省油的灯,最后能顺利成为司徒家媳妇就能证明她有多大威力。

  这豪宅是个三层别墅。年立夏跟姐夫打过招呼了。立秋一听他要住,立刻就问:“你是不是要藏什么人啊?要不然怎么不在家住啊?”

  “你问那么多干嘛啊?我帮你看这屋子顺便打扫这是天大的恩惠好不?”立夏在电话那边皱着眉头说。

  “嘿嘿,我早猜到你不愿意在家住了。钥匙我都给你放在澡堂了,你看看收款机底下那抽屉,有个笔记本,皮面的,打开,钥匙就在那本子里。”立秋笑的特别奸诈,“即便是你现在没有想藏的人,以后也会用得到这房子。至少寂寞的时候找人过夜不用去旅馆。”

  “司徒立秋,”立夏一不爽就叫姐夫全名,“我真怀疑你不是个直男,你也是同一类的对吧?没准还做过M薆B吧?”

  “哪能啊?堂堂司徒大少爷能是同xing恋啊?要是同xing恋我不早找你了?”立秋在立夏发火之前赶紧挂掉了电话。

  欧立冬的行李很简单就是一个箱子而已。他跟着立夏去了那座别墅。别墅很久没人住,落得一层灰。一开门,立夏就被呛得咳嗽了。

  欧立冬很会来事,主动就打扫起来。倒是立夏把沙发上单子一扯就坐下来发呆。

  欧立冬打扫完一楼之后,一脸的开心,问立夏,“老板,你这房子多少钱一平啊,真给力啊,很大很不错啊!”

  “这是我姐夫的房子,只不过他不住,让我看着而已。”立夏的眼神一直在欧立冬身上转。刚才他拖地的时候,弯着腰,屁股前后的动来动去,立夏脑子里又开始想乱七八糟的事情。

  “啊,那老板姐夫是个有钱人了,看这地段,看着房子,估计得几百万吧?”立冬笑起来很憨厚,“羡慕!”

  羡慕个P。

  立夏没说出口,心想,他就是一个富二代,有什么了不起的啊?但是在立冬面前还是有必要装的文明深沉一点,于是就婉转的说,“他们家是有家族产业的,在省里都有名,能排上前三名的,他当然很了不起了。”

  “老板,你也是个了不起的人。”立冬认真的说。

  我了不起个P啊?我了不起三十岁还是chu男?还没有男朋友?还TMD被辞?但是立夏还是脸部抽搐了一下,没说出来,损自己的话他还真是没法说,感觉心里不舒服。

  人家认为自己了不起,大概是因为有点好感?

  果断自己摇摇头,这样子自作多情还真是蛮讨人厌的。

  立冬收拾完一楼收拾二楼,收拾完三楼收拾阁楼。立夏就面无表情的盯着他走来走去。至始至终,立夏也不说一句话,而立冬也没有开口问他为什么这样盯着自己看,怪叫人蛋疼的。

  这种场景很和谐,尤其是斜进屋子里的夕阳照在忙碌中的立冬脸上,面瘫立夏的嘴角翘成了一个美好的弧度,任何人看了都觉得是一幅画。

  不过,在这幅画持续了没几秒,咕噜一声响破坏了这一切。

  立冬有点不好意思的搔搔头发,说,“老板,我有点饿了,呆会再继续行吗?”

  你都打扫完了还要继续什么啊?立夏看看表,原来都五点了啊?到了晚饭时间了啊?那当然要共进晚餐了?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重生之重头再来 by 醉一笑 下一篇:你这白痴,我爱你! by 哈啤